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選民與選舉.民意調查報導之後

吳統雄(原刊「聯合報系月刊」)

統雄社群-選舉研究與選情預測專題

同樣的我

當聯合報「選民與選舉」民意調查系列報導告一段落以後, 一份黨外政論雜誌談到這項研究, 並在文中提到我, 說這項研究是因為我在「極右型的民主觀念」下的產物。
當我和家人共進晚餐, 在餐桌上, 我對當前的各種政治問題發表了一些意見之後, 從軍中退休已多年的忍不住大聲問我: 「是誰告訴你這些左派思想的? 你到底交了什麼壞朋友? 」
我, 同樣的我, 以相同的基本態度, 談相同的政治問題, 我親密的家屬,嫌我太左; 一位陌生的作者, 卻嫌我太右。一樣的論題, 為甚麼卻得到忽左忽右兩樣評價呢? 主要的原因可能是 : 不同的人, 看同樣的事情, 會因為主觀的態度不同, 而有不同的評價。
對聯合報「選民與選舉」民意調查的反應, 也可以說發生了相同的現象。

應深思外界的反應

劉社長最近交下一份由文化大學發行的「文化一周」, 這期刊物的主題是評論聯合報的民意調查作業。劉社長並批示「在系刊中說明使同仁能確實暸解」。
外界報刊對這項民意調查的反應大致有四類:
(1)鼓勵的。如銘報社論說:「能將媒介的功能發揮至極限。」
(2)反對的。如生根雜誌說,這項調查是自導、自演的。
(3)正反意見都有的。如文化一周藉訪問學者及新聞從業員以抒發觀感。
(4)不評論,但模仿跟進的。如中國時報也跟著以候選人為對象作了一項調查。
就我個人的觀點, 我覺得進行民意調查,是協助民主政治發展的必然趨勢,而當前民意調查中的一些缺陷,也必將因為經驗累積與技術革新而逐漸減少。對外界而言,我們應該多鼓吹民眾對民意調查的興趣與信心;但是對社內而言,我們不必多贅文轉述鼓勵的話,而應該多聽反對的意見。
從反對意見中,我們也許可以檢討:
(1)為什麼有人反對?
(2)在反對意見中,我們是否能得到一些積極的啟示?
尤其這項調查牽涉許多當前敏感的政治問題,從對調查結論的反應中,我們進一步可以剖析:
(3)這些反應的政治意義,以及新聞從業員報導政治問題時的一些相關觀念。
我想,這才是劉社長叮囑我們,要我們深思外界反應的理由。

「酸葡萄」心理

對這項調查不表贊同的理由,大致可以分為三種情形:
第一種是自己沒有作,又見不得別人領先去作。譬如文化一周訪問中國時報林聖芬先生,林先生說:「聯合報民意調查,勇氣可嘉,成效不佳。...時報亦曾考慮作民意調查,基於實質效果的考慮,認為作調查,將吃力不討好,故予否決。」
劉社長在這段話旁邊批了「酸葡萄」三個字,應是這種反應的最佳寫照。

第二種是一意杯葛式的。譬如生根雜誌「聯合報的統計魔術」一文,說這項調查是「小型中常會」指示的「新聞輔選」,「自己出題、自己答題」。
他提到這項調查的「動機」與「過程」兩部分均不符事實。這項調查計劃在民國六十七年即已初步提出,經過多位主管、同人不斷的磋商、修定,最後才為報社採納,絕非報社指派的輔選任務,更沒有任何一位主管同仁向我說,要借調查捧誰貶誰;同時,我們訪問了數千人,原始資料俱在,怎麼能說是自問自答?
細讀這篇文章,似乎對報業豪無信心,對人也無任何基本敬意,他似乎並不試圖從調查資料尋求理論上不同的解釋,卻大量地在人身上加諸不友好的形容詞.從這種不由事實與理論發出的反應,似乎很難給人參考的價值。

第三種是戒懼式的.在調查期間,我曾和在黨外政治活動中十分活躍的謝長廷律師,交換這次調查有關的意見。謝先生說:「我相信你們很認真、有根據地做調查,我也相信你們新聞從業人員有推動民主政治的決心。但是就黨外的立場,我們仍然要主張懷疑聯合報的調查,不願意見到聯合報的調查成為權威,就是產生共信的力量,因為萬一你們成為權威,一旦發生偏袒,那是很危險的事!」
我們尊重每一位有理性的人堅守胎他的立場,因此謝先生的談話是可諒解的。但是他的疑慮,也反映了有些知識份子還不敢信任我們的社會能產生「獨立的意見權威」,顯示我們的政治環境還有不夠進步的地方,值得我們不斷去追求改革。

強化反面意見造成扭曲

文化一周曾請胡佛教授就「功能」與「方法」兩方面評述這次的調查。文化一周在報導中說,胡教授認為這次的調查有充分的正面功能,但在文末則寫著:「胡佛表示... 在技術上還值得進一步推敲。」
後來, 胡佛教授遇到我,他說:「奇怪,文化一周把我對方法方面的意思說反了。」 胡佛教授說:「訪問的人一直問我,方法上有沒有問題,我說,很好啊!因為我參加了你們的作業,看你們出問題,看你門撥電話,看你們現場作訪問與分析,我覺得你們方法很嚴謹,技術也很成熟。不知道文化一周為什麼沒有把我的意思寫出來,反而把我沒有說的話放在最後呢!」
銘報也訪問了胡教授,他們的報導就比較更接近胡教授的意思。
而文化一周訪問的另一位先生,他的意見經報導後,好像也發生類似胡教授的狀況。也就是說,文化一周基本上是正反意見皆報導,但似乎略為壓抑正面的意見,稍為強化了反面的觀感。
為什麼會有這種情形呢?我推測第一是文化一周並沒有和他所評論的主體─聯合報調查單位接觸,由於報導者在評論一件他沒有親身接觸的事情,不免產生一層「隔」,而「隔」就比較使人在基調上採取懷疑的態度。 相對的,銘報人員不僅到實地採訪, 參觀實際作業情形, 甚至錄影下來留作資料, 就比較能夠掌握細節, 作出比較平衡的報導。

第二個可能, 是這次調查結論, 大體可以歸納為「國民對現狀相當滿意」感到懷疑, 從而懷疑調查的正確性。
文化一周沒有和我們接觸而作了這樣的報導, 固有令我們遺憾之處;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 也反應這群年輕人可能有在懷疑中追求革新的淺力, 也無不可愛之處。
相信這群年輕人再經過未來的歷鍊之後, 會漸漸體悟新聞報導追求周全與平衡的真諦。但如何縮短年輕人歷鍊與過渡所需要的期間, 也是社會的責任。

拉平政治資訊差距

總結各界對這次調查的反應,我們可以得到四項相關的感受:

--當前社會不同階層的人群之間, 存在很大的政治資訊差距, 從而形成不小的政治態度歧異, 有待報業來負起溝通這些差距的責任。

文前我曾提到, 生根的作者說我「右」, 我的父親卻說我「左」, 主要就是他們所熟悉的政治資訊迥然不同的緣故。在這次調查中, 我們也發現受訪者中, 有明顯而嚴重的政治資訊差距。
在傳播研究中, 有一種特別研究「資訊與態度」的理論, 引申這項理論,可以指出: 政治資訊少的人容易對現狀滿意, 政治資訊多的人容易對現狀不滿; 而一向資訊少的人, 突然獲得大量的政治資訊, 會對現狀極度的不滿; 但對資訊少的人, 逐漸提供政治資訊, 他的不滿程度會比較緩和。
從我們的調查可以看出, 有半數以上的國民極度缺乏政治資訊, 幾乎沒有一點基本現代政治常識, 完全以為「官治民順」就是好政治, 因此對現狀完全滿意。對這些人, 聯合報專欄主任孟玄兄特名之為「政治文盲」。
社會的安定, 通常和國民對現狀滿意的滿意程度成正比。展望未來, 政治資訊的流通, 一定愈來愈發達, 「政治文盲」也必將逐漸會經由各種管道, 升格成為「政治有識之士」, 如果我們還希望社會的安定建築在「政治文盲」身上, 將是一種不落實的做法。更有甚者, 「政治文盲」如果經由不公開、不公平、不公正的政治孔道, 突然變成「政治資訊暴發戶」, 更容易引起社會動盪不安。
因此, 如何拉平國民之間政治資訊的差距, 保障未來社會和協發展, 應是現代報業現在就開始考慮的問題。

--報導政治問題,宜秉持進步的心情、誠實的態度,與穩定的步伐。

在這次調查中有一項很重要的問題,就是對「戒嚴法」的態度。我曾與許多年輕的主管與同仁,討論過戒嚴法的問題,大體上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感覺:戒嚴法當前適用的範圍已經十分窄小,既然它有礙國際視聽,在適當的情況下,倒也不妨以別種法律的形式,保存戒嚴法在當前所需要保存的實質。
但在訪問中,很多人都無法深入思索這些層次,譬如我自己訪問的一位淡江大學畢業生就斬釘截鐵地說:「戒嚴法是管束壞人的,我贊成保存!」姑且不論民眾心目中「壞人」的定義是否很含糊,不能明確指出「壞」的意思,但結果有七成以上的人,以這樣的理由非常支持戒嚴法,卻是不爭的事實.
參加調查的同仁對這樣的資料都十分驚奇,但這樣的意見是有前述理由可以解釋的,我們就必須尊重這項事實。因此,我們就必須公佈事實資料,不能儰造資料符合調查者的觀感。
主持調查的我們,雖然不盡同意受我們訪問者的觀點,但我們不能夠說謊!不能夠在報導中改變他們的意思。

在這項處理的過程中,我深切感受到社內的領導主管與工作同仁,都有追求政治進步的心情,但也知道政治改革不是一蹴可幾的,應在維持大多數人福祇的情況下穩健發展。事實上,在報系服務七年來,我也體認到這一無形的共識,以成為報系內一項穩定的傳統,這項傳統不進僅是健全的報導精神,對國家發展無疑也有間接有益的影響。

常存自惕之念

--當別人對我們報導不夠公平的時候,我們新聞記者更要時時以追求平衡報導自惕。

聯合報總編輯趙玉老第一眼看到文化一周,就指出了:「他們違反了平衡報導的原則。」原來,他們將以與聯合報劇烈競爭報紙裡工作人員的話作為標題,卻沒有訪問聯合報的意見,怎麼可能避免一面倒的傾向呢?
當別人對我們報導不公,我們立刻能指出原因,並且感到不無遺憾。那麼我們新聞記者一天到晚報導別人,是否也容易忽略平衡,給別人困擾呢?因使從這個教訓中,我們也可以反省到,絕對要儘可能「眼見為真,查證周到」,避免道聽塗說,更不可擴張自己主觀的意見到報導中去。

--報紙不僅負有報導新聞的任務,同時也挑著溝通社會和諧的責任。

在調查和競選期間,我聽說候選人江鵬堅律師在政見會上表示不信任我們的調查。於是,我就打算當晚去拜訪江律師的助選大將謝長廷律師,和他說明我們調查訪問的實情。
專欄組主任孟玄兄聽了我的計劃,也主動願意與我同去,結果我們三人有了一場相當愉快的會談,彼此獲得了相當的諒解。
在這件事上,我十分欽佩孟玄兄。孟玄兄平時處事固然和善可親,但他同時出面會談,卻是代表全國第一大報的身份。聯合報在這件事上,並沒有站在自大的角色上,反而謙遜的主動進行溝通,我覺得這項溝通,不是溝通聯合報和黨外的關係,而是溝通不同範疇中,但對民主政治有同樣熱忱的知識份子,共同促進政治現代化,這才是有意義的事!
因此,我在調查之後,深切感到一位新聞記者不僅應服務報系,也更應以服務報業、服務社會為己任。而現代的報業,也不僅有服務讀者,更有服務民主政治的責任。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上層主題
2014高雄市政滿意度與選情民調
2014中央大學 菁英講座_第3類知識:人類行為的潛移默化‧以 Google 排行榜與選舉預測為例
2014破解民調的迷團/國家展望文教基金會 記者會 
2012從總統選舉預測‧探人類取用行為/交通部首長會報 專題演講 
從總統選舉預測‧探人類取用行為/遠見《人文空間》茶敘
2012從大型選舉預測‧探人類取用行為/臺大工業工程學研究所 專題演講
2012從總統選舉預測‧探人類取用行為:大綱
2012總統選舉預測與成果 Taiwan Presidential Election 2012: Poll and Result
2008總統選舉預測的感想
2004總統選舉槍擊事件與選舉預測
1996總統選舉預測 Taiwan Presidential Election 2012: Poll, Prediction Models
1995立委選舉分析:選民抉擇的守恆與變遷 Taiwan Legislative Election 1995
1994臺北市長選舉:一種形象,剛好叫阿扁
1994臺北市長選舉預測:投票模式與選情預測資訊系統應用
1994臺北市長/議員選舉預測 Taipei Mayor and City Councilors Election, 1995
1992立委多席次選舉預測
1983投票行為與選舉預測研究分水嶺
1981地方選舉-政見的電腦分析
1980中央民代選舉-選民需要什麼政見?
民調的誤解 選舉的誤導
投票行為新理論建構:「7535:選民結構」與「形象投票」
台灣選舉預測-「七五三五」結構
7535 選民結構理論 第一版
是事實,沒有「左右」!(1983立委選舉:臺灣首度選舉民調-各界反應)
我賭贏了三位主任
臺灣第一次選情預測
過來人談選舉-李長貴
辦抽獎‧成賄選

選舉統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