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篇

慶祝國慶.辦好選舉

談選舉反映的政治議題

凌飛

本屆增額立法委員選舉即將在年底舉行,我們希望候選人能以選民的期望為主,創造安和樂利的社會,視選民為選舉中的「主角」。

「以選民為主角」,在政治行為的領域中,有豐富的寓意:選民如果能夠察覺到自己是主角,才會積極的參與政治活動,才能談全民政治的理念;公職人員和民意代表如果能確實尊重選民的主角身份,行為才不致於輕易濫權,不致過份「搶鏡頭」。以選「民」為「主」角,也許正是「民主」另一個簡鍊的詮釋。

本文就是以民意調查的方式,發探求選民對各種問題的看法,一個問題重要性的程度。一方面提供政府參考,「主角」的需求是什麼;另一方面提供「主角」恰如其分的機會,向公眾發言表達反意見。

新聞媒體的職責不僅在報導候選人的主張,提供選民抉擇;更應該反映選民的主張,指引候選人政見取向的方向。

政治財經文教

選民萬事關心

選民關心的問題有那些?他們認為這些問題重要的程度如何?

我們根據以往對候選人政見的研究,加上其他學者以往研究的發現,將當前的問題規併為三十九項,為了閱讀的醒目,方便起見,再把這三十九項問題分成四類:意識形態類、內政類、財經類、文教及其他類,意識型態類相當政治學中所談到的政治認同,政治規範的部分,其他三類則指一般的政策主張。這裏的「類」並不含學術上的「排他性」,也就是說某一類中的某一項問題,並不是絕對不可以放到另一類中去的。

這些類目的表列次序如下:

一、          意識形態類:實踐三民主義及有關建國理想,中共對台灣的影響、台獨組織對台灣的影響、公職人員和民意代表的品質與服務精神、社會風氣問題、綠卡問題、加強政治制衡力量、加強維護人權、取消戒嚴法、強化地方自治力量、省市長改由民選。

二、          內政類:儘速貪污、清明政治、簡化行政手續、社會福利、全民保險、失業救濟問題、保護環境、防治公害、維護治安,及有關警政問題、改善交通、攤販問題、加強醫療服務、都市計畫或社區建設、國民住宅、購屋貸款、違建遷移問題、改善公共設施、道路、公園、河道防洪、疏通下水道。

三、          經濟財政類:軍公教福利問題、工礦業與勞工福利、農業與農民福利、漁航業與漁航人員福利、後備軍人與榮民福利、低收入者和老人、殘障者福利、就業輔導問題、賦稅與預算問題、中小企業輔導或銀行融資問題、國營企業問題、銀行呆帳問題、物價上漲、通貨膨脹。

四、          文教及其他類型:文化問題、教育、體育、觀光區或休閒區開發、婦女問題、山胞問題。

年齡籍貫因素

其間略有差距

讓我們看到那一項問題是「重要」的,「重要」的意義大抵可以有兩種定義:第一種是「英雄所見略同」的重要、第二種是「見仁見智」的重要。我們先談屬於「一致強調」的「重要」。

什麼樣的「英雄」會有什麼略同的「所見」呢?政治學的研究指出,有些選民的外在特徵,可能會影響選民判斷問題的方式,這些外在特徵包括:年齡、黨籍、性別、籍貫、教育程度、家庭收入、都市化程度,以及所從事的職業等。

為了了解具有類似外在特徵的人面,是否具有相似的主張,我們要把原有的特徵分為幾個區隔,我們且把這些特徵的層次釐定如下:

年齡:分為青年、中年、中年三層。青年層於三十七歲以下,他們所有的生活記憶,可說完全是臺灣光復之後的經驗;壯年層為三十至五十二歲之間,他們的青少年是在大陸或日據時代度過,擁有混合型的生活經驗;中年層為五十三歲以上,他們接近成年後臺灣才光復,對問題的看法可能容易受到光復前生活經驗的影響。

黨籍:分為國民黨和非國民黨兩層。

性別:分為男、女兩層

籍貫:分為臺灣地區和非臺灣地區兩層。

教育程度:分為大學以上、高中至初中、小學以下三層。

在都市化程度方面:由於我們的樣本都來自台北市,可能會發生偏頗,因此不予討論。

在職業方面和家庭收入方面,以往的研究發現,職業或收入本身對選民的影響不穩定,卻是一種較高層次的「社會經濟地位」卻頗能影響選民的態度,「社會經濟地位」包括了職業聲望、職業待遇、職業形象多重抽像的意義,而且「地位」的高下,估計起來很不容易,因此這方面我們也不討論。

各種外在特質相同的選民,他們強調的問題是哪些?根據資料,我們第一個感受是:不同外在特徵的選民,對於重要問題的取捨,雖然不能說沒有「系統取向」的情形,但是不十分明顯。「系統取向」是指對那一類型的問題特別敏感,認為特別的重要。

略有「系統取向」的情形是:

在年齡方面,中年層的選民比較重視維持政治安定的有關問題。

在性別方面:男性比較願意對問題評以強調性的主張,女性則比較允執蕨中,不大願意對問題表示強烈的態度。

在籍貫方面,非臺灣地區籍貫的選民,也比較偏重維持政治安定的問題。

綜合而言之,不同外在特徵所區別的階層,每一個階層內的選民,受到這個特徵單一的影響力似乎不大,因此沒有特別重視某些彼此屬性很接近的論題。這方面的分析,後文中還有補充。

另外,各階層的選民認為不重要的論題很少,僅有的項目是:

壯年層、國民黨以及非臺灣地區籍的選民,認為「強化地方自治力量」不重要;非臺灣地區籍的選民同時也認為「加強維護人權、取消戒嚴法。」不重要。

利用因素分析

畫分國事經緯

找出選民重視的問題,可以使我們對當前的國事有「重點」式的了解,卻還不能夠使我們「全面」地勾勒出選民的意見架構。

因為有一些在屬性上彼此相關性很高的論題,它們各個的平均分數也許並不很高,但是它們結合起來的影響力,也許卻比得分很高但是單獨存在的這個問題還要大,這些問題在決定選民的態度方面,才是真正主要的因素。

如果要把這些彼此相關的問題一一排比出來,解說起來很麻煩。統計學上有一種「因素分析」的方法,可以把這些因素的抽取出來,達到以簡馭繁的目的。

經由「因素分析」,我們把選民對問題的主張中抽出了六個因素。第一個可稱為「個人民生因素」,第二個可稱為「社會問題因素」;第三個可稱為「維持政治安定的因素」;第四個可稱為「追求政治均衡因素」;第五個可稱為「總體經濟因素」;第六個則可以稱之為「其他因素」,佔變異量百分之五。

這六個因素,大致可以畫出了當前問題的輪廓,說明了公共政策所需要積極解決的「主要」成分。

政治認同制度

必須溝通岐見

前文提到,我們討論一個問題是否有「重要性」,也可以用「見仁見智」的角度來界定。譬如說,有一個問題,有人評六分,另有一個人評一分,平均起來才三分,表面上看起來不太重要,但它卻有強烈的「爭論」性質,為了要消弭岐見,它當然也很「重要」了。

這一類的問題,我們在本文中特稱為「差異問題」。

如何決定的差異的大小呢?統計學上有一種稱作「標準差」的統計方法,一個問題的標準差越大,這項問題主張的差異也愈大,反之亦然。

我們找出了五項「差異問題」,它們按差異由大而小的排列是:

(1)強化地方自治,省市長改由民選。(2)加強政治制衡力量。(3)加強維護人權,取消戒嚴法。(4)臺獨組織對臺灣的影響。(5)中共對臺灣的影響。

現在我們也又要考慮:什麼樣的外在特徵,會影響選民之間發生「差異問題」的情形,可能主要是年齡、黨籍、籍貫。至於性別造成的差異,主要是主張「強度」的不同,而不是主張「取向」的不同。

在年齡方面,有年齡愈輕,愈認為中共對臺灣的影響不足憂慮的現象;同時壯年層的選民,認為不必太重視強化地方自治力量。

黨籍方面,非國民黨籍的選民比黨籍的選民,認為「強化地方自治力量」較為重要。

籍貫是造成差異很顯著的一個特徵,大體來說,非台灣地區籍的選民,比較主張維持現有的政治秩序,不必再作改動,而臺灣地區籍的選民則期望個人的權力再受保障,地方政府的力量再擴充。另一方面,台灣地區籍的選民,也比較強調工、農業的發展。

至此我們發現:在政治學的領域中,有三大主要的研究方面:政治權力、政治制度和公共政策。愈現代化國家,人民對權力的分配、制度的運行、基本都已有了共同的認識,會發生差異的,多半是在公共政策方面。

但是我們的選民在改善某些公共政策方面,強調的重要性幾乎是一致的;發生差異現象的部分,但反而是屬於政治權力與政治制度的認同方面,這在我國施行民主的過程中,當然不是十分有利的情形。因此,如何溝通選民之間政治觀點上的岐見,也許是當前亟須的要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