瓊之野人 原刊:〈中山女青年〉

……如果說,色彩的絕滅宣判了死亡,
我們何不一談—
褪色的故事

在個夜的墓園裡,月的長髮披散在逢墳丘上,蒼白的地上,和我互握在 胸前的手指上。一份展著翼的靜穆,從一座墳廓外的廊柱間,飄蕩過來,懸 掛到禿盡的梧桐上。幾點綠焰,遍灑在西北東南,傳達著——群鬼們在夜中 濯足,無聲的呱噪。
我凝然站在荒草之中,注視著一塊斑駁的碑文,似尊老去的菩薩,哀訴祂往日的金身﹔都是些失去誘惑的殘蹟,都該湮沒了,遺忘了,這許多叢草、苔青、輪迴日月。

他來至我的背後,帶著貓在落葉上的足音。
「你渴望死?」冰涼的手搭在我的肩上。
「不!」我詫異地回望他的眼睛,一個驀然。
他的眼光被夜風攜至遙遠、遙遠,流落在星輝的歸宿。
「人們喜歡迷人的絢爛,因為大家都惑於濃厚的色彩。喜歡聽王子和公主的故事,把它藉來穿作幻想的衣裳,作編織綺麗的夢之枕頭。」

手自我肩上滑下,他的嘴裏像嚼著苦澀的橄欖。
「如果說,色彩的絕滅,宣判了死亡,」我向他愉快的喊。
「你何不告訴我一些褪色的故事?」

於是,我們靠上了一方豪華的墓碑,躲避殘忍的北風,這是個說故事的冬夜。一件夾克,罩住了四隻顫抖的膝蓋,以併攏的腿,依偎互相間的溫熱。

4個死亡的故事

在螻蟻咬囓我們之前,他說了如下的故事:
犯人的頭髮紊亂而長,緊握著粗短的雙手。
「我是個園丁。」他說,鼻息沉濁而濃重。
「也是個父親,請看我龜裂的指甲,是我為大地的幼子接生和撫育的痕跡。我作個好養父,趴在地上,背負著太多期望,作一隻拖著尾巴,子女溫馴的騾子,走向荒蕪未知的迢遙地。」
這一點,神父看出來了,從他乾裂的嘴唇上。

「有一種花,會隨著音樂的節拍舞蹈。我告訴別人,我會栽培出來。‧‧‧他們啐我,卻在這高唱赴太陽旅行的時代,不相信一朵附靈的花,只有物質的價值被背定。我在流淚。你不懂,牧師。」
隔著鐵絲網,神父望著他淡灰色的眼睛,時而析出一些仇恨的光亮,往往立即又被絕望的陰影所蒙翳。

「我懂,孩子。我是『神父』。」他把頭艱鉅的側過去,皺紋下跳動著極不情願的回憶,視覺的焦點,落在哀思之鄉,那裏陳列著他痛心的經歷。
「我曾經向人們講解,戴著光圈來到人間的聖嬰,結果他們只對聖母的感天而孕發生興趣。」

「我本來想自殺的。」犯人挪動坐姿,消滅他從心底泛上來的痛苦神色,他的右眉在強光下,不規則地躍動。
「他們說只有和母牛才會生出那種東西。這是侮辱。我只有放出鮮血,讓他們和人們眼後一般的冰冷,我才能從塗抹著歪曲色彩的樊籠中逃出。」
「可是那個陌生的孩子,予我以我輕茂的一撇。就如同激流的限防衝破了小洞,我像條被打擾的、憤怒的眼鏡蛇追上前去,把他倒提起來頭塞進淤泥的溝裏。他無望的扑打著,泥漿似沸騰般的起泡,迸射到我的嘴角,我舔它。

「看著他有趣的,衰頹的掙扎,我才體會到傷害與虐待所能獲得的快感人們經常盡全力毆打一個有發展的生命。」
「我有點後悔,更有點飄忽。」
「可是有人以成堆髑髏領取成堆的勳章。是嗎?牧師!」時鐘指晌午夜,將是臨刑的時刻了。
「野蠻的;報復主義的律法,孩子到底誰先殺了誰,在多舌者的辯論結束之前,是永無平判的。喔!孩子。我是『神父』。」
「那麼我還需要告解嗎?牧師?」
「如比我只能說,人只能忍受,忍受被傷害,是酷刑,也是人唯一的權力。」神父 站起來。來。

像蔓籐失去了樹幹,便失去了相較強硬的對象。犯人哭泣了,捧著臉。

「我一直想做自己供奉的圖騰,監督自己,卻忘了建造自己的神?。現在只有要求十字架遞給我,走向天國的鑰匙。」

此時,鐘敲十二響。
「這不是一個好故事。」我說。
「我不喜歡有人砍頭,這是逼死人。」

4個死亡的故事

「好,你且聽風穿過柏樹林的悉索。我們有另一個好故事,有個女郎…」
人們圍著出事的女郎,她的跑車從懸崖上衝下,扭碎成方糖似的破片。
她的衣衫碎裂,赤裸的肩和腿上,印著陽光褐色的唇,也散佈著薔薇花瓣似的傷痕。
她的睫毛長而柔,在大大的眼窩上,鏤下天真的陰影,緊抿的唇,呈著透明的堅決,有一絡長髮,橫過她成熟的胸,均勻的起伏,揭示著神祕與不可侵犯。使你想起,只有卡通才會出現的睡美人或白雪公主。
她遺落一方鏤空的黑紗,含蘊著水百合的幽香,原來以包紮她如波浪般起伏的頭髮。

有人用烈酒抹他的唇。
她甦醒過來,眸子裏射出三個夏天,光采令每個人都不敢迎視。
「請不要以同情的目光看著我。」她說,笑容在她臉上綻起一朵笑渦,捲進每個人。
「我並不怕死,我是個愛海的女孩,擁有過一束野性的浪花。它告訴我,嚐遍這世界每一份情趣的美,便不要怕死。」

我曾歸向田園,客串一個採擷四季豆的村姑;把肥胖綠色的豆筊,拋進背後長長的筐裏,蝶形花摩娑我的衣裙,把花粉揩在肘上。臉上包著毛巾,在漠漠的田裏,聞到一種只屬於稻麥泥土的芬芳。
我曾奔向牧場,在牧場的山坡雙手支著頸,風借來松香。看著老雲漸漸爬上山頭,於是雲和山漸漸融到一齊了,我也忘卻了呼吸,淡淡的靈脫出我的軀殼,惜悄騎上山羊的背。我永遠忘不了那牛羊頸下的銅玲細語。
我和朋友赴海灘作歌,在熱鬧的營火邊,合綴一首感情的詩,混著鹹鹹粗擴的海風。
我們攀上一棟古老的屋頂,嘲笑星星不如我們的身高。

在許多山林的旅途我枕過男孩子的臂彎;我們去山裏採青,水湄採藍,是攜手提著花籃的兄妹,我們間橫著把玉潔水清的寶刀。

我還曾經故意打破撒落地的窗,在憤怒的主人衝出來時,抱住他的脖子,補償一個意味深長的吻,然後把他拋棄在發楞的塵埃。

我是瘋狂的,我是浪漫的,我更是貞潔的。
相信我,諸位,我真的不怕死。
你們,那一位會替我唱一首輓歌呢?

這時,萬籟在地平線上沉默了,每個人的心跳,串結成一條難以解釋的纜繩。如是久,一粒苦鍊子落入泥土的聲音,驚醒了群眾中的一名少年,他上前扶起了姣好的倩女,他說:

「再睜開你逐漸迷糊的眼睛吧,看著遙遠山頭上的樹林,不是許多溫暖的手臂嗎?我們是從泥土裏培育出的肉體,現你回到塵土,就是還鄉了,與大地同享永恆了。你已經用眼、耳、口、鼻、手去觸摸過 的生命了,現在你卻要用有翼的靈去感受了,容我祝福你吧,大地童貞的母親,就要歡迎你走進他的懷抱了。

一聲野鴟的長啼,代替了我深深的歎息。
「這是個畸型的故事,送死的故事,請你再講一個罷!」我說。

「我累乏極了……」他說。
「請你!」
「好吧,我最後講一個喜悅而死的故事。」
「像詩一樣短,像詩一樣美。」

4個死亡的故事

他們只裹著一張氈子,在這種春寒料峭的天氣。
夜霧從葛籐的壁裏滲進來,濃濃的,濕濕的,寒寒的。
她的手指像一月裏的水蔥般冰涼,在他的肩上劃著。
他們想起朱買臣,想起牛衣對泣,想起那個在苦寒中掙扎、搏取富貴的故事。
然而他們卻從功利場中退下來,從被期許的、有希望的一群中逃出來。
來到這不為人知的山林,竹葉根與山茶枝編織成的篷下。懷著兩顆對「真生」與「新綠」喜悅的心。
只有小鳥啣來人間的麥子。
他們笑了。

她的笑,像冬日擦亮的火柴,在避風的角落,溫暖了他的心。
她便在情郎的臂膊裏悄然逝去了。
她勾著他脖子的手指逐漸鬆弛,指節裏捎著永不再褪色的輕紅。她仍是含著笑的。
他離開那散著芬芳的小居,跪到湖濱。
手浸在刺骨的寒漪裏,麻木他抽搐的肩頭。
一隻拖著長長腿底鷺鷥,低掠過湖的那邊。
霧攏過來了。
呀!他的眼裏,怕是茫茫模糊的吧!

「你說這是喜悅的死亡嗎?」我問。
「不知道。」
「你沒有任何評語嗎?」
「他們每個人都不值得寫祭文。」

「你再說個故事吧,我還沒聽夠。」
「不行,不見最後一隻孤寂的磷火眼睛,也彳亍的走向安息……我想睡極了。」
「別睡,再講一個就好了,最後一個。」
「不行,我的一隻腳已經踏入夢鄉了。」
「你要我求你嗎?」

4個死亡的故事

「算了,這是真正最後一個!
「我告訴你我一段八歲時戀情的往事……。」
「如何?」
「我們分享之間的所有:一個布娃娃、一把梳子、一個漏了氣的皮球、許多卌的童話書,還有,在眾人前我拉她的瓣子……。」
「後來呢?」
「後來我們長大了……。」
「後來呢?」
「後來我死了,」
「她也死了。」

我坐直了身子,端詳他,闔攏的眼角、假寐的鼻端、噴出清清的水霧,隻手環抱著不在乎。我大喊,
「難道一切的一切,都將以死亡作結束嗎?」
「別說這話。」他在夢裏囈語。
於是,沉默走過來包裹我們。

那夜,真好,群鬼只坐在十字架上,遠遠的看著我們。風很冷,由於可愛的床邊故事,我在夢裏抱到片溫馨。
還有,午夜有方碑塌了,
碑,碎在山之外。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小說

上層主題
夢者X.1_微小說 DreameR.X.1_ Micro Fiction
夢者X.2_微小說 DreameR.X.2_ Micro Fiction
夢者X.3_微小說 DreameR.X.3_ Micro Fiction
夢者X.4_微小說 DreameR.X.4_ Micro Fiction
夢者X.5_微小說 DreameR.X.5_ Micro Fiction
臺大校園濺血事件
聯考,與槍手們
二月殺手
閨怨
方莎媽媽
午夜遊戲
虎牢裏的繆思
寒夜歸人
春之悲歌
鐘下的幽靈
碑,碎在山之外

散文

上層主題
和聖:柳下惠_實乃執著之聖也!
柳下惠坐懷不亂:正派男士?性無能?偽君子?虛構道德寓言?
編織發財夢,花樣多著呢!
飄向灯火闌珊處
給個焚香的女孩

看山是山
箴言
餘之小傳
我想……我要去做
有一夜
青潭的故事
青潭的秘密
遺書
初戀的奠儀
醉客.行旅
拾影
建青極短篇

詩歌

上層主題
姓名嵌字聯‧創作論與遊戲作 Couplet Embedded Names
春慶‧橫批 Horizontal Wall Inscription for Spring Celebration
我的情人.我的妻 To Petra with Love
蔣公的手
說「變」-中央文學獎.得獎感言
水漂
為你點上第十九支蠟燭
男女老少都過年
錯誤
不眠夜
落簾歌
夢入湖海小人家
遙寄

戲劇

上層主題
戲劇與我
電視與我
廣播與我
大專聯演 1975
不用槍的戰爭
啊!戲劇
電視節目_綜合類作品
中華電視 作品
中國電視 作品
攝影設計
Nikon F3之迷戀!
Pentax K2 之信賴

文學批評

上層主題
寫作理論的比較分析:知識美學的比較分析法
寫作理論的應用-個案分析
楚辭九歌新詮
停車坐愛楓林晚 _坐愛用險字_統雄詩詞品析
李涉:一詩傳世/似詠綠林‧實哀亂世 A Poem for Robbers
楊喚導讀_大兵文學的代表者
從楊喚詩研究新詩自然韻
許地山導讀_臺灣文學始祖之一
郁達夫導讀_左翼?頹廢派?寫實主義作家?
王國維導讀_人間詞話 中西古典美學的代表境界論
流行歌曲導讀
遊園驚夢的聯想
從比較文學中 探尋生活真實面
陳器文談:詩經的憂患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