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金鼎獎的新主人

聯合報 梁雪郎

〈聯合報系月刊;1984,期號亡佚,P:84-91

新聞局把今年的社會服務金鼎獎授給報系資料中心副主任吳統雄,報系內外都有實至名歸的感覺。作為統雄『左右鄰兵』,更加分享了他的榮譽,受到了他的激勵。

今年七月,趙玉老把統雄從專欄組調升為資料組副主任,轉換了他進報系後的工作型態。他的處境,好有一比,如同從衝鋒陷陣的「前瞻師」,調回一個後勤單位。

統雄帶著滿心喜悅,接受了玉老讓他從絢爛歸於平淡的要求,開始了他的新任務。

但是,雖然將統雄放在一大堆沙子裡,他仍會閃閃生光。進入資料中心後,統雄得意的事情接二連三,那是:
──社慶時獲得模範記者獎,為資料中心拿到唯一一項榮譽;
──考入政治大學新聞研究所博士班深造,名列榜首;
──新聞局授予最佳社會服務金鼎獎。

每一件得意事,都是他以心血灌溉的結晶。對於資料中心而言,大家一再分享統雄的喜悅,雖然心中略有接木移花的掠美之感,但無形的激勵作用,為資料中心帶來盎然生意。

校園民歌 開風氣者

統雄是一位有先驅秉賦的人,從小至今,他經常在逆境中奮鬥,也經常搞出一些令人側目的成就。

譬如,在樂壇上一度轟轟烈烈過的校園民歌,現在在氣勢上雖已大不如前,但是在台灣地區音樂發展的歷史上,校園民歌有其輝煌的一頁;而且校園民歌的影響,雖然一時隱伏,卻是為另一回發光發熱作準備。統雄在校園民歌推到高潮的過程中,是開創者之一。

當統雄在推廣民歌中激流勇退後,音樂界肯定了他的地位和功績,名音樂節目主持人陶曉清在民國六十七年,為皇冠編的一本「三月走過」,對統雄做了這樣的評介:一度活躍在民歌樂壇的吳統雄,過去一年中,一直都隱身在幕後,默默地為推廣民歌工作,付出了極大的心血,也得到了極具意義的回饋。

雖然推廣民歌,和從事民歌創作、演唱,對民歌的發展,都具有相等的重要性,但是在遠離舞台一年之後,吳統雄認為,自己開始懷念著舞台上自己發音的境況。因此,吳統雄在今年伊始,就立下了一個志願,盼望能再度去登台,亮相,去演唱自己寫成的許許多多首現代民歌。

同時,吳統雄也希望,能把過去近八年的民歌工作成績,做一次總結,一方面給自己一個交代,同時也對現代民歌活動,交一次卷;不過,到底應該用什麼樣的方式來作結,目前則仍然未有佳妙之巧方。

吳統雄在台大讀書的時候,讀的是中文,一個中文系的學生,怎會和民歌扯到一塊,是值得探究的問題。

生在高雄,長在台中,稍長又在中壢求學,而後負笈台北,吳統雄的求學生涯和童年,生活景況都不是很好。父親是一名捍衛疆土的將士,不可能有太裕厚的經濟,也不能讓吳統雄有太多的閒錢花費,因此,養成了他自小節儉的習慣,卻也讓他度過了平凡、平靜、安定而自求上進的求知年華。

從中壢中學到建國高中到台大,吳統雄在升學主義模式下的教育階段,可以說都過得十分順利,而在整個順利的升學過程中,吳統雄也不無遺憾。

這項遺憾,卻因吳統雄的善用,而造就成今日的他,使他在民歌發展過程中,站在一個滿重要的一環。

當他還很童稚的時候,生活環境中,根本不可能有音樂,也一直根本不能去接觸任何器樂訓練。一直到了高一,由中壢來到台北,一踏入建中校園,吳統雄就發現,校園內的風氣,和當初所生存的環境,截然不同。

在建中校園,很多課外活動都熱烈的展開,校園內許許多多的同學,不但會讀書,還會玩許多的活動,尤其是有不少的人,懂得玩西洋音樂;還有不少人,從小就受過器樂訓練,像學過小提琴,練過鋼琴。

但是吳統雄在接觸音樂活動之時,年紀已大,不再適合於從基礎學習器樂,何況不十分富裕的家庭環境,也不容許他花費太多的金錢,去從頭學習。

於是,吳統雄開始從另一條路上,去擴展自己喜愛的音樂領域,首先他參加合唱團,而且參加建中國樂社,去接受音樂的薰陶。

此外,他也開始很廣泛的閱讀有關音樂活動的書籍,也開始去自修一些作曲理論和樂理。

在閱讀的歷程裡,吳統雄發現早期的希臘民族的教育方式,一直就很著重於音樂和體育,而且在中外歷史上,也可以發現,一個重視音樂和體育的民族,一定是比較健康、健全的民族。基於這樣的體認,吳統雄就更醉心於音樂的陶冶。

前頭說過,器樂訓練對他來說是太貴且又太晚了,因此他想到創作,因為創作樂曲是不用太多錢,且永遠不會太晚的工作。就這樣一邊閱讀,一邊作曲,吳統雄的第一首曲子,就在高一時寫成了。當時用什麼名稱作為歌名,早已忘懷,只是後來曾把這首七分之八拍子的樂曲,改寫成目前頗為人知悉的『夏日一把花』。

那時節,創作力倒很豐富,不過因為才起步,所寫成的曲子,程度不高,而且有不少是十分膚淺的。

大一那年,台大舉行了一場民謠演唱會,吳統雄是被邀上台演唱的一員,足見吳統雄高中三年的作曲生涯,也在同學輩中,獲得認知,也得到部分同學的激賞。

民國六十三年的這一場演唱會,使得吳統雄有一個很深的感慨,而加深了其創作慾望。這場民謠演唱會,從頭到尾,竟然只出現了鮮少的幾首中文歌。不但台大校園如此,其他大專院校的校園也都如此。

吳統雄在發現中文歌沒人唱,且沒有人努力去作中文新曲的時候,就開始更努力地去走他的創作的路。

而這個演唱會不久,楊弦的作品發表會發表了楊弦的新作,引起了廣泛的注意,而且『現代中國民歌』的發展也風起雲湧,形成一種難以遏阻的洪潮,不少新聲、新歌,在校園中流傳,甚且流傳到社會。

到了吳統雄大四畢業前,他又應邀參加一次台大校園內的演唱會,已發現全部演唱歌曲,都是中文的老歌、新歌、新曲、古調,四年之內,民歌的發展,真的就達到了高潮。

吳統雄在這個時候,發覺當初自己走的路真的沒錯,問題是所創作、所聽到的新歌、新曲,都還不夠圓渾成熟,而且參加的人,到底還是十分有限。

在大四的這個年裡,吳統雄和石元娜,接了中廣的『歌之聲』節目,開始做起推廣的工作,而洪健全文化基金會所出版的唱片,也收錄了他自彈自唱的民歌『華靈廟』、『墟』和其他歌曲。

在中廣主持節目之際,吳統雄同時也在書評書目工作,並且還參加耕莘實驗劇團工作。

到了民國六十六年,吳統雄碰到了一個很妙的機運,那時候,大華晚報的李小萱,正在從事一項有關音樂方面的系列報導,而且做了十分廣泛的訪談,吳統雄就是他訪談的對象之一。

在經過一連串的會談之後,李小萱發現吳統雄對音樂工作的喜愛,也發現吳統雄對音樂認識的醇厚。於是向報社推荐,由吳統雄去擔任那項音樂系列工作的訪問工作,而吳統雄也就進入了大華晚報。

在大華晚報工作的時候,吳統雄是很認真的,因為那個系列的音樂採訪工作,有很好的成績,也有很好的反應,終於報社將之闢成一個專刊,每個星期定期出版一次,而由吳統雄擔任主編和策劃。

吳統雄接下這項編務之後,就用吳橋的筆名,開始耕耘他的『歌之頁』,而展開了推廣民歌的工作。

事實上,在吳統雄用吳橋之名編起『歌之頁』之前,他就寫成了不少好歌,像『別』、『珍惜』、『旅人之歌』。同時他的『如夢令』、『章台柳』也都獲得青年朋友的喜愛,其中由古詞改成的歌『如夢令』一度還是吳統雄的招牌歌哩!
由於在耕莘實驗劇團工作,吳統雄也開始編寫歌劇,在他手上有二套,一套『陌上桑』已完成,可惜還未正式上演。另一套『九歌』,是一楚辭『九歌』引來的,已寫了一部份。

不過在寫了一部份之後,吳統雄發覺,像『九歌』這樣的原詞,不易讓人理解,因此正著手改寫歌詞,企望用簡單的語詞來表達『九歌』所表現的中國南方人的文化和宇宙觀。

一年間吳統雄不曾再公開演唱,他默默地在反省,在做推廣民歌的工作,為他所將要踏出的第二步,做奠基的工作。

因此,可以相信的是,吳統雄再出發,將會是一個全新的面貌。

讀畢這篇評介文字,對於統雄的民歌「生涯」,當有一番了解;而從他推動這項活動的經過,也多少可看的初一種先驅秉賦的發揮。

數據調查的實踐者

今年夏天,統雄到資料中心上班後不久,我們為資料中心自動化的規劃問題,到政大向徐佳士先生請益,在諸般話題告一段落之後,徐先生對統雄說,「你真不容易,出身詩詞歌賦的中國文學系,卻把電化數據運用得圓熟精純,現在又將把資料管理進一步帶到科學化的境界,其中的曲折超越,真是難以想像。」

徐先生對他及門弟子的這一番話並沒有「溢美」之詞。統雄對於各種調查工具的運用,歷來是一位有心人。早在民國六十五年,他就在台大校刊發表過一項「台大文法科系畢業女生在社會上的表現」的調查報告。於今重提這件幾近十年前的舊事,統雄謙稱他這項破題兒第一遭的數據運用並不成熟,因此他在一般人面前已不願再講。縱然他所說非假,但他敲開了這扇大門,推動了風氣。

說統雄是「數量方法」的有心人,也有他的「自道」,在他的自傳中,有一段他這樣寫:「在社會科學研究中,我的研究興趣有以下幾方面:
第一是「社會科學研究方法」,尤其偏重「數量方法」,也就是討論解決社會問題時,如何由思考的方法改為實證的方法。其中主要的小成績是「電話調查:理論與方法」一書(已通過聯經出版社公司審查,即將出版),討論如何使用電子化設備:電話、電腦等,進行調查研究。另外發表相關論文「抽樣調查的信度與效度」「心理測量方法」等九篇。
第二是「政治傳播」,尤其偏重研究傳播現象與選舉的行為的關連,並自六十九年起,在四次全國性選舉中,均針對不同主題進行系列研究,總共發表研究報告二十七篇。這類研究的終極目標,是期望發展出一套預測選舉結果較為可靠的方法。
第三是「電子科技在傳播事業上的應用」,如對「聯合報資料中心自動化」的系統分析及規劃等。目前仍有若干項相關的研究正在執行中。這類研究的終極目標,是發展一種嶄新的媒體---綜合報紙、電視和電腦特質的媒體---電讀扃路。

另外,我曾隨楊國樞教授、鄭心雄教授等,針對一般社會問題,合作過八項學術研究。

由前述「自道」,該不難想到時常「跑電腦」的統雄,不僅有理想抱負,而且踐履篤實。新聞局的評審專家肯定統雄在這方面的成就,證明他們能欣賞新猷,證明他們慧眼識人。

將為報社貢獻更多

統雄從「前瞻部隊」調到後勤單位來,對於持有「沒有資料室也可以出報」觀念的人,不免喫驚。但如果知道統雄到資料中心後所做的,以及將做的許多工作,就會感覺到報社當局從成立資料中心使人力物力統合運用,到進一步規劃資料中心自動化,並使調查業務隨著統雄進入資料中心,一項接著一項,都代表著報社要編務進步的用心,是全面性的、不懷偏執成見的。一個有先驅秉賦的人,到處能使人肯定他的貢獻。統雄帶領著他的「調查族」的許多年輕朋友,為資料中心、為社會都做出了貢獻。

金鼎獎頒獎之日,行見有一番盛況,統雄內心難免叨念,「平日我以聯合報為榮,今日聯合報以我為榮。」這一座金鼎到手,使他對於以實證方法討論解決社會問題的理念得到了迴響,自然會使他的信心更加堅定。

台灣地區的民主化、現代化已邁出了步伐,調查數據是走向民主和現代的觸鬚。當年胡適之高喊拿證據來,調查和數據應該是形成證據的一項工具。在迎接多元社會到來得時際,統雄先邁出了一部,光明前程,勉乎哉!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