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血淚情:民法親屬編修訂-個案系列民法血淚情:民法親屬編修訂-個案系列

結婚,完全是『你和找』的事,為了追求你我完全靈肉和諧而結婚。

結婚,絕不是為了傳遞祖宗的香火,更不是為了承接姓氏的符號。

李蓓蓓和王勁風是大學同學,一起參加了校內慈幼性的社團。在一所育幼院裏,他們同時去扶起一位傷殘兒童,兩人雙手不經意地牽了起來,從此,就沒有再分開過。

在晴天的假日,勁風用單車在載著蓓蓓到碧潭划船;在微雨的黃昏,蓓蓓用小傘遮著勁風,依偎著踱過行人稀少的紅磚道。

畢業典禮,富泰的李媽媽喜氣洋洋地來了,拿著照相機為他倆拍照,穿過觀景器,李媽媽看到一對璧人。

她笑瞇瞇的說:『真好!勁風,能招進像你這樣的孩子來李家,真是福氣!』

『什麼!』王勁風瞪大了雙眼問。

李媽媽的咬字變硬了:『蓓蓓是獨生女,你要和蓓蓓結婚,只有入贅一條路!』

王勁風掉頭就走,蓓蓓穿了象徵畢業喜氣的旗袍,追趕不上。

勁風決定出國了。機場上,蓓蓓挽住他的臂,可是勁風推開了,大聲咆哮著:『你想,大家叫我李王勁風,多荒謬!』

一耽五年,蓓蓓近卅了。有一個鄉親的兒子光寶,初中畢業後當砂石工,由於軋斷了左掌,便賦閒在家。經由親戚說親,就入贅了李家。

洞房花燭夜的晚上,淚水摸糊了蓓蓓的雙眼,覺得自己像部機器。

光寶沒有什度不好,只是不肯出大門,他眼角長了一個癤,整日在沙發上捲曲著微胖的身子看電視。偶爾喝一點酒,會揮著斷肢打蓓蓓。如果李媽媽出來阻攔,他就用頭撞牆,哭鬧著:『你們不要看不起我!』

十年過去了,勁風學成歸國,未婚,又和蓓蓓不期而遇。勁風把蓓蓓擁進懷裡,但蓓蓓感覺到背後彷彿有光寶森冷的目光。

這回是蓓蓓先推開了勁風。她問:『萬一我們被控,捉進官裹,你就維持了祖宗的尊嚴嗎?』勁風沒有回答,只是用熱吻封住了蓓蓓不斷湧出的淚。

民法的規定是這樣的:『妻以其本姓冠以夫姓,贅夫以其本姓冠以妻姓。』只為了沒有實質意義的『姓』,許多人喪失了幸福。女子為了不能承傳『姓』,所以被看為『無用』的人;男子如果入贅失去了『姓』,便受到了輕視。

我們要確立一個觀念:我們尊重『姓名』,因為姓名是個人人格的象徵;可是我們否認姓氏被附加的色彩,姓不能承傳祖宗的榮耀和羞辱。究竟,這是個人人對自己負責的時代!

我們主張:一家仍以一姓為原則,但宜由夫妻兩人自行議決,不必煩勞民法代為規定。

更重要的,我們耍確認,『姓』與『人』的能力毫無因果關係,人們對這個符號的評價,全憑他個人的表現!

(註:全部情節是真的,只有姓名、時間、地點作了更動。)

(法律諮詢:政大法律系教授林菊枝)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