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改‧我先走了三十年 原載:〈科技報導〉No.269: 15-9, 2004, 5月號
教改‧我先走了三十年 後記
「教改」的主張是:快樂、多元發展、把所有孩子帶上來。1976年4位建中學生在聯考前夕最後一刻,希望掙脫聯考排行榜的牢籠,追尋自己快樂的未來!使我成為聯考史上,跨組應考的第一人。身為「『教改』資深實踐者」的我,卻發現當前的教改,除了增加把貴族孩子帶上名校來外,好像還有不少孩子並不快樂,除了多元補習外,其實並不敢多元發展。這是為什麼?以及應如何解決呢?

●快樂‧抉擇‧排行榜 (1/3)

●人文與其他領域的整合 (2/3)


●知識光譜與社會排行榜

三十年前,沒有教改,我自己找到了教改的出路;我的這兩位學生都是教改後的產物,卻好像沒有受到教改的解放,為什麼呢?

教改下的學生‧有人並沒有獲得解放

可能1990年代教改的方法,忽略了「統計與人生」的關係,統計實在不應該被當成是一種令人厭煩的數學與考試,它可以提供我們許多對人生全面而透澈的看法。

如果把人的發展以「社會排行榜取向-個人多元取向」的對應方向來分,教改是要幫助後者的。

知識光譜

知識光譜

知識的類型有如一道光譜,愈左邊的是物理知識、因果型知識。因果型知識因為效果明確,所以難度最低(這可能和一般直覺反應完全相反吧?)但如果具備這種知識,愈容易產生銷售的效益,愈容易在「社會排行榜」上升;而愈右邊的是人文社會與行為知識、機率型知識。也就是這種知識的效果是不一定的,其實難度最高,同時銷售效益也較不明確,不容易在「社會排行榜」上被大幅認同。

物理知識於16世紀在西方開始建立(中國其實更早,可惜沒有持續堅持),至今已經相當成熟,貢獻度非常高;生物知識於20世紀下葉 DNA 知識的快速發展,「因果性質」更強,相信未來的成就更有無限可期。

而人文社會與行為研究的「機率性質」實在太高,至今似乎尚不存在廣為眾人認同的「基礎定律」(如牛頓力學定律、或華生的DNA理論與桑格的定序方法)。相對於左側,右側可以說仍在黑暗之中;但也因為黑暗,我們才更須要希望。

獻身於人文社會與行為研究,可能不容易有「社會排行榜」立即亮麗的回報,必須要有一種以歷史任務自許的認知。

「社會排行榜取向」並不是「錯事」,它明確反映了功利的現實。如果一位學生興趣、能力都和排行榜的尖端相同,那是上上大吉。但是,有些能力在排行榜前段的,興趣可能在後段;有些能力在後段的,可能千方百計想擠進前段;有些興趣能力都適合後段的,又因為沒有排行榜的光環而若有所失;這就是很多學生不快樂的原因。

最近看到中研院副院長曾志朗教授自述,他高中時一方面有興趣讀社會組,一方面卻又悶悶不樂。連曾教授這樣獲得社會肯定的人士,都曾不能免俗。要一位十幾歲的年輕人,堅持多元取向,除非他身心曾經接受過非常的淬鍊,實在真不容易。

所以從統計來看,追求「社會排行榜取向-個人多元取向」的人不會是一半一半的,而是「常態分配」的。在全體學生的一個「標準差」之內-請不要理會這個專有名詞-它的意義就是說,有接近百分之七十的人,根本會放棄快樂-或無法體會自發性動機產生的快樂-因素,還是寧願跟隨社會排行榜取向,覺得外在的流行就是快樂;而在一到二個標準差之間-亦即再百分之二十五強的人,會有多元取向的動機,但即使再不快樂、很可能又會回到排行榜取向;剩下只有百分之五的人,會堅持多元取向;而追尋多元取向,最後還能獲得歷史認同的,機率恐怕將小於三個標準差以外,在百分之一以下了吧!

教改推動的方法,其實是要甄別百分之五的特殊學生,協助這些願意堅持多元取向的學生。

但對全體學生實施的結果,是百分之九十五的人用傳統的刻板考試方式應對,於是對多元興趣的甄別變身為「考科」,被模糊掉的學科成績,又被媒體、補習班「破解」反算回來,指導學生絕對不能在分數上吃虧、絕對不能違背排行榜。

第一代的教改方法對百分之九十五的人行不通,那麼對剩下的百分之五呢?

我的兩位學生,看起來正是教改要協助的少數對象,為什麼也沒有獲得需要的輔導呢?因為對所有的學生實施多元評鑑,需要龐大的人力,而評審的人也必然是經過「社會排行榜向型」過濾後者佔絕大多數,一位本身可能並不多元的人士,如何要求他去感覺、欣賞、引導多元取向呢?

●多元取才的觀念與方法

大考中心曾經支持我發展了一套可甄試特殊多元取向學生的「決策支援資訊系統」,可惜「選才」也是一種「機率知識」,並沒有被各校採納。
甄試特殊多元取向學生的「決策支援資訊系統」

大考中心曾經破例以兩年的時間(大考中心委託的研究通常為一年)支持我發展了一套可甄試特殊多元取向學生的「決策支援資訊系統」,並發給所有的大學科系使用。中心研究處處長蕭教授告訴我,支持我這個研究只是基於追求學術知識與科學方案的熱誠,但他斷定各校系一定不會用。因為只要人一多,大家還是會回歸類似考試-即使名稱與形式上叫做甄試-的評鑑方法。果不其然,事後只有極少校系向我作了一些詢問,並沒有落實採用。延用傳統取才觀念,如何甄別特殊學生呢?

為教改開藥方的人士已經很多,讓我身為「教改的資深實踐者」,也提供一個不同的淺見吧!

把所有孩子帶上來,可能還是要回歸我國歷史智慧的「因材施教」,把錄取名額分開。

對百分之九十五的學生名額,實施盡可能「簡單化」的評鑑方法,譬如恢復聯考、或舉行一次基測即可。對已經服從排行榜的學生,就盡可能減輕他的負擔吧。

不多元的委員會‧看不見多元的學生

多元的學生不多‧多元的輔導卻更少

同時讓各校有百分之五的名額完全「自由化」,也不一定要由委員會取才,一個妥協的委員會,有可能反而選不到真正多元取向的學生。請各校遴選少數、甚至個人委員,甄選多元取向學生,並且責成他在學生入學後持續追蹤輔導,而不是入學後就算了。

具有行政效力的追蹤輔導,是非常重要的。假設說,對我那位鍾情於說唱的學生,指導教授如果可以同意他少修一些課,但必須從事一項獨立研究「說唱知識管理系統」,是否會皆大歡喜?

對那位要服用百憂解的學生,他的數學原來相當出色,只是更喜歡讀一些冷門文史材料,如果指導教授可以簽署他用一些外系的學分抵本系的學分,或許他就不藥而癒,甚至另有發明。因為前文也提到,文史中其實有許多需要數學詮釋、發揮、再應用創造的部分。

也許有人會覺得,同意、甚至鼓勵學生作這方面-尤其是沒有什麼明顯市場價格-的事情「很怪」,但這不就是真正的「快樂學習」與「多元發展」嗎?

也許也有人會批評,不應該為了極少數的學生,破壞課程規畫的完整性,但這不真正就是「把所有的孩子帶上來」嗎?

有人會懷疑,完全自由化,會不會發生不公平、政治錄取的情形?就人性而言,不可完全避免,但政治錄取也會傷及校系自己的競爭力。能不能請到「多元取向的老師」甄選出、並持續輔導「多元取向的學生」,在不傷及大公平的比例下,就讓各校為自己百分之五的選擇自負全責吧。

●老友,你在那裡?

一九七三年六月,建中十八班,在紅樓上激盪出「教改」思想的另三位同學,你們在那裡?三十年來快樂嗎?我很想知道。


後記:

一位臺大國企系的同學,也又找我談,他想改走「視覺設計」的人生方向。看來「興趣-學習-就業」是許多人永恆的三角難題。    (2005/1/7)

兩位醫學系的同學連袂來修我的課,我和他們課後討論,他們非常有觀點也有創意,作品「台大約會地點特輯」,表現方法卻是「小說+報導」,既實用又有文學性。其中一位十分想從事平面設計-或是廣義的商業設計,但又背負著身邊親友的期望,與社會排行榜的壓力…只能以我的課作為實現心願的出口。他們的作品,現在已經在 Google 搜尋上,躍居第一頁。    (2008/2/1)

我對「選舉行為、投票預測」的學習,應該也可以補充「人文與其他領域的整合」的說明,請參考「2008 總統預測/2012 總統選舉預測」的成果感想。我提出的「TX 取用模式」,其實也可以印證歷史智慧文心雕龍的「通變論」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