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題:大台北小車禍

〈聯合報〉副刊,七十二年八月二十一日

我不迷信鬼神,但我尊重天道。

在同一個地點,發生兩次嚴重的車禍,牽涉包括我在內的兩條生命。

我不稱其為靈異,但卻是異緣!

一位高大健壯的年輕人昨天凌晨去世了;他的兩眼依然儘力半睜著,不知道是不肯忘懷這美麗的世界,或是仍然在期望一雙及時的援手。

昨天凌晨四時半,我起床往國父紀念館方面晨跑,經過信義路與仁愛路之間的光復南路路段時,看見在前方快車道上倒臥著一位年輕人,他穿著紅色運動衫,牛仔褲,馬靴,大平頭,肩膀寬闊,面朝下躺著。一部重型機車壓在他的腿上,汽油和不太多的鮮血,在他身旁混流成一灘小小的水漬。

這時天色已經相當明亮,不遠的國父紀念館頗有人聲。

兩位脖子上紮著毛巾、一身短裝的中年人在紅磚道上跑過,距離他們兩個胳臂遠的地方,仆伏著年輕的受傷騎士,慢跑的人微微轉頭看了他一眼,繼續緩緩安詳地向前跑去。

地上的騎士手肘輕微地顫動了一下。

我跑向最近的公共電話機,向「一一O」報警。再跑回車禍現場,用手指試探傷者的手腕,他幾乎已經沒有脈搏了。

我把他身上的機車搬開並把他翻轉過來。因為不知道他有沒有骨折的現象,他又十分沉重,翻轉的過程並不便利。有兩位騎著單車的送報生,從我的背後並排經過,他們低頭看了一眼,又在軋軋的車聲中離去了。

年輕人的眼睛半睜,滿臉通紅,鮮血順著嘴角流出來。我按壓他的胸部,為他作人工呼吸。一位攤販推著手推車經過對街,他駐腳往這裡張望了三十秒,再推起車子向前走。

年輕人的喉部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他的心跳太弱了,我決定不再等待救護車,先攔車送他到醫院。第一、二部車稍微剎了一下車,便又疾駛而去。我於是站到路正當中,再揮手攔車,一部私家車開過來,鑽過我和路肩之間很窄的隙縫,車輛幾乎輾到我的腳。

最後,一部淺藍的計程車自動停了下來,走下兩位年輕人,幫忙把受傷的騎士抬上車,決議送到國泰醫院。

我留在現場,把機車推到路邊,再等救護車及交通隊的警員趕到,向他們說明處理的情形。

交代完了雜事,我也到了醫院,探望傷者。

「他死了。」急診處的小姐簡單的說。

「為什麼呢?」我緊按著櫃檯問。

「送來太晚了!」小姐說,低下頭去忙別的事。

我推門走了出來。眼前又浮現出他強睜的雙眼,不知道是瞪視著他自己的悲劇,或是瞪視著社會的悲劇。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