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月刊〉第59期  75年6月

兩名劫鈔襲警的嫌犯當街搶奪皮包,賴順昌先生緊追不捨,在搶匪亮槍向他射擊的危險情境中,奮不顧身猛撞歹徒,並把一名軋斃。輿論對賴先生的行為反應熱烈,認為他英勇可嘉,讚揚他立下了一件大功。

一年多以前,美國一位紐約市民在地下鐵道月台候車時,遇到幾個圍攏上來勒索的小流氓,他立即掏出手槍擊殺他們。事後,美國廣大的民眾,從各地寫信支持他,認為他作了正確的處置。

這兩個事件案情相異、地分中外,但是大眾呼應的情緒則一,這種情緒無以名之,或許可以稱為『公民防衛』意識的興起。

『公民防衛』的具體意義,應是認定公民具有維護正義的天賦公權,主張在超乎形式程序的約束下,公民能主動站出來壓制不法。

但是,如果從歷史發展和全盤社會的大架構來看,『公民防衛』意識的滋生,似乎是人類在思考如何追求平安保障的過程中,一種矛盾的情節。

當代社會思潮的源起,是觀察省悟到:各種人間不平、民生問題,不能視為個人的問題,而係群體社會的問題;各種問題應由社會的力量來解決,而且,個人的能力也不足以解決。因此,當代社會制度多主張以『專業組織』,譬如警察體系、司法體系或是其他相關機構來主持公道、保障個人的福祉。

然而,專業組織為了要處理萬機,體制便相對滋長龐大,逐漸形成官僚體系,組織關節不得不肥大,效率因而可能減低。專業組織本身的生存、運作、管理成為新的問題,許多資源改變成解決自我的負擔,亦削弱了解決外在問題能力。

同時,既然是組織性的運作,就不能不尊重處理問題的程序,遵從許多形式的約束,彈性自然趨疲,反應不夠靈敏。在這種情況下,孤獨的個人在面臨突發的危機時,想要依靠專業的組織的濟助,往往發生緩不濟急、遠水近火、甚至求救無門的悲哀。

正義總是遲到的感覺,也許便激起了『公民防衛』的概念。

最近許多中外電影,譬如成龍扮演的退職警察,克林伊斯特飾演的蒼白騎士,似乎都反應了這種『公民防衛』的嚮往。在拋棄,甚至存心踏毀各種社會制度的狀況下,以個人的角色、非常手段,痛快地、猛烈地打擊下去。

但是電影中超現實的發展,圓滿驚詫的結局,在真實生活中未必能夠發生。譬如說飛車逐匪的賴先生,固然創造了一個了不起的故事,但也建築在太多的機運之上。

假如說,逐匪的車子不耐槍擊,駕駛人發生了不幸;或者說,被撞死的不是凶神惡煞,而是一個心性未定的少年虞犯,甚或是路旁無辜行人,我們大概都不免會有一種複雜的遺憾感覺。

在現實社會中,我們實在很難過分鼓勵蒼白騎士式的,或是飛蛾撲火式的『公民防衛』。

也許,在兩難之中,我們可以嘗試啟發一種『社區防衛』。我們不必要求人人強為騎士,但期望培養人人具備騎士精神,在發生危難的時候,不必對歹徒武力相向,但能夠立即自然敏捷的守望相助,立即記下歹徒特徵去向,發動群眾保持距離適當尾隨,已通報代替防衛,以嚇阻代替對抗,執法工作仍然委於專業組織,社區居民卻要勇於互助,恐怕才識一條行得通、行得穩、行得遠的道路。

我們能夠長久依靠的,應該不是一位孤獨的大英雄,而是一群普通人,人人發揮個人價值,形成一堵堅強的『社區防衛』意識,而與專業性防衛組織緊密結合,

從微小的『公民防衛』到遲緩的專業組織之間,我們應可以再找出一個適當的中間點。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相關主題 Go to related pages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