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刊〈臺大工訊〉

當高中畢業的時候,我們班上一共有十七個人考進台大,十六個在理工學院,剩下我一個在文學院。—因此,我的老朋友們,迄今大都留在自然科學研究的園地,尤以工學院為多。

那時們們班上有七、八個人,上課在一起,下課也分不開,蓋閒話,聊女生,也談談國家大事,打橋牌,打籃球。遇有星期假日,不是殺到東家猛吃一頓,就是衝去西家海克一番。

這一群人裡,綽號「黃賁」(這個字要唸做ㄅㄜ)的有兩條,其中之一在電機系,又名「胖子」。當時說他颳颱風時最管用,在家可以鎮門板,坐船可以充重錨。現在,他勒細了腰圍,戴上金邊眼鏡,好一付體面像,如果我是女生,一定搶先嫁他,蓋富安全感耳。

有一位與我有點特殊交情的也在電機,以我的眼光看他並不古板,卻偏偏贏了個「聖人」的名號。那時,我就喜歡胡思亂想,稱讚句好話是「關心社會」,批評句壞話是「不務正業」。他和我談得較多,有時也談及人生哲學的範疇。他有木訥(在大家彼此糗人的時候是,討論與辯論則否)但不失浪漫的情趣,有一回,暴風大雨,重慶南路旁一叢玫瑰花圃都凋零殆盡,我和他各持一把紅剪,略事修整,至於不堪摧折的,還攜回家供以清水,再遺下一首小詩,用緞帶繫在殘枝上,言明我們志在護花,而非竊取。那是十七歲才有的熱情吧!

奇怪的是,進大學以來我們很少再聚,放棄了彼此挖苦的時刻,更遺憾地喪失了彼此扶持,一同成長的機會。面臨畢業,我不免要打個招呼,道聲祝福!

踏入臺大校園之後,由於社團血綠的交流,使我又接近了新的一批工學院的朋友,譬如阿川和瑞星。

阿川和我,是「台青社」現存大學部中,最老朽的兩根骨頭。他是我所見過最殷實的社團幹部之一,打雜工有他,睡印刷廠有他,對社內後進諄諄教導有他,但對社外赫赫演說沒他。他走進台大出版社團界比我還早,卻一直淡泊地捐棄了許多「某某長」的頭銜。我常想,常出入社團的人,「混混」者被視為虛榮的一批,「串門子」的被認為輕浮的一批。但阿川,則能代表有所學習,又有所貢獻的一批。

瑞星和我的關係複雜,他的第一位異性知交,是我的乾妹。現在他所熱切呵護的女孩,又曾是我工作上最得力的助手。另一方面,他曾接掌我所創的「台大生活面面觀」專題,繼而挑下整個台青社的擔子。他長於數理分析,但擁有一腔遠超常人的浪漫的靈魂,從他熱烈而長的詩文、瘋狂的感情奉獻上都透露出來。在行為觀察上,他卻偏向嚴格批判。

還有一位女孩,當我大三返回書本期的時候,她正在寫論文。我們都是環境裡的少數,是具生命熱誠的凡人。我們學的雖南轅北轍,想的卻理同智合。大一後,我正從一次狂熱的戀愛中復甦,與她在一起,才開始建立一種對異性新的感覺。我們認為只有能力是生存的甲冑,只有觀念是主宰生活的鑰匙。以往,我的血液中或還有過多浪漫的血球,看見她如何強韌與努力,我才反省了學府脫離社會,自溺於追求虛幻的錯誤。

除了我熟知的、略識的,還有許多我曾聽過的、瞥過一眼的。奇怪,那群人都是台大課外生活中頂尖的人!

去年底我應召重返台青社,參與七十七期台青的工作。驚覺地發現,這兩年來,各學院的社團人口依然蓬勃,唯有工學院的比例顯著降低!

大體說來,經過了檢選以後的台大人,在「智慧」上都是優秀的,在目前升學環境下,尤以工學院為然。但所謂「功課又好、又會玩」只是讚賞高中生的標準,大學生,還需要一點「心智」的東西。

目前工學院的社團不景氣,是否因為有許多人,兼具極強的獨立人格,因此不需要群眾?

是否有人具極佳的外界襄助,一步已跳入工商圈內,不需要校內工作的磨鍊?

是否還有其他的問題?我常想:瞭解社會才能有立場,瞭解人才能感到溫暖,不知諸君以為然否?

問題的癥結又在那兒?是環境?制度?還是個別差異?

我不知道,只有等工學院自己回答。

很少人確切地察覺這個事實:就是文學院與工學院之間,僅有一條兩肩寬的小徑。是概念上的距離,把兩位近鄰拉得比事實遙遠了?兩院間的關係,除了屬於晚上的活動,在知識感情上的交流,似乎還不如微薄的靜電感應。

可是,每當我站在這兩棟,同時肩負有沉重歷史責任的建築之間時,我忍不住要招呼:「嗨!朋友!」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小說

上層主題
臺大校園濺血事件
聯考,與槍手們
二月殺手
閨怨
方莎媽媽
午夜遊戲
虎牢裏的繆思
寒夜歸人
春之悲歌
鐘下的幽靈
碑,碎在山之外

散文

上層主題
和聖:柳下惠_實乃執著之聖也!
柳下惠坐懷不亂:正派男士?性無能?偽君子?虛構道德寓言?
編織發財夢,花樣多著呢!
飄向灯火闌珊處
給個焚香的女孩

看山是山
箴言
餘之小傳
我想……我要去做
有一夜
青潭的故事
青潭的秘密
遺書
初戀的奠儀
醉客.行旅
拾影
建青極短篇

詩歌

上層主題
蔣公的手
說「變」-中央文學獎.得獎感言
水漂
為你點上第十九支蠟燭
男女老少都過年
錯誤
不眠夜
落簾歌
夢入湖海小人家
遙寄

戲劇

上層主題
戲劇與我
電視與我
廣播與我
大專聯演 1975
不用槍的戰爭
啊!戲劇
電視節目_綜合類作品
中華電視 作品
中國電視 作品
攝影設計
Nikon F3之迷戀!
Pentax K2 之信賴

文學批評

上層主題
寫作理論的比較分析:知識美學的比較分析法
寫作理論的應用-個案分析
楚辭九歌新詮
停車坐愛楓林晚 _坐愛用險字_統雄詩詞品析
楊喚導讀_大兵文學的代表者
從楊喚詩研究新詩自然韻
許地山導讀_臺灣文學始祖之一
郁達夫導讀_左翼?頹廢派?寫實主義作家?
王國維導讀_人間詞話 中西古典美學的代表境界論
流行歌曲導讀
遊園驚夢的聯想
從比較文學中 探尋生活真實面
陳器文談:詩經的憂患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