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關門我就『走』- 從財神爺破產說起

吳惑

(聯合月刊 No. 15:66-9, 1982

財神酒店最近突然發生糾紛,經營權「朝『劉』幕『莊』」,引起了社會視聽的震撼。

這個案子和今年初芝麻酒店的易主波折,有異曲同工之概。

「芝麻關門」和「財神破產」,不僅重演了當年眼看他起高樓,如今眼看他樓塌了的感概,也由然興起了人們的疑問:原來藏金竊璧的「阿里巴巴」,如何竟淪落成為了真正的「過路財神」?

建築業的「大亨」們何以致敗?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但是如果我們費力把房地產這一行的根刨深一點,把繁鬚錯節拉得開一點,我們還是可以發現建築業由盛而衰有以下幾個特質:

他們都不是孤立的案件,但也不完全雷同。

興衰與業者的「狗熊」性格關係很大,但是「時勢」的影響更為深遠。

他們的起伏是必然的,也將有偶然的後果。

以下本文將為您分析其中的糾葛與矛盾,不過在分析之先,讀者應先有兩點認識:

第一,建築業的聲譽如今跌到最低點,表面上看來,芝麻背後的張克東,財神背後的劉成懿,及他們相關的倒債背信事件,掀起了備受矚目的波瀾,實際上他們只是最受注目的,兩根腐敗了的雕樑而已,要追究危樓傾圮的責任,需把眼光放到每一根樑柱上。

第二,房地產是一個「利」字當頭的事業,更是一個「是非膨脹」的圈圈,批評者「惡意整形」,被批評者「刻意美容」的報導已經不少;而指鹿為馬、硬咬人一口的流言也不是沒有。與當事人一一接觸之後,竟發現有如蹈入化妝舞會,人獸難辨,因此,筆者在報導時不得不寧取保守,不願輕錄浮言。

鴻鵬遠去‧黃金蹺頭

不論是芝麻的華美公司破產,或是財神的眾利公司週轉不靈,或是其他房地產行號的倒閉關門,都有幾個相同的因素,這些因素又可粗分為「天時」和「人為」兩大類。

在「天時」方面,知名度高的建築商都是在近一年內垮台。先是去年年中「白宮建設」的何鴻鵬退票,接著八月「臺北房屋」葉條輝日倒兩千萬,九月「金記建設」黃京翹捲款逃亡,十月林建標解散「萬家興」;今年「聯陽」改組,「亞信」套牢,以迄「華美」、「眾利」事件,可說是一連串的骨牌倒下,彼此互有干係。

造成這種情形,是「真假不景氣」與政府政策「治療胃弱、偏下瀉劑」的結果。「真不景氣」是指全球經濟陷入低潮,我國出口成長銳減、銀根縮緊,有些「架子大、底子薄」的建設公司就抵擋不住而一蹶不振。

「假不景氣」是有些公司雖身受跌倒損傷,但明明還不致於瞑目嚥氣,卻玩起「假破產、真脫產」的把戲,把負債而來的資金暗渡陳倉轉入親友名下,然後宣佈破產,把責任往「不景氣」身上一推,只肯攤還部分債務,存心詐欺了。

再就是政府從去年前一口氣大幅調高房地產稅率,又宣佈空地限建政策,使得買方卻步,一下打斷了房地的後市,房地行情只有往谷底直線墜落了。

在人為的營運因素方面,建築大亨們大致彈的都是「投機三部曲」:

銷-預售、吹牛、炒!

管-持分、租回、債!

垮-退票、脫產、逃!

建築商們蓋好大樓之後,大凡先求銷售,如果賣不出去,就自己開業經營,如果管理不善,則只有垮台一途。

在銷售方面,純靠預售制度,以客戶的訂金蓋房子,完全是買空賣空;而在銷售技術方面,全面搞噱頭、吹破牛皮不犯法,譬如宣傳「最方便」是指緊貼市場,「最安靜」是指緊靠著公墓墓園等等;而在價格方面,則是旱地拔蔥、乾炒油爆,無所不用,舉例來說,現在國泰賣房子,一坪才四萬多,還有合理利潤,回想同樣地段在三年前被哄抬到九萬、十萬、甚至十一萬,就可以知道「炒之為烈」了!

在經營方面,華美首創「持分」制度,將房地總面積割為若干個單位,分別出售,再由公司向持分人回租,統一經營,如果經營短期內不能有盈餘,便向持分人舉債,付以三分上下的厚利,先挖東牆補西牆,那管它明天會塌?

這兩部曲,筆者在聯合月刊第三期「透視暴起暴落的建築業」一文中說得很明白,此處便不贅述了。

以上的管銷方式,可以說是「小孩玩大車」,擔的風險太大,景氣好時尚可以死拖活拉地過日子,一旦風吹草動就禁不住打擊了。房地商們手上大致都缺現金,償付給債權人的多半是「信用」-也就是支票,因此垮台的第一步就是退票。

會不會退票?開票的「大亨」們其實心裡早就有數了,一旦面臨資本不足償付債務的時候,就興起犯罪的邪念,一方面儘速脫產,譬如何鴻鵬把錢套往南美,黃京翹挾巨款赴美,張克東甚至用司機的名義在銀行存了五百萬元;另一方面,他們又把開票期訂到同一天左右,「大限」日一到,債權人蜂擁而來追債時,債務人卻已經脫得「光溜溜了」。因此,這次劉成懿揮淚捨「財神」的案子,有人不但不同情他,反而懷疑他和來接手的「金洋銀行」是串通好了的,打打鬧鬧只是做一場「秀」而已,目的也是脫產。這個說法是否屬實?是不是一種新的犯罪伎倆?劉成懿本人堅不承認,也只有等待政府有力單位去查證。但這個說法之所以興起,也是因為大家對這方面印象實在太壞了的緣故。

「脫產」固然毒辣,但氣急敗壞的債權人糾纏起來也不好惹,因此張克東曾有兩次被歐,以致血灑債權協調會的紀錄。居心更惡的「大亨」就乾脆耍起拖刀計,往國外溜之乎也,作起寓公來了。圈內人常說「『鴻鵬』遠去,『黃金』翹頭」講的就是黃京翹在事發之前就開溜,而何鴻鵬等著風聲稍微鬆了一點,就拎著外國護照逃跑了。這兩個惡例,暴露了政府防制犯罪的漏洞,也立下了壞榜樣。

南拳北腿‧百技雜陳

在諸多垮台的建築商之中,也有很多的不同。大致可以分為:在「上山求道」前,身家不同;「拜師學藝」時,師承招式不同;以及「行走江湖」後,恩怨不同。

在身家背景方面,張克東是從軍中非光榮性的退伍,一身草莽氣,但也頗可稱為大開大合,有奸雄祖師之氣;劉成懿是知識份子出身,始終想建立溫文敦厚的形象,一度還想從政,這個情結也促使他始終徘徊在得意與不得意之間;黃京翹則是「官而優則商」的代表,原來是臺北市建築管理處的科長,全憑「老關係」做「大生意」,在講究「人情」的中國社會似乎特別吃得開,他的很多徒弟甚至「官而優則商,商而優又官」,目前依然「生意興榮」;葉條輝是「徒弟出師」,由華美自立門戶的濫觴,也是鄉下青年進城,白手起家全憑一張嘴的倡導者;林建標則以「花花公子」姿態出現,是以「青年才俊」兼飾「空心大佬」的好例子。除了這些有代表性的人物之外,其他品類複雜,不再贅述,他們的身家固然各異,倒是「上山求『道』」目的則一。

有人曾傳說:張克東、劉成懿和黃京翹是「鐵三角」,其實並無憑據。黃和張、劉兩人,只有交往,並無淵源,張、劉兩人則忽為師徒、忽為夥伴、忽為良友、忽為仇敵,關係不定,「鐵三角」只是好事之說罷了。

這批人打算怎麼闖他們的天下呢?各人的招式又有所不同。大致可以分為四個流派:挑戰派、揀硬派、國際派和走資派。

挑戰派,挑選的對象是中階層的軍公教、小商人為主,看準他們的退休金、養老金和小額儲蓄,或是引發他們保值的動機,勸服他們購屋;或是誘之以豐厚的利息,吸引他們的游資。

揀硬派,則專對有錢人下手,推出的案子多半是旅遊、休閒性質的別墅,也就是六十五年以後吹起的「下鄉熟」。規劃這種案子的優點是:縮小打擊面、取得土地易、投資數額小、利潤回收快,缺點是廣告效果的比率減低。

國際派,則是把台灣房地產投入國際市場,尤其是到東南亞華僑聚集區尋找客戶,進行這種活動其實蓋有年矣,但最近在香港的一次拍賣會,適逢某些政治性因素,促使報章大篇幅報導,才引起的大眾的注意。而在暗中,交易更為頻繁,譬如前年桃園地區有一處新社區,早已交割成實質的「新加坡城」,但主事者不願引起懷疑,竭力不透露消息;去年一個加拿大財團,已正式接下臺北近郊一宗大案子;而最近的「金洋銀行」更堂而皇之的接下了財神(實質上,相當於劉成懿把房地產權售予了「金洋」)。「國際派」可說是將來最有發展性的一種流派,但也很可能變成「南拳北腿、百技雜陳」,很難管理的一派。

國際派還有一個詮釋,就是到國外投資房地產。明著進行的,有華美對中東進行的試探;暗著進行的,則多半有脫產、套匯,或者犯罪的性質。目前往國外投資房地產有四大目的地:美國加州、德州、南美和澳洲,不過後兩者土地太大了,臺灣去的「炒手」仍有點力不從心之感。前兩地的活動則非常熟絡,筆者曾數度坐在臺北市某大觀光飯店內,親自旁觀這類交易的進行,其中包括一棟兩千坪、四層樓的購物中心,被此間一位豪客在數分鐘買下,在交易過程中,筆者翻閱各項條文,目睹各種程序,深感政府對外匯的管制實在縝密、緊約幾至繁瑣苛刻,但是要「辦事」的人,還是有「本事」化解,真奇怪!

最後一種「走資派」,則是開頭就沒安好心,根本不打算蓋房子,既騙地主、又騙客戶,拿到了現金就走,這種人最為可惡。

當然,建築商有的玩的是「雜耍」,硬軟兼吃,有機會也客串「國際派」,一看大難當頭,大勢不妙,翻臉就變成「走資派」,不一而定。

好漢做事‧好漢不當

建築商走江湖的下場也頗不同,有人被仇家追打,再繫囹圄;有人雖然讎散天下,卻又能廣結「善緣」,居然逍遙法外。

根據票據法規定,一般人退票,至少要罰百分之十三到三十的罰金,而且有牢獄之災。但是以張克東為例,退票何止千萬,卻偏偏不用坐牢,十分啟人疑竇。

北屋租賃公司的總經理王應傑則點破了其中「玄機」,原來是「玩法得法」。王應傑說,張克東有一位「高明」的法律顧問,已經玩「票據法」玩成精了,再兼有「人情通達」,張克東乃能倖免。

他說,違反票據法有兩種罰則,一是罰金,二是徒刑。罰金部分最高可以罰三成,所以張克東和持票的債權人和解時也以償還三成為標準,持票人如果接受,票據返回,張克東就不必被罰;持票人如果不接受,張克東只向法庭繳罰款,持票人固然可以再向張克東追討,但張克東代表的華美公司已經脫得光溜溜的,持票人什麼也拿不到,多半只好忍氣吞聲接受了。而張克東不管債權人怎麼抉擇,反正他只出三成的錢。

在徒刑方面,票據交換所是每月把退票移送法院一次,如果移送的數額加起來所需要科罰的徒刑不滿半年,就可以改納數額很低的罰金,不需要坐牢。

由於張克東律師的「關係好」,票據交換所移送張克東的票子,每月「很湊巧」都差一點點不滿強迫坐牢的數字,因此,不肯和解的持票人,他們的票子就這樣「分解」掉了。

如今,劉成懿卻被判了六個月徒刑,他是不是果然會和張克東不同,「進去坐一坐」呢?我們且等著看時間的發展吧!

另外,建築大亨們倒了以後,擺的姿態又各有不同。

有的擺低姿態,博取同情。譬如何鴻鵬倒了以後,有一次筆者與相關人士聚餐,何太太也在座,訴說為了頂起債務,由大廈搬到親戚的一間陳舊公寓,汽車也賣了,改騎機車,幾乎泫然欲泣;另一方面,何鴻鵬卻流著眼淚表示:好漢做事好漢當,降低生活水準不足為外人道。這種情況,不禁令人為這位青年「企業家」惋惜,也期許他能東山再起。但結果卻是一場戲,何的女朋友早已攜款到國外接應,何不久前就撇下髮妻走掉了。

至於張克東,則仍然大擺高姿態,並不情願多收斂。他依舊出入豪華消費場所,還是觀光理髮廳「馬殺雞」的常客,三、兩個美艷小姐周圍侍候著,搥背、捏腳、修指甲,不亦樂乎。

狗熊性格‧外強中乾

建築業到今天這個地步,「『狗熊』與時勢」的關係,不可謂不大。

許多建築大亨,都有「狗熊性格」,張牙舞爪,好大個塊頭,但是內心寂寞恐懼,一有飛沙走石,就容易膽顫心驚,嘴上總是說得很滿,心裡卻往往很虛。這種性格,尤其表現在以下幾方面:

第一個是生活奢靡、愛誇口:拿高薪、分巨額紅利,更能玩女人,尤其是有名的女人。因此,許多模特兒、女明星都和他們的名字掛上了邊。

其次是虛偽,他們的演技之佳,可以直攻奧斯卡。記得華美千萬支票大退票前一週,筆者觀察到了蛛絲馬跡,親自找到了張克東查證,張顯得驚愕異常,連連搖頭苦笑,立刻拉著筆者到各個辦公室參觀,指著正在辦公的員工說,「你看他們的工作情緒多麼旺盛!今天早上我們還有一場團隊座談,這樣的公司像是快要倒了嗎?」他又叫秘書捧出幾大冊文件,說明這些都是即將開發的案子,又說:「週轉不靈的公司,還會有投資計畫嗎?」他的坦率,不由得不令人將信將疑。結果,不到七天,他就宣佈倒閉了。如果他遇到一位充滿熱情,或是不夠謹慎的記者,立刻替他發稿「闢謠」,豈不被利用、上大當了嗎?

又如黃京翹赴美後,利用一個新聞界的關係,在報上表示他到美國是「追債」,不是「逃債」,並且即將回來承擔一切,言詞懇切處,不由人不為之心動。結果只是為債權人打短暫鎮定劑,戲弄人的情緒而已。

再則是沒有責任感。去年,葉條輝債務累積盈億的晚上,筆者和他見面,打算瞭解他的對策。過了一會兒,他到後面接一個電話,我則去洗手間,不意聽到他原來在約會共渡良宵的女朋友,彼此還在嘻嘻哈哈調情。在這個刀口上,還不面對事實,很難解釋這種行為只是「放得開」而已。

這些建築商們生活在退票的恐懼中,心靈無所寄託,又不願被視為完全的奸商俗賈,因此幾乎個個愛附庸風雅,有一陣爭相選購藝術品,成為各種畫廊最愛巴結的大爺,但他們倒了以後,卻收不到畫款,有一家畫廊突然辦起「藝品拍賣」,賣的就是這些收不到款的「呆畫」。另外一個有實力的建築商竟然玩起交響樂團來了,可惜他的目的不是「藝術」而是「炫耀」,吹鑼打鼓,獲得掌聲,知名度增加兩成以後,就拉幕下台,回收已經捐出去的「基金」,真是匪夷所思了。

他們又往往缺少朋友,除了與自己賺錢有關的事情外,不太關心時事環境。有位大亨,在一個公開的場合,居然問道:美麗島事件是什麼?

最重要的是,許多建築商缺乏歷史感與旺盛的進取心。他們不努力挽留人才,不企圖創造千秋大業,不肯節流以密集資金,只貪圖一時光彩。沒人、沒錢、沒目標,怎麼能夠有美麗的遠景呢?

非戰之罪?天亡我也!

面對一個暴起暴落的事業,旁觀者容易先把目光投注在有關的人物上,但真正操縱興衰的是「時勢」而不是「個人」。房地產這一行的「勢」,支流非常的紛雜,與以下幾方面:社會心理、國民金融、經濟政策、貨幣膨脹、消費習慣……都有關係,不是單一個原因所能解釋的。我們且嘗試在深奧的學理中,爬梳出一個脈絡來:

第一個因素是「經濟成長」,國家經濟成長後,反映到國民身上的就是除了生活所需外,能夠保有餘錢。

第二個因素是「物價膨脹」,國家國際收支一旦出超,隨之而來的經濟現象就是國內物價膨脹,人民的錢如果不做適當的處理就會自然貶值。

接著是「消費或儲蓄」的抉擇。錢財的處理或為消費,或為儲蓄。但以我國國情而論,由於自古以來怕窮了,習慣上很不贊同消費;而且現階段也缺乏廣泛的社會福利措施,大家也都認為儲蓄防患的必要。因此,民間主張消費的風氣少,多半追求儲蓄保值。

用什麼保值呢?最簡單方面的方法,就是在銀行存款。但我國銀行一概公營,存款利率缺乏彈性,而且有偏低的傾向,月利只有六厘多,在這幾年遠低於物價膨脹率,可說錢愈存愈不值錢,不禁予人「划不來」之感。

其他的保值法包括:買賣外匯、黃金、期貨、股票、貨幣,以及參加標會、投資房地產等。前面三種,政府限制人民自由參與。進入股票或貨幣市場,又需要專門知識,不是一般人輕易可以摸清門路的。參加標會的人固然很多,但是風險也大。於是投資房地產,成為中產階級保值的最佳途徑,而且投資後,至少有一間「看得見」的房子。

還有一些別的因素,譬如資金向房地產彙集,更助長了這一行的氣勢;人民生活品質提高,對房屋的需求本身也提高;政府又制訂美化市容的政策,鼓勵建商盡量蓋高樓。在這種種因素的激發下,房地產從五十年代中期以後突然崛起,大放異彩,也使投資者在十年內不止於「翻兩番」。

但當影響房地產上升的第一個因素「經濟成長」頓挫後,整個的「勢」又順著同一路途往下滑落了,人民既無餘錢,便不再有保值的慾望,資金大批撤走,政策不再支持,房地產也不能不跌一番吧!

因此,嚴格來說,並沒有那一個房地產大亨曾經控制過市場、曾經創造過局勢、曾經擁有呼風喚雨的本領,他們只是鼻子靈敏一點,運氣好一點,比別人早一步搶先坐到轎子裡,被群眾抬到了山巔上去。

可是,一旦「勢」走低潮了,群眾慌亂了,他們之中的許多人並沒有道德勇氣,下來扶住轎子,反而任房地產的聲譽跌落深谷,粉身碎骨。

許多房地商們垮了、敗了,經濟不景氣、政策不配合,是強烈的因素;投機性濃厚的走勢,與主事者個性的缺陷,卻是他們致敗的必然結果。

甚至我們可以說,以上我們談到的種種,並不是他們「致敗」的原因,而是他們一開始便在「待敗」,遇到窘態時更在「求敗」的現象。

撫今追昔,房地產業的這一段興衰,希望能給政府、企業界、游資大眾一點教訓、一點啟示,一點重新起步的心理準備。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相關主題 Go to related pages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