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 69/1/14 p. 2

大特寫

化學藥品「多氯聯苯」肆虐台灣中部,─造成千餘人因食用米糠油中毒大公害

本報記者吳統雄專題報導

它像一宗曲折離奇的兇殺案:從案發、報案、尋兇,一直到追緝出「兇手」的姓名,前後歷時七個多月。`

因涉及本案的彰化油脂公司等三名商人,已被檢察官下令收押,並依法提起公訴。

從來沒有三個英文字,像PCB一樣,震撼了台灣地區居民的心。

PCB,中譯是多氯聯苯,它是種可溶於油脂中的化學藥品,食用超過零點三到五克後,經過三個月的潛伏,能使一個人的神經系統、內分泌、呼吸、造血機能、肝臟、新陳代謝、骨骼、關節、牙齒、眼睛及皮膚等十一項器官受損。

中毒疑案患者的症狀

它不但在人體內部造成如此大的傷害,而且還會破壞一個人的容貌,它會在患者的臉部、頸部、背部、陰部等皮脂腺較密的部位,長出像癲蛤蟆一般的疙瘩,看起來很像密密麻麻的青春痘,大的有若花生,小的也像米粒,擠破以後,會流出白色油脂般的顆粒和膿汁,然後留下一塊黑色的疤痕。它也會在人體上長出黑紫色的斑點,如果患者是孕婦,更會禍延下一代,使出生的嬰兒又黑又瘦,像生下了一個發育不全,變種的黑人。

PCB也會損害肝功能,導至死亡。

多氯聯苯的肆虐,像一宗曲折的謀殺案,從案發、報案、尋兇、一直到追緝出「兇手」的姓名,前後歷時七個多月。到現在為止,有案可查的,已有近一千兩百人受到傷害。三個人因涉及本案,已被提起公訴,並被檢察官下令收押。

新聞報導上說,這是中國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化學公害。

多氯聯苯像一個很有耐心而陰險的殺手,前年底先稍稍的滲透進食用油中,直到去年的春天,才慢慢的發作。

位於台中縣,由基督教所辦的一所惠明盲啞學校,是最先發現這種怪病的地方。

有一天早上,學校的教師吳牧師起床了,他覺得脖子很癢,搔了搔,不覺啞然失笑了,原來是長了一顆「青春痘」。

盲校師生疑是青春痘

「真是老來俏!」吳牧師自嘲的說。

上午上歷史課的時候,吳牧師發現學生們也不住的在嘴角、後頸抓來抓去。他從窗口望出去,看見滿園的樹木,正在迸發出青嫩的幼芽,吳牧師輕輕的自言自語:『春天到了!』

可是,「青春」帶來的似乎不是愉悅,而是像「痲瘋」一般令人討厭的皮膚病,到了三月底,全校師生已有一半以上臉部、身上長滿了黑色的痘子。

盲校的董事長是台大醫學院生化研究所主任董大成教授,他到學校來巡視的時候,看到這種情形,不覺吃了一驚。他把十歲的呂文達叫到前面來一看,發現他前胸、後背、鼻樑、甚至眼眶都長滿了黑色的油脂分泌物。他查問盲生的生活習慣,發現他們天天洗澡,似乎不像是不潔所引起的皮膚病。

兩度調查病因均失敗

董大成一方面把部份患病的學生送到台大醫院就醫,一方面也採取「檢體」─病患的分泌物等─化驗,但沒有找到病因。

到了五月,惠明盲校的一百五十二名師生,身上都長出了痘子,他們向台中縣衛生局作了報告,折開了不幸事件的第一頁。

到了原年六月,台中、彰化地區的興發工業公司、慶陽紡織公司,也向衛生機構表示,員工發生了奇特的皮膚病,於是,發現「怪病」逐漸在中部地方新聞上喧騰了起來,進一步是查出病因。

六月廿二日,董大成教授組織了一個團體,包括內科、病理科、皮膚科和公共衛生系的專家。再次到惠明盲校瞭解實際情況,他們抽樣檢查了食品的檢體,調查有無農藥、水銀……等可能造成中毒的因素。可是,再度失敗了。

台中縣衛生局也把檢體送到省衛生處和行政院衛生署的藥檢局化驗,藥檢局作了標準的八種化驗,包括對各種重金屬和細菌的檢驗,仍然一無所獲。

正在大家感到不解的時候,此一「無名兇手」卻悄悄的侵到下一代。七月間,在前述興發公司服務的一位留姓少婦,在台中市一家婦產科生下了一名全身漆黑的男嬰,而手腳發硬,肚子膨脹。當少婦看見護士抱來的,竟是這樣的一個「寶寶」時,不禁立刻流下了眼淚。

不過,當時還沒有人把「黑寶寶」和「癩盲生」聯想到一起。

在案情陷入膠著的時候,台中縣衛生局的一名年輕技士顧祺珍,很突出地扮演了「福爾摩斯」的角色。他非常喜好研究,把搜集到的國內外中毒事件資料逐一查對,發現十一年前,日本福岡縣曾有一千多人,因食用含有「多氯聯苯」的米糠油而中毒,症候和惠明盲校師生的很像。

去年九月十日,台中縣第二次把檢體送到衛生署,顯技士並在報告中加了一個小註:可能是「氯中毒」。

柳暗花明食油有問題

正如俗語所說,「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衛生署長王金茂突然「靈機一動」,他懷疑是多氯聯苯中毒。

九月十七日,王署長請顧技士到台已了簡短的討論,立即會同防疫處長許書刀,在當天趕到台中再做研判。

根據他們的調查,發現整個團體發生相同症狀,可能是食品的關係,在惠明盲校一街之隔的農家,卻沒有類似病人,而在別的地方,又有家族性的病例。因此,可能不是飲水的問題,而是特殊的食品的影響。

這時,台中縣衛生局已列出病人食用的物品表,從表格中可以看出,幾個中毒團體的食油來源相同,都是來自附近一家「豐香食品油行」,而「豐香行」的油,又是從「彰化油脂企業公司」批購來的米糠油。這樣看來食油中毒的可能性很大。

作為米糠油熱媒的「多氯聯苯」如果不小心滲入油內,無色無臭,很難查覺,因此作為熱媒的多氯聯苯是「散毒兇手」的輪廓似已成型,只是還不能指名抓「人」。

許處長回到台北以後,打聽了幾個機構都不能檢驗多氯聯苯。九月廿日,他託朋友把檢體送往日本東京檢驗。

證實含過量多氯聯苯

十月四日,日本公害專家大井玄博士的電話來了,檢驗中確實含有多氯聯苯,一份檢體的含量高達百萬分之六十五,另一份則高達百萬分之一百零八。(含量超過百萬分之五即有危險)

消息傳來,衛生署食品衛生科長林徵祥再下台中,經過簡單磋商,六日在台中發佈了呼籲民眾不要食用危險油品的新聞。

街頭巷尾的反應最敏銳,大家都在問:什麼是「多氯聯苯」?

多氯聯苯,又名二聯酚,是一種耐高溫、低溫,沒有引火性,而且可以反複使用的液體,是優良的絕緣劑和熱媒。但正因為它穩定而不易分解的特性,使它造成持久性的環境污染和毒害。

本世紀發明多氯聯苯以後,一時曾是添加在油漆、油墨、農藥中的寵物。可是不久後,美國發現在多氯聯苯使用的地區,雞隻、老鷹、鯉魚相繼死亡。日本則在一九六八年,發生了食用油中毒案,於是許多國紛紛禁止生產、使用多氯聯苯。我國仍每年進口一萬噸以上,並且從未加以追蹤管制。

那麼多氯聯苯怎麼會跑到米糠油中去的呢?有兩種可能。

第一種是「彰化油脂」在製造米糠油的過程中,污染了油汁。提煉米糠油時,需經過加熱脫臭的程序,加熱並非在鍋爐外用火烤,而是通入一根管線,內藏耐高溫的液體,也就是所謂的「熱媒」,利用通入高溫的熱媒,而間接加熱油汁。如果管線破裂,熱媒就污染油汁了。

第二種可能,就是分銷的「豐香行」,在中間羼入了有多氯聯苯的工業用動物性油脂。

當然,其他還有許多奇特的假設。

「食油中摻入多氯聯苯,危險!」的訊息傳開後,在很短的時間內,從來不懂化學的人,在心中也啟下了「多氯聯苯」四個怪異、神秘、陌生而又熟稔的字,民眾的反應也非常複雜。

惠明盲校在真相揭露後,老師帶著學生一同禱告。他們說:盲啞學校的學生,一向受社會的照顧,這次中毒的徵候首先在學校發生,給了大眾一個警惕的訊號,也算是找到了一個回報社會的機會。而盲生們雖有肉體的痛苦,但因看不見自己的容貌的破壞,減免了心理的負擔,又算是另一種「畸型」的幸運。

有一家報紙刊出了一幅漫畫:「一名想做明星的小女孩說:『幸好我不住中部,否則臉就不好看了!』她的朋友反問她說:『你以為北部就安全嗎!』,說完,小明星當場昏倒。」

這幅,反映了風聲鶴唳的一群。事實也如此,其他各種廠牌的米糠油、沙拉油,甚至花生油,一時都遭到了滯銷的命運。許多有名的油廠都削價求售,或者刊登大廣告,鄭重保品質絕對安全可靠。

但是,也有反而歡欣的特例,彰化有一位梁姓婦人,因為身上長痘子,被丈夫懷懷染有不名譽的疾病,或者是沖犯了「凶神惡煞」,後來怪病傳出,她丈夫才恍然大悟,算得上是因禍得福。

照顧病患追緝主使人

「兇手」的面貌既然已有了眉目,案情急轉直下,接著就是妥善照料病患,和查緝幕後主使人了。

衛生署長王金茂對本報記者說,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要重建患者對康復的信心。

事件剛爆發時,一般的報導都強調多氯聯苯中毒,無特效藥可治。是的,體內的多氯聯苯的確無藥可解,但是卻可緩慢的減輕症狀,從療養中恢復生活的信心。

在查緝中毒案的慣任方面,「彰化油脂」的負責人堅稱沒有使用過多氯聯苯作熱媒,是「豐香行」摻了假。「豐香行」的老闆又宣稱沒有動過手腳,是「彰化油脂」的油源有問題。

衛生機關進一步採取「彰化油脂」工廠土壤和員工血液化驗,終於分別在去年十二月十七日和今年一月三日,宣佈其中含有多氯聯苯的成份。

一月十日,彰化地檢處收押了「彰化油脂」的董事長陳存頂、經理黃文隆和「豐香行」老闆劉坤光,第二天再分別以涉嫌製造、銷售含多氯聯苯的米糠油而造成對民眾的重傷。被提起公訴。

「多氯聯苯案」至此,可以說進入了法律的新階段。在罪證還沒有完全公開前,我們不便對罪嫌表示意見。但我們也不得不考慮因本案引發的幾個問題。

幾個值得研討的問題

第一,衛生法規的執法與立法問題。「食品衛生管理法」公布已經五年,但民眾對吃食油、魚蝦、速食麵等仍存有疑慮,現在果然發生了問題,足見徒法不足以自行。另外管理權責的法規也嫌政出多門。有整清頭緒的必要。

第二,是環境污的問題。多氯聯苯在許多國家已列為禁品,而我國仍大量進口,足證我們的貿易管理的單疏忽。今後對管制有害環境的污染品,有通盤檢討的必要。

第三,是消費者的保護問題。我國尚未有「消費者保護法」,一般廠商都忽視了顧客「安全、獲知、退換、反映意見」的四種基本權益,也沒有設立解決消費糾紛的「冷線」,使當事人缺乏安全保障。

第四,行政的效率問題。「彰化油脂」產銷六、七年,一直沒有申請商標。另一方面「多氯聯苯案」發生後,中央政府曾公布可以免費治療,但是許多民眾還不知道,地方政府也接不上頭。這些事例,顯示行政效率猶待加強。

第五,行政的責任問題。去年十二月廿六日,監察委員葉時修等曾提議:衛生署查證食用油中毒案的步調緩慢,有關首長應引咎亂職。也有部分評論指出,衛生署在化驗多氯聯苯時捨近求遠,不請教國內專家而遠赴日本,拖延了病情,希望有關首長能表示負責的態度。但是,有關官員卻笑罵由人,好官我自為之,顯見「責任政治」的觀念,猶待加強。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