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漂亮、更要圓滿!

--談石家銘案

軍火失竊案的要犯石家銘到案,並且可能因此進一步破獲其他幾樁重大刑案,我們希望這些刑案破得漂亮,更希望破得圓滿!

因此,我們必需指出,截至目前為止的破案程序中,幾項值得及時檢討的事,譬如軍方反情報單位曾經和石家銘立下一紙「保證書」,保證只要石家銘投案,就向有關單位申請,讓他免受無期徒刑以上的刑罰;又如辦案小組在廿四日約談了與石家銘在同一公司上班的兩位小姐,至廿八日尚音訊全無。

前者使我們想到,執法單位是否能夠承諾罪犯的刑期?從較高的層次看,是否行政權潛越了司法權?後者則使我們懷疑,警方是否能夠長期留置關係人,是否為了達到治安的目的而妨害了人權。

一般人也許很難分清楚;行政權、司法權、人權和自已之間的權益關係。但是執法者卻不能不弄清楚。不能無意地,更不能故意地讓關係人上了當、吃了虧。

知法的人都知道,如果石家銘涉及結夥持械搶劫的案子,有關單位給他的「證書」,完全形同廢紙,屆時,一般人不會從法理上來判斷問題,只會覺得辦案單位「說到做不到」;同時,一般人也容易直覺警方把兩個女孩子「帶走」數天「很不應該」。這些在不同狀況下,小小的不滿情緒經過長久累積以後,很容易對執法者背後的公權力產生不服氣、不信任的反應,甚至認為社會是不公平的,這才是危險的事。

不久前,世華銀行搶犯游榮佳在警方筆錄上載明他是自首的。最後還是被判了死刑。游榮佳固然罪有應得。但這樣的一個處理過程。總不免讓人覺得「怪怪的」。何況,在臺灣歷年重大刑案中。比游榮佳這種案例更嚴重的問題,不是沒有發生過。檢討其中緣故,都是為了急於破案,以致程序上不夠周到。

我們樂見執法機關勇於破案,更希望執法者除了有勇之外,更能有謀、有守:有合法的謀略,也能嚴守不擴張執法權限的原則。

1973.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