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學運、工運…群眾運動的各種形式

兼評: 臺灣學運四朵花的特色與影響

社會運動因主要參與者的身份不同,而可包括學運、工運…等,可總稱為群眾運動,是為了實現言論自由、發揚理念,而以行動呈現的方式。

群眾運動的常見的形式有「基本人權型/和平型」運動,也有「衝突型/革命型」運動。

統雄老師提醒並推薦,歷史上還有「以愛出髮型」運動與「服務型」運動。

基本人權型運動/和平型運動

社運、群眾運動,最常見的形式應是「基本人權型」,行動上包括:集會、遊行、靜坐、絕食等,這些均屬和平行動,也可稱和平型運動。這是人類領悟到天賦人權的存在,逐步爭取到的言論自由。當前在民主國家,已經是憲法保障的人民權利。

我們主張:對「基本人權型」的學運、社運,不僅是法律條文的保障,更應有事實上的絕對實踐。

衝突型運動/革命型運動

但在歷史上、甚至當前國際上,存在「衝突型運動」造成人身與財產的損失、甚至發展為大規模傷亡與仇恨的「革命型運動」,如「阿拉伯之春」運動等。

「阿拉伯之春」運動發生在等同極權國家,人民基本權利沒有保障,是過度壓制下的反彈,有其無法避免的原因。

但在民主國家,各種和平運動均有出口,在保障言論者權利的同時,必須平等保障第三人的權利,所以並不漫然鼓勵「衝突型運動」,在運動過程中,仍以不傷害他人,無論自然人或法人的人身與財產為前提。

以愛出髮型運動/民歌運動

愛的笑臉

愛與和平微笑的黑白圖示最早出現在1953年一部電影《莉莉》(Lili)的廣告中。
但真正作為為表情符號,且定形為黃色圓臉紐扣的形式,是1963年美國一家保險公司為了激勵員工,而創造出的獎章。
後來廣泛被用作代表愛、快樂、友情,並激發了更多表情符號。

和平象徵

愛與和平國際通行的和平圖示,起源於1958年的英國反核武運動( Campaign for Nuclear Disarmament, CND),用旗語的方式,表現反核武的N, D兩個字母。
也有人說,設計師其實表現的是,在戰爭中遇難、雙手下垂的受害者。
1960年,美國學生和平聯盟 (Student Peace Union, SPU) 採用了這個圖示,從此流傳各大學,並成為一般通用的和平象徵。
經由「愛與和平」民歌運動音樂會的推廣,更流行到全世界。
愛與和平

除此之外,也有完全沒有抗爭動作,形式上不像群眾運動,但卻有群眾運動之實的「以愛出髮型」、與「服務型」運動。

美國1950、與1960年代,發生了「民權運動-尤其是黑人民權運動」與「反越戰運動」結合,後來被稱為「反權威文化 counterculture 或 anti-establishment cultural phenomenon)」的運動。

運動中有大量學生的投入,他們提出的口號是「Love and Peace 愛與和平」,活動的形式常有音樂會,以創作歌聲、抒展情懷,也稱為「民歌運動」。

而在「民歌運動」中,大量使用了代表「愛-笑臉」的象徵:我們現在常看到的、兩個眼睛、一個嘴巴的簡單笑臉J。與和平的象徵:旗語「N, D」兩字。也共同成為當前普世「愛與和平」的符號圖示。這是一種「識別標幟」形式的運動,也是「以愛出髮型」的多元呈現形式。

在「愛與和平民歌運動」中,譬如以下常聽見的這首歌: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Long time ago

表面上是詠嘆花、少女、與少男,表現的是無奈的、不能自主的哀愁,實際反映的是「反戰爭、要和平」的訴求。

臺灣在1970年代也出現了「唱自己的歌」的「民歌運動」,可以說是受到美國「民歌運動」的啟發。

1977年問世的「第一代民歌手」的作品,便包裝對各種社會問題批判的意義,譬如韓正皓的「學子心聲」,想挑戰聯考的價值;吳楚楚的「好了歌」借古諷今等。其中,我(吳統雄)也寫了揭示環保意識的「墟」,以及反映老榮民現象的「華靈廟」等歌曲。可以說,是具有社運精神的音樂創作。

不過,臺灣第一代民歌當時,仍然有文化檢查制度,說來令人難以置信,第一代民歌代表作,這兩張包括八位演唱者,二十首作品的唱片,沒有一曲獲得新聞局通過。檢視這些歌曲,可能就是多少想表達一點與體制不同的訊息,就逃不過攔檢,全部被新聞局查禁,不准在電臺、電視演唱,只能禁閉在校園內傳唱。回顧「校園民歌」一詞的源起,實在不是主動的選擇,而是無奈的結果

所以,自第二代民歌-金韻獎系列以後,許多歌曲就走上為了存活而不得不商業化 ,轉向「文勝於質」之途。當然,商業化絕非不好,是支持創作者的資源,但也引領原有群眾運動企圖的音樂,轉回娛樂優先途徑。這是第一代民歌在社會背景、文化路線上,與後浪的大不相同。

不過,這些年來,社會批判之風似乎又捲回來了,只是以「地下樂團」的形式出現,而曲風多近搖滾、遠 Folk,而具備社運思考的基礎,應是相同的

服務型運動

維基對學運的定義是:學生促進國家、社會的改變,學生以服務方式促進對國家社會改變,當然也是學運。

學運的行動目的固然常是反對的、對抗的,但也可以有溫情式的、積極的、與付出服務式的。

1970年代,繼臺灣繼1960年代的「保釣運動」「民族主義(當時指的是大中華民族)後,興起了攘外必先自我建設的思想,具代表性的就是「學生百萬小時奉獻運動」,這是由臺大相關社會服務社團的學生,所共同發起的,也是不折不克的學生運動,許多人也都響應過這個運動。

當時的救國團舉辦的許多活動,吸引了許多義工學生,投入了促進國家、社會的改變,也實現了維基定義的「服務型」學運。

最著名的,當然是各種「自強活動」的服務,尤其是山野健行活動,形式上更像極了街頭運動,服務輔導員們,引領每支隊伍集會、遊行、建立目標、交換理念、呼口號、唱山歌,最後克服障礙、共同到達目的地。

在缺乏聯誼娛樂、青年交流管道的年代,這類服務型運動其實抒解了社會壓力,同時也培養了參與者積極與團隊的精神,對1990以前臺灣的社會意識,應有一定影響。對照現在年輕人盛行的「宅文化」,當有不同感觸。

還有十分獨特的「國際青年事務訓練營/國際青年事務委員會」活動,和當前職業化「學運青年軍」的養成,幾乎異曲同工,都是集中在固定園區,接受密閉與加強式訓練,以培養結業後領導、服務特定團體的能力。不過,資料上顯示,當前參加「學運青年軍」有領薪資,而當時參加「國際事務訓練營」,以及結業後擔任/國際青年事務委員,都是完全義務的。

那是在國家外交困難的時候,國際青年事務委員所服務的對象,是美加歐洲到臺灣參加夏令營、冬令營的青少年;或是擔任外國駐華人員家屬的口譯員,均具有宣達臺灣在國際角色的重大責任。義務學生在參加過程中,知道自己正以實質方式促進國家改變,其實比站在街頭更具興奮與投入的心情。

衝突或 和平/群眾運動的環境與選擇

臺灣學運四朵花的特色與影響

臺灣史上學運喜歡以花為象徵,可以稱為花系列,最具有代表性的有 4 個:1971年第一次的杜鵑花學運,1990年最多元化、影響規模最大的野百合學運,2004年具反省意義、雙胞胎的孤挺花學運/埋葬野百合學運,與 2014 年造成最複雜風波的太陽花/大腸花學運。

我參加過杜鵑花學運,此後的三朵花學運,以及其間的小型學運,如 2012 春的文林苑學運等,都是因為學生參加,而變成了外圍觀察者;在2014 年的太陽花/大腸花學運中,更因網友與媒體邀請,而被動成為了有周邊關聯的評論者。

杜鵑花學運‧野百合學運‧孤挺花/埋葬野百合學運,都是和平型學運。而太陽花/大腸花學運發生了不幸的脫序事件,屬於衝突型學運。

衝突的合理性‧和平的選擇性

1990年野百合學運的核心訴求之一,是終結「萬年國會」。

早在1983年,統雄老師在聯合報創辦「最理性、最科學」的民意調查,便推出全民對立法院改選的訴求,這是臺灣重要媒體首度發起終結「萬年國會」的先聲。我也持續以10年期間,以「很理性」的時論,呼籲開放改革。

我有一位同學,名叫朱高正,1991年跳上立法院的桌子,又跳又叫,還撕紙、砸東西,十分不和平、充滿衝突性。

1992年,立法院第一屆萬年國會結束了。
我很誠實的分析:萬年國會的結束,和朱高正的「不和平」、與野百合學運的抗爭,十分有因果關係,而且他的「不和平」手段,更十分有效率的快速促成結果。

而萬年國會的結束,和我的「科學民意方法」、長達十的「理性和平時論」,關係微乎其微,甚至可能毫無關係,與萬年國會有關的權力人士,可能根本還不知道我有過這樣的努力、有過這樣的民意報告與建言。

所以,我認為,朱高正的「不和平、不理性」才是壓迫「更不理性的權威」改革的原因。

身為主張和平手段的「老黨外」,其實對社會改革的具體貢獻是微乎其微的。書生論政,非常和平,但應該對萬年國會毫無影響。
朱高正,在國會桌上咚咚跳,非常不和平,但就把萬年國會跳倒了。

所以,衝突力量的存在,會使臺灣在被動的力量下,相對快速的變成民主國家。

朱高正跳上桌子為何沒倒?因為認同改革「萬年國會」的「吳統雄們」是支撐朱高正桌子的堅實土地。這樣的人們,是認同改革,而不是認同跳桌子。

馬上得天下,不能馬上治天下。以不和平手段造成改革,卻不能繼續以不和平手段推動治國。

萬年國會,不符民主常軌,我支持朱高正。
當前的國會,全部是人民選從來的,沒有繼承的、更沒有指定的,就應該按照民主的程序進行會議。

所以,我支持從前朱高正在立法院跳桌子,反對現在立法院霸佔發言臺。

運動手段的選擇要看事件、看時代、看環境條件,這是我評論各種民主運動一致的標準。

杜鵑花學運

1971年的杜鵑花學運,仍是戒嚴時期,媒體只有兩報、兩臺,與當局十分合作,整個活動被封鎖在臺大校牆內,外界根本不知道。

臺大傅鐘兩旁高掛著兩條白布對聯:「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

這個初看好像很抽像的訴求,其實是日後所有學運的共同發起原因:一個起火點,加一團模糊的理念。

杜鵑花學運的起火點是保釣,而理念是抵禦外侮辱,要先民主化。

野百合學運

臺灣史上規模最大、最多元的1990年野百合學運,起火點是國會改革,而理念是政黨政治。

野百合學運也首度出現了「為何投入群眾運動」的兩種定位

參加學生的兩種定位,第一種是期望自己是「被解放者」,「我」是人民的一員,未來並沒有要參與政治、取得政權。

而另一種,則是自許為「解放者」,出來是要解放「你」,也就是未來要爭取公職,經由群眾運動,而獲得從政的知名度、資源、關係、與影響力。

杜鵑花學運的參與者,後來無人投身政治實務。野百合學運的參與者,因此而踏入政界的甚多,也為14年後又一次大型學運埋下因緣。

孤挺花/埋葬野百合學運

2004年孤挺花學運的起火點是「要求藍綠道歉」,而理念是「反對族群撕裂」。

由於2000年政黨輪替成功,部分政治人士發現,在選舉中運用「族群衝突」,有利於特定票源。政治的爭議有三類,第一是屬於公共政策,第二是屬於制度的,而第三類牽連最廣的就是民族認同之爭,從對手的「出生」否定掉對手的一切。今日許多國家地區仍在承受這種衝突的災難:東歐、中亞、盧安達,連老牌民主國家英國的北愛也不能倖免。

更悲哀的是「沉默螺旋現象」,也就是一個政治符號被賦與至高無上的價值以後,可以用愛與融合的外衣,包裹著仇恨與民粹動員,卻愈來愈沒有人敢說破。

2000年後,隨著「螺旋」的擴大,自認屬於「政治符號正確」色彩鮮明的個人、組織、媒體可以更赤裸裸的號召民粹,譬如某政黨大報的競選廣告,可以理直氣壯的宣稱,這次大選是「臺灣人」對抗「中國人」,而在「臺灣人」下以大字加註:「河洛人、客家人、原住民」;而而在「中國人」下大字加註:「浙江人、廣東人、湖南人…(其他大陸各省)…國民黨、共產黨」。 

當時年年有選舉,而選後往往增加了大家的心理創傷。幸而,臺灣絕大多數的人民事實上是同一種族,產生的只是假性的、炒作的、為了政治權力而過度的族群動員,所以才沒有前述各國的流血慘劇,但情緒上的打擊與撕裂已受傷極深。 

孤挺花學運所提出的「要求制訂族群平等法」,反映他們真正反的是粉飾著愛鄉愛土、卻包裹著動員民粹的政治符號。  

2004年孤挺花學運時,輪到民進黨執政,當局改成站在前面主動出擊,幾位負責宣傳、發言的官員,數度公開痛責學生:不民主、不懂體制、更不懂司法。而這些主動出擊的官員,剛好都是因曾經參加野百合學運而打響名號的人物。

官員的這些舉動,引起了野百合學運中沒有參政另一半,再度挺身而出發動埋葬野百合學運,認為學運的純潔被這些人利用,「穿了皮鞋,忘了草鞋」,背叛學運「反壓迫」的精神,讓反壓迫者變成壓迫者。他們捏著鼻子,拿出已乾枯腐爛的百合花,丟棄在地上,象徵「百合之腐,其臭無比」。

如果把史上所有官員的記錄片剪輯出來比較,其實是學運很好的教材,更讓我們認識人與社會的多元性。

太陽花/大腸花學運

2014年太陽花學運的起火點是「服貿爭議」,而理念、或真實動機是「反中」。

 


----
支那賤畜、外來種滾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40320/363243/

十分認同,不忍分享。我看拿標語兩位的面容,不論自己怎麼否認,也不能隱藏自己是「支那」人的事實。
蘋果的留言,過去十幾天,幾乎一面倒,這次,出現反制言論。
其實這不是好事。
當把忍氣吞聲的人,搞火以後,只有兩敗俱傷。
不忍轉貼,避免增加情緒。
只祈禱,適可而止吧!

 

 

在2014 年的太陽花/大腸花學運中,更因網友與媒體邀請,而被動成為了有周邊關聯的評論者。

 


----
集會、遊行、學運社運、主張臺獨、主張統一、主張Amish、主張豆漿泡油條…都是言論自由、一律尊重、一律保護。
人類數千年,對不同意見者,從採取革命、殺人、被殺…打破人頭法,終於進化到投票、選舉、定期容忍…數人頭法,絕不要再退化了。
打砸、脅迫、侵佔、傷害人權,這是行為犯罪、不是言論自由。卻被媒體造神運動,將犯罪美化為膽大,用民粹粉飾仇恨,造就「我即人民、朕即國家」,目中無法律、無天良的:希特勒、史打凌、毛澤東等狂人、屠夫,這種悲劇,絕對不能再發生!

----
https://www.facebook.com/SeanTXWu/posts/828001180560240?stream_ref=10

他是蔡淇華老師,他參加過學運。

https://tw.news.yahoo.com/%E7%90%86%E6%80%A7%E6%89%8D%E8%83%BD%E5%B8%B6%E4%BE%86%E7%9C%9F%E6%AD%A3%E6%B0%91%E4%B8%BB-%E9%87%8E%E7%99%BE%E5%90%88%E7%88%B6%E8%A6%AA%E5%AF%AB%E7%B5%A6%E7%AB%8B%E9%99%A2%E5%A5%B3%E5%85%92%E7%9A%84%E4%BF%A1-003800030.html

群眾運動訴求的「反」與「要」、抗爭與創建

 

我們看到學運就是在「既熱情、又困惑」中的行動學習。

從群眾運動到公民運動

真的「公民運動」
https://www.facebook.com/SeanTXWu/posts/864466836913674

野百合、杜鵑花學運有都有真議題。但只有杜鵑花學運是真的「公民運動」,因為事實證明,只有杜鵑花學運的參與者,是為作被解放者,其他的,都參著一堆目的是要當官的、抓權的。
----
打倒蔣中正‧不能為了自己要作蔣中正。
感念蔣經國‧不是為了希望再有蔣經國。
理解這2句話,是我知音也。
http://tx.liberal.ntu.edu.tw/TxFB/Essay/Blog/ChiangChing-kuo.htm

公民行為

陳總統在大選被控作票。
雖然中國時報被定位為統派媒體,我仍然堅持專業,是唯一以數理科學,為陳總統公開辯護的人。(新聞報導如下連結)
http://tx.liberal.ntu.edu.tw/TxFB/MoreAboutTX/%E4%B8%AD%E6%99%82%E9%9B%BB%E5%AD%90%E5%A0%B1-%E7%84%A6%E9%BB%9E%E6%96%B0%E8%81%9E-%E5%90%B3%E7%B5%B1%E9%9B%84%EF%BC%9A%E6%96%B7%E5%AE%9A%E4%BD%9C%E7%A5%A8%E7%B5%90%E8%AB%96%20%E9%9D%9E%E5%B8%B8%E5%8D%B1%E9%9A%AA.htm
同時,我也是全臺灣第一個預測、也祝福陳總統會終結老國民黨的人。

因此,對陳總統最後的墮落,更為感慨。
為何我曾獨力為陳總統在中國時報上辯護?
而我從來不曾對馬總統置任何一詞?

因為陳總統被栽贓的是大選作票問題、是刑事問題、是必須有是非的問題。
而馬總統的問題全部是政治問題,簡單講,就是有的人爽不爽的問題。

和我對學運的觀察重點相同:
擁護言論自由、反對打砸侵佔、傷害他人自由權與財產權的刑事犯罪。
擁護正當性 (Civil legitimacy): 亦即公平、普遍的選舉,有定期更換政府與代議士的機制。臺灣已經完成追求正當性的進化,沒有任何必須違法的正當性。
臺灣很不容易建立的民主制度,不能退化為暴民政治、黑手黨主義(如揚言暗殺警察局長之西西里行為等)。

****

----
網友來文;〉所有的革命都是犯了殺頭罪,也就是違了當時的法,但是歷史上大部分的革命都會成功,說明了一件事,統治者如果背離了大多數的民意,革命者的違法會被大多人所接受.統治者可能一夕翻盤變成罪人.值得深思!〈
×兄:好不容易把換統治者的方法,從革命變成選舉,我們就共同努力,讓統治者在選舉日一夕翻盤吧!不要再退化為打砸強佔、甚至你死我活、成王敗寇了。

 

偶然:以服務促進國家社會改變的歌

維基對學運的定義是:學生促進國家、社會的改變,學生以服務方式促進對國家社會改變,當然也是學運。

當時服務集訓完成、或服務活動完成後,學生們常圍起來唱一首「偶然」

偶然,就是那麼偶然,

讓我們併肩坐在一起,唱一首我們的歌… 

如果四端有興趣,我們可以合唱兩句。

如果製作單位有興趣,也可以邀請全體合唱兩句。


偶然、或然、必然偶然

演唱演唱曲 Singing- 請先關掉頁首收音機,再按此圖示- Please tern off the radio on the top of this page, then click here. 演奏演奏曲 Instruments Playing- 請先關掉頁首收音機,再按此圖示- Please tern off the radio on the top of this page, then click here. 樂譜樂譜 Music Score- 按鈕下載pdf檔- Please click here to download pdf file.

 

詞/曲:統雄與山野服務的朋友們 編曲/Midi演奏:統雄

 

偶然,就是那麼偶然,
讓我們併肩坐在一起, 唱一首我們的歌,
縱然不能常相聚,也要常相憶,
天涯海角不能忘記,我們的小秘密。

 

為什麼,忘不了你,

為什麼,惦記著你,

多少的時光溜走,

多少的記憶在心頭。

你悄悄的來,(悄悄的來,)

又悄悄的走,(悄悄的走,)

留給我的只是,一串串落寞的回憶。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相關主題 Go to related pages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