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一帆 原刊:〈建中青年〉1971-72

後記:16歲的無奈

 

這篇文章的背景是1970年的「保釣運動」,當時仍是威權時代,氛圍上不能反日,在校刊上不能寫出「保釣」兩個字,所以寫成這樣1篇影射的「似小說」。
這個過程也反映了當時「民族主義、熱血青年」、16歲的無奈。

不過,隨著對人性的更廣泛學習,我現在已認同民族主義的外環應有大同主義,更已無任何反日情緒。

我本來要接「建中青年」總編輯,也因為參加了「杜鵑花學運」,被教官拔掉了這項職務。

一九七一年的春天,在無奈聲中,我回到了青潭。那時世局不景氣的鬱雲,正籠罩著小小底福爾摩沙,悲觀和不平,緊緊地盤踞在每個人的心頭。課室裡浮現著一層低沉,且岌岌不穩的氣氛,嗡嗡談論著各國外交的短視,姑息主義的瀰漫,及無恥政客顢頇的種種。時或有激憤的吼聲亢起:「釣魚台是我們的,我們不能再忍耐了!」尾音如喪婦般的嘶啞、淒悵……。當一切暫歸平靜,大家又用著紅通通的眼睛,無言互望著,再挾著一道長長的嘆息,低下頭去。

我,呵!無用的我,只能又躲回青潭湖畔,灑下我不值錢的英雄淚。我竟枉為一名知識份子,適父母家國正為俎肉之際,我握不緊拳頭,施不出半分力,以揭示我一片赤誠孝心,我獨有靜靜地看著我的熱血,在血脈中賁張、奔流,再悄悄的看著它,一滴滴的冷卻。
是誰!這麼殘忍的阻止了我憤慨的澎湃?

我埋怨著天地,就像捉不到蝴蝶的孩子。良久,那潭水的純青熨貼,方才滲入了我的胸臆,馴服了我心湖掀起的波瀾。永不褪色的青潭,依然綠得嬌媚清新,劍草的長葉,悠悠搖曳於春風中。一尾扭著款款纖腰的金鯉,安嫻地滑過水面。寧靜吻著大地,和諧依偎在週遭。我分開了蔥翠的三葉草,側身在叢綠之間,肘枕著一方苔石,手托著腮。我想:

此間真是一個和祥的世界。我常在書本中尋求真理,渴望在別人的言語裡發掘真理。而真理卻在這裡,真理就是大自然,就是永恆。我們常說「生存是短暫的,死亡卻是永恆。」自然賜予大地以生命,生命的意義,不過在繼續此一生命的繁衍。一個生命本當接受大自然安排的一切,享受這山光水色、蟬鳴蛙噪,待他逝去之日,歸於大自然中,也是趨於永恆之時。偏偏有些人,卻妄想追求生存的永恆,真是愚不可及!

若是人類僅同沐浴在薰風中的葉鞘,徜徉在綠漪中的魚,只玩玩靈上的愛情遊戲,儘夠了!等而下之,貪求肉體上的歡愉,那也罷了。可惜所謂「人」,生來便攜著慾望,這慾望吞噬了他的靈睿,遮蔽了他的雙眼,只有野心驅策著他的肉體,進行各種不必要的競爭。
在感喟中,我拾起一枚小石,擲破了青潭的碧天。
慾望的目的,乃是使他的名,傳揚在世人的口中,萬物歸於他的名下,珍饈、華屋以善待他的五官,使男人蜷伏於他的腳前,女人倒入他的懷抱。(當然這絕無愛的成分)然而,此一心理便違悖了自然界的第一大戒律——人類生而平等,絕不可施以斲傷與奴役。凡人豈能爭奪自然的作品?更遑論相敵了。隕石固然灼亮一時,令人心悸,但終將消蝕在大氣之中;暴力雖可使自然行瞬間的逆理,可是凶悍的狼,真能長存於群羊之中嗎?當其憑藉的武器失效時,暴力也隨之幻滅,才會感到自然力的偉大,跌入無窮的空虛陷阱。

難道人真該忍受粉身碎骨的後果,去爭取一剎那的微明?
其實一個稍有頭腦,受個人主義薰陶的人士,便可大聲疾呼,駁斥著我:「人若像無花果的花瓣,默默的來到世間,又無影無蹤的去了,不留一絲芬芳,人生還有什麼價值,人應該為鬥爭而活,保持充沛的戰力,才是生存的目的!」但我會苦笑(絕不是揶揄),我毫無傳遞散漫的意思,我不正為憂心國是,才又來到青潭之濱嗎?可是我是為了交給我膚色的華夏,就像麥穗為了大我的生命而被埋葬。我為什麼要開放鮮豔的花朵,留下一線光輝呢?莫提地球只是宇宙中的塵埃,但談人不過是人海中的沙粒,這光輝又能多耀眼呢?犧牲別人,成就自己不是太殘酷了?
俯首像青潭,妳,解得了我心中的疑團,化得了我口中不明嗎?

一隻紡織娘躍入我的眼簾,他是一種僅吃露水,而在暗處奏出悅耳的樂章,供人們欣賞的小昆蟲。她用前足搔弄著觸鬚,恰似小精靈彈撥著七絃。她的後足和兩翅配合著優雅的姿勢,掠過空中,劃出一道美麗的弧,如同一拱青虹。我站起身來,拍拍衣上的泥沙,負著手,跟著她。我突然發現了一些事情:
不知不覺的人,吶喊著「我不要競爭」,然後消失在競爭的漩渦裡。更苦的,卻是有思想的人,天天在積極與消極的夾縫中抉擇不定,無所適從。朋友,你說,何處是歸程呢?

青潭的秘密

小飛蟲引我到了潭的後壁,知道「青潭的故事」的人,大概不會忘記那被荒草蔓籐掩蓋的甬道。我是個很念舊的人,忍不住又掀開了枝葉盤虯,蛛網交結似的門扇,我嗅得出草根的原始馥郁,倒沒有預料中的腐溼,迎面撲來一陣涼風,像撒旦呼出的寒氣,使我心頭一震。這是不可能的,我喃喃自語。緊握著袋中那文明世界的小產物!一盞袖珍手電筒。也許是心情殊異,我決心探訪此一早想深究的密穴。我跨開了大步,當然,我並未考慮到鬼魂狐怪的可能。

我踏在潮濕但並不黏鞋的紅土上,被吞噬在暗與靜的咽喉裡,手電筒在五尺外的前端,幻出一圈濛濛的光暈,活似浮在空中,對我招徠的幽靈,聽不見我的腳跟聲,也望不見超前的東西。良久,我便踽踽獨行著,曾以為我跌入了通往地心的幽徑,抑或墮入了時光的等時域中,幾次地籟的異動,令我驚顫地卻步,打算扭頭結束此無聊的舉動,但又幻想著身後有不可目睹的恐怖,於是就在好奇與倔強的煎熬下,繼續朝前走去。
大約一頓飯的時間吧,我踩上了堅硬的地面,仔細觀察下,天!竟是水門汀舖就的隧道。細沙不時從頂上的石板縫滲落,壁間滴淌著水珠,角隅間散發著腥膩,但並無久貯空氣的霉蒜味。這絕不是神仙洞府,倒可能是私人的來往暗巷,我自猜臆著。請原諒我,那時並未想到窺視他人的秘密,是一件可恥的事。我一直走道一處岔口,有路兩邊分去。

我頗躊躇了一會,最後決定「逢彎向右」,一貫走下去。我又繞了許多岔口,直到分辨不出東西南北,好像泥沼裡的螞蟻,四海中的孤舟。只有粗糙的牆,水滴成匯的沙溝,令人不能忍受的沉滯氣氛。我又進入了一條石板道,狹窄得令我必須倨僂著身子,四周已是鬆散的礫土壁,惟有朽木支持,陰冷透進我的毛孔,而手電的光度已逐漸趨於微弱。

「拍!」
一樣玩意迅速地掠過我的肩頭,似乎突發的旱雷,震撼了我。我連退四、五步,大氣不能出,冷汗從太陽穴邊直滾下來,大氣不能出。同時,遠處另一道黯淡的光線,射入了我的眼簾。
經過猶豫的片刻,雖然我確定了「意外」,不過是一隻尖嘴細眼的蝙蝠,我還是像嬰兒般,為了吃糖的誘惑,而考慮是否橫下心來服藥。終於,我又潛身向光源躡進。
一寸寸的前移,我認出了發光體!一盞萬年風燈,不遠的下方,匐匍著一堆物體,我只能說那是一群「形狀」黑白相摻,間有死灰和慘黃,它們一個相同點,便是同披著一襲迷離的外衣,配著昏濁的燈光,閃爍不定。我的手心開始沁出汗水,屏息逼視那些向我呼喚的幻影,一步一頓的靠上前去。當然我的注意力,絲毫未覺正緩緩鬆動的地板。

直到我腳下的青石,發出一聲沉重的呻吟,我方感到我已誤觸魔鬼的陷阱,塵土揚上我的胸際,重心猛墬、我撞上了一件硬物,眼前冒出一串金花,然後我便被吞噬於一片黑暗之中。
「隆隆」之聲過後,我耳目塞滿了沙土,奮舉著酸痛的手足,鑽出了土石。我失去了手電,栽倒在寂寂陌生的地獄,周圍是強韌的山壁,我有目不能視,叫喊無人聞,四肢不堪挖掘,我想,這是我可以開始哭泣的時候。我便這樣埋葬了自己。

淚水流下我的兩頰……
突然——
天幸之!我竟然又見到一線黃光,似乎已經失去的求生欲,又鼓舞著我向前爬去。

那是一段艱苦的旅程,之後,一個生硬、稜澀、緩慢的聲音,送入我的耳庭,我立刻停止了一切活動。「福仔!四分之一個世紀了,你還不放我出去嗎?」嗓子挾雜著令人心膽俱裂的寒氣,與下流的詈罵。
囂叫稍息,另一個聲音升起,腔調卻是異樣的淒愴、冷厲與不可捉摸的凝重。「血債,這是血債呀!你要天天數著衰老的毛髮去償還它。」

「二十五年來,我手腳已經麻痺了,兩眼也廢了,您放我出去吧!讓我撫摸一下自由的陽光……。」語氣急轉為深切的蒼涼與無限乞求。
「我們的皇軍老爺,當初你削掉我的膝頭,卸下我的雙肩,用烙鐵燒燙我的背腹和兩眼,你嘴角倒是飛揚著笑的哪!」後者仍是冷冷的。
這一廂開始鳴鳴的啜泣。

「嫐種,當初我可未曾落過一滴眼淚。你為什麼不自尋解脫,還要貪食苟生呢?莫非在眾人的眼光之外,你的武士道精神也隨之消失了嗎?哈哈哈!愈是高唱不怕死的狂徒,私地卻是最棧戀生命的蠕蟲……也許,有一天,用不著解釋,我便會袪除你的桎梏,像貓已完膩了老鼠,不過,我自忖沒有這麼偉大。生存,對你,終是絕望;對我,我雖已失去了妻女,期望已成死灰,卻能繼續欣賞你這戰犯的醜態,哈……哈……哈……。」

「……如我能脫去這鍊鐐……。」
聲音蒼涼,已趨於絕望。

「報應哪,報應!你們投降了,惟有你!還要屠殺我全村的性命,焚燒了一切屋宇,饜不足,還要轉來殺我,無怪墮入我的圈套……。」
我明白了,我踉蹌的向外逃去。
身後隆隆之聲復起,我忽忙回頭,只見隧道廊頂又逐漸崩陷,像自篩子漏出的水珠,砂石迸落,黑暗的魔手向我捕捉,我狂奔著,耳際卻飄起一生哀鳴,及瘖啞自得的宏笑。

青潭的秘密

最後,我重浴在春風之中,跪臥在青潭之尾,大口呼吸自由的空氣,抷起一捧清流,浸洗我的面頰,泥水灌注了我的全身,夜神的魔杖已指向大地,甘霖遍降,在月下舞蹈的小草,撩撥著我的肌膚,我栽在這一泓青漩裡。此間曾經擄掠,青色的漣漪中曾滌蕩著死亡,草木化為槁灰。然而,今日,自然的力量已使一切復歸恬怡,可是,
我恨,純潔的青潭,竟沾污過血腥。
我恨,我竟無意中發掘了青潭的秘密。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小說

上層主題
夢者X.1_微小說 DreameR.X.1_ Micro Fiction
夢者X.2_微小說 DreameR.X.2_ Micro Fiction
夢者X.3_微小說 DreameR.X.3_ Micro Fiction
夢者X.4_微小說 DreameR.X.4_ Micro Fiction
夢者X.5_微小說 DreameR.X.5_ Micro Fiction
臺大校園濺血事件
聯考,與槍手們
二月殺手
閨怨
方莎媽媽
午夜遊戲
虎牢裏的繆思
寒夜歸人
春之悲歌
鐘下的幽靈
碑,碎在山之外

散文

上層主題
和聖:柳下惠_實乃執著之聖也!
柳下惠坐懷不亂:正派男士?性無能?偽君子?虛構道德寓言?
編織發財夢,花樣多著呢!
飄向灯火闌珊處
給個焚香的女孩

看山是山
箴言
餘之小傳
我想……我要去做
有一夜
青潭的故事
青潭的秘密
遺書
初戀的奠儀
醉客.行旅
拾影
建青極短篇

詩歌

上層主題
姓名嵌字聯‧創作論與遊戲作 Couplet Embedded Names
春慶‧橫批 Horizontal Wall Inscription for Spring Celebration
我的情人.我的妻 To Petra with Love
蔣公的手
說「變」-中央文學獎.得獎感言
水漂
為你點上第十九支蠟燭
男女老少都過年
錯誤
不眠夜
落簾歌
夢入湖海小人家
遙寄

戲劇

上層主題
戲劇與我
電視與我
廣播與我
大專聯演 1975
不用槍的戰爭
啊!戲劇
電視節目_綜合類作品
中華電視 作品
中國電視 作品
攝影設計
Nikon F3之迷戀!
Pentax K2 之信賴

文學批評

上層主題
寫作理論的比較分析:知識美學的比較分析法
寫作理論的應用-個案分析
楚辭九歌新詮
停車坐愛楓林晚 _坐愛用險字_統雄詩詞品析
李涉:一詩傳世/似詠綠林‧實哀亂世 A Poem for Robbers
楊喚導讀_大兵文學的代表者
從楊喚詩研究新詩自然韻
許地山導讀_臺灣文學始祖之一
郁達夫導讀_左翼?頹廢派?寫實主義作家?
王國維導讀_人間詞話 中西古典美學的代表境界論
流行歌曲導讀
遊園驚夢的聯想
從比較文學中 探尋生活真實面
陳器文談:詩經的憂患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