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血淚情:民法親屬編修訂-個案系列民法血淚情:民法親屬編修訂-個案系列

結婚純粹是個人的事嗎?

國家應予以干涉嗎?

葉苓結婚了兩年,丈夫因病去世了,膝下沒有留下兒女。

度過了意氣消沉的兩年,她遇見作五金生意的文多章,交往了三個月已經談論到婚嫁,偏偏葉苓的父親也年高過世了。

父親剛過世,又身為再嫁夫人,葉苓也不願大事鋪張,和多章商量過後,便在北投開了一間套房,請了幾位知己的朋友,沒有披嫁紗,擺了一桌酒席,算是行了婚禮。

一年後,葉苓生了個女兒,打算報戶口。但沒想到,文多章為事業四處奔波,又在南部新結識了個紅扮知己,加上重男輕女的觀念,覺得女兒不值得要,就來個翻臉不認帳,否認與葉苓的婚姻。

官司打了起來,結婚的要件是:『公開的儀式,和兩名以上的證人。』

但是旅館當時的大門是鎖著的,算是公開嗎?

葉苓,文多章並未穿著禮服,又無結婚人的介紹程序,算有儀式嗎?

葉苓敗訴了。

現行民法有關婚姻形式要件的規定是採『禮俗婚』,結婚的男女只要依法律的儀式完成結婚,就成為合法的夫妻。至於有無登記於戶政機關,不影響夫妻的身份。

但所規定的條文,尤其『公開的儀式』一語,常常容易發生爭議。譬如:結婚的場所,如果大門緊鎖不算公開,那麼『虛掩』著算不算呢?

所謂的『儀式』是怎樣的呢?是要燃一對紅燭嗎?男女結婚人、主婚人、證婚人上台排成一列嗎?還是………?

近年來『新潮結婚流行』,有人跳傘為婚,有人潛水為婚,………如果有人搗蛋,指這樣的夫婦結婚不合於『公開的儀式』,而宣稱他們結婚無效,該怎麼辦呢?

所謂『兩個以上的証人』萬一證人之一臨時因故未能出席,婚禮又是否合法呢?

結婚與否,最容易影響『第三人權利』,譬如:子女的名分,為婚生?抑非婚生?夫妻是否採聯合財產制度呢?一方的債務,另一方是否也有義務償還?它不僅只是倫理的問題,更牽涉到許多法律上的責任。

我們主張:結婚應採『國家干涉主義』,就是結婚前需男女當事人親自赴戶政機關,以書面申請為結婚之登記,使成為合法的夫妻。如此,也就可以避免像葉苓那樣的悲劇。

(法律諮詢:臺大法律系教授戴東雄)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