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月刊〉(1981) No. 2

最近我在一家知名的大型醫院接受手術,這家醫院醫術很高明,設備也很完善,不過,手術後,我卻很意外地被罰跪了一小時。

也許因為麻醉藥的關係,手術後無法順利排尿,到了深夜,小腹膨脹難受,連觸摸腹部皮膚,都會覺得疼痛。幸而鄰床病友的公子林先生徹夜在旁陪伴,我便央請林先生,請值班的護士小姐為我做人工排尿。但不知是否小姐嫌髒,催請了五、六回,都不願意來。

我又拉扯緊急叫人鈴,結果把鈴繩都拉斷了,小姐還是沒有出現。

醫師雖然不允許我在手術後二十四小時內下床,但實在脹痛難忍,便再請林先生扶著我進入洗手間,跪在馬桶上,希望能經由情境的刺激,使神經復甦而排尿。跪得受不了時,再返床稍躺一會,然後再下床「等待」,如是往復三、四回。

最後我不願再來回拖著行走,於是一面忍著傷口灼痛,一面跪著以頭槌牆,挨了將進一小時,終於排出黃濁的尿液,解除了二十小時的負擔。

醫院原來規定探病時間是每天下午二至七時,但到了晚上,每間病房卻都仍然留有家屬,有的靠在床邊,有的坐在椅上,有的甚至躺在地上陪著過夜。我原來不明白是什麼原因,至此才恍然大悟,沒有家屬,就沒有照顧了。院方大概也瞭解此中緣故,所以也就睜隻眼,閉隻眼,讓家屬留宿了。

院規的立意很好,縮短探病時間,使病人獲得安靜,而由護理人員悉心照顧病人,奈何護理力有未逮,美意只能成為具文。

當然,護理人員的工作也很辛苦,我詢問了一下,據說每晚每個病房(約有四十張病床),只有護士兩名、護佐一名值夜,工作很繁重,因此除了性命交關的問題外,對其他的事只好暫不多「過問」。

護士人少事繁,病患當然都能夠諒解;但是因此發生拉斷叫人鈴、帶傷罰跪的情形,總是不太好,還是應該想出解決的辦法。

究竟,好醫院除了擅於「醫病」外,也應該敏於「醫人」。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