世新「真資管」「在職碩士專班」實驗保送計畫歡迎報名世新「真資管」「在職碩士專班」實驗保送計畫

世新「真資管」「在職碩士專班」實驗保送計畫請以谷歌搜尋「資管教育」,看誰是排名第一的資管系所?

世新「真資管」「在職碩士專班」實驗保送計畫適合非資訊本科在職者,發展第二資管專長。世新「真資管」「在職碩士專班」實驗保送計畫適合擬轉業者/退休者,發展人生第二春、第二樂趣!

統雄社群-相關主題

伽利略(Galileo)是現代自然科學之父,也是「第1類知識」的創始者。

Galileo 的時代,沒有人認為 Galileo (在小型大學裡平凡的老頭)Galileo(改變人類文明歷史的第一人)

Galileo 推翻了聖經,然後自己變成聖經。

(你認為「重力」是否存在?Galileo 如何證明「重力」存在?

要殺 Galileo 的,都是當時最有聲望的、最被認為有學問的、最仁慈的紅衣大主教。

伽利略認錯‧布魯諾燒死

Galileo 因為知識創新而危及生命,並非首例,早於他一代的 Giordano Bruno,早已在積極鼓吹地動說,但被教庭逮捕後,在「燒死或認錯」的判決中,他選擇被燒死。

事實上,科學史第一位創新者 Hippasus 的下場,就是被殺。希臘第一個科學學社,是由畢達哥拉斯(Pythagoras)所創,他建立了西方數學基礎,以及以「一切可以理性數字解釋」的宇宙觀。Hippasus 是他的學生,卻挑戰老師、提出了有「無理數」-如2的開平方-的存在,結果據說被畢達哥拉斯判決將他淹死。畢達哥拉斯對人類當然是有貢獻的,但像他這樣有成就的學者,都不能容忍與己不同的創新!

反創新-或是看不見創新-的形式或許跟著歷史改變了,迫害創新的手段也許沒有那麼殘酷了,但是實質並沒有變。

什麼是真正的創新?就是與當代的主流思想不符,即使不再被追殺,也會遭到漠視與反對,而且層次愈深的創新,會被壓抑的愈深、愈久。

牛頓、皮爾生‧不靠學院、靠貴人

牛頓的代表作《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Philosophiæ Naturalis Principia Mathematica,簡稱 Principia)不僅發明(或同時發明)了微積分,更是奠定古典物理學體系與1類知識 的創新之作。但這本開創歷史的書」被當時世界上最頂尖、最有聲望的學術機構「皇家學院」駁回,獲得他的富有朋友哈雷的資金補助才得以出版。

統計之父卡爾‧皮爾生(Karl Pearson)開創了生物計量的不同思想方法,一樣被皇家學院排斥,乾脆集合少數志同道合者,創辦 Biometrika(1901)「自己寫、自己編、自己登」。而且父死子繼,經過60年才翻身成為顯學。 

近代物理學的開拓者普朗克(Max Planck),在提出量子論後,也是花了40年才被認同。

科學反創新‧至今仍存在

而最近的例子,是2011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丹尼˙謝西曼(Daniel Shechtman),發現了五重對稱、具有黃金比例的晶體結構。但他在1982年提出這項發現時,與當時的結晶學完全違背,導致他研究任職的美國國家標準局(NIST),認為他程度不足而把他開除。他投稿到應用物理期刊(Journal of Applied Physics),還被當天退稿。

2013年諾貝爾物理獎的得獎主題:「希格斯場(Higgs Field),作者 Peter Higgs,在 1964年向著名期刊 Physics Letters 第一次提出這項理論時,也是被退稿,再等了50年,才以高齡84才被認同。而他的共同研究者 Robert Brout 已於2011年去世。相關歷史事件詳見:http://tx.liberal.ntu.edu.tw/TxFB/Essay/Blog/Loneliness%20of%20Innovation.htm

以上還是在生年被平反的例子,還有更多創新被社會相信埋沒的例子。

玻色創新被退稿‧仿傚者拿諾貝爾

Satyendra Bose (玻色)在1923年,發表了Planck's Law and Light Quantum Hypothesis 一文,開創了Quantum Statistics 的觀念,奠定了現代光量子與高能粒子的基礎知識,是物理發展最重要的歷史里程碑之一

但他投稿到多份著名學術期刊(如Philosophical Magazine)後,卻都被退稿了

後來,他把文章寄給已成名的愛因斯坦看,獲得後者的背書,愛因斯坦寫了一篇支持他的文章,連同玻色的原文,才於1924年在德國物理期刊上刊出。這個現象印證了中國傳統智慧的「伯樂論」,也反映了Kuhn的典範論:科學實在是小菁英團體的事物,這個「小」,可能只是個位數而已。

而在這麼小的菁英社會中,還是存在「TX取用模式(TX Adoption Model)」現象,亦即Bose的被接受,是因為對愛因斯坦的「社會相信」,而不是他的真正知識創見。

玻色的創見,結果被稱為「玻色-愛因斯坦統計」,發展出「玻色-愛因斯坦凝聚」概念,這個研究領域所獲得的諾貝爾獎不止一個─最近的是2001年的物理學獎。

但是,玻色本人從未獲得過諾貝爾物理學獎。非常可能因為他是印度孟加拉人,被當年的「種族社會相信」漠視-或歧視了。

他和伽利略、愛因斯坦一樣,多才多藝,能說多國語言之餘,還會彈埃斯拉古琴(Esraj,一種跟小提琴相近的樂器),也是多元學習的典範人物。幸而社會進步,後世將高能粒子中最神秘的、質量來源的粒子以他命名為:玻色子 (boson) -又稱上帝粒子(God particle),也算還他一點公道吧!

破道斯基‧一語道破

追求學術為名‧追求利益為實

現代物理開拓者之一、愛因斯坦的合作研究者破道斯基(Boris Podolsky )曾經一語道破:追求學術,常常會變成「追求看起來像學術的利益」,原文: 'The words Science and scientific are frequently abused by those who find it profitable to borrow reputation instead of earning it."

李善蘭:自然科學「中華化」

再想想清代科學家兼翻譯家的李善蘭(1811-1882),他是現代數學、物理、自然科學「中華化」的始祖。

我最佩服的數學譯名,就是他譯的「微積分」(Caculus,集微成積),尤其「微分」(Differentiation)若非完全瞭解其意,直譯根本不能達義。其實:「代數、已知數、未知數、常數、變數、函數、係數、指數、級數、單項式、多項式、積分、橫軸、縱軸、切線、法線、相似」等,全是他所譯—甚或可稱「創造」的。最主要的原因,應該是他本身對數學有興趣、願意追根究柢的瞭解,因此他本人也是具備歷史性的數學家,亦創造了一種用尖錐的面積來表示Xn的「尖錐術」,實際上已經得出了有關定積分的公式。

然而,李善蘭少年時代,以當時的科舉社會背景,他沒有投入八股行列求功名,是被視為不得意的。

反諷的是,他到了57歲,因為太平天國戰爭的關係,洋學大盛,他才有了像樣的工作。這也許就是人性、與歷史的必然吧!

大眾的創新‧其實是演化

基礎知識的創新-尤其與當代思想方法不同的創新,非常不容易被認同。

但相對的,應用性質的創新(也許用「演化」更適合)、在已知知識基礎上的發展,則很容易被肯定。近代物理應用最重要之一的「高溫超導」,發現者Müller and Bednorz1986發表後1年就獲得了諾貝爾獎,是諾貝爾史上最快獲獎者

他們並沒有發現超導的基礎原理,而是在一大堆尋找超導材料的科學家、實驗室中率先找到。所以,他們的成就,實在不是「創新」,而是在「流行」中勝出。

凡是由紅衣大主教體系所肯定的學術成就,絕大多數一定是抄寫羊皮聖經。而人類史上真正的創新者,除了極少的例外,等待著的是:水淹、火燒、漠視、寂寞。

因為人類的取用是社會相信多於理性抉擇、是潛移默化所造成的集體行為。創新的困境,就是「TX取用模式」所預測的必然後果。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