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我十年(作者為司法怠惰受害者之一)

十年前我被犯罪集團敲詐,揚言若不支付費用,就要對我四處發黑函,害我身敗名裂。我警覺犯罪集團不會僅針對我,四處訪查之下,查出一位上市公司的董事長也是被敲詐者之一。我前往拜訪他,希望他也能站出來檢舉這個集團。我們交換受害經驗後,他表示已打折支付勒索金了,更說:「我寧可被勒索、絕不上法院。」

他說,犯罪集團已經算好:黑函一丟,媒體會先揀壞的講、甚至擴大渲染,當事人馬上就被剝了皮。就算去法院,法官也是人,要交女朋友、炒股票、買賣房子、至少也要接小孩、打麻將…。對這種案子根本不會看,隨手一擺,也就是對當事人凌遲可能七、八年!
就算最後爭回了清白,除了留下不會癒合的創傷外,不會有任何的公道回復。若想追究犯罪集團,臺灣法院一向不重視對平民的言論犯罪,犯罪集團最後一定毫髮無傷。

我當時沒有任何司法經驗,老實說無法體會,堅持對抗,不料就此走上十年有如雲霄飛車的司法驚悚之旅。更沒想到,在高院碰到這次何智輝賄賂案涉案法官之一。

先到檢察署,一位常在媒體上作公關-還發佈美女沙龍照的檢察官,幾乎沒讓我講話,就叫我在一張白紙上簽名,我以為是簽到。到了地院後閱卷,才發現白紙前被加貼了一張紙,上面寫著犯罪集團的謊言,最後一句寫著:檢察官問當事人有無此事實,「當事人答:有」。再蓋上一個章,上面寫:「右筆錄經當庭交閱/朗誦受訊人承認無訛始簽押」。
我看到這個偽造的筆錄快氣昏了,本來要提出告訴,但被律師壓抑下來。

在地院的過程雖然身心理均艱苦,但基本上還按照證據進行,我終於獲勝。

但苦等高院判決,荏苒已至七、八年,我不計其數半夜驚醒,一個人到客廳踱步,像瘋子般喃喃自語:「什麼時候會下來…」。

高院判決下來了,卻是黑白大逆轉。判決方法和這次特偵組發現何智輝案的內容一樣:「下級審的判決理由,上級審認為沒有,又未在判決中詳述理由。」犯罪集團計有五十三項犯罪證據,其中五十二項,高院一字不提。僅判決第一項偽證:被告捏造三月初陪同當事人到醫院就診,但醫院記錄是當事人在同年七月才首度到院初診。竟然被高院以「不無可能」,以上帝才有的逆轉時空能力,判犯罪集團無罪!
高院的判決是把對造的訴狀,直接剪貼,連攻擊我方的形容詞、錯別字,都一字不改的抄進判決書。

為了證明高院的怠惰,我在給最高法院的訴狀中,特別將高院判決和對造訴狀的照片,並列對照提出。

又拖了兩、三年,最高法院的判決來了,竟是把高院的判決再直接剪貼!同樣對五十二項犯罪證據一字不提,只是換了一條:被告偽證某日和我相談甚歡,而我那天根本在國外。最高法院判決:「在國外也可以打電話。」再判犯罪集團無罪。最高院完全沒有看過卷宗,地院早就調過通聯記錄,我根本沒和犯罪集團通過電話。

我拿著判決書拜訪國內最資深之一的律師,他說:「老弟,算了吧!我看過太多比你更委屈、受傷害更大的人。法官也是人,要交女朋友、炒股票…」所說竟然和這次貪瀆涉案法官的行為完全一樣!
怠惰的法官比貪瀆的法官更可怕!貪瀆的法官還可以被收押、被停職;怠惰的法官-尤其坐高位的法官-可以無視證據、行使上帝神力、想怎樣就怎樣,而且無人可以奈何!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