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Youth Corps and Me
Service for Leisure Activities

救國團與我康輔與山野服務國際事務研習營救國團的角色變遷

我進入臺大就讀後,便經由學長兼好友陳憲良,加入救國團擔任服務工作。

救國團在1952年成立時,是承辦學校軍訓的組織,但在1969年解除與國防部的關係,轉型為團康活動與服務的組織,日後又有多次的改組。

輔導員的識別吊牌與獎章
上圖:歷年我擔任輔導員所領的識別吊牌與獎章,每擔任1梯隊的領隊、或1期的駐站,可以領到1枚。
我任輔導員的配備:哨子、牛鈴、鳥笛、圖騰。
下圖:我任輔導員的配備:哨子、牛鈴、鳥笛、圖騰。只有哨子是標準配備,其他是我
的個人裝備。獸首圖騰是我在洛韶駐站時,和一位深山獨居原住民獵人交好而得到的。

康輔營

我在1973年進入的時候,部門也與現在不同,我參加最多的就是「康樂組」,擔任寒暑假自強活動的輔導員,有時擔任領隊,有時擔任駐站服務。擔任輔導員前要先經過「康輔營」訓練的洗禮,但我因為在校擔任社團幹部的資歷,救國團的主管讓我跳過訓練,直接就從領隊作起(可能也有一點臺大的特權)。

嚕啦啦

救國團下有一個分支組織「青年服務社」--就是「嚕啦啦」,任務和「康樂組」幾乎完全一樣,也有訓練營,一般認為,報考與訓練比「康輔營」還嚴。我其實曾在「嚕啦啦」結訓,但因為習慣關係,反而從來沒有帶過「嚕啦啦」隊,都是服務團本部的營隊。

國際事務研習營

其次,就是參加「國際組」的「國際事務研習營(International Affairs Seminar, IAS)」,結訓後就擔任救國團與教育部、外交部合作的「青年國際事務委員會」委員,服務對像變成外籍人士。

編輯研習營

我也參加過「學校組」舉辦的「編輯研習營」,這是必須擔任學校出版社團幹部才能參加的營隊。不過,我後來沒有為「學校組」服務,印象中是大學畢業後,才被一位主管邀請回去作過一次演講。

廣播電視研習營

我還以純學員身份參加過「廣播電視研習營」,那年主辦單位是中華電視,我那時已經是民歌手,主辦的主管後來邀請我到華視去表演過幾次

機車修護訓練營

其實我第一次參加救國團擔任學員,是高中時代參加的「機車修護訓練營」。為什麼報名這麼特別的營隊?理由很簡單,這是唯一公費的營隊,由三陽公司捐助。不過,也因此學了一些引擎的知識。當時最紅的還是中橫健行隊和外島戰鬥營,但給高中的名額較少,當時的我也付不起費用。

中橫阿雄哥與「救國團團歌」偶然

我在大學時代每學期都為救國團服務,擔任山野營隊的輔導員,久而久之,隊員們都稱我為「阿雄哥」。

我服務最多的,就是中橫沿線,而我在中橫有一個偶然、但對救國團長期的貢獻,就是參與創作了「偶然」這首歌。

「偶然」這首歌應該算由我執筆的集體創作。 有一年寒假,我在中橫公路慈恩站,幾位輔導員在一起,想要教隊友一首簡單的新歌,當時只有我比較熟悉樂理記譜,就由我寫了下來,並且介紹出去,一時間幾乎成為救國團團歌。

演奏曲 Instruments Playing 演唱曲 Singing- 請先關掉頁首收音機,再按此圖示- Please tern off the radio on the top of this page, then click here.

偶然,就是那麼偶然,

讓我們併肩坐在一起,唱一首我們的歌,

縱然不能常相聚,也要常相憶,

天涯海角不能忘記,我們的小秘密。

擔任山野活動的領隊

擔任山野活動的領隊。

由於它通過了審查,可以在電臺播放,我也以演唱這首歌成為中廣「民歌排行榜」的第一屆亞軍歌手,後來也有不少歌手翻唱。

過了一、兩年,我在中橫公路的洛韶站擔任駐站輔導員,教一位原住民的小妹妹唱這首歌,她覺得歌詞太短了,於是我們又一起加了一段副歌:

為什麼,忘不了你,

為什麼,惦記著你,

多少的時光溜走,

多少的記憶在心頭。

你悄悄的來,(合)悄悄的來,

又悄悄的走,(合)又悄悄的走,

留給我的只是,一串串落寞的回憶。

我以「偶然」為基礎設計了一個「燭光分享」的活動,後來長期成為洛韶的招牌特色。

洛韶的燭光分享

每天下午接隊的時候,我會在山莊入口觀察,挑出最具內聚力的小組。洛韶晚會是由各小組自行設計節目,我會在在晚餐前的準備時段,集合這個小組,建議他們表演這個活動:

隊旗裝
隊旗裝:每個梯隊的隊旗後來通常都遺失了,有一次,我突發奇想,將帶過的2面旗,作成一件隊旗T卹。

這個節目會排在壓軸,小組先到場外,每人手持1支蠟燭,場內會熄燈、靜肅,然後小組兩兩挽著手,唱著「偶然」入場。在場中站定以後,有3段活動,我請每一位朋友,都要選擇其之一段站出來、跑出來、舞出來、或翻跟鬥出來…,在大家低唱的背景音樂中,高聲喊出「我的1句話」。

第一段「邂逅」:每個人有不同的心情相逢:害羞、狐疑、期待、幻想…

第二段「挑戰」:過去幾天最艱困的事:腳丫磨出水泡、晚上頭頂著另一個人的頭頂睡覺、不知道怎麼向異性表達好感、和那個隊員產生口角後不知如何和好…

第三段「珍惜」:感謝有人在落後時幫忙接過背包、驚訝自己居然走完一生最長的路、聽到來自另一個縣市完全不同的成長故事、一生第一次與別人滾在地板上大笑…

每一段都會變換一次隊形,也更換一首背景歌,常出現的隊形有:半月形、愛心形、前跪後立的箭陣形、還有過疊羅漢…。常聽到的背景歌有:盼、你儂我儂、心戀、愛情、望春風、晚霞滿漁船…

我說:我沒有劇本、也沒有表演動作給你們、事實上也說不動你們去作任何事情。我只請你們「用自己的話說自己」「用自己的肢體表達自己的心情」。

結果,天天的演出都有新創意,而創意又是真實的感情、團隊的互動所凝聚出來的。

最後,持燭的朋友會把蠟燭交給一位觀眾、觀眾再把它傳給下一位,傳下去之後,會主動摟緊下一位的肩膀,在燭光分享中,同時再響起「偶然」的歌聲,大家隨著弦律、燭光一同搖曳…。老實說,每天都在帶著淚水、與歡笑中結束。

洛韶山莊的「莊主」是趙叔叔,我和他建立了深情。趙叔叔退休後,還在山莊旁蓋了個房子定居,我後來和他還通信20年。

「偶然」正名事件後記:「偶然」正名事件

發生了一串曲折的事情…請點選延伸資訊

多年以後,有一次我突然在一家 KTV店裡看見有人點唱這首歌,字幕上詞曲作者寫「劉家昌」,我想,如果劉先生看到有人這麼寫,他一定也覺得很好笑吧,因為他和這首歌是一點也沒有關係的。

「偶然」和我其他的作品比起來,我自己覺得是比較「單純」一點,所以也比較符合官方的「淨化」。這首我自己認為不能完全代表我的作品,卻成為我唯一的「代表作」,也是評審制度下無可奈何的結果。

大禹嶺的雪中排舞

許多榮民修建完成中橫後,就留在大禹嶺
許多榮民修建完成中橫後,就留在大禹嶺。圖為東西橫貫公路於民國四十九年五月正式通車,汽車在巖壁中鑿出的路上蜿蜒前進;台灣東西兩岸從此不再隔絕。 (鄧秀璧攝1960)本圖為網路基於非營利、教學研究與服務而分享,著作權屬於原作者。

我教唱救國團的自強隊友和登山隊友過好幾首歌,其中比較特別的,是一首以舞曲為基礎的作品 「從此」。最早的版本是我在讀建中時寫的,算是早期的作品。

我在大禹嶺擔任駐站輔導員時,這是健行的第一站,中午會接到從臺中坐車來的新隊員。我們會在下午安排一個「試腳」的活動:不背裝備來回走一趟合歡山。許多年輕朋友是第一次走山駱,不免有些人要相互扶持,才走得回來,也有人一回來,就倒在通舖上長噓短嘆。

這時,我就請大家回到廣場上集合,我只說2句話:

「你們不是成功了嗎?」

「登山就是信心、堅持、團隊,你們有自信會一起走完全程嗎?如果有,請唱出來!」

在大雪紛飛的大禹嶺上,我請百來位隊友們在白皚皚的廣場上列隊,我彈著吉他和弦、呼著口號,大家舉手投足、在雪花中、汗雨中、彼此呼吸的霧氣中、大聲歡笑、大跳排舞。奇怪,剛才的疲憊,變成激發動力的操練,剛才尋求扶持的試探,融匯成團隊力量的前奏,大家的歌聲更響亮了:

演奏曲 Instruments Playing 演唱曲 Singing- 請先關掉頁首收音機,再按此圖示- Please tern off the radio on the top of this page, then click here.

(口令)

Are You Ready? Go!

左進 Roll,右退 Roll,左進 Roll,右退 Roll,

左跨 Rock,右跨 Rock,左跨 Rock,右跨 Rock,

左 Roll、 Rock,右 Roll、 Rock,左 Roll、 Rock,右 Roll、 Rock,

左轉 Rock,右轉 Rock,回正 Rock, Roll, Roll, Roll,

左 Roll、 Rock,右 Roll、 Rock,左 Roll、 Rock,右 Roll、 Rock,

左轉 Rock,右轉 Rock,左轉 Rock,右踏 Rock,

左 Roll,右 Roll,左 Roll,右 Roll,

Bota Fagos, Go Go Go!

 

從此我不再傍徨,因為有你在我身旁,

撥開雲霧向上飛翔,飛向那遠山飛向太陽!

 

(口令)

右叉、點,右叉、點,叉、點,叉、點,右叉、點!

左叉、點,左叉、點,叉、點,叉、點,左叉、點!

 

從此我不再傍徨,因為有你在我身旁,

張開雙手攀住月芽,和你、和我舞遍天涯!

大禹嶺山莊的「莊主」,名義上是陳四叔,實際上是陳氏五伯叔早年一起在此共同開墾、共同經營。和輔導員最能打成一片的,就是四叔和五叔。可惜,我畢業後,四叔很早就離開了我們,而大禹嶺山莊也被放棄,成為中橫傳奇的記憶。

老榮民的血與淚

除了教唱我的作品外,我也曾將在山野的所見所聞,寫了一系列歌曲。

統雄社群-爸爸
爸爸
爸爸批改我的日記
爸爸冒名從軍記
悼亡父3帖
感謝爸爸和爺爺!

我在大禹嶺遇見一位種蘋果的老榮民,他遠從山西邊境而來,和我談起小時候抗日參軍,不惜背井離鄉的遭遇。日軍偷襲入侵山西華靈廟,國軍匆忙調兵抵抗,但緊急中糧草不濟。鄉下農民聽到了,就急忙將家中米殼打包挑到前線。他跟父親挑了2石米去華靈廟,正趕上一位斷了手臂的軍人在廟口演講:「日軍佔了我們東邊,又想侵佔華北了。」他當時就向父親請求當兵。「四個兒子送一個。」父親回答說。當兵限18歲,他當時才16歲,但個頭精靈,就謊報年齡參了軍,後來就遊走四方到了臺灣,再參加打通中橫公路,1961年完工以後,就落戶大禹嶺重回農民生涯。

他的經歷使我憶起先父告訴我的故事。先父身份證上的名諱是吳乾剛,本名其實是吳乾始,也是因為日軍從海路佔領海南島,他跑到廣東,想投考軍校以便光復家鄉。軍校審查年齡更嚴格,他才17歲不能報考,所以就借了哥哥(乾剛)的畢業證書,冒名從軍。

後記:華靈廟24烈士後記:華靈廟24烈士

我後來查詢史料記載,1941年12月4日淩晨,數百名日軍趁雪夜偷襲華靈廟,當時駐守此處的只有60名士兵,雖然8連指導員立即帶著80多人前去支援,但依舊敵眾我寡。黎明前,眼看日軍將勝,軍人們決定殊死一搏。其中24人,每人腰纏10顆手榴彈,自願組成「活炸彈隊」,在連長彭永祥的帶領下衝入日軍。這些人體炸彈導致日軍傷亡近400人,扭轉局面。日本後來的神風隊,還要向華靈廟24烈士學習吧?

這24位烈士其實是中華民國國軍(或可分類為國民黨這邊的軍隊),當年禁我這首歌的審查者,其心態與程度,可見一般。

2007年9月18日,九一八事變歷史紀念日,山西省鄉寧縣成立了「華靈廟抗日紀念館」,館內陳列的是青天白日的紀念物、淺黃色的國軍軍裝,而不是鐵灰色的八路軍服。

國家有難,地不分南北,少年郎都踴躍捐獻出熱血與生命。我把這些父執輩的慷慨求仁,寫成了「華靈廟」:

華靈廟 演唱曲 Singing- 請先關掉頁首收音機,再按此圖示- Please tern off the radio on the top of this page, then click here.

高山青青,麥穗黃,

山上、山下、運軍糧,

運糧要到華靈廟,

華靈廟前是開了張。

 

運糧要靠少年郎,

少年身強是力又壯。

 

運糧為了捍家邦,

捍衛家邦是走四方。

 

嗨呀呵嗨呀呵嗨呀呵嗨!

嗨呀呵嗨呀呵嗨呀呵嗨!

後來,我在第一代民歌唱片「我們的歌」中錄了這首歌,可惜並沒有通過審查,沒通過的評語是「疑有為匪宣傳之嫌」。這頂不知從何飛來的大紅帽子,真是把人戴得眼冒金星。

谷關廢墟中的感懷

我輔導過一個很特殊的營隊,就是「谷關登山訓練營」,這是培養登山嚮導的隊伍。

營隊的疆界靠近谷關嘉寶臺,那是一個曾經繁華一時的高原村莊、首富林場,但因為欠缺保育觀念,濫伐濫砍,把青山砍禿了,村民只能棄土遷村、在外流浪奔波,我站在荒屋草巷之中,寫下了這首「墟」:

墟 演唱曲 Singing- 請先關掉頁首收音機,再按此圖示- Please tern off the radio on the top of this page, then click here.

野鴨棲枯籐,井苔也涼,荒原上斜抹殘陽,

沒有牧笛聲,也沒有牛羊,徒讓那芒草長。

是誰家花園,是誰家墳場,都拋在瓦礫旁,

淒淒寒蟲鳴,嗚嗚回風轉,流螢卻守空房。

 

想起了家鄉,想起爹娘,炊煙可仍然飄盪?

惦念起池塘,惦念起小橋,橋下那妹浣裳。

幼年時夢想,少年時輕狂,都老在流浪上,

的答馬蹄響,ㄔ亍英雄路,熱淚卻肚中藏。

第一代民歌唱片「我們的歌」中也收錄了這首歌,可惜也沒有通過,不通過的評語是「思想灰色」。在以經建掛帥,連「環保」這個詞彙都還沒有興起的時代,這首歌的意識當然可解釋成一種反動與自暴自棄。

澎湖灣、花東峽…

我在中橫沿線度過最多歡樂的寒暑假,和各站都有深情,不過,我也有擔任其他營隊的工作,

吳統雄擔任澎湖領隊圖為擔任澎湖訪問隊領隊。

擔任駐站,每天送往迎來,相對好像還比較例行。而擔任領隊,似乎經常會有特殊的際遇。

在擔任澎湖訪問隊領隊,認識一對陳姓姊妹花,她們剛好就住在臺大隔壁,那裡即將要拆遷,修築建國南路,就約我去那裡吃拆遷辦桌。我到場後,發現原址是古老屯墾區,再和她們的長輩一談,聽了他們祖先所傳、數百年的屯墾史,有血淚、有幽默、有拍案驚奇、有人情低迴…促使我後來寫了一篇具有文化人類學意味的報導文學作品。

當領隊是蜻蜓點水,和各站輔導員都是點頭之交。但有一年暑假,我帶花東健行隊,經過豐濱站。這站的駐站不是救國團義工,而是在地小學的潘老師。據他說,我是他歷年所見,最團結、最有活力的一隊,在他這樣的鼓勵下,我們談得非常投機。安排隊員就寢後,他還拉我到海邊看星星。他說:在臺北絕對看不到這麼大的星星。多年來,我有時想起,還真是如此!

作駐站可以熬夜,我在大禹嶺時,莊主和輔導員感情極好,更是經常如此。但作領隊必須律己甚嚴,早睡早起,我作領隊只晚睡過這麼一次,但覺得很值得。可惜我和潘老師後來沒有連絡,希望他一切大好。 

 

後記:登山精神的發揚後記:登山精神的發揚

找回自信●
堅持不懈我嚮導年輕朋友登山,也在分享中學習與內化,「信心、堅持、團隊」變成我的信念。

現在我擔任教師多年,始終不忘傳達登山精神。

我的班上,不論大學部、研究生、小伙子、或者已經為人父母,都會對未來的挑戰充滿信心,舉拳大聲歡呼:

找回自信、堅持不懈!


國際事務研習營國際事務研習營扮大使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