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統雄(原刊「聯合報系月刊」)

統雄社群-選舉研究與選情預測專題
靠著預測台北市候選人得票排名的情形,聯合報贏了中國時報,我也賭贏了聯合報的三位主任。
中國時報輸的是投票日當天三版的「選情預測」。
聯合報的輸家是:採訪組黃主任年之兄、新聞供應中心劉主任復興兄,及專欄組孟主任玄之兄。
聯合報贏得的是報譽。
我贏到的賭注則是:四人份晚餐一頓、每注半打啤酒的兩注,以及可能變成「呆帳」的五百元。
賭贏的「貼士」是:「選民與選舉」民意調查系列中的一項祕密武器「候選人得票次序測驗法」。
真正贏的是:科學方法贏了「政治觀察家」的觀察、贏了執政黨的經驗,也贏了候選人蔡辰洲先生自辦的「動員與預測」。

民意調查預估得票趨勢

投票前一周,由我執行的民意調查作業,已開始估計台北市候選人得票的趨勢, 到投票日前夕,更擴大樣本來訪問測驗。
由於訪問經驗中,很少人肯直接告訴我們他們要圈選誰,所以我們採用一種「相關變項測量法」,算出一種「相關平均數」來預測候選人得票的高低和彼此的差距。
訪問日前夕晚間九時許,孟主任來作業場地視察。他問:「林鈺祥很危險吧!黨部說他恐怕要吊車尾,說不定還會被打下去。」我答:「詳細數據還沒弄齊,但照目前架子看起來,林鈺祥應該一定當選,還很可能是前三名。」
他說:「哎呀,你這樣是問不出來的,黨部有多少經驗!你這種測驗一定不準。 」接著,他就透露了許多林鈺祥「告急」的內幕。其實,由於缺乏前例,我也沒有把握說我們的調查會有多準,但為了保留面子,就開玩笑式地和他打了個賭,賭林鈺祥的排名位置,賭注是四人份晚餐一頓。

兩聲暴喝使得心裡發毛

到了晚上三時許,有關數字均已統計完畢。正好黃主任吃罷消夜,伴同一位「美人」回報社。他問我:「第一名是不是蔡辰洲?」我說,蔡辰洲恐怕會落到四名以後 ,他立刻暴喝兩聲:「不可能!」「絕不可能!」接著,右手再由下往上猛一揮。
他說,根據台北各方面觀察家的觀察,第一名非蔡莫屬,根據蔡自己組織的「動員情報網」所收集的情報,蔡應該已穩坐鰲頭。黃主任說,蔡辰洲一定在前三名,我則根據訪問資料,認為較可能在四名以後,於是我們又以蔡辰洲的排名賭了五百元。
不過,黃主任「規定」我賭蔡在後三名。
投票日中午,我拿著預測表在辦公室內向大家報告。劉主任問我,康寧祥是不是爭第一、二名?我說,康不見得樂觀,但他認為康一定是前三名,於是我們以康是否前三名賭了半打啤酒;他問我前三名有誰?當我說到可能有可能洪文棟時,他也不信,於是又對洪賭了半打啤酒。
賭雖然打了很多,但沒有人相信我會贏,我心裡也忍不住有點發毛。

幸好沒和劉社長打賭

到了晚間揭曉,我的四注均押中,大獲全勝!(其中蔡辰洲得第四,當時在場為黃主任和我打賭作證的兩位研究助理,裁定我獲勝,但黃主任表示不服裁定)
投票日下午,劉社長到編輯部巡視,看到我的預測表把紀政列入前四名,他說:「紀政恐怕不會這麼高吧!」結果,紀政果然是預測表上和事實差距較大的唯一弱點,幸好劉社長沒有和我打賭,不然我就輸了一注。
第二天,中國時報的三版頭題是「大爆冷門」,我們則有兩行標題「本報預測台北市得票架構,與實際情形幾乎完全相同」;兩報雖然沒有明文的賭注,但是誰輸誰贏,勝負立見。

附註

在上一期系刊中,劉社長和聯合報趙總編輯,都曾提到我們這次的民意調查「有百分之九十五的把握,出入在正負百分之二內」。這個數據是我提供的,不過,它指的是我們樣本中的「態度資料」而不是「人口資料」。為了避免同仁誤解,謹進一步說明如下:
一、態度資料是用函數對應關係擬設出來的一種數量,方法學上稱為「虛設量」,這是一種人工資料;而人口資料則是一種自然資料。
二、調查人口資料是用一般的物理測量法;而調查態度資料則需要用特殊的心理測量法。
三、人口資料的值經測定以後,是固定的、短期內不會變化的;而態度資料的值則是容易變異的、不斷搖擺的。
四、因此,推算抽樣精密度的方法,態度資料與人口資料的原理相同,但細節不同。
五、態度資料和人口資料不一定相關,而且根據研究經驗顯示,兩者不相關的時候往往居多。而且,在不同的文化或其他客觀環境中,兩者相關的情形也各不相同。
六、因此,當樣本中的態度資料分配均勻時,樣本中的人口資料不一定需要完全分配均勻,但人口資料會自然呈現大致均勻的情形,也不致嚴重偏頗。
七、綜上所述,「態度資料」和「人口資料」完全是兩回事,針對不同資料作統計所需的技術、程序、推算的精密度及所需要的樣本,也不能混為一談。
另外,如推算態度統計的精密度,需要牽涉許多複雜的程序,在此我們不再贅述。
本次民意調查的研究對象是選民的政治態度,因此「百分之九十五的把握,出入在正負百分之二內」指的是我們調查樣本的態度與總體態度的大致關係,並不指樣本人口資料與總人口的關係。


紀政實際上是第7名。寫作本文時,我是聯合報員工,對劉社長非常尊敬與感念(至目前也是),若非劉社長和王創辦人(時任董事長)的大力支持,在當時仍屬威權時代的大環境下,沒有人敢讓個20多歲的年輕人搞什麼民意調查、選舉預測。日後我對統計預測學習愈多,愈理解行為預測應該是「區間預測」(如是否在某種當選範圍內),而不是「點預測」(第幾名),所以,對當時紀政的預測,屬於「非領先群,但是安全群」從更科學的觀點評述,應該是相當準確的。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上層主題
2014高雄市政滿意度與選情民調
2014中央大學 菁英講座_第3類知識:人類行為的潛移默化‧以 Google 排行榜與選舉預測為例
2014破解民調的迷團/國家展望文教基金會 記者會 
2012從總統選舉預測‧探人類取用行為/交通部首長會報 專題演講 
從總統選舉預測‧探人類取用行為/遠見《人文空間》茶敘
2012從大型選舉預測‧探人類取用行為/臺大工業工程學研究所 專題演講
2012從總統選舉預測‧探人類取用行為:大綱
2012總統選舉預測與成果 Taiwan Presidential Election 2012: Poll and Result
2008總統選舉預測的感想
2004總統選舉槍擊事件與選舉預測
1996總統選舉預測 Taiwan Presidential Election 2012: Poll, Prediction Models
1995立委選舉分析:選民抉擇的守恆與變遷 Taiwan Legislative Election 1995
1994臺北市長選舉:一種形象,剛好叫阿扁
1994臺北市長選舉預測:投票模式與選情預測資訊系統應用
1994臺北市長/議員選舉預測 Taipei Mayor and City Councilors Election, 1995
1992立委多席次選舉預測
1983投票行為與選舉預測研究分水嶺
1981地方選舉-政見的電腦分析
1980中央民代選舉-選民需要什麼政見?
民調的誤解 選舉的誤導
投票行為新理論建構:「7535:選民結構」與「形象投票」
台灣選舉預測-「七五三五」結構
7535 選民結構理論 第一版
是事實,沒有「左右」!(1983立委選舉:臺灣首度選舉民調-各界反應)
我賭贏了三位主任
臺灣第一次選情預測
過來人談選舉-李長貴
辦抽獎‧成賄選

選舉統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