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訴訟三支柱:嚴格證據法則、

負全責的當事人主義、

相稱的損害賠償

臺美兩地訴訟的奇特經歷

游可兒(臺北市/資訊業)

〈立報〉

臺灣自今(2003)年九月以來實施刑事訴訟新制,媒體上有關的評論報導與「交互詰問演出」,反映的是從美國法律肥皂劇得來的印象,外形固然與美制相似,但流於戲劇化,更重要的是,在美國實務上很少發生。

美國強調訴訟三支柱

過去三年多,我在非自願下,在臺美兩地因相同案件展開訴訟,久病成良醫,深感美制司法實有此間沒看到的訴訟三根支柱:「『嚴格』證據法則」「『負全責』的當事人主義」與「『相稱』的刑責、損害賠償、與訴訟費用關係」,使得絕大多數的訴訟都是認罪協商、庭外和解,不需要進法院,或只是到法院走既定程序,真正要大費周張的審訊遠低於一成,如果考量民事官司,真會唇槍舌劍的訴訟更低於百分之二。

臺灣女檢偽造筆錄

我的案情是在臺灣遭犯罪集團誣告詐財,但檢察官在不到十二分鐘的庭訊中,僅採用對造的自白,不理會我調查不在場證明的要求,更在我完全不知情下,涉嫌捏造我的認罪筆錄,我便莫名其妙的被起訴,起訴書上連犯罪的時間、地點都沒有交代,因為她沒查!

這個檢察官不查案,在忙什麼呢?她在部落格上忙著貼沙龍照、和多位記者交心,向記者嬌嗔:「在板橋好好混喲!新聞如果亂寫,我會K你的.」(語氣是否打情罵悄、是否和檢察官的職務相稱,請各自判斷。)然後,該報記者就在報上以大標題封她是「美女檢察官」。

我的美國律師讀到這件沒有時間、地點的起訴書,連呼不可思議,這樣的內容在美國別說進不了法院,根本出不了檢察署。而檢察官為了快速結案而偽造筆錄,法官一定會將他移送律師公會評議,許多州更會直接將他移送法辦;另外在程序上,法官也會立刻宣佈「誤審」,還被告清白。

但我在臺灣卻要歷經兩審,才能爭回清白定讞。更要在臺美兩地展開反訟,以求公道。只因為草率的檢察官,而徒增許多訟源。

慘痛冤案內容‧法律人習以為常

也許我是運氣特別壞,碰上這樣的檢察官;但我在兩審法院痛陳這個經歷時,在場的法官、蒞庭檢察官(與偽造檢察官不是同一人)、律師們,似無一人有驚訝的反應。如果「不要證據」「不調查」是司法界默認的檢察文化,改什麼制度都沒有用。要瞭解美制訴訟精神,請大家不要再看肥皂劇,而改看Discovery的鑑識科學報導,才會更清楚什麼是「具體證據」。

爭回清白‧也討不回公道

我曾把在庭上的觀察告訴擔任資深律師的友人,他說:「被羅織亂整、比你悽慘的人太多了,大家都習以為常、麻木了。你能夠爭回清白,已經萬幸。趕快放掉、忘掉、學佛唸經去。不要再討公道了,沒有這種東西。」

官官相護‧只能期待青天

我後來有告訴這名女檢,過程完全一樣,只開庭一次不到五分鐘,不准我講話,連證人都沒傳,就草草結案。要說沒有官官相護也難!

如果司法真有青天,能夠重啟調查,我保有完整證據,隨時能夠配合。

如果檢察機構認為我所言有損檢察官形象,更歡迎主動來告我!讓大眾有機會看看形象下的真相。

地院特偵‧司法改革曙光

當前各司法機關,只有地方法院的裁判,大致還能遵守證據法則。又特偵組敢於以「正己」為先,優先掃除司法敗類,可以說是司法改革的曙光。

但最高法院、高等法院與各檢察署,並未根絕司法老賊、高調打混之輩,在「墮怠法官保護法」的保障下,自比上帝、姿意妄為,相關明確事例,另文報告。

美國律師接案‧堅守證據法則

在臺灣人人都知道,走進任何一家律師事務所繳六萬元,就一定有一位律師。但我在美國先要按照「律師領域」找,而且前後接觸了十幾位律師,有三分之一表示「次領域不同」不能接;有三分之一說「目前身上超過兩個案子了」不能接;有一位「因為外州的合作律師,曾代表過對造的企業類型(不是同一家),有倫理衝突」不能接;有幾位在討論幾次後,認為要處理中文的挑戰太大,放棄接;最後有兩位律師和我各談了十次以上。在簽約前會談中,律師先要求我將所有證據與文件譯為英文,他自己再送到著名大學的中文研究機構申請鑑定,再根據資料提出許多尖銳的問題,在確認證據後,才簽下了其中一位律師。

簽約後,律師一肩負起所有責任,尤其是「訴訟準備」與「排庭期」。「訴訟準備」就是把所有的證據書面化、進行宣誓、並與對造確認。萬一雙方有重大爭議,必須上法庭,亦由雙方律師建議庭期。

要上法庭的辯論,一定是極富爭議性的。日前我國「示範演出」中,雞毛蒜皮式的交互詰問,實務上極少可能發生,萬一發生,很可能被法官當場糾正。

臺灣蒞庭檢察官‧庭上隱形人

我國新制中,保留「法官『得』調查證據」的條文,可能會變成新制的罩門。我在舊制的經驗中,法庭上的檢察官等於「隱形人」,只呆坐著念一句「如起訴書」;對造的律師由於沒有任何證據,只能漫罵人身攻擊;法官由於事多,每次想到一個新問題,就攬到自己身上調查,下次再開庭,一拖經年,當事人根本不知何時可脫離苦海。

美國法官對沒有準備好、或庭上亂整的律師、檢察官,可能判藐視法庭,甚至妨礙司法;臺灣的法官如果不能保有公正第三人的身份,很可能淪回舊制的深淵。

美國律師、檢察官為什麼要這麼累呢?就牽涉到「三根支柱」的連鎖反應。因為堅守「具體證據法則」,個人心證與個人好惡的空間相對極微,一個案子會是否成立,檢辯與法官不會有太大差距,如果證據不足,檢察官不會羅織他人而陷自己入罪。

美國支持認罪協商‧減少訟源

如果證據充分,檢察官對被告有極大協商認罪權力,從輕、從重有如天淵,可以減少絕大訟源。而附帶的民事賠償,也以庭外和解為輕,如果一定要上庭,可加判懲罰性賠償,往往是損害賠償的十倍以上。

律師為了當事人的最佳利益,如果證據明確,會勸當事人認罪賠償,以縮小受懲罰範圍。

美國律師費制‧窮人不必花錢

美國律師不大願意硬拗,其實和律師費也有關係。

許多人提到新制會「向富人傾斜」,沒錯,美國不少律師是按鐘點收費,費用驚人,但他們只為企業和富翁服務。一般平民律師打的是「獲勝-賠償分成」官司,如果敗訴,律師一文費用也沒有。所以律師才會全心全意為當事人-也為自己-著想。

臺灣損害賠償偏低‧討公道是跳無底洞

我在臺灣的訴訟,目前已化了四十五萬元,未來預期最少還要化四十萬元,所以很多人勸我,在臺灣不能打討回公道的官司,那是在跳無底洞。

但是,我在美國的訴訟,目前一毛也沒花,委任簽約上言明,萬一要在美國兩個州進法院,我需負擔的預算也在一千美元以內,而可要求懲罰性損害賠償在一千萬美元以上,他最高可以分一半。

臺灣的損害賠償一向極度偏低、脫離現實,律師不可能採獲勝分成制。有些律師便可能不太專心,也就不太在意證據與勝負,只能隨便亂接案、多多益善,收收漫罵費。在美國,我的對造,很可能根本找不到律師來誣告我。

很少人曾經因同案在臺美兩地,走過訴訟之途,難以體驗美制的精神,其實與臺灣媒體報導的顧慮背道而馳,但是,移植到臺灣,那些顧慮確實很可能發生。

刑訴新制嶄新上路,如果只有外形,而沒有內在的支柱,我實在不敢太樂觀。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相關主題 Go to related pages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