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天下之憂而憂的意識」

塑成典型的中國悲劇英雄

〈民生報〉
【本報記者吳統雄十一月四日台中特稿】

在今天比較文學會議中,熱門的話題是陳器文的「論詩經的憂患意識」。

自從西方文學輸入中國後,他們重要的觀念—-悲劇,也就變成國人朗朗上口的詞彙。

西方的「悲劇」觀念以為:一件悲慘事實的發生,如果係因壞人謀害好人等,並不是悲劇;如果是一個「英雄」級的人物,因為自己的某些性格缺陷而受到傷害--如伊底帕斯王、哈姆雷特等--才是真正的悲劇。

因此,許多人也試圖在中國文學的作品中,找出這種「悲劇」的例子。

陳器文指出:這固然是一種有趣的研究途徑;但這種悲劇,均界定至西方的文化條件,其真實性也不免令人懷疑。

她認為:「力拔山兮」式的人物,並不是傳統心目中的悲劇英雄。我們的悲劇英雄是周公、孔子、諸葛亮......,是在極惡劣的環境中,極軟弱的軀體中,卻具有極堅韌的生存意志。

這種意志,就是靠「憂患意識」——「先天下之憂而憂」的意識所支持的。

進一步,她試圖在詩經中抽出憂患意識的表現,而歸為三種層次。

一是「敬德思艱」,就是功業締造者!面對守成的憂患。

二是「喪亂之憂」,就是國家遭到變局,「風塵遮面,千里行役」的形象。

三是「士人精神風貌的綻現」,也就是傳統中國的中堅:士人階級性格的寫照,「有相當程度的道德焦慮,並無好勇鬥狠的紀錄,熱情遭受譏諷時,不能淡然處之,更見深沈厚重」。

她說,這種意識的影響,也使一部中國文學史變成徬徨在政治與文學之間的「可疑分子」。

講評人張健教授指出:陳文在觀念上相當可取,文字也極為優美。

不過,他認為行文及引例上,仍有斟酌的地方。

他指出:「中國的憂患意識」,言下切不可有「排他性」,以為西方便無這種觀念。

這個論題給我們最大的啟示是:我們不妨引入西方的詞彙,而灌注以中國的精神內涵。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