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用科學方法驗證鬼神的機會

時報週刊報導(1-2-3):『台灣出生長大的朋措嘉措仁波切,從彩券發行至今,中過三次頭彩、五次二獎、二獎以下的小獎無法計數。他說,這不是靠運氣,而是請鬼神吃飯後,所換來「國庫鑰匙」得來的。』

我注意到這則新聞有3個原因:

第一、這位仁波切黃先生是我30年前的舊識、很善良、與我很談得來。雖然多年未見,我相信他不是職業神棍,他這麼說,或真有其事;或有其他值得探究的原因。

第二、我在論「知識產生的程序」時,指出「宗教信仰」是「非知識」,不在科學研究的範圍,因為很難在「宗教信仰」的論述中,找到可測量的變項。而在這個個案中,出現很明確、可測量的「應變項」:中彩記錄;同時,自變項也很很明確、可測量:有、或沒有「請鬼神吃飯」。

第三:他的說法在當前的機率論下,一定判定「不可能」。但我早已注意到當前的機率論不是沒有發展的空間,所以我有「不同思想方法」的「接龍實驗」。基於對「學習」的尊重,我不會對與教科書不同的意見立即嗤之以鼻。而「實證」這項不同意見(即術語中的「理論」),正是追尋科學知識、真正的「研究」過程。

有可測量的變項‧就有理論可驗證的機會

我建議的研究程序是:

理論建構

請鬼神吃飯->中彩記錄

資料收集

先確認應變項資料:中彩記錄-次數、金額、期間、購買彩券的數量與金額…

資料分析

中彩並不特殊,我也中過「4星彩」,而且我根本沒買彩券,是商家推廣活動的消費發票連帶獎。

但如果仁波切的「獲得/成本」比,與其中彩頻率,已遠超過彩券公司發佈的平均數字,就有特殊性了。

什麼是知識?「我會、你不會」就是知識。所以,仁波切的特殊能力(即其自變項:請鬼神吃飯),不論與常識多麼不同,就值得探究了。

辯難

我經常建議:不是理論得證才是研究有成果,理論被推翻也是研究成果,這就是同時從「正反兩方面學習」,就是中華傳統智慧的「辯難」。

「請鬼神吃飯」其實是激勵工具?

如果仁波切提出的明確資料無法證實他的特殊性,我們要問:「為什麼他要這麼說?」還要進一步收集資料:是否他在提出中彩論後信徒增加了?傳教容易了?

我在研究人類「取用行為」時發現,人類取用行為依據「事實實證」的少、依據「意識型態(即『形象』與『相信』的交互作用)」的居多。

這個發現應用在管理行為上,就是「激勵工具」的設計。(若用相反價值判斷的名詞,也可以是「誘騙工具」。)

我在研究選舉行為的時候就發現:菁英階層的政治領袖,本質未必有偏狹的意識型態,但他卻會鼓吹偏狹的意識型態,才比較能動員較具意識型態的社經弱勢階層選民。

人類取用:寧可從信仰‧不願求知識

仁波切可能發現,勸人為善,「講道理」可能效果不佳,但「中彩論」可能較為有效。

所以,我們願意同意紅衣大主教是慈善家,因為他只是教人「信仰」;我們可以不責備他是大騙子,因為他本質就沒有意願傳授「知識」。(雖然紅衣大主教本人,與社會形象都以為他很有知識。)

從個案作深入的分析,其實也有機會讓我們學習真正的管理知識、甚至人類的基本行為知識。

可能不被紅衣大主教認可的題目‧可能最能解決人類難題

不過,在當前社會形象與學界生態上,它可能很難成為一個「紅衣大主教」認可的研究題目。

雖然,它是一個真正可以參考、解決人類問題的真實研究題目。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