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ymsean.geo), 您好!

會員登出 會員中心

喜歡自然,更喜歡和大家分享自然,當然包含了組成影響自然的「人」了,因此也會談些人啊生的。.............有些圖片一時打不開的,請多按幾次重整。...................... (ps.你不用看相簿,因為所有的照片在文章裏都有)

關閉
休麼叫忍不住?昨回宜蘭,去羅東林場,看了水天一色,然後就忍不住的... 我要留言

團康─在民歌以前唱的歌

2009/01/22 05:16

 

團康─在民歌以前唱的歌

人的命運很奇妙,當你不想朝某個方向走的時候,冥冥之中命運之神卻仍然把你導向那去了。當年考上大學,從成功嶺下來後臨註冊前,去找一位姑姑時,剛好她婆家有位和我們同輩的是大四的學長,他講了些學校的事,除了在宿舍打麻將外(當年這可是會被記大過的 ),記得的就是說山社活動可以參加,但不必入社。這點我倒是記得很牢,因此當新生訓練時,我只參加了口琴社,對山社則是敬而遠之的。

開學後同宿舍裏的黃特別投緣,他有參加登山社。大一新鮮人嘛,晚上吃完飯也沒什麼事的(才剛大考完,怎可能翻書呢 ),就和他到山社裏去參加山歌教唱了。本來唱歌也就沒什麼事的,十一月初山社辦了個鼻頭角的活動[],同寢室另一位高雄來的賴皮說鼻頭角是北部很有名的風景區,值得一去,於是就以社友的名義跟著去了。山社在這點倒是非常的開放,你只比社員多繳個五元、十元的,就讓你跟了。可這一跟,就跟了四年,還變成主修登山系了呢。

[] 當年北部濱海公路還沒開通,要去鼻頭角得先搭宜蘭縣的普通車,晃個一個多小時的到貢寮站,再轉搭那偏遠地區的、破破的客運,擠上個百來個人的,一直擠到和美(現在的金沙灣),這才開始沿著海邊走。這一路要走上六個小時才會到水湳洞,搭上當時的水湳洞支線火車到瑞芳,再轉宜蘭縣火車回到台北。除了搭車時間漫長及轉來轉去外,就是一路都是一堆人,擠呀擠的。

鼻頭角之旅玩得很盡興,於是在活動結束之時,領隊來了個下週活動預告。大一新鮮人嘛,假日又沒啥搞頭,於是就又去了,然後就是一個接一個的小山爬著,人家作社服時也跟著作了件。學期末時看到大家都在報大山活動,於是也跟著報了能高越嶺活動,從此就被視為社員了。至於我到底有沒有交入社費?這可是宗懸而未決的公案,怎麼可以說呢。

寒假過後有一天,社長說有個團康訓練,問我要不要去?當時也沒想太多,反正橫豎也沒事,就說好啊。當時山社也常辦晚會什麼的活動,都是由學長們上台主持團康,當我們升上大二之後,就該是換我們上台了,所以山社每年都會有名額外派受訓。我當年也不知道該參加那一項的,反正社長說了就算了,於是就去劍潭青年活動中心參加為期三天的初級訓練。

到了之後才知道這項訓練還需要經過一連串的甄選淘汰,而且至少要刷掉一半以上。我是迷迷糊糊的過了第一關,五月時又參加了為期兩天的野外露營訓練,是在坪林附近的鶯子瀨,又很幸運的通過了。放暑假時又參加了第三階段的甄選,第一天到溪頭,第二天越過鳯凰山到信義,再到日月潭,第三天上霧社山莊,第四天晚上在台中火車站被放鴿子,自己去找旅館,還要完成一份台中火車站附近的旅館調查報告。那晚台中火車站附近的旅館被我們給吵翻了。然後就通過了,是為魯啦啦第八期。從此展開了我大學生涯裏很重要的經濟來源─寒暑假去帶救國團的活動,那車馬費大致已夠我去爬大山了。因此在大學四年的登山活動裏,很少向家裏再要錢,所以直到畢業後,爸媽根本就不知道我在爬山呢。

不管是山社活動,或是在救國團帶隊的過程中,都免不了要帶些團康活動的。除了帶些手腳的動作外,音響嘛當然是現教現用、請大家用嘴唱了,這也就是在校園民歌開始流行以前大家在傳唱的歌了。尤其是在救國團帶隊時,更是和外校交流的大好時光,難得見面嘛總要交流一下。那時管它是誰作的,只要好聽就行了,年輕人嘛,總有炫耀的心,於是大家總拚命的搜集了,這也促成了創作的濫觴。至於什麼李雙澤、楊弦啊金韻獎的,那都是後來的事了。所以這民歌啊,決不是單純的因為李雙澤、楊弦啊金韻獎之後才興起的,早在這之前,早有些人在嚐試著創作了(就像我的周興立學長 ),金韻獎則是企業大量介入鼓吹校園民歌的開始。

這首「偶然」是那幾年團康活動的必唱歌,後來好像銀霞也有翻唱過。這首應該是很多人共同的回憶吧。

「金盞菊」是民國 65年寒假由康輔開始流傳,康輔是救國團總團部裏張慶三老師所屬的派系,他們所帶的隊伍更多,我因不是那個系統的,就不太清楚他們活動的名稱了。「金盞菊」這首歌是比較抒情的,是營造氣氛時所唱的。大概歌詞比較多吧,七零年代後就沒聽過了。

當年在救國團寒暑假諸多活動裏,可是分成幾個派系的,不同派系出身的就不可能跨派系去帶活動。像我們魯啦啦是屬於青年服務社李正元大哥所帶的,他的勢力範圍包括霧社先鋒營、鳯凰山健行隊、澎湖訪問隊,還有最有名的要屬寒假才會舉辦的合歡山健行賞雪隊了。這幾個活動我都曾帶過,算是有得玩又有得賺的,尤其是合歡山的活動,每梯次才三天,我們只負責帶著隊伍走,到站後就交給駐站的人員,又因為是在雪地高山活動,車馬費又有加給,三天下來不輸其他五、六天的活動呢,而且一個寒假可帶個兩趟,那一年的爬山經費就有著落了。

青山,是指中橫上那個青山,救國團在那兒有座青山山莊,據說這條「青山情歌」就是從那流傳出來的,頗有山地歌的感覺,至於是否是那個部落的歌改編的,就不得而知了。自從九二一大地震、震得中橫柔腸寸斷之後,青山這地方好像就從人們的記憶裏淡去了。

當年大學生涯中必修的玩樂學分裏,夜遊是其一,這首「夜語」特別適合在暗夜漫步時哼唱。在團康活動中也是後段營造氣氛時常被選用的歌之一。

每次帶隊時,最後一天的前一晚,幾乎就是在這首「星夜別離」聲中來段感性的話語,然後就結束了。在魯啦啦第三階段受訓的霧社之夜,當時的李大哥就以「從小我就是個孤兒……」開始,一時之間我也被他的故事感動了。

後來開始參與帶活動之後,才發現這竟然是編出來的故事,而且當年在輔導員之間還有個極不正常的心態,就是非得把學員給搞哭才算成功。於是在我們的那個年代的輔導員中,有樣學樣的突然多出了許多的孤兒來了。

以輔導員的學歷來分,有大學的和專科 (主要是五專,當時也不過是高二,十六、七歲而已 ),大學生終是比較大,對這點非常的反感。兼以參與活動多了之後,曉得內幕更多,原來他們上頭之所以爭著團隊,主要還不是為利?場地是公家的,交通工具很多是軍方支援的,人力嘛就是我們這些大專學生了,給個領隊輔導員的頭銜,再給點車馬費的,其他就幾乎是淨賺了。所以在大三、大四後,我們這些大學生就先一個個的離開了。留下來的因為青年服務社除了寒暑假的活動外,平常也有包些旅遊活動的,有些常去服務社的、比較聽話的就有機會帶,畢業後自然是投入旅遊這行業,算是為旅遊業培訓了不少可用人才。這對當年全國只有一、兩個觀光系,還沒有什麼運動休閒系、餐旅科系的年代來說,是很重要的。

雖然後面說得這麼不堪,但我還是蠻感謝當年給我的培訓,以及有帶個百來人場面活動的機會。大場面見多了,出社會後自是不會懼怕上台了。

「我永遠祝福你」是每年山社送舊時,勾引畢業學姐們眼淚的最佳利器了,幾乎沒有失利的。那輪到我的時候,有沒有被勾引出來呢?我們不談了。

從第一句歌詞來看,這首「朋友!我懷念你」的來源似乎又是那個部落流傳改編的,同上一首一樣,也是賺人眼淚的歌。

團康歌裏有幾首屬比較俏皮活潑的,「小乖乖」就是這類,當唱到他就是我的小乖乖時,通常配合的動作就是邊摸著旁邊同學的頭邊唱著,於是呀你摸我、我摸你的,一場混戰於焉產生,大家的感情也在相互的乖來乖去之中又增加了。

學「碰著豬朝門」這首歌得有些語言天分的,國語、台語,外加日語的。配合最後一句的動作就是抬起腳來相互的踢屁屁了,此外也頗適合當作清晨的起床歌呢。

看過非洲的難民兒童嗎?對!這首「排骨隊」中歌詞所描述的就是這個樣子。這首歌應是四、五零年代的歌吧?那時的台灣還很貧窮,如果肚裏再有堆蛔蟲,那就是這光景的了。當我們傳唱時,已是六零年代,台灣的衞生條件已經大好,至少很少有被蛔蟲給長駐的人了。這首歌就成了陶侃人的黑色幽默了。

「小老鼠」這首歌的歌詞是什麼意思,我一直也沒弄懂,好像也沒人在意過。唱法則是一遍一遍不停的唱,但是是從非常慢的速度開始,每一次都加快一點速度,唱到後來得是憋著一口氣把它給唱完,當唱不下去時,大家也都因憋不住的倒成一片了。

學會「划木舟」這首歌,是在國中時期的童軍活動中,三部輪唱的模式也蠻好聽的。

「白鵝學唱歌」是從童軍還是學校音樂課本裏抄來的,已不可考了,算是當年帶團康活動的冷門歌之一。

大一大二時還常用到的團康歌,當時形象清新的大學生不會唱什麼情呀愛的,只會唱「I Love You」而已啦!

有些團康歌是源自於童軍歌,童軍歌是比救國團更早的團康歌,像這首「問候歌」及下一首「朋友們!向前進」就是。

「餘燼」是蠻適合在營火晚會最後哼唱的情調歌,是童軍活動中的名歌,我個人也很喜歡,可惜在個年代並沒多少機會傳唱。

「再試一下」,很好的勵志歌,是國小音樂課本裏抄錄來的。

「黑人舞曲」,團康及歌本裏的冷門歌,誰抄來的?不知!歌詞是什麼意思?也不知。

「鄉下老鼠」,也是國小音樂課本裏的。

很適合現在台灣社會傳唱的一首歌─「忘憂歌」,希望大家唱著唱著,把2008給唱得忘掉了,就從拿到消費券開始笑笑笑吧。

「開火車」,連幼稚園級的歌也出現了,可見我們採譜的範圍有多大啊。

當年好像有個以淨化社會為宗旨的公益社團,這首「人人至上」就是他們的主打歌,還上過電視呢。只是社會風氣有沒有變得好一些?那時是沒注意啦,不過經過前陣子的政壇亂象之後,社會還真需要有人再重拾這理想了。

「小路」,當年蠻喜歡唱的一首歌,尤其是背著重裝 (二、三十公斤重 )走在又臭又長的上坡路段時。是很喜歡歌詞裏那種淒美的思慕心情,但現實生活中好像一直也沒這種狀況呢。

「一條心」據說是異域中流傳的軍歌,講到異域,年輕一輩的大概沒什麼感覺吧?不過劉德華的電影裏倒有幾部是描述那兒的故事,到底演出了幾分?我沒資格評斷。


這一系列就在這首「懷念」中畫上句點了,是很懷念傳唱這些歌的單純歲月,現在呀想把當年老友給集起來,就是件蠻難的事。各奔東西是一回事,抽不抽出空來又是另一回事,好不容易捱到了空巢期的,轉眼有人開始帶起孫輩了。等到孫輩也不用我們帶時,腦海中早已記不住這些歌的歌詞了,這也是我把這些歌辛辛苦苦的秀出來的原意。不管你是不是我當年的同學、山友的,只要你還得這些歌的,下回聽到有人在哼唱之時,請大方的跟著和吧,至少這代表我們有著共同的回憶。

自從學會帶團康活動,並經常下場參與之後,後遺症就是當別人在帶時,總提不起勁來參與了,為什麼?主持人的用意是什麼、接下來要玩什麼,我們早就知道了,就像早已知道結局的電影,再怎麼看也沒啥意思了。

在七零年代後期,曾看過篇文章,是一個人陪著從東南亞來的華僑走過一群玩著團康活動的大學生,當時那華僑懷著不屑的口語說「怎麼還在玩這種幼稚的遊戲?」

六零年代我們玩的如火如荼的團康活動,在十幾年後卻被評成了「幼稚」。講起來也沒錯啦,人總是要成長的,如果每一個年代的人都玩著同樣的遊戲,那不就代表著停滯嗎?雖然在入社會之後也曾有機會帶點團康活動的,這些團康活動啊就像流行一樣,從團康到帶動唱,再到什麼的,我們早年所帶的活動早已被忘掉了,因此當我再把當年的老把戲(老狗嘛 )給抬出來時,一時之間也能應付一下呢。

上一篇 下一篇
回應(13)
小烏鴉陳宏銘2009/10/02 07:18 回應

您好:我是<被遺忘的時光>作者,也是<大海邊><俏姑娘><別了彩雲>原唱~校園民歌手小烏鴉陳宏銘,歡迎您來我的部落格逛逛http://littlecrow.pixnet.net/blog或(搜尋小烏鴉陳宏銘),裡面有我的創作故事,同時我的個人新專輯CD將於10月中旬正式發行,專輯的新歌會在我的部落格中發表哦,歡迎您來聽聽看囉!祝平安........^^ ................那些團康的歌,我大都會唱.因為我曾是童子軍,好懷念!!

藍色太陽2009/06/09 10:45 回應

學長:雖然我大一、大二是山社的會員,坦白招了,我只有參加過一次三天兩夜的初級響導訓練。

去了三天,下了三天的雨,參加完後收穫很多,也結交了好多朋友,營火晚也令人難忘。

但是從此畫下我登山的生涯。只因小姐忍受不了野外求生、在溯溪時還從大時頭上摔了下去鼻青臉腫,好苦ㄚ~

不過我卻還是喜歡往山社跑~

eric2009/06/09 13:11回覆

和山社結緣的方式有好多種,

一種是純經濟奉獻的,就是只交了社費後就忘了的。

一種是曇花一現的,

有像得了山癌的,不上山就渾身不對勁的,

當然也就有所謂都不上山的地勤人員了。

但不管如何,當你看到白髪蒼蒼和畢業時仍未出生的學弟妹們齊聚一堂時,

你就會慶幸當年曾參與過了。

好媽2009/03/18 10:45 回應

以前救國團辦的活動真的很不錯!是大專生的最愛...不知現在怎麼樣??

記得每次快到寒暑假我跟同學們就開始看活動表,晚報就沒得參加...

爬山也好健行也好都覺得很有趣,現在想想當時的活動都好健康喔!!

 

eric2009/03/19 10:17回覆

現在啊,活動多了,

有錢的海外遊學去了,

都市的繼續安親啊,

反而沒有當年各地交流的感覺了。

Sean TX2009/03/17 17:21 回應

eric 好,

我是統雄,是「偶然」的主要作者之一。

網友介紹我來此逛逛,也向你問好。

我是在1973-1977之間帶救國團,你呢?不知是否有過重疊?

偶然及相關的故事在:

http://tx.liberal.ntu.edu.tw/TxFB/Musical_Poetry/W我,被禁唱的民歌手.htm

http://tx.liberal.ntu.edu.tw/TxFB/Musical_Poetry/W我,被禁唱的民歌手-2.htm

可惜,當時並不是基於創作之心,所以在場的夥伴姓名,我已經不記得了。
eric2009/03/19 08:51回覆

不好意思,遲了兩天才回,

那晚看到這回應,心中真是興奮莫名,

可算是開部落格以來,最令我興奮的回應了。

乍看到統雄兩字時,心頭不由一跳,該不就是那位吧?

還果真是呢,我們的歌那專輯我當年也有買,

可惜大概被家裏人給清掉了,不然現在可值了。

媽媽的愛心和華靈廟我都記得,也還可哼上兩句呢。

我是1976~1979帶隊,所以你是前輩,

時間雖有重疊,但我是屬魯啦啦系統,營隊不一樣,

應該是沒機會碰過的。

會作這一系列,也是感念那個被壓抑的年代,

總想幫忙留點什麼的。

經濟上也沒能力重出版,好在還有部落格、還有數位相機,

再加點文字說明的,就是這一系列的由來了。

 

yvone5432009/02/28 04:02 回應

我指的是這些歌啦! 一首歌, 一部電影, 都是一個時代的代表. 如果沒經過的人, 自然不知道當時的體會囉

eric2009/03/04 23:30回覆

也不儘然啦!

有時或因別人喜歡而才注意到,

愛屋及烏的也會喜歡的啊。

moumou2009/02/03 14:31 回應

圍著營火大聲唱著朋友我懷念你

真是值得懷念的日子啊

yvone5432009/02/02 06:20 回應

就像早已知道結局的電影,再怎麼看也沒啥意思了。

要我說啊~ 沒有參與感或同理心, 到那兒永遠都無趣的啦

eric2009/02/11 12:42回覆

咦?543你的花樣年華作什麼去了,

怎沒有這段歲月呢?

是當乖乖的學生嗎?

話說回來,當年錯過的,

現在再重拾,也是不錯啦,

算是多了個和同輩聊天的話題吧。

青喬2009/01/24 23:05 回應

此則為私密回應

eric2009/02/11 12:35回覆

是蠻好聽、又有意涵的一首歌。

青喬2009/01/24 22:40 回應

此則為私密回應

eric2009/01/24 22:51回覆

這首歌我知道,

可我們的歌本沒有收錄,

或因新歌太多而被擠出去了。

我其他歌本裏有,你要譜嗎?

lynne2009/01/23 17:22 回應

嘿~~很多我都聽過唷!!

因為以前我表哥總是來我家彈著吉他哼哼唱唱的!!

常聽兄長哼哼唱唱~~也跟著記下來了!!

我永遠祝福你這首國中夏令營就聽過了~當然還包括偶然...問候歌等等~^^

eric大哥這幾篇很讚耶!!讓我想起好多已經遺忘已久的事!!

eric2009/01/23 23:07回覆

歌,是串起回憶的重要工具,

所以電影電視都要有首主題曲啊。

可這些你都是幾年級時聽的?

那應該都是六零年代的流行歌啊?

小心透露了年齡啊!

R22009/01/23 09:25 回應

敬告老愛社員

請至山社補足逾期社費連同利息

以免自誤

以上

eric2009/01/23 09:48回覆

一堆老人都追討了三十餘年了,

有人認為已成功追討了.....

有咱英明的的前總統為鑑,

你以為我會招了嗎?

 

Michelle2009/01/23 05:43 回應

哇~
你這裏面介紹的我只會,也只聽過兩首歌<偶然&小乖乖>....
那剩下距離我好遙遠哦~

eric2009/01/23 09:53回覆

你我的年歲相差大概在一、二十年以上吧?

連活動的團歌都不一樣了。

年輕的鄉親!

明峰2009/01/23 02:03 回應

耳熟能詳的歌曲, 勾起甜蜜而無盡的回憶。 時空輪替交錯,不能抹滅的是仍是感動

eric2009/01/23 09:51回覆

如果沒有回憶,

又沒有什麼不良啫好的,

老了要做什麼呢?

喜歡,就等著下集吧,

後續還有。

隱藏設定:
※ 提醒您:發表前請先登入,以免內容遺失。
引用(0)

更新日期

2010/06/19 05:09

我的訂閱

版權宣告&使用

    本部落格中所有照片及文章,均為版主自行創作。歡迎非商業用途的轉載連結或運用,只請您附加「作者:eric老外」及本部落格網址即可。如需用在公益性質的刊物,版主另有高解析度的版本。

文章分類

    生態環保:與生態環保有關。山野時光:戶外登山活動。 到處走走:屬城鎮旅遊,或著名觀光景點,含健走路線簡介。健走天涯:2005年環島千里健走專輯 會動的物:就是動物啦! 植植世界:當然是指植物啊!登山教室:和山野有關的常識。 Eric老外談攝影:以一個外行人來看攝影。 2007健走Calendar 和96 Calendar風情篇:年曆。

留言廣告原則

    基於免費和不擋人財路原則:我不排斥在留言置放廣告連結,但不要弄得太大。清清爽爽的三五行留言,加個超連結,有興趣的自己上門去看。不要把你家產品全列進來,影響大家流灠的心情。

eric老外

    曾有段廣告詞:三餐老是在外吃,所以叫老外。我的老外可不一樣,我是:老是外行當內行的。由於興趣廣泛,對一些事物都有涉獵。於是就成了:和外行人比,像個內行人般,和內行的一比,馬腳就露出來了。但又何妨呢?人生不就是如此呢,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
雅虎資訊 版權所有 © 2010 Yahoo! Taiwa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服務設有管理員」 服務條款 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