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歌直播室

歷史上的今天
今天是彈唱分享的日子...

民歌相簿
懷念
登入區塊
小站專區
民歌專區
訪客交流專區
線上民歌迷
線上目前共14
(4人在瀏覽民歌資訊網)

會員: 0
訪客: 14

尚有...
搜尋區塊
來訪紀錄

ttboy56
5 分 前
OZONES
2 小時 22 分 前
pk0368413
2 小時 36 分 前
wxm6865
3 小時 26 分 前
hutaze
5 小時 43 分 前
琳琳
8 小時 35 分 前
wdyaq
16 小時 48 分 前
bobby緯
23 小時 26 分 前
johnson130
1 日 19 分 前
e384224
1 日 3 小時 59 分 前
amy650902
1 日 8 小時 51 分 前
wz587
1 日 9 小時 6 分 前
stephanie
1 日 9 小時 8 分 前
tenor
1 日 13 小時 46 分 前
philip
1 日 16 小時 45 分 前
yayavivi
2 日 2 小時 50 分 前
Jean
2 日 3 小時 39 分 前
wtliu
2 日 11 小時 35 分 前
shcojiu
2 日 15 小時 9 分 前
shcojiu
2 日 15 小時 9 分 前
[會員人數:1742 | 未啟動:0]
流量
歡迎詞


何謂民歌精神?那種自由自在通過歌聲表達自己的心聲的歌曲,那種把音樂創作從音樂學院的深宅大院解放出來,從唱片公司的策劃案中解放出來,從電台媒體解放出來的創作和演唱,就是民歌精神。

資訊科技的高速發展,互聯網的巨大成功,為民歌精神的弘揚提供了最好的「基礎設施」。民歌小站就希望是一個為民歌加油打氣的地方,也是為了保留民歌歷史,探討民歌方向的小站。
民歌心語
「人都是會過去的,不會過去的只有歌。」

[黃大城]
侯德健新歌創作推薦

文獻檔案 : 槳聲.燈影.詩韻
發表者 OZONES 開 2008-03-19 00:00:00 (19 人氣)

夜晚的碧潭,水波映著岸上的燈影,盈盈晃動,那麼輕,那麼柔,像極了媽媽哼的催眠曲。

於是,小木船睡著了,它們成排成排的躺在水淺處,不管那岸邊磨擦著船身的石頭多粗礪,它們睏倦了。

於是,那著名的吊橋也昏昏欲睡了,它強睜著朦朧的睡眼,看著三三兩兩打它身上走過的夜行人。

碧潭好靜,好靜。



這時候,卻有一群喜愛寂寞的人,從那悶熱得叫人不知怎麼才好的城市,來到這水邊,他們中,有些人是手抱吉他,一路錚鏦的彈著來,也有的是一路談詩論歌的說個沒完。這真是支熱鬧的隊伍--一支有詩有歌的熱鬧隊伍,他們吵醒了兩條大木船,對掌舵的船伕說:「我們要到潭中去!」

「先生小姐們:這麼晚了,還要遊潭呀?」

「不光遊潭,我們還要吟詩,唱歌!」

其實,他們是應聯副的邀請來做「水上座談」的,談如何結合詩與歌的問題。座談會合該是在一間門兒緊閉,窗兒也緊閉,獨有冷氣機呼拉呼拉在開著的單調房間內舉行的;座談會合該是道貌岸然,把座談的題目,一陣思考,一陣發言後,就各白散去的。然而來到碧潭的這支座談隊伍,卻是在湖光山色中,陶然自得,差點忘了是要來「座談」問題的。

大夥兒分別上了船後,主人點起一盞盞燈籠,紅豔豔的燭光,把黑暗中輕舞著的水波,映照得更頑皮了。瞧這詩情畫意的光景,那寫詩的人,那抱吉他唱民歌的人,個個交相稱讚主人的雅致,這頭,主人卻客氣的直搓著手說:「罪過,真是罪過,美景當前,卻要各位談『問題』!」

兩條船搖到潭中後,船伕用根皮帶將兩條船繫在一塊,於是一條詩船併著另一條歌船,像對親密的情侶,手拉手的在碧潭中「凌坡談心」。寫得一手好散文的文壇老大姊琦君,坐在船中,詩人們戲稱她是師姊出馬,她說:「古人有兩句詞『若得兩心相照,無燈無月何妨』,我們今晚是『若得詩心相照,無燈無月何妨』,這樣的詩情畫意,一句話都不說,是最大的享受。」

能詩能畫的羅青,望著岸邊緩緩移動的奇巖說:「夜景中的山都可以入畫!」獨有那譜了首好聽的「蘭花草」的作曲者張弼說:「這兒太靜了,我倒想念金門那邊的雄壯海濤!」他最近剛從金門退役回來,仍留著短短的小平頭。

船行過吊橋,行過奇巖,主人不得不硬起心腸催促大家話入正題,一架錄音機在兩條船中,為錄下大夥兒的意見,忙得團團轉,還有一條載著攝影記者的小船,頑皮的繞著大船轉,還不時亮起鎂光燈。

眾人一個接一個的發表意見,輪到詩人辛鬱時,他忍不住率先唱將起來,唱的是一首無名的中原民謠,歌聲高吭,匕拐八彎的,曲畢,大家又叫又笑,在座的民歌手楊弦直讚這首歌頗有古意。輪到詩人張默發言時,他用那獨特的安徽腔先吟唱了兩首古詩,張繼的「楓橋夜泊」和李白的「下江陵」。民歌手韓正浩和他那嬌巧的妻子也一彈一唱的表演了首情綿綿、意也綿綿的「採蓮」。

說說唱唱中,船已在潭心來來回回的走了好幾趟,吊橋在船上來了又去,去了又來。夜深了,水上煙霧輕籠、微風漫拂,真個是夜涼如水。船上,眾人說說唱唱的正熱鬧,打槳的船伕索性把船搖到那塊最高最大也最漂亮的奇巖下,摸出一根煙,點上火,悠悠然的看這滿船的歡樂,當他聽到楊弦唱那首「向海洋」時,忍不住自己也哼唱了起來。七十多歲的人,用沒了牙的乾癟嘴唱那很古老的台灣民謠,問他唱的是什麼歌,他搖頭說不知道,只記得是小時候唱的。再問他,船上這些年輕民歌手唱的民歌,可曾聽過?他說:攏不知啦,不過,我孫子一定知道,他在大學裡讀書。這時,他們眼光被一艘正往這邊開來的船吸引了,那船上也充滿了歌聲,一群小伙子用手風琴熱熱鬧鬧的伴奏著,唱那哀怨纏綿的「愛你入骨」,唱到動人處,還用那低八度的顫抖聲,如泣如訴,老船伕頻頻稱讚他們唱得好。

有條愛熱鬧的水蛇,附庸風雅似的爬上攝影記者坐的小船,詩人們卻說:「夜正美麗,蛇也是溫柔的。」果然,那條蛇很溫柔的鑽進船頭的木格中,靜靜蟄伏著,不過攝影記者可不敢再划小船了。

這真是個宜詩宜歌的夜晚,楊弦唱了,吳統雄唱了,琦君也不自覺的哼小調,最後,連當主人的聯副主編弦,也唱了拿手的河南小調。

夜真是深了,曲已終,而人猶捨不得散去。



【1980-06-17/聯合報/08版/聯合副刊】
【陳白】

評分: 0.00 (0 票) - 對這則新聞予以評分 -


其它文章
2008-03-31 00:00:00 - 沈光遠為友善的狗病倒
2008-03-31 00:00:00 - 什麼人聽什麼音樂?李明依市調 打破偏見
2008-03-31 00:00:00 - 林強向前行,啥米攏毋驚!
2008-03-31 00:00:00 - 假日公司將舉辦 鄉村民謠演唱會
2008-03-30 00:00:00 - 創作女歌手 也可以很溫柔
2008-03-30 00:00:00 - 無論成敗,徐瑋都「沒有關係」!
2008-03-30 00:00:00 - 你唱你的曲 我彈我的調
2008-03-29 00:00:00 - 中國作曲家的角色認同問題
2008-03-29 00:00:00 - 流行歌壇 搖滾起來
2008-03-29 00:00:00 - 李恕權-才華洋溢的音樂工作者

 
此篇文章為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
發表者 樹狀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