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監控

吳惑

(原刊:綜合 1981,9月:42-5)
作者用兩則親身經歷的故事點出『他們太厲害了』這句話的含義,以及這句話背後隱藏的觀念問題。

陳文成去世以後,有一項傳聞說,他生前曾說過一句話:『他們太厲害了!』

最近一對美籍夫婦與我晤談,他們也以同樣的心情對我說:『他們太厲害了!』

這兩處談話中的『他們』,當係泛指負責我國治安的單位。

這也使我想起,本人也曾牽涉進一件與『他們太厲害了』頗有關連的事情中。

前述的美籍夫婦,姑且稱他們姓白。白先生原來在美國一所情報單位工作,目前休職在加州大學攻讀博士,計畫拿到學位後再行復職。

白先生刻在臺灣收集資料,撰寫學期報告,主題是臺灣的民情。他間接知道我曾經整理過部分臺灣大眾傳播的資料,因此約我見面,以交換意見。

我們在誠懇而認真的氣氛下談話。我竭盡所知,以最真確的感受答復他們的問題。但我逐漸發現,他們似乎並不滿意我對臺灣報業受到「控制程度」的描述,白先生不時委婉地暗示我:大膽地說真話,不必太顧忌。

於是我率直地問他們,為什麼有這麼奇特的態度?他們也很坦白地告訴我,根據他們前兩週的經驗,臺灣各處似乎都受到頗為嚴密的控制,不應像我所談論的這般輕微。

我進一步詢問,原來他們的經驗是這樣的:他們來臺後,很湊巧的結識了一位友人,引導他們到中南部一遊,並介紹了一群朋友。這群朋友有一些共同的特色:他們都自覺在工作上受到歧視,在行為上受到限制,而又與美麗島雜誌社的部分成員曾有過接觸。他們因此認為這些現象間不無因果關係,也很「坦誠地」向白先生訴說了他們的「疾苦」。

白氏夫婦說,他們在高雄拜訪了這樣的一位人士,出門後,坐上駛近的計程車,要司機帶他們去一家清靜的旅館。

住進旅館後,白太太感覺侍者的神色很「不對勁」,於是白先生在室內仔細的搜查了一下,發現一個很像竊聽器的東西。

我問:「你把這個可疑的東西拆開檢查了嗎?」

白先生說:「沒有。」

我又問:「你有沒有叫侍者來問清楚呢?」

白先生說:「也沒有。」

驚魂七個半小時

他們便決定急急離開,白先生說,他在退租時,覺得櫃臺出納的態度「很緊張」。

白太太說,他們不敢再搭旅館門口的計程車,便走路到火車站,打算坐車去臺南。

白先生說,當白太太在買票時,他覺得她身後有一個人是「釘梢者」。於是,他展開「反釘梢」,發現那個人在離開售票口後,走出車站登上了一部黑色轎車,使他感到事態更是可疑。

他們在臺南下車後,突然眺望到車站外停了一部警車,認為「很不可思議」,於是立即返回車廂,決定直接回臺北。但他們找到列車長要求補票時,列車長說不必那麼急,反而陪著一名陌生人吃水果,使他們覺得「此中必有文章」。

車上補的票是站票。他們找到空位坐下以後,每站都有人持票來和他們對號,白太太覺得這可能是藉機「查證」他們是否在車上。

他們也發現,後座總是有人坐,而且這個人一下車,就有另一個人來「頂替」,每個人手上都拿著行李「做偽裝」,白太太判斷可能是輪流釘梢。

這樣一直「釘」到臺北才告一段落,他們稱為「驚魂七個半小時」。

白先生做結論說:「他們太厲害了!」

當局者迷

聽完了他們的敘述,我個人有一點啼笑皆非的感覺。我問他們來臺灣以前,是否與臺灣熱衷政治的人士有過接觸?他們說從來沒有,那麼他們實在沒有這麼受到「重視」的可能;而且在他們認為被釘梢的過程中,「想當然耳」的漏洞百出。照常情判斷,也不可能在高雄到臺北的途中拚命釘梢,到了臺北以後又不釘了。

白氏夫婦可能連續接觸了幾位相似的人士,接收了很多「他們太厲害了」的印象,逐漸在潛意識中燃起「期望與『他們』交手」的興奮感,因此遇有風吹草動,不免草木皆兵起來。

我也曾被誤為是「他們」之一

不過,旁觀者清,當局者迷;自認與「他們」已經「對上了」的當事人也許便很容易不自覺地認為「他們」比比皆是。譬如我就曾被誤為是「他們」中的一員。

那時我還在讀大學,聽說某位教授在家中講授先秦諸子,收的學生全是外籍留華學生。我與這批外籍生很熟,聽他們說這位先生講課極好,因此我便自發地登門拜訪,要求參加旁聽,他也很客氣地應允了。

這位先生的解說果然精彩,因此我每次都騎著單車趕到,風雨無阻。

等到我聽講告一段落,過了一陣子以後,聽到一項傳言(不過,這項傳言未經這位先生本人證實),說這位先生的朋友們認為我是「他們」派來臥底的,因此才大方地「接納」我以示「清白」,但又因為我的存在而感到很不舒服。

我聽到這個說法,感到很難過。我只是覺得這位先生的講學很好,不料我誠懇聽課的動機卻被誤會了。我也感到很歉疚,因為我在不知情的狀況下,使這位先生的朋友們感到很不方便。我更感到有一絲悲哀,因為人們有時竟如此的互不信任。

就在我百感交集的時候,這位先生的朋友們在談到我時,也許免不了還要說一句:「他們太厲害了」吧!

部分出於事實,部分出於誤解

在陳文成博士、白氏夫婦和我個人的案例裏,可以看出「他們太厲害了」這句話的含義,也許有一部分出於事實,一部分出於想像,另一部分出於誤解。

「他們太厲害了」有正面的意義,可以嚇阻不法份子從事不法活動,對臺灣的治安有顯著的貢獻。但有時,這個意義也會因過度誇張而變形。

這句話也有負的意義,暗示有時國民的私行為會受到過於密切的注意。這除了容易引起被注意者的反感外,有時也會在注意的過程中把細微小事渲染得很嚴重。

「他們太厲害了」固然也可視為一種讚歎的話。但仔細品味,似乎不無有一點不恭敬的意思。「他們太厲害了」也許在人們的心目中,已成為一種有若干流行意味的觀念,應該如何處理這種觀念,也許很值得有關人士多多深思。


後記 後記:陳鼓應老師的懷疑

事隔30年,臺灣已變,有些當年所隱之事似可說明。文中的白先生,是美國 CIA 的探員,後來曾任美國駐泰國 CIA 的主管。

在家講學的教授,就是因「泛杜鵑花學運」受難的臺大陳鼓應老師。告訴我他的懷疑的,是介紹我去聽課的一位外籍女性學生,而懷疑的原因,是我後來告訴他們:我每逢寒暑假,都會擔任救國團山野服務的輔導員,而他們認為,與救國團有關的人員,就可能是特務。

我曾和陳老師夫婦一起出門,確實後面有人「明跟」;在這種氣氛下,難免會懷疑還有「暗樁」吧?

多年後,我到世新大學任教,和陳老師的難友王曉波教授成為同事。其實,陳老師不知道,在他受難的事件中,我也曾經受到意外的波及與打壓,當然,我的遭遇比他的苦難輕微太多了。詳情在:憶杜鵑花學運 (http://tx.liberal.ntu.edu.tw/TxFB/Essay/政治大學/I憶杜鵑花學運.htm)。 

(2005補敘)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