攬風故客

原刊〈臺大文訊〉

後記:攬風斗室與杜老師

 

高中時代賃居在萬華一條小巷的舊日本房舍,巷口正好對著季節風的入口,秋冬寒風吹得日式木拉窗刷刷作響,所以就取名「攬風斗室」。當時有一些文友會來點燭夜談,有一些情趣。搬走以後,一時懷念幼年的浪漫,所以一陣取筆名為攬風故客。

這篇原來是大學杜其容老師的課堂習作,繳交後承蒙她特別獎掖,才再投稿刊出。

杜老師以小學(音韻)聞名,但文史造詣均深厚,是啟發我多元學習的恩師。

如果說,渡輪一定要傾覆的話,為什麼,出事的又一定要是妳呢?

閃電、雷雨。

又是風雨的夜裡。

珊珊,我記得妳最愛微雨,最怕雷聲。但願妳是在天堂的門裡酣睡,而不是伏身在塋間飲泣。

若是往日可追,若非天人阻隔,珊珊,我會奔出去,把妳擁進懷裡,把妳的頭埋進我的衣襟,讓我的胸脯溫暖妳的臉龐!讓我吻乾妳的淚珠!讓我輕輕的告訴妳,黑雲濃翳的天穹裡有我,有我願作妳持戟的守護。珊珊,幽魂有知,歸向我吧!珊珊。……為何燭先擺曳,總作著否定的首勢,總告訴我:莫!莫!莫!…

我使勁地燭火吹熄了,黑暗流過來,把我的記憶回推溯到好遠、好遠……

還記得去秋,楓朵初紅,那西風新寒了小樓時候,我持案前小窗罅隙處,用張素箋黏了,還提了四句戲言,說是:

非我無事封小窗

畏是秋來風雨霜

為謝屋靈頻擊掌

閉卻明眸還書香

妳笑我:「還說要起於紅塵碧海,力挽頹波,呸!連個風兒雨兒的,都經不得。」珊珊,如今可知我敞開了窗戶?可知我張開了雙臂?可知我一遍又一遍的呼喚著妳的名字?只是,芳蹤沓然,唉!十分愁色七作雨,一爿相思半化塵。道聲又奈何?奈何?

我又將燭火點燃,窗內頓時染上了一層蠟黃。那年,這燭也是燃著的,不過,燭光卻是金色的,因為妳坐在燭下,妳的纖影,倚在熠熠的淡金裡。妳像聖女般的端莊、靜穆。兩手雅淑地放在併攏的膝上,足尖輕輕點著地,抓著一條赤地黑鑲的鏤絲絹兒。妳的裸臂和潔淨的白襯衣,放出大理石般柔和的光澤。還有妳那永不褪色的笑容,笑容,呃,珊珊的笑容,微翹的嘴梢,朦朧的眼波,一絲輕盈的譏誚。雨聲又劇,燭蕊更長,我出神在回憶中。

那時我在舊港,租賃一棟有著落地長窗的小屋,因取「蝸居陋巷明月倚清風,抱書千卷小琴伴西窗」之意,自封為攬風主人,而今人事幾經遷移,才發現自己只是個過客,從未作過一天主人。然而,當年不扛著聯考的擔子,也不受著人言物慾的支配,倒也過了一段舒服狂放的日子。

最愜意的是攬風夜話了,我倆且持半盞粗茗,權充三兩淡酒,大罵隨園的猖狂、低唱稼軒的散詞。真個是願與癡人數星斗,為君強留一袖秋了。

當時我們參加一個連繫社會與校際的文藝性社團,旁觀其中幾個召集人,竟為一些:主席委員名份、銷書價款,演成拍桌子打板凳。我們曾大為浩歎:青年如何竟遺忘了熱血?拋棄了骨氣?所爭的名不足壓眾,利未能盈千,何值得如此這般?而我於今看多了,感受到人遇不順,就易意志不堅,唐突了自己的貞潔也不再評譏、也看淡了功業。萬事人謀不臧,全因個「機緣」二字。有時也後悔學那初生蝸牛,太早把觸角伸向未知的世界,消磨了多少志氣!可是孤立而脆弱的殼中,是否又保得住長久的清白?不過無論如何從前把自己縮首於純潔地幻想的泥上,守望著永恆生命的時光,究竟是段可歎的記憶。

我們談得多,有時也醉在彼此心跳的弦律中,就好像我現在忘了窗外的雨打風飄一般。有一次我說:「綠是憂鬱的。」剎那,妳拋過來一個悸動的眼神,妳說:「是呵,我也這麼想。」是呵,生命本不是寄託在綠上,蒙著一層深深的綠嘛?生者斯來,逝者斯去,就像百木綠衣更迭無所珍惜。妳說:想黛玉說過,怕見那好花凋盡,不如乾脆無花好些。人生總背著太多太多的慾望債,償還不了它,又甩脫不了它,只好一咬牙,又作上包袱的奴隸。盡做些庸庸碌碌不能遂於心願的俗向事,怎麼也灑脫不起來。唉!聰明若妳,也不過一死了之,總脫不了是個犧牲者的口實。戀棧風塵如我,仍然落得個筆墨倥傯半書獃的下場。生機帶來的是競爭,這生命未免也錯得太離譜了!

但記否?每個我們曾在一起的每個快樂的日子?尤其那個雨霏霏的日子?上指南宮,拜訪專拆人間男女的呂老神仙。後來探望後山石徑,在座窯裡避雨,採得三兩張芋葉,充作團蒲,我看妳凍得發抖,忍不住自言自語:「若不是禮儀講究,我就把妳圈進懷裡。」妳笑著答道:「阮籍說:『禮,非為我而設者。』」及回到我的屋宇,滿身污泥,為怕妳回家難以交待,只好脫下匆匆洗了,妳著上我的襯衫、褲子,捲起袖子和褲腿,多麼嬌小!又為處理濕透的衣服,極智中,將水壺燒燙,權充熨斗,寸寸甜蜜栩栩如在昨日。

又一次偷訪私人花園,抱妳踰越柵欄時,掛破了裙子,剪剪裁裁倒也落得一條更時髦的「迷你」。然而,最難忘是最後一度的相聚!也是颳大風、落豪雨的日子,我們倆霸佔了完整的野柳;那天浪花在岩石上爆裂的聲音,至今仍在我耳中迴蕩。我們在燈塔下各秉一盞燭,以獵取象徵性的溫暖。海風吹熄了妳掌護的光芒,妳幽幽的說:「這是惡徵,摯火的人會先死的。」我只是微笑。傍晚,回台北的直達車中,妳仍要睡在我的肩頭,我絕沒想到,一句戲言,竟成讖語!!珊珊,喔,珊…

簷外狂風,又捲下一把青枝,生命真是忒沒保障了,妳去得也太快了,就像紅飆過地,教人連拾個春夢餘痕的機會都沒有。珊珊!珊珊,每憶及這段今事、往事,真不知該盡拋三丈淚,還是依妳一生灑脫,向妳慶幸才好。今夜風雨愁人,是我仍在此殘喘苟息!今夕,天人兩茫,憶的是妳!我難忘妳那眉宇、那長睫,還有那夜鶯啼谷的歌聲。當初論的是東坡「水是眼波橫,山是眉峰聚」,今宵我只能獨歎:「才送春歸去,又送卿歸去!」

風正濃、雨正興。珊珊!我突然明白了!含著笑,眼角免不了螢晶。說什麼成車成擔這許許多多瘋話,卻忘了天數人情總是一句:關山水澗情難守,風塵紅裡憶常空!妳如今對我可不是已了無牽絆了嘛?當年談人生四界:悟、癡、憂、閑,歸一句:把逆境作順境,毋過喜毋足憂,便是癡淚滿裳,倒頭來,空贏得傷心笑名。唉!唉!唉!唉!快回頭,錯已錯了,空已空了,說是風塵紅裡人,只由得人夢碎、行薄載,這癡兒總該戒了,這癡兒,也該戒了!

燭淚已乾,雨還在飄,雨還在飄……

飄向那燈火闌珊處。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小說

上層主題
夢者X.1_微小說 DreameR.X.1_ Micro Fiction
夢者X.2_微小說 DreameR.X.2_ Micro Fiction
夢者X.3_微小說 DreameR.X.3_ Micro Fiction
夢者X.4_微小說 DreameR.X.4_ Micro Fiction
夢者X.5_微小說 DreameR.X.5_ Micro Fiction
臺大校園濺血事件
聯考,與槍手們
二月殺手
閨怨
方莎媽媽
午夜遊戲
虎牢裏的繆思
寒夜歸人
春之悲歌
鐘下的幽靈
碑,碎在山之外

散文

上層主題
和聖:柳下惠_實乃執著之聖也!
柳下惠坐懷不亂:正派男士?性無能?偽君子?虛構道德寓言?
編織發財夢,花樣多著呢!
飄向灯火闌珊處
給個焚香的女孩

看山是山
箴言
餘之小傳
我想……我要去做
有一夜
青潭的故事
青潭的秘密
遺書
初戀的奠儀
醉客.行旅
拾影
建青極短篇

詩歌

上層主題
姓名嵌字聯‧創作論與遊戲作 Couplet Embedded Names
春慶‧橫批 Horizontal Wall Inscription for Spring Celebration
我的情人.我的妻 To Petra with Love
蔣公的手
說「變」-中央文學獎.得獎感言
水漂
為你點上第十九支蠟燭
男女老少都過年
錯誤
不眠夜
落簾歌
夢入湖海小人家
遙寄

戲劇

上層主題
戲劇與我
電視與我
廣播與我
大專聯演 1975
不用槍的戰爭
啊!戲劇
電視節目_綜合類作品
中華電視 作品
中國電視 作品
攝影設計
Nikon F3之迷戀!
Pentax K2 之信賴

文學批評

上層主題
寫作理論的比較分析:知識美學的比較分析法
寫作理論的應用-個案分析
楚辭九歌新詮
停車坐愛楓林晚 _坐愛用險字_統雄詩詞品析
李涉:一詩傳世/似詠綠林‧實哀亂世 A Poem for Robbers
楊喚導讀_大兵文學的代表者
從楊喚詩研究新詩自然韻
許地山導讀_臺灣文學始祖之一
郁達夫導讀_左翼?頹廢派?寫實主義作家?
王國維導讀_人間詞話 中西古典美學的代表境界論
流行歌曲導讀
遊園驚夢的聯想
從比較文學中 探尋生活真實面
陳器文談:詩經的憂患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