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

高雄縣原定在臺北市之前搶先推出彩券,拔下地方政府發行彩券的「好綵頭」,旋而又因為反對聲浪作罷,這一波電腦彩券風潮,大起大落,真是資訊盛事「有看頭」。

當時,高雄縣對各家電腦廠商進行評估、遴選的過程,在短短幾周內便定案,創下我國大型電腦採購案決標速度最快的記錄。根據行政院主計處電子處理中心的調查統計資料,公家機關採購電腦設備的準備及評估時間,平均都在一年以上,高雄縣的「超速」規畫,行政效率遇案提升,確實讓人「耳目一新」。彩券難免具有賭博的色彩,可見從民間到政府,「賭風所到之處,電腦也瘋狂」。

平心而論,若以一年以上的時間採購電腦,作這樣採購決定的「人腦」實在值得送修,因為電腦科技日新月異,一年前規畫的功能,到裝設時很可能已具送往古董店陳列的價值了。但是,以不到一個月決定電腦彩券系統 --大約四、五億元的預算,也著實發揮了「孤注一擲」的精神。

一般說來,電腦系統具備的是比較知識性、嚴肅性的色彩,這也造成我國各級機關在電腦化過程中牛步化的結果;但是電腦一旦和「金錢遊戲」發生關係,經手人卻可以「馬上辦」。看看去年一年,國內資訊業最大的市場竟是股票證券相關係統,似乎可以導出「賭博是電腦化之母」的結論。

其實,電腦應該是最好的「反賭博」工具才是。

據說,鄉下有一位地主,為四個兒子沉迷於賭博而感到十分憂心,於是在去年春節,發了每個兒子一百萬,讓他們在家裡打麻將,按照賭場規矩抽頭。結果,從初一到初三,連打三天三夜,每個人都輸光了,還都生了一場大病,兒子們才知道:賭博沒有贏家。

這位老地主如果用電腦作教育工具,就沒有這麼辛苦了,根據電腦模擬統計,按照賭場規矩抽頭,每打一場﹙四圈﹚,平均就會有一家「脫底」﹙輸光一場的基本賭資﹚;任何一個人,不論開始怎麼贏,只要打五十場,就會輸光所有贏來的錢,還要「脫一底」。

我有一位朋友也好打麻將,經常凌晨才歸,他的老婆十分痛恨,想盡了處罰的辦法,嚴重到罰朋友跪算盤,也收不到效果。最後她靈機一動,改罰他跪電腦,而且,跪下去的時候,顯示器上的文字不准動,嚇得朋友馬上戒賭了。

有意實施「電腦戒賭」的太太們,不妨參考。

當然,地方政府發行彩券,也許是為了以疏導的方式,防止民間的集體賭博,譬如大家樂、六合樂等,使電腦彩券成為一種「必要的罪惡」。

不過,電腦應該不是作為地方政府或電腦廠商的「作莊工具」、或是「賭博工具」,而是利用電腦的精確、公正計算、系統化能力,作為彩券的「程序管理」與「獎金管理」,使盈利的走向,有明確的規畫與記錄。同時,更應在電腦之外,加入人道精神與福利政策,使得這項「必要的罪惡」並不是地方政府與電腦廠商共同牟利,而是另有發揮回饋社會的功能。

除了電腦彩券之外,有些縣市打算推出「刮刮樂」,這種方式可能發生得主「從缺」的情形;「金鐘」得主「從缺」也就算了,「金錢」得主「從缺」,主辦單位日子恐怕不好過。電腦彩券的好處是可以依照注金的固定比例分配獎金,使得一定會有人中。

電腦彩券系統並不是很容易設計的系統,目前有興趣、也有能力提供電腦彩券的廠商雖然不多,隱隱然也可以分作兩種取向。

第一種類型的廠商,是想聯合地方政府當「組頭」。基本是把電腦當成骰子用,以抽頭為主要目的。

第二種類型的廠商,則只是提供電腦管理系統,作法比較單純。如果能夠再加上一些人道的考量,則更善莫大焉。

其實電腦廠商如果搶著當「組頭」,可能是滿可怕的。以當前民間六合樂來說,雖然沒有「電腦連線」,但是多與「黑道連線」,電腦彩券的經手人若是涉入太深,說不定被黑道當成「人頭明牌」,未必樂得起來。

以電腦彩券最風行的美國來說,電腦廠商便僅止於提供專業服務而已,並沒有與地方政府結合推波助瀾。譬如美國最早提供電腦彩券主要業者之一的 CDC公司,在臺灣的子公司康大資訊總經理祁楚輝便指出:「如果要走組頭模式,寧可不做。」

同樣是美商的 UNISYS公司,臺灣優利系統總經理文北崗也指出:「電腦公司是企業,當然必須要營利;但是像彩券系統這樣的工作,就不能當成賺錢的業務,必須加入人道的精神,發揮某些福利的意義,才是企業的社會責任。」

而國人自營的凌群電腦公司,本來參加了高雄縣的投標,最後決定退出,董事長劉瑞復說:「地方政府過於『自由發揮』,沒有顧及應有的程序,只顧賺投注人的錢,可能違背公共服務的旨意。」

電腦彩券這種「必要的罪惡」怎麼才能「將功折罪」呢?便牽涉到獎金的管理、使用問題。

美國的電腦彩券雖然多,但是各州政府各自為政,處理並不統一。有比較窮的州,所謂人窮志短,只好到「賭」上動腦筋,把彩券盈餘用來補稅收之不足,留在州政府自己的荷包裡了;不過,許多州還是專案處理,用來彌補教育支出,或是社會福利之用。

比較實施電腦彩券的各國,可能以西班牙的方法,最能單純的將彩券的盈餘落實在社會福利上,將人類原來是冒險投機的慾望,轉化為愛心的慈善事業。

西班牙的電腦彩券由稱為「 ONCE」的殘障者組織經營,專門限制只有盲人或是重殘障人士才能擔任經營管理,以及參與銷售販賣。我國的武俠小說裡有一種「天殘教」,健康的人如果要入教,必需自毀一目,或是自斷一足,若是用這個教規來限制經營彩券倒是挺好的,應該可以嚇阻四體強健的人,還是從事積極的行業吧!

ONCE」全國有三萬一千個銷售據點及分支機構,年收入達十三億西班牙幣。他們的收入扣除獎金和發行費用之後,盈餘用來建立殘障特殊教育中心,同時支援科技機構,進行對改善盲胞或是重殘障人士生活與行動的研究。也就是說,電腦彩券一方面提供了盲胞的就業機會,另一方面又將所得投入在殘障者福利措施上,更具有鼓勵殘障人士自立更生,自助人助積極的象徵意味。

因此,西班牙的電腦彩券系統設備也與眾不同,使用的電腦具備語音辨識系統,點字用的鍵盤,和具有特大號字體的顯示器及印表機,使得殘障者也能和一般人有一樣的工作效率。

臺灣以前的愛國券,經營者中殘障者也支了相當大的部分,如果引用西班牙的這套制度,應該才實現了「大家」樂的效果。

電腦彩券最後的問題,就是如何建立最理想的系統。電腦系統未來的發展,是走向「開放系統」的趨勢,也就是同樣一套軟體,卻可以在不同的硬體上執行,就像不同廠牌的錄音帶,可以在不同廠牌的錄音機上使用。

目前各縣市對電腦彩券雖然各有各的看法,但不妨協商出一個統一的政策,譬如專門將盈餘用作殘障福利。那麼就可以邀請一個具有公信力、公益色彩的資訊組織,擔任統籌規畫,或是諮詢顧問的角色,訂定軟體的標準,則可以大量撙節各縣市購買不同系統的費用,同時,由於全國只有一套軟體,未來維護的人力以及費用也可以大幅降低。至於硬體部分,還是可以由各縣市自行採購,甚至,如果電腦彩券確實能落實社會福利的意義,還可以徵求電腦廠商以成本捐助。

臺灣前兩年便已贏得「電腦王國」的美譽,這兩年卻又被國際視為「賭博王國」。面對電腦彩券的即將推出,有點像電影「變蠅人」的劇情,兩者的合體,是具備更大的能力呢?還是產生更多的貪婪呢?值得拭目以待。


(#56-5.2)

高雄縣最近宣佈將在六月六日發行電腦彩券,搶先在臺北市發行彩券之前推出,拔下地方政府發行彩券的「好綵頭」。同時,高雄縣對各家電腦廠商進行評估、遴選的過程,在短短幾周內便定案,創下我國大型電腦採購案決標速度最快的記錄,真是資訊盛事「有看頭」。

根據行政院主計處電子處理中心的調查統計資料,公家機關採購電腦設備的準備及評估時間,平均都在一年以上,高雄縣的「超速」規畫,行政效率遇案提升,確實讓人「耳目一新」。彩券難免具有賭博的色彩,可見從民間到政府,「賭風所到之處,電腦也瘋狂」。

電腦這個行業,整日端坐、面對螢幕、不言不語,偶爾突然拍頭打腳、仰天長嘯,從背影與行為舉止看起來,與和尚面壁求道,猛然頓悟時手舞足蹈作濟公狀,兩者也差不多。所以,電腦這行也造就了不少高齡曠男。

有一位高齡工程師,最近經友人介紹,認識了一位美麗而多情的女朋友。頭兩天上班,都是若面滿月,嘴角含笑,敲鍵盤的聲音猶如彈奏「望春風」。但是第三天,卻伏鍵盤而大哭,問他怎麼回事,他說:「我今天才知道,女朋友以前的外號叫『公共汽車』。」

不過,對電腦的使用而言,未來的發展,最好是走向「公共汽車」的概念,用術語說就是「開放系統」,也就是同樣一套軟體,卻可以在不同的硬體上執行,就像不同廠牌的錄音帶,可以卡在不同廠牌的錄音機上使用。

﹙本文作者為 <熱訊 >電腦與通訊雜誌總編輯﹚


(#56-5.1)"!A!A

彩券.電腦.殘障福利

(!9!9

吳統雄

高雄縣有意發行電腦彩券,同時,縣政府希望搶先在臺北市發行彩券之前推出,拔下地方政府發行彩券的「好綵頭」。根據新聞報導,高雄縣刻正對各家電腦廠商進行評估、遴選,有可能在一、兩周內定案,創下我國大型電腦採購案決標速度最快的記錄,真是資訊盛事「有看頭」。

根據行政院主計處電子處理中心的調查統計資料,公家機關採購電腦設備的準備及評估時間,平均都在一年以上,高雄縣的「超速」規畫,行政效率遇案提升,確實讓人「耳目一新」。彩券難免具有賭博的色彩,可見從民間到政府,「賭風所到之處,電腦也瘋狂」。

平心而論,若以一年以上的時間採購電腦,作這樣採購決定的「人腦」實在值得送修,因為電腦科技日新月異,一年前規畫的功能,到裝設時很可能已具送往古董店陳列的價值了。但是,以一、兩周決定電腦彩券系統 --大約四、五億元的預算,也著實發揮了「孤注一擲」的精神。

一般說來,電腦系統具備的是比較知識性、嚴肅性的色彩,這也造成我國各級機關在電腦化過程中牛步化的結果;但是電腦一旦和「金錢遊戲」發生關係,經手人卻可以「馬上辦」。看看去年一年,國內資訊業最大的市場是股票證券相關係統,似乎可以導出「賭博是電腦化之母」的結論。

其實,電腦應該是最好的「反賭博」工具才是。

據說,鄉下有一位地主,為四個兒子沉迷於賭博而感到十分憂心,於是在去年春節,發了每個兒子一百萬,讓他們在家裡打麻將,按照賭場規矩抽頭。結果,從初一到初三,連打三天三夜,每個人都輸光了,還都生了一場大病,兒子們才知道:賭博沒有贏家。

這位老地主如果用電腦作教育工具,就沒有這麼辛苦了,根據電腦統計,按照賭場規矩抽頭,每打一場﹙四圈﹚,平均就會有一家「脫底」﹙輸光一場的基本賭資﹚;任何一個人,不論開始怎麼贏,只要打五十場,就會輸光所有贏來的錢,還要「脫一底」。

我有一位朋友也好打麻將,經常凌晨才歸,他的老婆十分痛恨,想盡了處罰的辦法,嚴重到罰朋友跪算盤,也收不到效果。最後她靈機一動,改罰他跪電腦,而且,跪下去的時候,顯示器上的文字不准動,嚇得朋友馬上戒賭了。

有意實施「電腦戒賭」的太太們,不妨參考。

當然,地方政府發行彩券,也許是為了以疏導的方式,防止民間的集體賭博,譬如大家樂、六合樂等,使電腦彩券成為一種「必要的罪惡」。

不過,經營電腦彩券之前,有幾點觀念,很值得預先談一談。

第一、電腦應該不是作為地方政府或電腦廠商的「作莊工具」、或是「賭博工具」,而是利用電腦的系統化能力,作為彩券的「程序管理」。

其次、是利用電腦的精確、公正計算能力,進行「獎金管理」,使盈利的走向,有明確的規畫與記錄。同時,更應在電腦之外,加入人道精神與福利政策,使得這項「必要的罪惡」並不是地方政府與電腦廠商共同牟利,而是另有發揮回饋社會的功能。

第三、為了鼓勵地方政府與優良電腦廠商自律,不妨考慮邀請具有公信力、公益色彩的資訊機構擔任統籌規畫,或是諮詢顧問的角色,建立最理想的電腦彩券系統。

電腦彩券系統並不是很容易設計的系統,目前有興趣、也有能力提供電腦彩券的廠商雖然不多,隱隱然也可以分作兩種取向。

第一種類型的廠商,是想聯合地方政府當「組頭」。基本是把電腦當成骰子用,以抽頭為主要目的。

第二種類型的廠商,則只是提供電腦管理系統,作法比較單純。如果能夠再加上一些人道的考量,則更善莫大焉。

地方政府和電腦廠商,最好分別扮演「監督者」和「技術執行者」的角色。使用電腦處理投注、開、以及兌的事宜,可以避免詐欺、糾紛、和明牌的謠傳。電腦也可以連結各販賣點,推出大型電腦看版,隨時公布投注累積的金額和獎金的狀況,增加熱鬧感和公信力。同時,也可以依照注金的固定比例分配獎金,使得一定會有人中。有些縣市打算推出「刮刮樂」,這種方式可能發生得主「從缺」的情形;「金鐘」得主「從缺」也就算了,「金錢」得主「從缺」,主辦單位日子恐怕不好過。

電腦廠商最好不要搶著當「組頭」,尤其不宜提供技術,形成民間六合樂動輒傾家盪產的「對賭」玩法。再以當前民間六合樂雖然沒有「電腦連線」,但是多與「黑道連線」的「技術層面」來看,電腦彩券的經手人若是涉入太深,說不定被黑道當成「人頭明牌」,未必樂得起來。

以電腦彩券最風行的美國來說,電腦廠商便僅止於提供專業服務而已,並沒有與地方政府結合推波助瀾。譬如美國最早提供電腦彩券主要業者之一的 CDC公司,在臺灣的子公司康大資訊總經理祁楚輝便指出:「如果要走組頭模式,寧可不做。」

同樣是美商的 UNISYS公司,臺灣優利系統總經理文北崗也指出:「電腦公司是企業,當然必須要營利;但是像彩券系統這樣的工作,就不能當成賺錢的業務,必須加入人道的精神,發揮某些福利的意義,才是企業的社會責任。」

國人自營的凌群電腦公司,本來參加了高雄縣的投標,最後決定退出,董事長劉瑞復說:「地方政府過於『自由發揮』,沒有顧及應有的程序,只顧賺投注人的錢,可能違背公共服務的旨意。」

電腦彩券這種「必要的罪惡」怎麼才能「將功折罪」呢?便牽涉到獎金的管理、使用問題。

美國的電腦彩券雖然多,但是各州政府各自為政,處理並不統一。有比較窮的州,是用來補稅收之不足,留在州政府自己的荷包裡了;許多州還是專案處理,用來彌補教育支出,或是社會福利之用。

比較實施電腦彩券的各國,可能以西班牙的政策,最能單純的將彩券的盈餘落實在社會福利上,將人類原來是冒險投機的慾望,轉化為愛心的慈善事業。

西班牙的電腦彩券由稱為「 ONCE」的殘障者組織經營,專門限制只有盲人或是重殘障人士才能擔任經營管理,以及參與銷售販賣,全國有三萬一千個銷售據點及分支機構,年收入達十三億西班牙幣。

ONCE」的收入扣除獎金和發行費用之後,盈餘用來建立殘障特殊教育中心,同時支援科技機構,進行對改善盲胞或是重殘障人士生活與行動的研究。也就是說,電腦彩券一方面提供了盲胞的就業機會,另一方面又將所得投入在殘障者福利措施上,更具有鼓勵殘障人士自立更生,自助人助積極的象徵意味。

因此,西班牙的電腦彩券系統設備也與眾不同,使用的電腦具備語音辨識系統,點字用的鍵盤,和具有特大號字體的顯示器及印表機,使得殘障者也能和一般人有一樣的工作效率。

臺灣以前的愛國券,經營者中殘障者也支了相當大的部分,如果引用西班牙的這套制度,應該才實現了「大家」樂的效果。

電腦彩券最後的問題,就是如何建立最理想的系統。電腦系統未來的發展,是走向「開放系統」的趨勢,也就是同樣一套軟體,卻可以在不同的硬體上執行,就像不同廠牌的錄音帶,可以在不同廠牌的錄音機上使用。

目前各縣市對電腦彩券雖然各有各的看法,但不妨協商出一個統一的政策,譬如專門將盈餘用作殘障福利。那麼就可以邀請一個全國性的資訊組織,擔任顧問諮詢、訂定軟體的標準,則可以大量撙節各縣市購買不同系統的費用,同時,由於全國只有一套軟體,未來維護的人力以及費用也可以大幅降低。至於硬體部分,還是可以由各縣市自行採購,甚至,如果電腦彩券確實能落實社會福利的意義,還可以徵求電腦廠商以成本捐助。

臺灣前兩年便已贏得「電腦王國」的美譽,這兩年卻又被國際視為「賭博王國」。面對電腦彩券的即將推出,電腦到底是為賭博火上加油呢?還是疏導洪流呢?值得大家深思。

﹙本文作者為 <熱訊 >電腦與通訊雜誌總編輯﹚


(#56-5)

高雄縣有意發行電腦彩券,同時,縣政府希望搶先在臺北市發行彩券之前提出,拔下地方政府發行彩券的「好綵頭」。根據新聞報導,高雄縣刻正對各家電腦廠商進行評估、遴選,有可能在一、兩周內定案,創下我國大型電腦採購案決標速度最快的記錄。

我國公家機關的採購案,一般都要會同行政院主計處電子處理中心,根據中心的調查統計資料,公家機關採購電腦設備的準備及評估時間,平均都在一年以上,高雄縣的「超速」規畫,確實讓人「耳目一新」。不過,這也反映了當前從民間到政府,賭風熾盛的心理,彩券難免具有賭博的色彩,可見「賭風所到之處,電腦也瘋狂」。

平心而論,以一年以上的時間採購電腦系統,實在嫌太緩慢,而且電腦科技日新月異,一年前規畫的功能,到裝設時很可能均已過時。但是,以一、兩周決定電腦彩券系統 --大約四、五億元的預算,也著實「突出」。

一般說來,電腦系統具備的是比較知識性、嚴肅性的色彩,這也造成我國各級機關在電腦化過程中牛步化的結果;但是電腦一旦和「金錢遊戲」發生關係,經手人卻可以「馬上辦」。睽諸去年一年,國內資訊業最大的市場是股票證券相關係統,似乎可以導出「賭博是電腦化之母」的奇怪理論。

其實,電腦應該是最好的「反賭博」工具才是。據說,鄉下有一位地主,為四個兒子沉迷於賭博而感到十分憂心,於是在去年春節,發了每個兒子一百萬,讓他們在家裡打麻將,按照賭場規矩抽頭。結果,從初一到初三,連打三天三夜,每個人都輸光了,還都生了一場大病,兒子們才知道:賭博沒有贏家。

這位老地主如果用電腦作教育工具,就沒有這麼辛苦了,根據電腦統計,按照賭場規矩抽頭,每打一場﹙四圈﹚,平均就會有一家「脫底」﹙輸光基本賭資﹚;任何一個人,不論開始怎麼贏,只要打五十場,就會輸光所有贏來的錢,還要「脫一底」。

我有一位朋友也好打麻將,經常凌晨才歸,他的老婆十分痛恨,想盡了處罰的辦法,嚴重到罰朋友跪算盤,也收不到效果。最後她靈機一動,改罰他跪電腦,而且,跪下去的時候,顯示器上的數字不准動,嚇得朋友馬上戒賭了。

有意實施「電腦戒賭」的太太們,不妨參考。

當然,地方政府發行彩券,也許是為了以疏導的方式,防止民間的集體賭博,譬如大家樂、六合樂等,使電腦彩券成為一種「必要的罪惡」。

不過,經營電腦彩券之前,有幾點觀念,很值得預先談一談。

第一、電腦應該不是作為地方政府或電腦廠商的「作莊工具」、或是「賭博工具」,而是利用電腦的系統化能力,作為彩券的「程序管理」。

其次、是利用電腦的精確、公正計算能力,進行「獎金管理」,使盈利的走向,有明確的規畫與記錄。同時,更應在電腦之外,加入人道精神與福利政策,使得這項「必要的罪惡」並不是地方政府與電腦廠商共同牟利,而是另有發揮回饋社會的功能。

第三、為了鼓勵地方政府與優良電腦廠商自律,不妨考慮邀請中央級、具有公益色彩的資訊機構 --譬如資訊工業策進會 --擔任統籌規畫,或是諮詢顧問的角色,建立最理想的電腦彩券系統。

電腦彩券系統並不是很容易設計的系統,目前有興趣、也有能力提供電腦彩券的廠商雖然不多,隱隱然也可以分作兩種取向。

第一種類型的廠商,是想聯合地方政府當「組頭」。基本是把電腦當成骰子用,以抽頭為主要目的。

第二種類型的廠商,則只是提供電腦管理系統,作法比較單純。如果能夠再加上一些人道的考量,則更善莫大焉。

地方政府和電腦廠商,最好分別扮演「監督者」和「技術執行者」的角色。使用電腦處理投注、開、以及兌的事宜,可以避免詐欺、糾紛、和明牌的謠傳。電腦也可以連結各販賣點,推出大型電腦看版,隨時公布投注累積的金額和獎金的狀況,增加熱鬧感和公信力。同時,也可以依照注金的固定比例分配獎金,不會發生「刮刮樂」可能「從缺」的情形。

電腦廠商最好不要搶著當「組頭」,尤其不宜提供技術,形成當前民間六合樂動輒傾家盪產的「對賭」玩法。再以當前民間六合樂均與黑道連線的盛況來看,電腦彩券的經手人若是涉入太深,說不定被黑道「看中」,未必樂得起來。

以電腦彩券最風行的美國來說,電腦廠商便僅止於提供專業服務而已,並沒有推波助瀾。譬如美國最早提供電腦彩券的主要業者之一, CDC公司在臺灣的代理商康大資訊總經理祁楚輝便指出:「如果要走組頭模式,寧可不做。」

同樣是美商的 UNISYS公司,臺灣優利系統總經理文北崗也指出:「電腦公司是企業,當然必須要營利;但是像彩券系統這樣的工作,就不能當成賺錢的業務,必須加入人道的精神,發揮某些福利的意義,才是企業的社會責任。」

電腦彩券這種「必要的罪惡」怎麼才能「將功折罪」呢?便牽涉到獎金的管理、使用問題。

美國的電腦彩券雖然多,但是各州政府各自為政,處理並不統一。有比較窮的州,是用來補稅收之不足,留在州政府自己的荷包裡了;許多州還是專案處理,用來彌補教育支出,或是社會福利之用。

比較實施電腦彩券的各國,可能以西班牙的政策,最能單純的將彩券的盈餘落實在社會福利上,將人類原來是冒險投機的慾望,轉化為愛心的慈善事業。

西班牙的電腦彩券由稱為「 ONCE」的組織經營管理,專門限制只有盲人或是重殘障人士,才能參與銷售販賣,全國有三萬一千個銷售據點及分支機構,年收入達十三億西班牙幣。

ONCE」的收入扣除獎金和發行費用之後,盈餘用來建立殘障特殊教育中心,同時支援科技機構,進行對改善盲胞或是重殘障人士生活與行動的研究。也就是說,電腦彩券一方面提供了盲胞的就業機會,另一方面又將所得投入在殘障者福利措施上,更具有鼓勵盲胞或是重殘障人士自立更生,自助人助積極的象徵意味。

因此,西班牙的電腦彩券系統設備也與眾不同,使用的電腦具備語音辨識系統,點字用的鍵盤,和具有特大號字體的顯示器及印表機,使得也能和一般人有一樣的工作效率。

臺灣以前的愛國券,經營者中殘障者也支了相當大的部分,如果引用西班牙的這套制度,應該有因勢利導、水到渠成的效果。

電腦彩券最後的問題,就是如何建立最理想的系統。電腦系統未來的發展,是走向「開放系統」的趨勢,也就是同樣一套軟體,卻可以在不同的硬體上執行,就像不同廠牌的錄音帶,可以在不同廠牌的錄音機上使用。

目前各縣市對電腦彩券雖然各有各的看法,但不妨協商出一個統一的政策,譬如專門將盈餘用作殘障福利。那麼就可以邀請一個全國性的資訊組織,譬如資訊工業策進會,擔任顧問諮詢,訂定軟體的標準,則可以大量撙節各縣市購買不同系統的費用,同時,由於全國只有一套軟體,未來維護的人力以及費用也可以大幅降低。至於硬體部分,還是可以由各縣市自行採購,甚至,如果電腦彩券確實能落實社會福利的意義,還可以徵求電腦廠商以成本捐助。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