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正紀念堂落成拆除評論事件

吳惑(作者為大學教師、老黨外)本文曾投出,未刊登。

1980年中正紀念堂落成前夕,我還在一家大報服務,奉派主編兩大張慶祝專刊。我訪問了幾位學者和藝文界人士,發現大家的共識是「帝王崇拜不必,公共空間供需得宜」,就請大家以這個觀念為核心共同撰文,表達了我們反對和贊成的部分。在當時一片歌功頌德聲中,這是唯一柔性反對的記錄。

當初敢公開反對中正紀念堂的人士,也包括日前向執政黨諫言現在不必拆除的長者,他們期望不要再操弄各種口號,藉由製造緊張和對立而獲利。

而當前積極主張拆除的人士,其實在當時也開始在媒體和各公共領域展露頭角,但似乎沒有聽過他們任何異議。當時,他們在那裡?

這些積極主張拆除的人士,日前有幾位被國民黨披露,從前都參加過國民黨。他們說明,因為就讀的是精英學校,所以被教官威脅加入。

我讀過臺大,讀過建中,也曾積極參與社團活動,所以和社團朋友也多次被徵詢是否願加入國民黨,而我們聽到的標準說詞是「你加入國民黨,對未來的事業發展有很大幫助!」有些朋友欣然加入,但我和另一些朋友仍選擇作「黨外」至今。

我們的經驗不一定能夠類推其他人的經歷,但不論是利誘或是威脅,事實是:在國民黨勢大利大、蔣家威大權大的時候,有人選擇「形式」上和國民黨、蔣家站在一起;但還是有人能夠即使在「形式」上,也不和國民黨、蔣家同流。

現在國民黨衰了弱了,蔣家式微了,當年形式上「與蔣一起」的人,卻積極「反蔣」起來,甚至在已經無蔣可反,還要想辦法反到事實上已經與政治毫無關係的蔣家第三代上。

作為歷史記錄上第一個反對「中正紀念堂」的一員,實在看不出來,現在急迫拆除它招牌的意義何在?比較像國內長者所憂慮的:製造仇恨、謀取選舉利益、「對未來的事業發展有很大幫助!」。

如果拆除中正紀念堂真的只是單純改名,我們請求執政黨在選舉後,按照一般改名的正常程序作,不要總是在選前急迫的衝撞。

歷史經驗,製造仇恨是搞群眾運動最有效的工具,這樣大的利益,很難令人主動放棄。如果讀者有機會讀到這篇小文,中正紀念堂的牌子可能已經被拆除了,可能也已經發生或小或大的衝突了,對立的仇恨已經多少成立了。
我們知道自己的聲音微弱,但還是要請求到此為止!

一位德國作家曾寫過:當納粹鼓吹仇恨的時候,他認為事不關己、說了也沒用,所以坐視。直到仇恨席捲德國,帶來全民災難的時候,他才自責:「當時,你在那裡?」

我們不希望仇恨橫行無阻,更不願臺灣被仇恨淹沒後再來後悔!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