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沒面子‧擔心沒裡子

 

立法委員黃正安先生指責部分官員有「面子主義」,不敢為政策成敗負責。「面子」是什麼?如果不能揭發面子所遮掩的「裡子」,黃委員的指責恐怕還是只批評到「面子」,無法鞭辟入裡。

「面子」並不是我國的特產。譬如日本戰國時代。領主和家臣之間講究的「禮貌」。歐洲中世紀。封建爵士和附庸之間提倡的「榮譽」。其實和我國官民之間特重的「面子」是幾乎一樣的東西。

由於禮貌、榮譽、面子。看起來很像一種崇高的象徵。因此。日本領主常以「失禮」作為誅殺家臣的理由。家臣如果勢弱。便不得不以「遵禮」的態度自行切腹。但是家臣如果私畜的武士很多反弒領主的情形也履見不鮮。在中古歐洲,爵主和附庸勢力的差距如果很大,爵主往往以「榮譽」的理由吃定附庸,但一朝爵主衰頹,附庸又同樣會因為「榮譽」叛逆爵主。中國「面子」與行為之間的關係,也是一樣變化多跪,會覺稍具身份的官員如果向平民下端,一個得十分「沒面子」,但如果有朝一日突然跪到皇帝的面前,卻覺得真是「有面子」!

因此可知,在以往的落後社會中,在不同的民族文化中,禮貌、榮譽、面子。根本沒有絕對的標準,可以有許多不同的解釋。它們實在是一個好聽的藉口,一個華麗的蓋子,蓋住許多值得鄙夷的東西。

根據中外學者的研究,「面子主義」企圖遮蔽的「裏子」,大致有如下幾項:私人利益、意見衝突和階級意識。

講「面子」常常是不好意思「曰利」,譬如民意代表為人關說請託,表面是「給一個面子」背後經常隱藏著實質利益。再以「政治責任」為例,面子和負責的方法完全沒有因果關係,在我國官場經驗中。官員轄下的事務如果發生嚴重問題,他若研判下台後前景堪憂,他會以「繼續負責」的方式以維持面子;但若是下台只是暫時休息,顯然還有璀璨前程,那麼他果然負責去職,反而引發一片叫好之聲,十分有「面子」!

其次,面子常是隱藏意見衝突的工具,中國人交涉,通常不願意說「不」,在無力屈服對方,但也無意讓步的時候,雙方為了面子,還是維持表象的和諧,只求把問題拖過去,不求解決,只求衝突不要公開化。所以,前一陣子,台灣肥料公司要和中央信託公司打官司,有關單位大為震怒,就是因為與官箴不合,有失面子。

第三,面子常是高官厚爵表示威風、凌駕他人、有言出景從能力的象徵。因此,愈是居於高位、愈是自恃英明的官員,愈不肯在犯錯後低頭,愈不願在失策後認錯,愈放縱地為了挽救自已的面子蹂躪大眾的裏子。也就是說,面子只是在追求貫徹「上面永遠是對的」的階級意識。

因此,如果我們指責官員有「面子主義」結果還是在「面子」上打轉,官員還是可以高呼「我們不為面子!」順便在「面子」上應付過去。有沒有面子。怎麼解釋都可以,換句話說,在利益交關的時候,官員根本不怕沒面子,他們擔心的仍然是真實的「裏子」!

我們用「面子」解釋官員不敢負政治責任的原因,反而是一種開脫,我們應該揪出負責的裏子,是否牽涉利益、衝突,還是官僚的階級意識?不怕失職官員緊抱面子主義懈於負責,只要監督糾舉的力量深入裏子,官員們豈敢不負責呢?

 

1983.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