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故事、不同媒體的挑戰

〈聯合月刊〉(1982) No.14

(原題:遊園驚夢的聯想)

「遊園驚夢」,是一篇好小說;把它搬上舞臺的人們,是一群好結合;從策畫、排練到推廣,是製作舞臺劇的絕好典範。不過,關心「遊園驚夢」、喜歡劇坊的人們,也許會感覺:「遊園驚夢」並不是一齣頂好的戲。

五官表情或肢體語言‧媒體不同

「遊園驚夢」在演出形式上,很強調五官表情,可惜除了少數演員外,都忽略了舞臺上最需要的肢體語言。筆者帶了高倍率的望遠鏡欣賞,發現每位演員眉目間都很擅於演內心戲,可惜,坐在第一排以後的觀眾,恐怕都不能分享到他們的努力。

舞臺劇與電影、電視上基本的一個不同,就是不能靠著攝影師的協助來特寫演員的神情。舞臺本身就像一幅永遠無法剪裁的大照片,演員想要在紛雜的背景中突出形象,唯有靠著動態的軀體來抗衡靜態的佈景;因此,舞臺劇是一個比其他任何劇種更需要強調動作的藝術,平凡的踱臺步、走地位,很難吸引觀眾的注意力。也許,「遊園驚夢」便是在不必收斂時過於含蓄,帶給了人們沉悶的錯覺,而又在應該誇張時怯於發揮,以致減輕了觀眾需要的臨場壓力。

「遊園驚夢」原來是一篇好文章,寫文章的人心中都有一個信條,就是「辣手著文章」,凡是可能傷害文氣節奏的文字,不論詞彙再優美、意境再豐富,也該一概割愛。對戲劇而言,情況也相同,原著中必要的部分,也許是改成劇本後的「不必要」。「遊園驚夢」一亮場,便要演員陶述擦了半個小時酒壺,製造觀眾引頸以待的拉力固然無可厚非,但是拖得太長引起了疲倦,劇場的向心力就渙散了。

實驗要分寸‧角色要主從

「遊園驚夢」最大的實驗之一,就是不斷扭轉舞臺上的時空,表現插敘的手法。在營造「融入融出」的技巧上,我們可以看出是費了不少的心力,也的確在往「不落痕跡」的目標上努力著。可是,舞臺上的時空受到固定背景的限制,在觀眾的心目中,不容易隨著演出者的期望而快速轉變。因此,某一個精采的片段剛剛塑造起來,又被另一個片段打斷了。「遊園驚夢」的氣勢總有種不連貫感,也許就是這種生澀的實驗用得太多的緣故。

最後,在角色的方面,似乎對飾演錢夫人的盧燕不太公平,因為她幾乎很難表現她的特長。她的音色,好像始終和其他的演員不太融洽;在全劇中除了要她唸口白之外,很少給她「表演」的機會,唯一讓她表現唱工的一段,卻因為她對崑曲的不太熟悉,使觀眾對這位在劇中苦心塑造出來的「名角」,不禁因為期待過高而有點淡淡的驚訝。

另外,有人說,如果沒有胡錦來扮十三天辣椒,「遊園驚夢」中將沒有一點可觀之處;但是,話又說回來,以戲論戲,由一個配角搶盡了劇中的鋒頭,似乎有顛倒輕重的毛病吧?不知道當初為什麼沒有考慮到,以真正具有戲劇底子的演員來扮演梨園名角,而稍稍壓抑配角的鏡頭,請甘草人物甘心只屈於小草呢?

「遊園驚夢」的構想是傑出的,臺前臺後人員的敬業精神是令人欽佩的,它無疑是一項極為成功的實驗,它的成就處,已為社會大眾所肯定,它所能提供我們進一步深思的地方,我們也不吝於在此獻曝,提供關心劇藝者參考。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