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民歌

張淑娟、盧秀燕聯合採訪

原刊:基女青年 P96-97,民國67.06.15

相信時下的一般青年對「我們的歌」、「中國現代民歌」等唱片,應該不會感到陌生。尤其是最近這些日子,在報章雜誌上常可以發現到有關這方面的報導或評論。從事這些創作、推展這工作的人,大多是年輕的一群。因此它所推廣溝通的對象,便以青年朋友為主了。無論我們是接受壓抑或排斥,當先對它有一番了解與認識。於是我們訪問了在創作、推展上均極具潛力的吳統雄先生。
吳先生是臺大中文系畢業的,在學校時即相當活躍。目前擔任「民生報」的編輯,並兼「大華晚報」—『歌之夜』的執筆。難得的是他在工作之餘,對音樂有極大深入的研究。至今已創作近百首各種風格的曲子,其中包括民謠、兒歌及成套的歌劇。在洪式基金會「我們的歌」唱片中,就收有他的作品。吳先生更是一位優秀的演唱者。其音色宏亮、咬字清晰。筆者曾聽過他的歌聲,至今印象還很深刻。
我們在一個星期六下午冒昧的到書評書目雜誌出版社去打擾了吳先生,談談有關民歌創作的問題。吳先生態度溫和,袪除我們不少的緊張心情,因為我們對「現代歌曲」的概念也是相當模糊的。

吳先生首先與我們談到的就是「民歌」這個名詞。他認為一般人最容易把「民歌」的「本義」和「譯義」攪混。為了闡明這個名詞,吳先生還以黑板來輔助說明,他寫道:

民歌
本義
自然民歌—本乎民間、多人參與、自然傳唱
創作民歌—模仿民歌情趣 與風格的作品
譯義
現代民歌—流行歌的一種

這是什麼意思呢?據吳先生解釋說:「以『本義』而言,它又可分為『自然民歌』和『創作民歌』。『自然民歌』是指一種從民間流傳下來的東西。它也許不知作者是誰,而後傳誦了幾百幾千年,然它富有地方色彩,例如:『思鄉枝』即是。

而『創作民歌』則是音樂家採取『自然民歌』的特色、本質,予以創造,例如:『萬里長城』『恆春民謠』等屬此。

以『譯義』來講,在美國流行樂壇上,有『folk song』,乃是流行歌的一支。與搖滾、鄉村、爵士、藍調……等音樂並行。目前這些『現代歌曲』作家,可能是採取這種路線,而再加『現代』兩字,以示區別。」

吳先生在略為介紹之後,再繼續說:「事實上,我認為大家現在所指的『現代民謠』,只不過是流行歌曲再加以淨化、深入些罷了。實在無須為了和流行歌曲表示不同,而冠以『民歌』二字。依我看,『歌曲』或『現代歌曲』就是一個很好的代稱。為一個專有名詞下定義,那是後人的事。一樣東西總要經過時間的考驗,才能證明它的價值,那時候再予以定名。譬如我們現在所指的『唐詩』、『宋詞』、『元曲』,不都是這樣的嗎?」吳先生後來的這幾句話,實在聽得我們倆心悅口服。
當我們聽完了所謂的「現代民歌」後,也許會懷疑:這些歌曲跟時下的流行歌曲不是也差不多嗎?是的,只不過它的作曲填詞方面較為優美化、樸質化。因而,我們實在不必拿「民歌」這個名詞來通稱它。更不該以它為知識份子所做而抬高身價,甚至輕視鄉野民謠及流行歌曲。也無須急於替它下定義,因為它能否經過時間的熔煉淘汰而存在,尚是未知數。就是現在仍處在初發展與被議論的階段。

最令我們驚奇及佩服的是吳先生對於民間藝人,流行歌曲等,非但不鄙棄,還加以推崇。因他以為文化之所以綿延、藝術得以保存,完全是民間藝人的功勞。他們在這方面立下了雛型,再經知識界之加入和努力,經過的時間證明後,才能發展成今日的文化。吳先生以淺顯的例子加以解說。如約翰‧史特勞斯的「藍色多瑙河」,在當時只不過是流行的宮廷舞的配樂罷了。亦只是應時的音樂,屬於民間藝人的創作。然偉大的作品流傳至今,曾幾何時,圓舞曲也成為樂壇上重要的一環,為千萬人所喜愛。
另外,吳先生更時時鼓吹「歌曲人人會寫」運動。筆者倆心裡不免疑惑道:「作曲是很困難的一件事呢!」吳先生成竹在胸的反問說:「你們以為一首歌的作曲、作詞、傳播,那一方面最困難?」我們都以為是「作曲」,吳先生回答說:「以我的經驗,應是作詞最難。一般人之所以以作曲為難,是因不常接觸它,沒弄通它。正如讀英文,在我們下決心搞懂時,便會發現它原來不像想像中那麼困難。而作詞是種較為靈性的東西,除了努力,是須靠點天賦的。因此,『歌曲人人會寫』,我們對作曲陌生的這一層,是容易突破的。」
而創作歌曲的要訣,正如吳先生在「愛書人」五十八期上的一篇文章上所談到,要「寫,多寫,隨便寫,認真的寫,不計任何時性的寫。這段路可稱之為從感性中求發展,從經驗上求進步。」青年朋友們,是否有創作的慾望?相信吳先生的這段文字會給大家很大的鼓勵。

接著我們談到「現代歌曲」是否受歡迎及創作里程上的艱辛。
吳先生覺得在音樂界上難免受到一些本質上的排斥。而在青年朋友中是頗受歡迎的。但他相信優秀的作品是不會寂寞的,而在創作里程上的挑戰則到處皆是。因為一項藝術在發展的初期,免不了要忍受枯燥、奮鬥、犧牲、被批評等。那是一條既辛苦又漫長的路。聽了吳先生的話,筆者倆好奇的問他:「那麼,你是否將繼續從事這方面的工作?」吳先生笑笑,說:「我現在做的,有一部份即是往這條路上走。當然,我們還須要努力和改進的地方太多了。好像在演唱、作曲、填詞等等的技巧。譬如我自己,要加強的還很多。」

其實吳先生是太謙虛了。不可否認的,吳先生是非常多才多藝。尤其在作詞、演唱方面都是最出色的。更令人感動的地方,是他視「現代歌曲」的創作為件嚴肅的工作,絕不藉此標榜自我,或輕易的隨著潮流走。筆者倆之所以特別推崇這點,是因目前有許多人趁著大眾對「現代歌曲」懵懂之際,以出其鋒頭、標榜自己。其創作曲子不堪入耳,演唱時口齒不清,各方面的技巧均不熟練。甚至比不上時下的流行歌曲演唱者。怎不令人痛心疾首,扼腕嘆息?因此青年朋友,在接受一個新觀念前,要有個正確的選擇,而不該盲目隨從、人云亦云。

吳先生年紀很輕—二十四歲,而能如此有成就,在事理體認的正確,均教筆者倆佩服。和吳先生說了約二個半小時,受益匪淺。至少對「現代歌曲」的疑惑逐漸轉為清明,有了進一步的認識。唯筆者倆駑鈍,恐怕未能將吳先生的意思完全的表達給同學們;同學們如果還覺得有些地方發生疑問的情形,這是筆者倆深感抱歉的。我們希望在這次專訪中,同學們能對「現代歌曲」有些許了解。進而使大家能享受、參與其中,諸如「歌曲人人會寫」這個運動,就深值推廣。而對於「現代歌曲」能否為各位同學接納,就讓我們對它的發展拭目以待了。


後記

吳統雄

基隆女中的兩位校刊編輯,張淑娟和盧秀燕,抽空來和我討論「歌曲」的創作與發展,並且把談話紀錄成篇,以廣介紹。看到有這麼多的人,關心這曾經被忽略了很久的問題,是一件很令人欣慰的事。
她們兩位非常難得,不僅熱心,而且勇於肩負言責,把稿子先寄給我過目。文章裡把我寫得太好,使我覺得非更加努力不可,否則豈不辜負了她們對我的描述?
有兩點我想稍作補充。首先是為什麼「做詞比作曲略難?」因為詞代表的是具體的意象,而曲則是抽象的意象。譬如寫實的畫,人人都有權說「像,還是不像」。但抽象的畫,好壞評估就難了!容易受到批評的東西,又希望盡量做到大多數人滿意的程度,這不是較為困難嗎?
其次,就是任何藝術創作,沒有絕對的「錯或是對」;只有因技巧或是才力的高低,略有優劣之分。詞曲寫作人人皆可嘗試。如果各位有興趣,也歡迎參加大華晚報每週日「歌之頁」的陣營,一同來促進現代歌曲的發展。
最後,願祝各位學業進步,校刊編輯工作圓滿、成功!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