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篇

天下第一毒

戴沃辛有多毒?如果與一度在臺灣談此色變的多氯聯苯比較,戴沃辛的毒性是多氯聯苯的一萬五千培,是已知人類所製造出來的最毒的毒劑!

根據報導,燃燒廢電纜收取銅料,但也製造出戴沃辛的業者,在衛生單位的追緝下,依然化整為零,到荒僻鄉野照燒不誤。這些業者為什麼肯「玩火」,而不怕「自焚」呢?可能是還沒有明顯而立即的證據,使得業者感到戴沃辛很毒,業者說不定還覺得衛生單位太吹毛求疵了呢!

不怕自焚寧玩火

將來在執行勸導或取締上可能遇到的困難及阻力,主要的困難在於如何協助民眾建立較正確的認同─「戴沃辛是一種很容易產生的劇毒物質」。如不能先使民眾接受這觀念,則政府強制取締所造成的民怨一定很大,這是有為的民主國家努力避免的事。

在臺南灣裡焚化電纜場所附近的二個士壤檢體中,發現含有戴沃辛零點一一及零點四四PPM(百萬分之一的單位),取自空氣的樣本則分別為八及十二PPT(兆分之一的單位)。這些濃度單位對民眾而言是代表什麼意義呢?如民眾與政府執行單位有了共識,則對執行取締的阻力就不多了。例如衛生署說:「一般民眾若每天曝露在這種環境中達三小時,就可能導致初期癌症」。但這推論卻無法由臺南市衛生局七一年所作十大死因調查中獲得證實。因臺南市南區或灣裡地區燃燒廢電纜已有十七、八年之久,而當地的十大死因卻沒有特別的異常現象。因此民眾會懷疑:「戴沃辛真的那麼毒嗎?」

一旦爆發難收拾

本文僅就有關資料,作一簡單的報導,除提供政府及台南南區及灣裡的同胞參考外,並希望由此能增加國人對一些公害問題的認識。

依據文獻資料,戴沃辛是氯化二氧化芑類化合物(PCDDS),共可能有七十五種異構物,所含氯的數目可由一至八個不等。其中最毒,也最為人所注意的是四氯二氧芑(TCDD),在一九七六及一九七八兩被敘述為「已知人類所曾製造物質中最毒的」。

化學物質的毒性,通常是在累積相當程度之後才爆發出來。譬如說,當年多氯聯苯在污染初期也沒有明顯的病變,而一旦發作之後,受害的人已經沒有辦法挽救了。業者如果還不自制,戴沃辛可能會造成更大的災害,而第一個害罪的就會是經常接觸戴沃辛的業者本人。

多氯聯苯是小巫

各種化學毒劑可就它侵蝕人體、損害內臟,致癌可能性以皮難以治療的程度,來比較彼此的毒性。根據美國衛生單位提供的資料,假設以多氯聯苯的毒性為基準,則中國古代認為最毒的砒霜,毒性是十六點六倍;現代偵探故事裏常見的氰化鈉是一百一十六點四倍;世界上已知次毒的毒劑巴拉松是三百七十五倍;而最毒的戴沃辛高達一萬五千倍!

戴沃辛已知的毒微是:皮膚病變、破壞肝臟、心臟、肺臟、腎臟和神經系統功能,以及導致癌症,而且幾乎無藥可治。

四氯二氧芑是一種白色結晶物,微溶於水,化學性質相當安定,祇有在高熱時(攝氏五百度)開始分解。當溫度增高到八百度時,可在廿一秒內完全分解而消失毒性。以陽光照射時,在特殊條件下亦能為其中的紫外光所分解。

四氯二氧芑在一九五七年第一次被合成,在一九六一年則被證實可引起皮膚病變。由動物實驗中證實它可造成死胎、畸形、突變、癌症及影響免疫系統。

小白老鼠命鳴呼

在實驗室中發現,小白老鼠一次攝取四氯二氧芑量達零點一PPB(十億分之一單位)則肝臟就腫大。如小白老鼠每天食用十PPB的量,即可在二至四天內全部死亡。因此當一九七六年義大利發生四氯二氧芑的污染時,該污染區域中凡土壤含四氯二氧芑濃度高於零點零一PPM以上(共約一百公頃),即撤離當地所有的居民(共約七百三十人)。相較之下,這次臺南焚化電纜場中所驗出的土壤四氯二氧芑含量是相當高,而不應忽視的。

至於四氯二氧芑的可能來源主要可分成:

一、某些農藥的合成副產回或污染物。此類農藥大多是朵氧醋酸類,或多氯酚類。如除草劑中的二、四地(2.4─D),護谷殺蟲劑中的樂乃松;殺ㄇㄢ2劑中的得脫ㄇㄢ2;木材防腐劑中的五氯酚(PCP)等。

工業品中常潛伏

二、燃燒含有多氯聯苯(PCBS),多氯酚或前述農藥的物質所造成,多氯聯苯由於它的熱安定性及化學安定性,因此在工業上廣泛地使用於變壓器、電容器及鑄造臘中。此類物品廢棄後,經一般的燃燒即會產生四氯二氧芑。而且多氯聯苯經一般的熱處理或燃燒,或產生另一種劇毒性物;多氯二苯駢ㄈㄨ喃(PCDFS)。它的毒性強度很近似多氯二氧芑類化合物。在一九六八年日本發生的多氯聯苯中毒事件裏,在有毒的米糠油中經分析,亦發現多氯二苯駢ㄈㄨ喃的存在。因此,它的可能存在對毒性的影響是需要注意的。

多氯酚則大部份用於農藥的合成,如五氯酚的用於木材防腐劑上。在貯存時,木材表面常施以五氯酚防腐,當木材加工時,剝除的最外皮(含五氯酚)則被鋸成木屑用於燃燒或合板加工。在燃燒的過程裏,多氯二氧芑類及多氯二苯駢ㄈㄨ喃的生成就無可避免了。

所以,工作環境中如涉及苯氯醋酸,氯化酚或多氯聯苯的製造,或是利用這些物質來合成其他物質,或是曾施用過上述農藥的產品,或是工廠製造、修理及迴收含多氯聯苯的變壓器及電容器,或是工廠以多氯聯苯作熱傳導媒,或是工廠製造含多氯聯苯的鑄造臘,或是製造電纜皮、染料、樹脂、橡膠等產品及塑造業者等,都必須對工作環境的安全有充分了解及預防。

捕風捉煙還不夠

由於戴沃辛的恐怖毒性,使得各國政府對它都密切防範,不敢疏忽,民國六十五年,義大利發現有一個社區土壤中的戴沃辛達到億分之一個單位,立刻把所有的居民都撤離了。而臺南灣研的污染比那個社區要高十一倍,我們還能不嚴加警戒嗎?

燃燒廢電纜的業者也許是居於不見棺材不落淚的心情,繼續製造「世紀之毒」;在這種情況之下,有關單位除了消極地捕風捉煙之外,更要迫切作到:

第一、用具體的方法向民眾說明戴沃辛的毒性,宣導戴沃辛的毒徵,使人們真正了解它的恐怖之處。

第二、在燃燒廢電纜的地區,立即進行衛生統計分析,了解這些地區近十年來,死亡原因、異常病毒、死胎及畸型胎有沒有特異的情況,以謀防患於未然。

第三、為燃燒廢電纜的業者另謀營生之路,我們不願業者飲鴆止渴,更不允許他們殃及池魚。

第四、儘可能協助相關業者,透過研究單位,發展更安全經濟的生產方法。

第五、考慮將前述相關的農藥,列入禁用或限用的管制。尤其是對曾施用過是類農藥的廢棄物,嚴禁焚燬,以免引發類似的公害問題。如木材業的使用五氯酚是需要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