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選舉、探國是

迎接年底增額立法委員選舉,內政部在本週已展開各項準備工作。

有意問鼎立法委員寶座的政治人物,更早以緊鑼密鼓積極部署助選人員,籌畫競選策略,以及擬定爭取民意的意見了。

候選人為吸引民眾,自然要提出各種改革的言論和建設的主張,這種政見也大致反映了當前國事的概要。

因此分析候選人的政見,可以告訴我們:當前的問題有那些?其中重要的問題有那些?不同政治背景的人,看待問題有沒有差別?抱持不同的看法當選有沒有影響?

了解候選人的政見不僅可以使我們知道當前民主政治中的問題,也可以使候選人之間知己知彼,以求在選戰中百戰百勝。

選舉十大政見

候選人提出的政見種類非常多,但是哪些才是特別重要的呢?

根據以往各屆選舉中的分析,我們找出候選人認為最重要的十大政見,依次排名如下:

1實踐三民主義及相關理想。

2工業與勞工福利。

3改善交通。

4農業與農民服務。

5國民住宅相關問題。

6加強教育。

7軍公教福利。

8社會福利相關問題。

9地方賦稅與預算問題。

10漁航業及從業員福利。

實踐三民主義在歷次選舉與政見中始終高居第一位,足見大多數後均以奉行建國理想為主,這應是目前政治結構穩定的基礎所在。

改善交通與國民住宅分佔第三、第五,顯示台灣食衣住行四大民生需求中,雖然沒有吃飯穿衣的問題,但是在住與行仍有很大的問題,如何滿足國民這兩項期望,實在值得深思。

軍公教人員、勞工、和農民在選舉人的結構中,佔了很大的比例,為了爭取他們的選票,為他們福利而呼的聲音,自然也格外的響亮。

如果把地方級選舉和中央級選舉的重要政見比較,兩者的內容也差不多,重要性的順序也很接近。

三個主要因素

找出候選人的重要政見可以使我們對當前的問題有重點式的了解,卻還不能使我們全面性的勾出候選人的意見架構。

因為有一些在屬性上彼此相關性很高的政見,也許沒有排到很前面的位置,但他們結合起來的影響力,也許卻遠比但單獨存在的政見還要大,這些在候選人的機動與取向上,才是真正有決定性的因素。

如果把這些彼此相關的政見一一找出,解說起來很麻煩,統計學上有一種叫因素分析的方法,才是真正有決定性的因素。

使用因素分析法研究候選人全部主張後,發現抽出來兩個主要的因素,一個可稱之為社會性因素,另一個可稱之為經濟性因素。

與社會性因素有關聯的政見有:改善交通,攤販問題,治安警政,醫療保健,工業與勞工,後備軍人與榮民問題。

何處發生歧見

與經濟因素有關聯的政見;軍公教福利,工業與勞工福利,農業與農民,漁業與漁民,以及開發觀光等。

社會性因素和經濟性因素也可以說是解釋當前問題,最重要的經與緯。

另外在分析的過程中也發現,如果繼續往下抽取,可以抽出第三個因素追求政治均衡因素。

追求政治均衡因素相關的政見有三,加強政治制衡,維護人權與取消戒嚴法,和加強地方自治力量。不同群體的候選人他們所認為重要的政見是不是不一樣這就是政見差異的問題。譬如,我最關心的就是國民黨的候選人和非國民黨候選人,在政治的主張上到底使否存在歧見。幸而統計學上有一種叫卡方檢定的方法,用周延的計算方法,解決了我們這個難題。

用卡方檢定,我們找出國民黨和非國民黨的候選人有顯著的差異政見,後者包括無黨籍,民社黨和青年黨,及在候選時不願著明原屬黨籍。

國民黨比非國民黨的候選人重視,而發生顯著的差異部分,計十六項:

實踐三民主義,簡化行政手續,改革交通,醫療服務,改善公共設施,注意河堤,增建國民住宅,重視文化問題,軍公教福利,工業與勞工,低收入者福利,就業輔導,加強教育,加強體育,重視婦女問題。

非國民黨候選人比國民黨候選人重視,而發生顯著的差異,計四項:

加強政治制衡力量,維護人權及取消戒嚴法,加強地方自治力量,提高公職人員素質。

目光應該遠大

從雙方差異政見數量的比較上,立即可看出,國民黨比非國民黨的候選人在關懷問題的範圍上,顯然寬闊了許多。國民黨比非國民黨的候選人注意的問題多達十六個,而且涉及社會,經濟各個層面。相對的非國民黨候選人比國民黨候選人比較注重四個論點,而且均不出政治均衡的屆域。

非國民黨候選人所關心的固然是民主政治的基本問題,但是如此目光總是不能被廣被。

歷屆選舉國民黨往往獲得大勝,組織輔助的力量固然功不可沒,但是黨籍候選人深查民意,自然也容易受到民意的擁戴。

選民關心什麼

兩種政治體候選人有顯著的差異政見隨然多達二十多項,卻沒有絕對分明的現象出現,譬如某一種政治背景出現的候選人,在某一種政治提出率是零,或是出現百分之百的現象,這可說明,我國的政治主張並沒有完全發生兩極化的極端情形。

從推理上來說,如果一項政治能夠同時滿足下面兩格現象,1.提了這項政見的候選人,當選的機率比較高2.忽略了這項政見的的候選人,當選的比率低那它可稱之為並不高3.忽略了這項政見的候選人當選的比率選民關切的政見。

如果:提了某項政見的候選人。當選的比率卻不低,他便可稱之為選民認為次要的政見。

使用卡方檢定,計算當選和提出的關係,我們也可以把關切政見找出。

相對的,提出次要政見並不見得必然弱選,但是提高了這項政見,並無助於提高當選的機率。

選民關切的政見如下,改善交通,攤販問題,治安與警政,醫療衛生,河道防堤,國民住宅,都市計劃,軍公教福利,文化問題,加強教育,加強體育,學前教育。選民認為次要的政見也有兩項,加強政治制衡力量,加強人權及取消戒嚴法。

小市民的性格

從上面分析可看出,選民一般來說,必較關切與個人福利有關,日常週遭事物而不大重視原則性的,利害關係比較遠的問題。選民的需求隨然早已脫離了追求基本安全的範圍,以在追求舒適的居住環境,出入的方便,環境的寧靜,子女的教育,以及休閒娛樂,精神修業方面,

而參加競選中的人中,不會在團體中追尋尊嚴,積極尋求自我實現之土,他們提出的政見,當然必較不容易獲得小市民的共鳴。

選民有小市民性格,對不是一件悲哀之事,因為一切的建設,經濟建設都有長足的發展,不可能不把政治建設一起提高。

今年底有心參與競選的人士,固然不必特異排斥高姿態的政見,但是為選民關切的問題著想,利人利己,也可能比較容易百戰百勝!

我們有活潑、開放的言論自由

曾經有一種說法指出,選務單位在選舉中有偏袒,這是很不正確的,譬如從選務單位印行選舉公報內容來看,已經充分的表達各個候選人的意見,也反映了候選人之間多元化的價值觀,而且,筆者曾收集了各個候選人自己印刷的競選傳單,把傳單和公報上的意見相互比較,也沒有發現顯著的差異。

或許有人懷疑,選舉公報是由政府印刷發行,候選人的政見可能經過檢查修改,但從選舉罷免法頒行後的選舉公報中,都看不出檢查的痕跡。我想舉幾個例子來說明:

台北市議員候選人陳水扁、謝長廷、林正傑在公道上的聯合政見是:「民主要制衡、制衡靠黨外,自從台北市改為院轄市之後,市長就是官派的,都是他們自己人,造成府會一家,腐賄愈加的現象。」

這類批評性的政見,在公報中屢見不鮮。而且它們三人用全相同的政見以壯聲色,也沒有被禁止。

高雄縣的省議員候選人林景光說:「省長自己選,不要官派。派了林良港還好,派了別人如何辦?」更跳出理論批評的範疇,而且變成指名批評了。

桃園縣長的省議員候選人黃玉嬌說:「打老虎打特權,揭發政治黑幕。為民主為大眾,我願意自我犧牲。」高雄市的市議員候選人洪壽美說:「打開市長辦公室大門,拉出市長來接近民眾。」可說是動作派的政見。

宜蘭縣縣長候選人許仁修說:「遵照地藏王之大願,地獄不空不成佛,訂設法超渡孤魂」這種發表意見的方式,更超出一般常規。

還有,曾經彰化競選立法委員的張春男說:「我的政見全部共有六百個字,若有不足就是曾被刪除。」這種帶有強烈懷疑論、反諷性的非政見,結果還是開入公報的政見欄中,

以上的例子可以說明,選舉公報中的政見不僅各具風貌,而且活潑有趣,平心而論,可以說明已經到達了公平、公正、公開的境地。

1983.8.7 P.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