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改‧我先走了三十年 原載:〈科技報導〉No.269: 15-9, 2004, 5月號 
教改‧我先走了三十年 後記

●快樂‧抉擇‧排行榜

我在臺大教授「數位文創/網路影音文創」,班上有一位電機系的資優生,曾經代表學校到美國參加科技競賽。他經常找我談話,常談的一個話題是他對民俗說唱很有興趣,還成立了這方面的社團,他覺得從事說唱活動很快樂,問我支不支持他以這個領域作為人生的方向?

三十年前主動「教改」的老師,與三十年後被「教改」的學生,共同進行教改核心的「全人教育」網路討論。(2001)
三十年前後的「教改」師生,共同進行教改核心的「全人教育」網路討論

又有一位學生並沒有選我的課,卻來課上旁聽,只為下課後和我談談。他目前在臺大一個中等熱門的學系,心情非常不快樂,已經陷入必須定時吃藥解憂的地步。他覺得另一個冷門的學系很有吸引力,但又不願意轉系,問我有什麼建議?

這樣的學生很少,但都願意和我聊一聊,因為我們課堂上的實作,就是以「全人教育」為主題,探討教育、教改與人生選擇的網路雜誌。同時,他們知道,我也曾經面臨過相同的問題,而且作了大膽的抉擇。

三十年前,我將在臺北市建國中學畢業,當時有種「紅樓夜讀」的文化,在畢業到聯考的期間,每天回到學校「紅樓」,把四張桌子面對面拼在一起,進行小組讀書、彼此出題考試,達到相互激勵的目的。

在填繳志願表的前一天晚上,我們這個小組討論起校系的排序。建中是以理工掛帥,我也不例外的在理工班,還在「好班」,班上後來有十七位考上臺大,全校最多。

4 位建中學生:3 位衝動‧1 位覺醒

我們開始按照學校給的校系排行榜填,第一個是:臺大電機。

「電機是搞什麼的?」左手同學問。

「喔,」對面說:「我家那邊有一家汽車修理廠,門口掛的牌子,上面有寫:電機、鈑金。」

「原來如此,」剩下的人異口同聲說,「是作汽車的。」

於是,我們一起在第一志願寫下:臺大電機。

接著,參考排行榜上第二個:臺大化工。

「等一下!」我右邊同學大喊:「第八是臺大化學,化工和化學有什麼不一樣?」

對面和我,面面相覷。

「我猜,」左手同學抓抓制式光頭說:「化工是在工廠作化學實驗,化學就只是在實驗室作化學實驗…。」

「…可是,我寧願在實驗室作實驗啊…」右邊同學龜龜毛毛、不情願的說。

雖然如此,大家聳聳肩,還是一起在第二志願寫下:臺大化工。

如是,大家一起按照排行榜,繼續寫著相同的志願,大概一直寫到超過 50 個…

其中有一位同學,突然把筆往桌上一甩,慘叫一聲:「沒一個我喜歡的!」

這一聲霹靂,擊毀了我們長期為升學而築的心理隄防,蓄積的緊張、壓力、與盲從中的焦慮傾瀉而出,我們開始相互詰問、質疑:到底我們喜歡什麼?未來讀什麼才會快樂?在建中是不是就不能有和排行榜不一樣的選擇?有誰來幫助我們解決這樣的問題?

經過幾個小時的交心、激辯、哀嚎、狂笑後,我們發現,其實我們四個都是對「人與社會」比較有興趣(否則我們也不會在同一個小組吧?)如果我們從事對人的研究或工作,會比對物質的工作更快樂。

在深夜硬熬而產生的極度亢奮情緒中,我們四個緊緊勾住手指發誓:明天我們要一起勇敢的換考乙丁組(現在的第一類組),在最後一刻掙脫教育排行榜的牢籠,追尋自己快樂的未來!

但是,第二天早上,其他三位全部反悔了,只有我認為昨夜不是衝動,而是覺醒,堅持換考,因我在建中高一起就擔任校刊的編輯,對文學(廣義的)深具興趣,所以如願考上臺大中文系。

我是非常幸運的,因為除了以「自由」為校園文化的建中,當時可能沒有任何一所高中,會准許沒有念過一天史地的學生去跨考人文社會組。

應屆跨組應考,我大概是聯考史上的第一人吧?

教改﹦快樂+多元+所有孩子

那天晚上,我們所談的:快樂、多元發展、把所有孩子帶上來(包括絕大多數服從排行榜的同學,和想反抗的我們四個),其實就是現在「教改」的主張。

吳統雄和在美國喬治亞理工成立「Adoption Modeling」國際研究團隊,希望能夠發展出解釋、預測人類取用(選擇)行為的數量化模式。圖為團隊中其他參與學者。(2005)
吳統雄和在美國喬治亞理工成立「Adoption Modeling」國際研究團隊
吳統雄和在美國喬治亞理工成立「Adoption Modeling」國際研究團隊

雖然不同教改團體用了不一樣的名詞,譬如新教改團體用「平等」表現「所有孩子」的意思。他們最高的目標都是相同的,只是彼此對達成目標的方法,如何去改,看法並不相同。

當年,我也用自己的方法,「改」變了我自己的教育。

實踐「教改」三十年來,從學生變成老師,我或許可以回答我的學生了:第一、快樂是分內在和外在的,而且相互影響的。第二、要帶上來所有的孩子,必須使用不同的方法。

搞說唱、探人文、作自己有興趣的事,是會得到「內在」快樂的。但個人生存在社會中,又有一種外在的評價。我問學生,如果他放棄臺大電機系,去讀一所私立大學的表演藝術系,他的父母在介紹子女的時候,是不是一樣驕傲?年輕美女望著他的眼光是不是一樣著迷?別人的不快樂,會不會反射成自己的不快樂?

在社會簡單的功利主義邏輯下,是否真的會相信他的興趣取向?在以科系排行榜衡量個人價值的時候,甚至是否會懷疑他的實力?如果他必須一再解釋,他的電腦、數學、英文其實都非常出色,會不會很煩?會不會有人反問他,「喂!說相聲的,那你為什麼『不能』讀電機系?」

那位必須服用百憂解的學生,其實已經預見了這個結果。他想追求快樂,可是害怕有更大的不快樂等著他。

●人文與其他領域的整合(2/3)

●知識光譜與社會排行榜(3/3)

●多元取才的觀念與方法

●老友,你在那裡?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