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大利用金融體系的罪案

〈聯合月刊〉No. 23: 51-3, 1983/6

最近,兩樁牽涉金額最鉅大、牽涉地區最遼闊的國際性大犯罪案相繼爆發,令人側目、令人咋舌!

其中一案,是香港富商王德輝在四月十二日被綁架,綁匪勒贖一千一百萬美元,這筆贖款付出後,經過三個國家,四所銀行匯到了台灣,再化整為零,流入台灣其他的銀行及地下銀錢業者,其中很大的一部分,並已被關係人分別領走。

兩案均令人費解

王德輝
●富商王德輝,在遭綁架期間被稱為「肉參」

王德輝被釋後,很奇怪的,卻沒有採取和警方積極合作的態度,以致案情到四月底、五月初才逐漸撥雲見日,在幕前執行綁架,收受小額報酬的「行劫者」雖然已經落網,但幕後的「策畫者」是誰?還不十分清楚,而且何以算準王德輝在短短數天內有這麼大的贖身能力?也十分令人不解。

另一案,是伊朗國防部長委託台北律師提出民事告訴,指出伊朗國防部在民國七十年七月間,透過台北疆欣貿易公司負責人吳福久的介紹,向我國購買一批軍用物資,付出一千三百萬美元的價款,透過三個國家的金融機構,輾轉匯入彰化銀行大同分行,不料這筆鉅款卻被人陸續提走了。伊朗方面認為,吳福久涉嫌詐騙,冒領款項,而銀行作業出了差錯,要求銀行說明這次匯款的處理情形。

但另一方面,根據本刊編輯查證,這件國際軍火詐騙疑案,也許不一定是吳福久單方面的詐欺行為,根據追蹤訪問,當時有一家設籍中東,由伊朗人主持的國際貿易公司曾與台北有「廣泛的」商務關係,並曾多次來台洽商。近日本刊再試圖與這家公司連繫,該公司卻早已經不明原因人去樓空,負責人遠走高飛。如果這個案件確有伊朗人在內活動,似乎也無法完全排除:這是一件國際性串通的詐欺行為。

這兩件超巨型罪案,主要的關係人都還沒有到案,明確的細節都還沒有明朗,還有很多的疑點、很多可能被牽連的人物。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不敢作太多的猜測,但在這兩個案子中,我們卻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非法金錢合法出入

這兩件罪案中惟一相同的一點:是不合法的金錢,都經由合法的管道傳送,犯罪者的賭注,都寄生在正當的銀行操作系統上而得以膽大妄為!我們可以看出來:大規模的跨國犯罪,已經不是一小撮犯罪集團可以左右得了的,超巨額的金錢贓款也不是靠著夾帶、走私就能消化得了的。犯罪者已經懂得利用國際金融的網路來匯撥資金,鯨吞分食;而銀行業又不得不本著「信用」、「祕密」的原則,承命收兌,無形中扮演起轉收贓物的「共犯」角色,這不僅是自由金融體系的一個大諷刺,更是未來國際性犯罪在質與量上,更可能更上一層樓的大警兆!

這兩大罪案可以得逞,需待從頭說起:

四月二十日,在一片黑暗之中,眼睛上蒙著黑布的香港華懋置業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王德輝,感覺到載運者自己的車子煞車停住了,他身旁的車門被打開,一隻強有力的手臂捉住他的肩膀,把他用力往外推。由於錯估了車門和地面的差距,王德輝踉蹌地幾乎跌了一跤,身旁的車子立即催油疾駛而去。在有限的時間內,王扒下臉上的面罩,看見那是一部白色五門的客貨兩用小巴士,在匆促的一瞥中,冷靜、記憶力、反應力過人的王德輝看見了後車門上的一張小貼紙,上面寫著一行英文:「Jesus I Love You」(耶穌我愛你)!

大約一個多星期前的十二號,特立獨行,二十年來突然在香港炒地皮發跡的王德輝,在上班的途中遭到幾個壯漢的包圍,他們把王的手臂反扭在背後,一陣恐懼的記憶,使他並沒有試圖反抗,就在幾年前,他才遇過同樣的場面,他被綁架,家人付出了六百萬港幣,才換回了他的生命。

四億四千萬元贖金

綁匪蒙上王德輝的眼睛,把他放進一個大冰箱之中,載在車子上,在市區中胡亂繞了幾圈,最後開到僻靜的紅磡山谷道,把他藏進金髮大廈的一間房子裡。

綁匪並不想傷害王德輝,他們只要錢,要一筆一般人都想像不到的錢:一千一百萬美元,折合台幣四億四千萬!

匪徒之一,利用地下鐵路金鐘站的公用電話亭,打電話給王德輝的太太龔如心女士。匪徒要她半夜去「金鐘廊」二樓末端一家「金剛粥麵店」對面的樓梯間,在二樓與一樓之間左邊的窗台上有一捲卡式錄音帶,帶子裡會告訴她勒贖多少以及指示她如何付款。匪徒不肯在電話中多談詳情,因為怕被竊聽追蹤。

可是,王太太在半夜到了樓梯間,卻沒有找到錄音帶,後來才知道,匪徒的目的是在附近窺伺,看看有沒有人跟蹤保護王太太,以判斷她是否已經報警了。

王太太回家後,又接到一個電話,要她到「拱北行」樓下的女廁所內,牆上有一扇暗門,裡面會有一捲錄音帶,這次,王太太果然找到了帶子。

這時,王太太已經報了警,警方在各個有關的電話上都裝上了線路追蹤儀器,打算展開電子大搜捕。

匪徒指示王太太先到「葵盛圍」與「興盛道」的交叉口交一部分贖金。王太太站在該地等了好久,卻始終沒有人來接頭。

這個地點十分空曠,交通流量又少,並不是理想的收贖處,原來這是狡猾的歹徒再一次「測試」,在遠遠的地方觀察,看王太太身邊是否有「可疑的」警察。

其後,王太太又接到十幾個干擾性的指示電話,每次談話十分短暫,無法令警方完成追蹤。不斷地希望與不斷地落空,使王太太異常疲乏,決定不再與警方合作,先繳付贖款,救回丈夫再說!

王太太於是聽命把錢存入香港海外信託公司,電匯到美國歐文銀行,再回頭轉入香港恆生銀行,又電匯到台北第一銀行東台北分行一名女子「詹秀貞」的帳戶中。

鉅款到手釋放肉票

王德輝綁案
●綁案中的「行動者」已經落網,但幕後的「策畫者」呢?

這筆錢折合四億三千九百餘萬台幣,詹秀貞提領了一億五千萬,又把一億四千萬轉入「鮑鄭娜月」的戶頭,一億五千萬存入「葉榮添」的戶頭。鮑鄭娜月提領了七千七百萬,而葉榮添的款項迄今尚未提走。

贖款匯出以後,王德輝在一處偏僻的地方被釋放。警方憑著他的記憶,開始地毯式搜索貼著「耶穌我愛你」的客貨車,終於找到了,並尋線逮捕了用過車子的四名嫌疑犯:盧兆中、梁潤福、張榮耀和黃妹。

有人對於王家在短短幾天內籌出鉅款頗感懷疑,有一個說法指出:這筆錢是王德輝向另一國地下錢莊借的週轉金,逾期不還,所以引出來的「暴力討債」行為,而王德輝則緘默不答。

在台灣方面,詹秀貞和鮑鄭娜月將款項又分割成許多部分,存入親友的帳戶,另有一大部分流入銀樓,換購黑市美元,攜出境外,目前主要關係人均已潛逃離開了台灣。

天才型的軍火騙案

吳福久/
●「軍火詐騙疑案」中的重要關係人吳福久

在「軍火騙案」方面,伊朗國防部長說,民國七十年,吳福久要求伊朗當局將「軍火貨款」一千五百萬美元匯到台北彰化銀行大同分行。

伊朗中央銀行就透過英國倫敦密德蘭銀行,電匯這筆鉅款來台。密德蘭銀行並指示將來付款時,要核對三名伊朗信使的簽名和護照號碼。

但想不到的是,三名伊朗信使卻鬧了「雙包案」,真正的信使由於旅途延宕遲到,到台北要求付款時,護照號碼與姓名又和密德蘭銀行的指示不相同;另一方面,這筆鉅款早被吳福久和三名假信使,以符合付款委託的證件,早就把款項領走了。

真的信使雖然去電,要求密德蘭拍發更正電報,但是為時已經太晚,彰銀表示委託工作已經終止,當事人吳福久也已經下落不明。怎麼會發生這樣曲折的情節,目前還是一團迷霧。

據一位接近吳福久,目前仍活躍在台北商場的女性說,當時有一家伊朗公司,數度來台商談向外銷售「各種物質」的可能性,接頭的人除了吳福久之外,三重市有一位富商也幾乎被拉入合夥,這位女性也差一點被列為隨從人員,去中東參加協商。

在本刊編輯的建議下,這位女性拍發了一封TELEX(商務電報)給這家伊朗人主持的公司,詢問有關近況。但回電說,這家公司早已盤讓給別人,原始的負責人已經搬到法國巴黎去了。

據說,吳福久目前也定居巴黎,不知道其中是否有某種涵意,或者純粹只是巧合?

金融體系不容「黑道」介入

在可預見的將來,國際風雲將更詭譎多變,國際商務會更錯綜複雜,可能會引誘更多的虞犯,在法律的邊緣冒險,在厚利的間隙中試法,很多原屬於「科幻」級的犯罪,很可能升格為真正的「社會寫實」,形成對社會治安、對國際秩序的新挑戰。

不過,治安的本質也是一種不斷對「挑戰」「回應」的過程,面對新的罪行,就要有新的對策。譬如:如何防止地下集團利用合法金融體系作違法交易?如何避免歹徒在「白道」中行「黑道」之實,都值得有關單位開始注意與謹慎因應之道了。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