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電信自由化

吳統雄(本文作者為聯合報系資訊中心副主任)

卓越雜誌 新聞話題 1987年8月

深入探究「電信自由化」方案內容可以發現:電信單位雖然舉出了「自由化」的名義,但在方法上並沒有採用國際上「電信自由化」的內涵。

我們的電信資訊事業,究竟應如何真正達到自由化?

電信局最近宣佈「電信自由化」與「電信資費合理化」兩項方案,並表示自八月一日起漸次實施,這兩項方案的主要內容為:

八月起開放電話用戶自備電話機,及話機附屬設備。(按,發起時間亦有可能延誤,因為據更早的消息,曾預定在七月開放,但在內部行政作業上,無法形成決策。)

以後逐步開放用戶自備數據機、電傳打字機,降低電話裝機費(由一萬六千元降至一萬四千元),取消界外維修費、統一工料費,放寬長途電話費(未說明幅度)。

在三年內開放四項電信下游業務,即:數據機通訊(限定為電信總局未提供者)、專用資訊區域網路、電子郵件、與訊息儲存檢索系統。

這兩項方案有令人可喜之處,電訊主管單位終於有了「自由化」的觀念,有了計畫,且制定了實施步驟。

不合理的方案

但深入研究方案內容,卻可能頗令人大失所望,因為其中具體者僅係排除長年以來受人詬病,極不合理的事項;真正觸及前瞻性、國際化觀點的「自有化」微乎其微。

計畫中放寬的不外兩類:第一、在事實上根本管不到的限制,如當前用戶自備電話機、數據機、電傳打字機;以及未來的專用資訊區域網路等。其次,是在法理情上均明顯違背費率公平原則的事項,如降低裝置費(且降得很少)、取消界外維修費、統一工料費等。少數影響深遠,又最受關切的事項,如長途通訊費率,,又不肯說明放寬幅度;或是再加上但書限制,如表示將開放數據通信,又限定電信總局未提供者。(如果三年以後,電信總局已充分提供數據通信業務,或已準備提供,這項「開放」是否會成為名存實亡呢?)

這好比一扇以前裝有千重鎖鍊的大門,長年緊閉,現在一但要宣佈「開大門」了,其實只是拔掉一、兩個鎖,甚至只是拔掉那個已經鏽蝕不能用的鎖,這怎麼可能真正開大門走大路呢?

發生這種情況的第一個原因,可能是主管機關的意識過於謹慎,一則是財務上的,二則是權力上的。

電信建設需要很大的財力作後盾,在建設初期實力不足,以一些權宜辦法籌集資金,如高收、超收裝機費、提高長途通信費等,是可以諒解的。事實上貧窮的第三世界國家,如巴西等,在電信建設初期,都是巧立名目收費,這是一件無可奈何的事。但是,我國電信經過近四十年的生聚,早已十分殷實。財經官員不久前評估電信總局的財務結構為「極為健全」,其自有資金比例且為全國公民營事業最高者,財務調度實在不再需要走旁門左道了。富人就要有恢宏的氣度,過度聚斂將成苛刻,過度謹慎將成保守。

過去,我國的電信事業好比籃球比賽,一向是集兩邊投球、吹哨子、外帶賣門票於一身,權力十分的大。若是一旦真要「自由化」,權力就要分割,管理的人員、事項減少了,節制的力量反而增加了;勝負、賣座不能操作了,必須提升效率的壓力反而增加了。這樣自然很可能使得當事者難以適應,不願改革,對維持現狀依依不捨了。

專業電信民營化

同時,電信單位雖然舉出了「自由化」的名義,但在方法上並沒有採用國際上「電信自由化」的內涵。譬如美國是把原來壟斷的電信事業解除,分別交由不同地區的公司民營。英國是把國營的電信售予民間,並扶植另一家純民營電信公司與之競爭,政府只負責核定標準與監督市場公平性。日本也把政府的電信部門改為民營公司,且引進八家民營公司經營不同的業務,與之競爭。這些作法才叫做「自由化」。「自由化」並不是電信總局已公布的枝節措施。

根據國內一群學者專家和筆者最近共同完成的一項研究顯示,我們的電信資訊事業要達到「自由化」,必須優先考慮以下四項論題:

一、電信體系自由化

這是電信自由化最基本的工作,又可分為三個步驟:

第一、電信業務的營運部分改為公司組織。當前的電信總局是一個政府機構,既是管理官署,又兼領營運功能,角色混淆。故其中的營運業務應分離出來,形成公司組織,類似「中鋼模式」或「台汽模式」;而政府的電信部門只負責審核和監督。

其次,將電信業務畫分為兩類,稱為第一、二類業務,或基本、加值業務。第一類業務即設置電信基磐網路,提供國內外公眾使用的電信服務,如電話、電報等。第二類業務即除第一類以外的各種加值、增強、轉售、分享等服務。最後,第一類業務可由國營公司經營,得獨佔、或適度開放民營公司與之競爭;第二類業務完全開放民間自由經營、競爭。

二、服務費率自由化

當前電信單位的作法是「列舉法」,表示未來民間可以經營那些服務,理念的方式應為「除外法」,即除標明民間不得經營那些項目外,民間可以發展任何服務。唯有服務項目自由化,才能激發民間充分發揮想像力,等於將研究發展的潛能儲於民間,帶動整體科技發展。

同時各種服務的會計必須獨立,充分達成使用者付費的合理費率。譬如以長途電話補貼室內電信便是不合理的。也要避免以內部挪移補貼作為惡性競爭的狀況。

三、電信市場自由化

電信業務分割之後,或會興起市場容納的疑問。但這完全是一個「不穿鞋?或沒鞋穿?」的問題,電信市場亦可經由開放而創造需求。但干擾電信市場的因素如資訊安全(即內容監管)、資金投入限制等必須排除,否則市場難以自由運作。

四、電信採購自由化

電信業務雖經分割,但擔任電信建設火車頭者,仍將是經營第一項業務的國營電信。而國營電信的建設採購金額太龐大,受到各種審計法規、行政力量、及外圍人際因素影響,運作頗為艱困。如何充分達成興利為先,兼能防弊的目標,猶待大魄力的作為。

台灣在公元兩千年是否能夠順利步入資訊社會?向前瞻望,向國際友邦環視,是否能夠促進電信自由化,將是最重要的一個主導力量。

拔一閂,不足以開大門。我們必須邁向電信自由化,而且必須步步落實。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相關主題 Go to related pages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