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用行為模式 國際研究合作群

一、目標

這是由世新大學和美國喬治亞理工合作組織的國際研究團隊,期望對Adoption Modeling Research 發展出創新的 Paradigm,作出歷史性貢獻。
當前主要成果簡介:Adoption Modeling。

二、當前成員

吳統雄, 世新資管/臺大工業所 MISS研究中心
email: swu@isye.gatech.edu, swu@isye.gatech.edu, txwu@mail.shu.edu.tw

Dave Goldsman, School of Industrial and Systems Engineering, 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email: sman@isye.gatech.edu
  
Joel Sokol, School of Industrial and Systems Engineering, 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email: jsokol@isye.gatech.edu

Craig A. Tovey, School of Industrial and Systems Engineering, 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email: ctovey@isye.isye.gatech.edu 

三、背景

Adoption 是行為研究最基礎的問題之一,二十年前,在相關領域中更熾熱超過二十年,包括:廣義的資管(ISyE,臺灣國科會的資管學門在獨立前,也隸屬ISyE)、管理科學、經濟、傳播、行銷、政治…等,應用項目有:資訊系統導入、Innovation Diffusion …等等,曾成為諾貝爾提名的主題,全球研究文獻有數千篇,並是許多教科書中的重要章節。
但由於原來 Modeling 預測力上的瓶頸,新發展便逐漸停滯了。

(一)Adoption是Information Systems(IS, 資訊管理)成為獨立領域的核心起源、研究主軸之一

IS獨立為研究領域之初,主要的始祖都是從資訊系統導入(Adoption of IS) 著手。而美國IS 主要期刊 MISQ 的論文迄今均圍繞這個主軸,該刊近10年的Paper of the Year,仍全部與 Adoption 有關(相關用字包括 Adoption, Implementation, Innovation, Cognitive-Affective…)參見:
http://www.misq.org/archivist/home.html

不過,由於基礎研究性質的 Modeling approach 非常困難,近20年的 approach 多偏向技術性關聯變項的觀察與分析。

(二)Adoption 是IS&DS, ISyE, Management Science, Econometrics, Cognitive Psychology, 與Behavioral Sciences 的基礎研究

資訊系統導入的 Adoption,嚴格說來只是 Adoption 基礎研究的 Applications 之一。
美國於1968才由Minnesota大學雙子城校區創設第一個Management Information Systems Program,早期常是在管理學院,或是「決策科學(Decision Sciences)系」下的一個學程(track),後來漸漸單獨設系,所以老牌的學系名稱常是「資訊系統與決策科學系 IS&DS」。IS 也長期隸屬在 DS 學會下,直到1994才有獨立的IS學會。同時,IS又與 IE, Management Science 相互影響,使IE 轉型為 ISyE。

在 IS&DS 並行時期,還有人作基礎研究,但IS 的 Application 機會與資源愈來愈多,基礎性研究就大為減少了。
「抉擇」可以說是IS&DS, ISyE, Management Science, Econometrics, Cognitive Psychology, 乃至所有Behavioral Sciences 的研究理論基礎(不論該學科用的 Jargon是什麼)。其地位應相當於物理的運動三定律,確定運動定律,才能發展完整的古典物理學;若能確定「抉擇」,也才可能完整解釋人類的各種行為。

不幸的是,「抉擇」到現在顯然還沒有被研究清楚,所以各種Behavioral Sciences 在「狹義的科學定義」下,其實還不能完全算是Science。
在各相關領域曾各有過數千、數萬篇的基礎探索,但最後只能得到Qualitative 的概念,或是認為「不能解決」而放棄了。

(三)Adoption 有結構性創新、重尋 Paradigm 的必要

遇到這樣的瓶頸,Kuhn 從歷史反省,發現只有 Revolution of Scientific Structure ,亦即只有從結構根本上打破現狀、新創 Paradigm (典範)才有可能解決。

Behavioral Sciences 中可能有問題的結構現狀其實很多,這裡不能一一敘明,僅挑一個最普遍的「理性抉擇」假設來看,即:

1. 人會以找資料解決抉擇問題。
2. 人遇到問題時,會積極找相關資料。
3. 人會依據資料的證據性、分析其優劣而抉擇。 

在長年的實證研究後,我們不能否認,人性中有極少的部分是如上述的。但人性中絕大部分的抉擇方法是「Ideological, Collective, Convenient 的抉擇」:
1. 人通常不會自己解決抉擇問題、而是跟著大眾Me too。
2. 人若受到壓力必須找資料時,常會接受便利Available資料。
3. 人會依據自己的意識型態解釋資料,以滿足自己的意識型態、或符合大眾期待而抉擇。

普遍見於各種教科書的基本假設,與事實機率(指Behavioral Sciences所應追求的機率知識)相去如此遼闊,如何能發展相對較精確的知識?
我們認為,或許並非過去所有的研究者都沒有感到「理性抉擇」的問題,但一旦寫進教科書,就變成「大眾抉擇」;而「便利抉擇」又遏阻了試圖推翻「理性抉擇」的動機,因為那必須接受嚴苛的條件,包括:建立 Epistemic logic and modality, Measurement, …,付出時間、人力、資源、與長期的堅持。

收集 Behavioral Sciences 資料,最大的障礙是:人類的行為的周期並不如Galileo 當年觀察鐘擺周期般的短暫,可能要以30年以上為1輪。而所須的資源:千萬倍於綁一個墜子、爬上高塔。

更況且,若試圖推翻當時顯學,絕大多數當時的頂尖知識分子,都會因「意識型態抉擇」而視嘗試者為異端,一如當年的知識權威、紅衣大主教們仇視Galileo (當然,從主教的角度,也許並不覺得是「仇視」,只是不認同,甚至是一種自覺「捍衛真理」的反應。Galileo 還因為妥協而倖存,更早提出創新觀念的 Bruno 更因不妥協而被燒殺)。

現代人運氣較好,嘗試創新不會被迫害,但至少非常不容易獲得支援。(這裡有個有趣的注腳:現在有很多鼓勵「創新」的計畫,但考察其結果,多是頒給在既有領域中「深化」的成果,而非推翻現狀結構的革命創新。這同樣是「大眾抉擇」的必然。)
在極少、極不穩定的資源支持下,仍能堅持此一主題、繼續從事研究超過20年者,經由網路以關鍵字搜尋:全球所有的人數也極為稀少,可能均在本團隊中。

(四)組成國際化團隊,才有發展前途

吳統雄老師經由學習、反省,發展出與從前抉擇研究主流,迥然不同的 Models, and Modeling。根據這個模式,吳統雄老師預測出3個主要 inflection points .

同時,借助二十多年的2項長期實證研究:網路使用行為與選舉行為,果然在「事前」正確預測出前2個inflection points, 而第三個還沒有到來。 
這個創新的嘗試,獲得喬治亞理工學院 ISyE 的支持,推舉吳統雄老師主持 Adoption Modeling研究團隊。

團隊網站:http://tx.liberal.ntu.edu.tw//~PurpleWoo/Adopt_Team/index.htm

研究簡介:http://tx.liberal.ntu.edu.tw/SilverJay/SJay05-u/InternetUsersGrowthModel.htm

觀察環境,這方面研究很可能無法由單一大學獨自完成,一定必須吸收國際、跨校能量,才有未來發展前途。
基礎研究、典範式創新研究、目標宏遠的研究,歷史經驗均為失敗風險高、一事無成可能性大、所有投入可能毫無收穫。
不過,所有改變歷史的研究,全都是極少數在這樣大困境中,得以存活的研究。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相關主題 Go to related pages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