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創新、化繁為簡

由曾虛白獎想到報系的另一企業文化

當我知道自己以「電話調查:理論與方法」一書,很榮幸地獲得「曾虛白學術著作獎」的時候,正逢訪問日本NEC「電腦與傳播」研究發展中心歸來。(電腦與傳播的英文是Computer and Communication , 簡稱C&C,是現在很流行的資訊專有名詞)

看了日本C&C在傳播事業中、自動化的高度科技發展,令人百感交集。不過,體大意深的C&C,也可以歸納為一個理念,那就是追求「複雜而簡單」,多功能電腦本身的系統、結構、運作方式,要求十分複雜,但C&C又要求使用,方法必須十分簡單,才能真正發揮「傳播」的效果。

在寫「電話調查」這本書的時候,我也幾乎抱持著相同的理念。探討一門新興的社會科學研究方法,基礎理論是十分複雜的,舉凡研究工具、測量程序、推論根據、乃至於估計精密程度,要考慮的問題,實在十分細瑣,這些層面必需一一顧慮到,不可以粗率的態度,徒玩數字遊戲,這是追求「複雜」;但是,在執行工作、交字陳述方面,又宜於有條理、有體系、淺白清楚,要求「簡單」。我並不知道自己能否達到這個目標,但總期望向這個目標前進。

寫這本書花了四年時間,數易其稿,最後終於能夠完成,並且僥倖獲獎,除了追求前項的理念之外,更重要的是享有最佳的「環境」。

我一面上班工作,一面還能夠研究寫作,可以說完全是報系提供了我們一個:尊重研究精神、支持進修態度的環境。報系創造了革新、積極、鼓勵嘗試突破的風氣,在各方面不僅配合同仁研究,更主動提供協助,得以使我們勇於去試闖一些創新的路徑。

最近我在系刊上讀到憲宏兄的一篇大作,十分受到感動,大意是說具有知識分子良心的新聞記者,時時需以社會先鋒自許,在許多論題上的率先倡言,對大多數的中下讀者而言,或許只能看看熱鬧,並無深入了解。但是,一份有社會責任、有前瞻性的大報,卻不能不引鞭自任先驅。

近來同仁都很關懷報系「企業文化」的論題,報系這種重視「研究創新」的特質,不知是不是也能作為觀察報系企業文化的一個角度。

在這種文化下,我們享受薰陶,敢於邁進。

1985)聯繫NO.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