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變賭場/要不可取

魏麗娟對王金平被撤銷黨籍抗告案的判決
法律、新聞、訴訟判決與民意調查
跨領域整合性個案研究

不分區立委王金平被國民黨撤銷黨籍抗告案,傳出審判長魏麗娟有依民調判決的新聞後,我的回應處理有4階段:
1.審慎觀察,不認定報導為真,但指出民意調查不宜作為判決理由之科學與實證原因。
2.查詢判決原文文獻,分析報導媒體之可信度,並向原始報導之媒體記者,進行書面查證。
3.報告查證結果,證實魏麗娟審判長確有參酌民調作判決之事實,與確認此事實有不適當之處。
4.就魏麗娟審判長判決原文,評論當前法律、新聞、訴訟判決與民意調查的跨領域整合問題,尤其判決不具理由,以「要不可取」4字帶過,造成「法院變賭場」的基礎原因。

一、法官依民調判決?!我嚇得下巴掉下來

網友在臉書上提供:審判長魏麗娟對不分區立委王金平被撤銷黨籍抗告案的判決報導,其中引文:

〉合議庭認為,如果不是國民黨撤銷王黨籍的程序有瑕疵,怎會讓馬的民調跌破10%,因此駁回抗告。〈
〉審判長魏麗娟指出,雖然民調會有誤差,但多家民調呈現趨勢都相同,就有參考價值,經過幾番討論,決定順應民意裁定駁回。〈

由於判決對民意調查認識嚴重錯誤,後果對臺灣政治、法律認知、社會文化有深遠影響,達到法律上必須「立即而明顯」處理的程度,我緊急回文:

那位大大能找到審判原文,證明不是記者亂寫嗎?
如果這是真的,顯示:

三位法官不懂「坊間民調(其實就是法律上的他人傳述)不等於事實、不等於是非、正義、公道」,同時「是非判斷絕對不是『順應民意』」的法律基本道理。
三位法官在以「民調」為基礎判決時,也沒有作功課研究什麼是「民調」。

事實是坊間民調全部錯誤‧毫無參考價值

報導中說:「審判長魏麗娟指出,但多家民調呈現趨勢都相同,就有參考價值」。
如果魏審判長的話成立,「多家民調呈現趨勢都相同,就有參考價值」現在應該是「蔡總統」。因為所有坊間民調都認為是「蔡總統」獲勝。
http://tx.liberal.ntu.edu.tw/~BlackPool/2012Pres/!PresidentialElection2012.htm

選舉民調,是唯一能夠證實民調是否真正有參考價值,是否真正反映事實的民調。
2012總統民調」顯示不正確的民調(全部坊間民調)與正確民調(唯一科學民調)之比為:5 : 1。
如果魏審判長的話為真,就是自打耳光,顯示她沒有對民調作任何研究,而直接採信極可能不正確的坊間民調。
如果法官依民調判決,「政商媒」黑幫集結,有足夠的資源控制坊間民調。就可以決定司法判決了,還要法院作什麼?
「坊間民調」就本質言,就是納粹可操縱的各種「宣傳管道」之一。

即無主動害人之心‧也有能力不足之誤

但從本案觀之,(如果判決原文是真的,待查中。本頁是隨筆疑惑,非正式評論)有法官欠缺對法律的基礎認識(可能只會背法條),即使沒有惡劣的主動以法害人,對於一般知識能力不足,也欠缺學習改善之心。
可怕的判決背景引文:http://www.ettoday.net/news/20131001/276597.htm

二、「法官依民調判決?」查證進度

在緊急處置後,我立即花了1星期的全部時間,查詢魏麗娟審判長判決原文,與原始報導來源。

判決書上並無「民調」字樣

經查,該法官的判決書上並無「民調」字樣。

法院變賭場/要不可取判決書連結

(註:此判決書另有玄機,將於第四節討論。)

分析報導媒體之可信度‧確認原始報導來源

有關「法官依民調判決」新聞,我查到最早來源有二:
蘋果日報/記者丁牧群(2013/10/1):0932873556
〉合議庭認為,國民黨撤銷黨籍過程恐有瑕疵,否則「不對的關說行為」怎會導致馬民調跌破10趴?幾經討論後決定駁回抗告案。〈
〉審判長魏麗娟指出:「民調雖有誤差,但若多份民調顯示同樣趨勢,就有參考價值。」〈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31001/35331717/

東森新聞/政治中心綜合報導(2013/10/1)
〉合議庭認為,如果不是國民黨撤銷王黨籍的程序有瑕疵,怎會讓馬的民調跌破10%,因此駁回抗告。〈
〉審判長魏麗娟指出,雖然民調會有誤差,但多家民調呈現趨勢都相同,就有參考價值,經過幾番討論,決定順應民意裁定駁回。〈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31001/276597.htm

我所見其他資料均較晚,或出自名嘴等、不太可能親自聽見者的敘述。
而以上2則報導,文字非常相近。可能理由有二:(1)兩人同時在場,聽到魏麗娟審判長相同陳述,所以可信性提高。(2)其中有1篇實為抄襲另1篇,所以可疑性提高。其中東森新聞以「政治中心」具名發稿,也很特殊。

「明知故犯」?抑或「不白之冤」?

就新聞報導內容可知:
1. 如果魏麗娟審判長以民調判案,沒有寫在判決上,卻私下如此說,更顯示「明知故犯」更不可取。
2. 如果魏麗娟審判長並沒有如此說過,則是遭受嚴重不白之冤。
最簡單的是問魏麗娟審判長,但她現在只能不答、或答沒有,等於沒問。

向原始報導之媒體記者‧進行書面查證

所以我覺得應該問以上2媒體,不論回答、或不回答,都可以有一些訊息。
我的去信如下:

丁記者牧群先生/東森新聞政治中心主管先生,您好:

貴電子報於2013/10/1刊登:『審判長魏麗娟指出:「民調雖有誤差,但若多份民調顯示同樣趨勢,就有參考價值。」』一節,不知是否您/貴中心記者親自訪問聽見?在場是否有其他人員聆聽?訪問是否有錄音?

我可能是國內執行民調研究最長期的教師,本個案不論對民調學術研究、或國家政治文化發展,都有深遠影響,故盼您不吝賜知。
我以前曾擔任記者,深刻懷念與讀者交流的經驗。
敬頌大安。
吳統雄敬上
(連絡方式)

有1即非0‧邏輯初步

報導中有2段,第一段只稱「合議庭」,避免治絲益棼,所以乾脆不問。只要證明有明確對象的魏麗娟審判長,有這樣說即可。
這是「邏輯初步:有1即非0」。但我觀察司法判決,發現有部分院、檢連這種基本邏輯論證能力都沒有。譬如,某甲被控殺3人,只要有明確證據他殺1人,就可證明他「殺過人」,而不一定需要再證明其他可能證據被湮滅的2個人。但曾經有些判決就釘著那2個被湮滅的證據而不判決;甚至更荒唐的,以2個被湮滅證據的案子,推翻有證據的案子。當然,作這樣判決的院檢,也有可能不是知識不足,而根本就是弄權、「圓融」(當前「圓融」的意思好像變成,不以現金交付的貪瀆。)

三、魏麗娟審判長確有參酌民調作判決‧查證結果報告

我於2013/12/6 發出查證信,蘋果日報記者丁牧群先生於傍晚,立即回電。鑑於東森新聞內文與蘋果日報非常近似,且以政治中心掛名,經等待1天未回復,應可不必再等。

確認記者資歷‧不致有無意的誤會

我請教蘋果日報記者丁牧群先生跑法院的經驗,丁先生答復已超過十幾年,故應與法院的溝通很熟稔,不致有無意的誤會。根據他的說明,相關事實如下。

事實部分:魏麗娟審判長確有參酌民調作判決

丁牧群先生親耳聽到審判長魏麗娟說出:「民調雖有誤差,但若多份民調顯示同樣趨勢,就有參考價值。」
當場是他個人進行訪問,沒有別人,受訪者不同意錄音。丁先生指出,報導具名見報後,魏審判長或法院均未提出任何異議,也佐證他報導為真。
丁先生補充說明,因報紙篇幅有限,完整訪問中另有3重點,未完全呈現在報導中:

部分參酌民調‧不是判決的全部理由

魏審判長說有參酌民調,但民調只是判決理由的一部分,不是判決的全部理由。

認定「黨譽﹦馬英九民調」

魏審判長說參酌民調的原因,是因應國民黨提出「王金平涉嫌關說」造成「黨譽受損」。魏審判長對「黨譽」的認定,是「黨譽﹦馬英九民調」,而魏審判長認為「馬英九民調下降,反映民調支持王金平」,是馬英九自己處理王金平關說案不當所造成的,不是王金平關說案造成的。

王金平損失會大於馬英九‧所以判王金平勝訴

魏審判長認為,本案在衡量那方受損比較大。王金平如果失去黨籍,就當不成立法院長,損失不可回復。而國民黨如果黨譽受損,就是馬英九民調受損,將來如果馬英九民調回升,損失可以回復。基於王金平的損失會比較大,所以判王金平勝訴。

評論部分:違背法理、不作功課、推論與歷史事實相反

就以上事實顯示:

以不一定等於事實的理由為判決

魏麗娟審判長之合議庭,雖不致完全以『順應民意』作判決。但仍然採用「民調(其實就相當法律上的他人傳述)」作為判決理由之一。採用了不一定等於事實的理由為判決,違背法律的基礎。
魏麗娟審判長之合議庭,在以「民調」為理由之一判決時,也沒有作功課研究什麼是「民調」。以致魏麗娟審判長說出:「民調雖有誤差,但若多份民調顯示同樣趨勢,就有參考價值。」的錯誤論述。

民調以「素質」定價值‧不是以量取勝

民調是以「素質」定價值,不是以「份數」定價值。
魏審判長認定「多份馬英九民調下降,反映支持王金平」,並非必然事實。2012總統選舉「全部坊間民調」預測蔡英文勝選。連反映支持「總統級」的大事,『「全部坊間民調」都「全部錯誤」』,為何支持「院長級」的民調會準?是否一樣有可能「全部錯誤」?

服從少數民粹之暴民公審‧危險判例

魏麗娟審判長認定「黨譽﹦馬英九民調」,並將民調扯進審判參酌,就基本邏輯論證言,是非正義不是順應民意,是非常不專業的作法,而等同服從少數民粹之暴民公審,更是對未來具有錯誤示範的危險判例。

四、最可怕、最墮怠、最扭曲的惡質判決手法

-裁判不具理由、師心自用
-法院變賭場的基本原因

我不在意魏麗娟審判長判誰贏誰輸。
但我在魏麗娟審判書中「再次」看到了臺灣最可怕、最墮怠、最扭曲的惡質判決手法,就是判決原文第五項:

(5)抗告意旨所指若准相對人本件之聲請,將違背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331號解釋意旨所言增設全國不分區中央民意代表制度之本旨云云,要不可取。

本項判決再次顯示存在各別法官:
-裁判不具理由、師心自用
-法院變賭場的基本原因

「要不可取」的理由是什麼?一個字也沒有

魏麗娟判決當事人「要不可取」。
1.「要不可取」的理由是什麼?一個字也沒有,完全是魏麗娟審判庭的個人認定。
2.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解釋」位階等同憲法,為何「要不可取」?下級法院,對司法院大法官會議解釋有何理由不遵守?
3. 過去完全相同的事實,法院都是因以上的「司法院大法官會議解釋」,不受理政黨開除不分區立委的訴訟,如民進黨開除邱彰案。魏麗娟審判庭為何要與過去法院判決相異?

不理會事實、不遵守法律、不給判決理由

完全無法無天‧法院變賭場

臺灣當前的「墮怠法官保護法」,除了司法人員當場收賄被捕,司法人員要怎麼無法無天都可以。
對任何事實、任何法律、任何論述,都可以不理會、不遵守、不給理由,而以「要不可取」帶過,這個事實,不正是無法無天嗎!
這不正是升斗小民發現法院變賭場的基本原因嗎!

若為矯正大法官會議與其他法庭‧應有後續具體行動

當然,也有可能魏麗娟審判長是單純的法理推導,認為是「司法院大法官會議解釋錯了!」「其他法庭判決錯了!」
如果真是這樣,我們期望魏麗娟審判長立刻:(1)附理由,提請司法院大法官會議再度解釋。(2)請求司法院召集各級法院代表,制定對相同案件、具有拘束性的一致標準。(3)對因法院判決不一致,而造成的權益受害者(如邱彰),尋求救濟或補償。
如果魏麗娟審判長這麼作,我們會相信魏麗娟審判長是為矯正「司法院大法官會議」與「其他法庭判決」的錯誤,並願意追求審判的一致性、公正性。

若確實追求審判的一致性‧可回復對魏麗娟的尊敬

如果魏麗娟審判長有後續具體行動,我們會相信魏麗娟審判長不是躲在「墮怠法官保護法」下師心自用、無法無天,在法院作莊開賭場。
我們會回復對魏麗娟審判長的尊敬。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相關主題 Go to related pages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