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新「真資管」「在職碩士專班」實驗保送計畫歡迎報名世新「真資管」「在職碩士專班」實驗保送計畫

世新「真資管」「在職碩士專班」實驗保送計畫請以谷歌搜尋「資管教育」,看誰是排名第一的資管系所?

世新「真資管」「在職碩士專班」實驗保送計畫適合非資訊本科在職者,發展第二資管專長。世新「真資管」「在職碩士專班」實驗保送計畫適合擬轉業者/退休者,發展人生第二春、第二樂趣!

Anti-innovation
Basic Key of Sciences History

統雄社群-相關主題

科學史的發展,是以「反創新」為基調的。

科學史上第一位創新者希巴賽斯的下場,就是被殺。他挑戰老師畢達哥拉斯,提出了「無理數」的存在,結果被老師判決將他淹死。像畢達哥拉斯這樣有成就的學者,都不能容忍與己不同的創新!

伽利略的沉冤、牛頓的起伏、愛因斯坦的幸運,不再贅述。

幾與愛因斯坦齊名, 近代物理學的開拓者普朗克,在提出量子論後,也是花了40年才被認同。

物理學家玻色(Satyendra Nath Bose),他在1923年開創了量子統計學,奠定了現代光量子與高能粒子的基礎知識,是高能物理最重要的歷史里程碑之一。
他投稿到多份著名學術期刊後,審查者不相信他不同的新實驗數據,都被退稿了。後來,他把文章寄給已成名的愛因斯坦看,後者寫了一篇支持他的文章,連同玻色的原文才終被刊出。
根據玻色的創見,所發展的研究領域,後來獲得諾貝爾物理獎多次。
但是,玻色本人從未獲得過諾貝爾獎。原因也是「形象」:他是印度人,而被漠視-或歧視了。
玻色和伽利略、愛因斯坦一樣,多才多藝,能說多國語言,還具音樂修養,是多元發展的典範人物,才能有突破框架的觀照。幸而隨著印度國力進步,後世將高能粒子中最神秘的、質量來源的粒子以他命名為玻色子,也算還他一點公道吧!

2013年諾貝爾物理獎的得獎主題:「希格斯場(Higgs Field),作者 Peter Higgs,在 1964年向著名期刊 Physics Letters 第一次提出這項理論時,也是被退稿,再等了50年,才以高齡84才被認同。而他的共同研究者 Robert Brout 已於2011年去世。相關歷史事件詳見:http://tx.liberal.ntu.edu.tw/TxFB/Essay/Blog/Loneliness%20of%20Innovation.htm

2011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丹尼˙謝西曼發現了五重對稱的晶體結構。但他在30年前提出這項發現時,與當時的結晶學完全違背,導致他任職的研究機構,認為他程度不足而把他開除。他投稿到著名的期刊,還被當天退稿。

歷史上每個時代都在鼓吹創新,但評鑑創新的主流機構,事實上都在漠視、壓抑、甚至迫害真正的創新。

什麼是真正的革命性創新?就是與當時的主流思想不同。

各種評鑑機制,效果是「打兩頭、頂中間」。我們觀察常態分配的圖形,其中最「頂尖」的部分,其實就是最平庸的部分。
凡是由紅衣大主教體系所肯定的學術成就,絕大多數一定是抄寫羊皮聖經-也就是現在臺灣學術現在獨尊的「CI論文」數。而人類史上真正的創新者,除了極少的例外,等待著的是:水淹、火燒、漠視、寂寞。

我以上介紹的例子,還都是比較容易證實、被肯定的第1類知識、物理研究創新案例。對當前還不成體系的第3類知識、人類行為研究,創新的難度與障礙,更不可以道理計了!

經歷了這麼多歷史的教訓,創新評鑑的機制會改變嗎?不會。因為這是人性,正如近代物理學開拓者波多斯基所說:追求學術,常常會變成「追求看起來像學術的利益」。紅衣大主教所主宰的評鑑,高比例資源就是會流向平庸,而不會補助到具備革命色彩的創新。

不過,歷史還是有多多少少的公平性。革命性創新者不會被大多數人看到,但也不會完全不被看到,似乎也有機會獲得體制外的支助,伽利略遇到收留他的梅德奇大公爵,牛頓、皮爾生剛好都有富有的朋友,替他們出版著作。不然,就是要拼長壽,熬過30年、60年、200年,當「創新變成常識」之後,終於會有平反的一天。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相關主題 Go to related pages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