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行不一的黑箱言論領導者
黃國昌戰神影片:三階段讀後感

服貿‧大腸花 服貿‧大腸花服貿本質是公共政策的選擇,卻被引導為政治意識型態的鬥爭,而可能只有待政治的解決。
服貿‧大腸花大腸花不以公共政策為目標、不以普通選舉為方法,而退化為紅衛兵式的暴力行為,對臺灣短期帶來「反民主」甚至「鼓勵反民主」的傷害,但希望長期能夠有痛定思痛的反省與教訓。
具體論證包括以下3部分:
1、服貿「2假1栽」3爭議事件真相
假「草率‧震驚」暴紅文事件真相假「草率‧震驚」暴紅文事件真相--我沒說服貿「草率」也沒有「震驚」--【獨立評論@天下】道歉聲明
黃國昌戰神舉假證據事件真相。黃國昌「賭神」舉假證據事件真相
方仰寧粉絲團被栽贓殭屍事件真相。方仰寧粉絲團被栽贓殭屍事件真相
2、服貿與大腸花議題的相關觀察
3、服貿實務的局限‧與針對「第二類電信」項目的理解。

原刊:吳統雄 Facebook


黃國昌以「戰神,電爆楊泰順」影片爆紅,經由查證發現:
1. 黃教授用不實、或不完整(前者是作假、後者是黑箱)的資料,提供給年輕人作為理論基礎,且這些理論具有衝動力。
2. 黃教授本身介入以上理論導出的行動,自己定位是行動領導者,並不是研究者、客觀者。
3. 黃教授以不實、或不完整的理論,促成學生的暴力行動,我無法排除他利用、或玩弄、或欺騙了熱情、純潔的年輕人。
黃國昌實際上是以假證據欺騙了楊泰順,有如玩梭哈、假冒握有大牌,唬到對手,可以是「賭神」而不是「戰神」。

TPA 真相:

國會對外貿事務鬆綁的法律

2014/4/1,網友 Ke 先生要我幫他看「學運大辯論-黃國昌戰神,電爆楊泰順!!!!!(文化大學教授)」影片, 討論一下「被反服貿網友們推崇的黃國昌老師的論點」。
我尊重影片是「教授對談」,所以認真研讀、並就我不了解處,國內外寫信查詢資料,通宵熬夜,連續工作21小時。

我在2014/4/2 貼出:
〈黃國昌戰神影片讀後感〉
黃國昌教授提出的 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 act 真相
https://www.facebook.com/SeanTXWu/posts/830413156985709?stream_ref=10

黃國昌教授提出美國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 act 法案(以下簡稱TPA),以支持他2項核心訴求:
1. 要求貿易協定實質審查,即逐條逐項的審議;不得包裹表決,即不得只表決通過、或不通過。
2. 要先有協議監督立法,才能審貿易協議。

黃教授的發言,見以下影片記錄的「直接引用」:
6:13 鼓吹「逐條逐項的審議以及修正」
5: 37 「要求我國的國會,去制訂這樣子(監督貿易協議)的一個法律」,再審貿易協議。
楊教授不相信美國有以上的法律,黃教授就舉出TPA為證。
12: 39 「美國今天透過我剛剛所講的那個法案,那楊老師認為他不存在,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 act」。

黃教授以上2項主張,也是太陽花學運起初的核心訴求。

經過原文查閱,與請教關係人後,發現: “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 act”,是指 “Trade Act of 2002” (貿易法案2002年),所提出 “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 TPA” 貿易促進授權程序,該程序於1974已經存在,稱為”Fast track negotiating authority” 快捷協商授權程序,簡稱 ”Fast track” 快捷程序。

法案的源起,在於國會對行政機構有監督權,但在國際貿易的快速發展、與因應效率需求下,國會為避免一般漫長的監督程序,會干擾有快速需求的民生發展,所以早於1974年,已制訂專對國際貿易而提高行政效率的法案,即 Fast track 快捷程序。
在這個法案下:國會授權行政權進行國際貿易協定的全權談判。
國會對於協定的內容,「只能表決通過、或不通過」,「不能修改協定內容」。
亦即:與行政院本次所提出的程序相同。

貿易法案2002年訂有落日條款,在2007年7月1日廢止。
但2007年後,美國陸續又與他國簽訂貿易協定,迄今依然援用 TPA 程序,國會只能包裹表決,不能逐條修改,且又已完成多個貿易協議。
亦即:在並無有效法源下,繼續使用快捷程序。
美國國會在2013年重提使 TPA 在立法上名義上復活(實質則一直存在),也掀起國會內不同意見的論辯,雙方刻正協商 2014 TPA Bill(提案)。

黃國昌提出的證據

和他的訴求完全相反

比照美國TPA的內容、理由、與美國實務上的事實過程,
黃國昌教授提出的證據,和他的訴求,並不適配,甚至接近:完全相反。

在這個階段,我認為黃教授是位成功的黑傑克玩家。
因為當時楊教授不知道 TPA是什麼,所以不敢「跟」。
楊教授如果知道,而掀開底牌,按照當前網民作標題的愛好,應該是:

〈楊泰順霹靂球‧打爆黃國昌戰神頭〉吧?(注:請參「洛克王國」)

黃國昌不是無知而出錯

是知道事實而故意誤導

在以上階段,我認為黃教授只是常見的「高知名度學者行為模式」之一。
因相當比例的高知名度學者(不是全部),因為活動太多、太忙,會發生論證「子孫引用」現象(望文生義、或自己沒看,輾轉引用出錯),對原文誤解,或是研究都丟給研究生作,而研究生發生錯誤。
這樣的錯誤,名人常有,尚屬於非故意發生。

但當日網友Optima Tsai 寄給我黃教授其他所寫的資料,令我非常詫異!也是我在整個事件中,最痛心、難過的部分!

在資料中顯示,黃教授明明知道:
1. TPA就是不能逐條逐項審議,只能包裹表決。
2. 美國多年在並無監督法源下,仍然以TPA快捷程序通過貿易協議。
為什麼,他對事實沒有誤解,卻導出相反的結論呢?
這個行為不是無意、無能,而是故意。

這是我對黃教授最失望處,黃教授浪費了我的時間與生命,因為他是專家、他對事實完全知情。而我不是,必須熬夜閱讀,還寫信到國外請教。
他不需要我提供資料與討論,我的努力,對增進事實的了解一點幫助也沒有。
他選擇以與事實與證據相反的方式,提供給熱情年輕人錯誤的理論基礎。
所以,我對黃教授的認識完全改觀。

但我不願用負面字,加到任何人頭上。所以,我在4/3選擇寫了一篇笑話,反映這個事實,我希望寬厚的人,能了解我的用心。

初中聯考作文‧滿分秘訣
https://www.facebook.com/SeanTXWu/posts/830957510264607?stream_ref=10

我寫這篇發抒我的感慨,也印證我對人類取用行為,不分事件的普遍觀察。

國小時那位老師的教學,也正是「被必須考作文的學生們,推崇的拿滿分的論點」。
每個時代都有言論評審:聯考改作文老師、言論市場資源控制者、媒體立場…等,也有「拿滿分」的標準,更有「服從拿滿分標準的一大群年輕學生」,以求擠進初中,感覺自己是流行標準下、菁英中的一員。
所以,任何作文,都已經預設了「拿滿分」的結論,不論任何主題、任何論述的素材,不理會、甚至不知道推理過程,全部都作出相同的標準結論。

黃教授很像我的國小國語老師,已經先把結論寫好了。
這是我的第二個、也是意外而產生的讀後感。

黃國昌把從寬法反扭為從嚴法
是知行不一的黑箱言論領導者

4/3,4/4持續有支持黃教授的網友,回應大意:黃教授不是故意,只是強調TPA中的要立法,而沒有提到TPA中其他的部分。

如果是這樣,則黃教授實行的就是他自己、與他教育的學生,口號上正在反的「黑箱」。
黃教授的黑箱定義,用他自己的語言在影片陳述:
3:58 「他必須要去履行的資訊揭露的義務」

黃教授在電視上的說法,誤導大家--包括我在研究以前,以為TPA是一部「從嚴法」,所以舉美國TPA從嚴的例子,指責臺灣太寬鬆了。
他以TPA反駁楊教授,支持他要逐條審、要先有監督法、後審協議的主張。

結果事實上,TPA是美國「從寬、鬆綁」的法案。
TPA不准國會逐條修改貿協內容,只能包裹表決。
美國在迫切的需求下,也多年在沒有法源的情形下實施TPA。
美國TPA的程序,以及在迫切的需求下需要應變,和臺灣一樣。
美國也在重新擬訂新的TPA,但在新法未定之前,並沒有退回行政部門的貿易協議。
TPA的實況和他,以及所教給學生的訴求完全相反!

當我發現真相,並在網頁上多次重複說明TPA是什麼後,還是有一直來貼文、熱情的年輕人,被黃教授先入為主、部分揭露的話所主導,抱持TPA是從嚴的相反認知。
黃教授一席「黑箱」話,造成多少錯誤的堅持!

臺灣不一定要處處學美國。
即使美國從寬,臺灣還是可以從嚴,黃教授要舉TPA,應該是說TPA不好,並能舉證美國TPA失敗的例子,警告臺灣不要學。
而不是拿美國從寬的TPA,只提其中的一部分,以黑箱魔術造成TPA是從嚴的假像,說美國TPA好,叫臺灣學TPA,結果內容卻與TPA相反。

所以,我的第三階段感受是:
1. 黃教授用不實、或不完整(我不確定是那一項,前者是作假、後者是黑箱)的資料,提供給年輕人作為理論基礎,且這些理論具有衝動力。
2. 黃教授本身介入以上理論導出的行動,自己定位是領導者,並不是研究者、客觀者。
3. 黃教授丟出不實、或不完整的理論,形成本身參與的、對學生而言是錯誤的、促成學生的暴力行動,在這個實現的過程中,我無法排除他利用、或玩弄、或欺騙了熱情、純潔的年輕人。

謊言不可信任

暴力不可接受

黃教授有自己的理念,是他的言論自由,或許也有他認為的善意。
但打擊魔鬼,就不能使用魔鬼的方法。
謊言就是不可信任,暴力就是不可接受,要維持民主,自己不變成反民主的魔鬼,這是2個基礎點。


查證過程1

美國國會對外貿只能包裹表決

不能逐條修改

黃國昌戰神影片讀後感
黃國昌教授提出的 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 act 真相

網友 Ke 先生要我幫他看「學運大辯論-黃國昌戰神,電爆楊泰順!!!!!(文化大學教授)」

黃國昌教授與楊泰順教授的辯論中,各自論證的事實如下。

楊泰順教授說:「並沒有一個國家會通過這樣一個法律,要有什麼一個監督談判的條例。」並非完整事實,美國有涉及國貿談判的法案,正是黃教授下述的TPA。不過,楊教授在2014-3-26聯合報上,已發文更正。

黃國昌教授論證核心,所提出的 “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 act”,是指 “Trade Act of 2002” (貿易法案2002年),所提出 “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 TPA” 貿易促進授權程序,該程序之前已經存在,稱為”Fast track negotiating authority” 快捷協商授權程序,簡稱 ”Fast track” 快捷程序。

法案的源起,在於國會對行政機構有監督權,但在國際貿易的快速發展、與因應效率需求下,國會為避免一般漫長的監督程序,會干擾有快速需求的民生發展,所以早於1974年,已制訂專對國際貿易而提高行政效率的法案,即 Fast track 快捷程序。
在這個法案下:國會授權行政權進行國際貿易協定的全權談判。
國會對於協定的內容,「只能表決通過、或不通過」,「不能修改協定內容」。
亦即:與行政院本次所提出的程序相同。

貿易法案2002年訂有落日條款,在2007年7月1日廢止。
但2007年後,美國陸續又與他國簽訂貿易協定,迄今依然援用 TPA 程序,國會只能包裹表決,不能逐條修改,且又已完成多個貿易協議。
亦即:在並無有效法源下,繼續使用快捷程序。

美國國會在2013年重提使 TPA 在立法上名義上復活(實質則一直存在),也掀起國會內不同意見的論辯,雙方希望在今(2014)年會有結果。

黃國昌教授提出美國TPA的訴求是:
1. 要求貿易協定實質審查。
2. 要求先有協議監督立法,再審貿易協定。

比照美國TPA的內容、理由、與美國實務上的事實過程,
黃國昌教授提出的證據,和他的訴求,並不適配,甚至接近:完全相反。


查證過程2

通宵查證美國法律文獻

TPA 實為推動 Fast track 快捷程序

黃國昌教授提出的 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 act

網友 Ke 先生要我幫他看「學運大辯論-黃國昌戰神,電爆楊泰順!!!!!(文化大學教授)」影片。黃教授的論點,主要基於他提出的美國 ” 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 act” ,這方面的資料太多,我讀到現在,已經天亮了。

我讀到了「非常、非常令人驚訝」「出乎大家在講」的美國法律文獻與相關資料。

我太累了,必須休息一下,下午再整理報告。
我先預告,請各方面不要先預設成見。
回歸經濟政策,由事實了解真相。

其實證據就在那裡,大家都可以查。
只是人類本性,優先靠「社會相信」,而不是事實證據。
希望我起來時,大家都已經知道真相,不必我再說明了。


後記

草率‧震驚的自律與社會責任

賭神還是戰神?的靜待發展

我是「受邀」參加討論,包括「草率‧震驚」專文與「戰神」影片。
我是以「科學知識程序」觀察雙方提出的事實與證據,是以「研究方法專家」而不是「服貿專家」的角度,認真讀〈獨立評論@天下〉對英國學者的專訪,與電視上黃、楊兩位教授的對談。

人生非常有意思,我在應邀讀「草率‧震驚」文時,第一步只注意到翻譯的問題。但網友提供資料,強調為真,我才去查證,才發現該專訪為假。

我看「戰神」影片,第一步還是只注意到翻譯的問題,或許黃教授沒讀過,或對翻譯有誤解。
但又是網友提供資料,我才發現,黃教授並沒有對翻譯有誤解。他以明知為不實、或不完整的訊息,作為熱情年輕人相信的理論基礎,甚至導致衝動行為的基礎。

黃教授有自己的理念,是他的言論自由,或許也有他認為的善意。
但打擊魔鬼,就不能使用魔鬼的方法。
謊言就是不可信任,暴力就是不可接受,要維持民主,自己不變成反民主的魔鬼,這是2個基礎點。

我對「草率‧震驚」文的評論,後來獲得〈獨立評論@天下〉,刊出對讀者的道歉啟事,這表示臺灣還是有願意自律的媒體、還是有「社會責任」的人群,這才是臺灣的希望,也是我繼續接受邀請研讀「戰神」影片的原因。

至於「戰神」影片,會、或不會作什麼回應,就靜待發展吧。

〈「草率‧震驚」暴紅文的學習〉在:
https://www.facebook.com/SeanTXWu/posts/825183760841982?ref=notif&notif_t=like

〈戰神黑傑克--國小作文老師--知行不一的黑箱言論領導者〉
〈黃國昌戰神影片:三階段的讀後感〉的報告在:
https://www.facebook.com/SeanTXWu/posts/831969733496718?stream_ref=10


我在 Fb 上的主要回文

黃國昌完全知道真相

只是他選擇「不揭露」

大家好,
感謝對本格〈黃國昌教授提出的 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 act 真相〉的熱烈討論。
我雖然集中報告TPA,但「戰神」影片中,還有其他角度,也感謝網友的意見交換,尤其是以下各位的增補:
張中一,
GoGo TW,
張晃綸,
李宗益,
蘇昱銨,
Mike Huang,
戴茂州,
Pei-Shi Lin,
我今日整理重貼:
〈戰神黑傑克-國小作文老師- -知行不--的黑箱言論領頭者〉
〈黃國昌戰神影片:三階段的讀後感〉

本格原擬補充的〈說明與來源〉,後來發現黃教授完全知道,只是他選擇「不揭露」,所以也沒有再補充的必要。
我本人在此格的發言告一段落,轉往新格,謝謝。


王先生、黃先生:

〈「戰神真相」的2點純事實‧我和「人民」都不能代判斷〉

本頁不刪文、不過濾訪客,所有訪客的發言會保留。
我預設來者是客,也都是支持本頁以「交換事實資訊」為基礎的討論。我對每位訪客,也一定尊重回答。

黃教授的影片是否會給觀眾 「美國逐條審查、一定要先有審查法才能審查協議,臺灣都不如美國、楊教授不信我說的,我有TPA為證。」的觀感,這個觀感是否造成「美國嚴、臺灣鬆」的印象?
是否有支持黃教授的留言,還是表達了「美國嚴、臺灣鬆」的認知?
這個由每個看過影片、看過討論的人去判斷。

我不能代表他人判斷,當然,「人民」(口口聲聲自稱人民的人)可能也不能。
各位的發言,和我的回復,都會保留,就讓讀者作決定。
****
在「草率‧震驚」暴紅文的讀後文刊出後,還是有熱情的反服貿擁護者,想盡辦法去為「草率‧震驚」一文找理由,人數可能也不少。
但我感謝〈獨立評論@天下〉還是基於「事實」的部分,作成道歉決定。

在「戰神真相」中,最沒有爭議的事實,就是:
美國TPA是逐項審查內容,還是包裹表決?
美國是否曾在並無有效法源下,因國際貿易的需求,而仍然使用TPA的快捷程序?

其他非事實的評論、推論、看法、猜測、認為、「我說你是怎樣」…都是言論自由,不必負責任、也不必再耗費雙方時間了。
有無「社會責任」,只看對事實的反應。


王先生:
我實在非常不想說以下的話:
本頁以「交換事實資訊」為宗旨,採用科學研究方法討論,不涉政黨之爭。
我本人是老黨外,從未參加國民黨,連像陳總統「被迫參加」的經驗也沒有,而且,我贊成民進黨「臺灣決議文」。
這些,都與「研討服貿的證據是不是事實無關」。
我是希望以人類行為研究、科學研究方法,協助人類行為知識的探索。
根據我對「53237選民結構」的研究,雖然社會上最大聲音者,是「意識型態」群,但並非最大群。
多數人,是沒有聲音、也不關心。
而少數人,也是最後真正關鍵的人,雖然因太忙也沒有聲音,卻願聽聽事實與證據。我就是為這些人,作服務。
我在PTT上看到,有人要叫人來「嗆」我。
我不知道,「嗆軍」來了沒有。
所以,不得已說這些廢話,希望「嗆軍」不要來錯地方。
藍綠互嗆、搞黨爭的地方很多,若有需要,敬請前往。
凡是談到任何政黨者,恕我都不再回應。
謝謝。
****
「53237選民結構」在
http://tx.liberal.ntu.edu.tw/~BlackPool/


黃先生:歡迎轉文。
但請強調:我對服貿沒有足夠研究,所以沒有評論,對服貿本身也沒有立場。我是「受邀」參加討論,而我是以「科學程序基礎」觀察雙方提出的事實與證據,包括「草率‧震驚」文與「戰神」影片。
但我發現不少討論是「意識型態基礎」,變成事實證據不重要,只是導出雙方互罵。「科學」和「意識型態」是2個完全不同世界。雖然轉到任何論壇我都沒意見,但轉往「非內聚一致意識型態」的論壇,可能較有參考價值。
轉文時,請附本項注解,謝謝!
又,我對「草率‧震驚」文的評論,後來獲得「獨立評論@天下」,刊出對讀者的道歉啟事,這表示臺灣還是有願意自律的媒體、還是有「社會責任」的人群,這才是臺灣的希望,也是我連續接受邀請參加研讀的原因。
至於「戰神」影片,會、或不會作什麼回應,就靜待發展吧。


吳偉臣先生:美國已經與幾個中東國家:巴林、阿曼,簽訂自由貿易協議了,且全部都是經由「快捷程序」,也就是和臺灣行政院提出的程序一樣。
而美國正在推動一個更大的「中東自由貿易區」,包括美國曾經作戰的國家。
其實我對服貿本身真的沒研究,我所建議的還是:
在提出任何論證前,自己先確認所有的事實與證據。
討論是分享,自己要很歡喜的、把自己很有準備的內容告訴大家、節省大家研究的時間。討論不是指責別人,更不是隨便亂講,等待有沒有人能夠揭穿。
謝謝!


〉美國總統極力推動TPA 2002 or TPA 2014完成立法, 也是想要獲得在談判中能有更大的權限, 而非限制.〈
所以 TPA是鬆綁的證據,而非從嚴的證據。

黃教授有主張從嚴的權利,我也認為要審慎。
但證據要和結論一致。
因為,即使美國從寬,臺灣也可以從嚴。
不能將證據相反陳述,造成:美國很嚴、臺灣很寬的誤導。

但很多人缺乏科學分析的能力,把不同的事糾在一起。

其實,「戰神」影片中還有其他問題。
譬如又有多次「我即人民、我即大家」的陳述,是非常反民主的。
不過,抓TPA重點,其他都不談了。


我所讀、所感,僅限「戰神」影片。
在網友補充訊息中,覺得以下這篇,對TPA的前因後果,介述更完整,所以特予介紹。
https://www.facebook.com/pepsi.lin/posts/676411775758134

林兄好:

希望能分享你「吹捧黃大師主張」大文。
我最近受邀研讀「學運大辯論-黃國昌戰神,電爆楊泰順!!!!!(文化大學教授)」影片, 討論一下「被反服貿網友們推崇的黃國昌老師的論點」。
讀後感引起一些反映,包括PTT有人發言要來「嗆」。
但我所讀、所感,僅限該影片。我覺得你這篇較完整,所以希望引用。
謝謝。


Fb 上的其他討論

• Alex Wang 日前有上去看過也是差不多的理解,因為不是法律專業,不敢妄下斷語,謝謝吳老師。
54分鐘 · 讚

吳統雄 re: Alex Wang: 沒錯,其實證據就在那裡,大家都可以查。
只是人類本性,優先靠「社會相信」,而不是事實證據。
52分鐘 · 讚 · 2

張中一 恩 吳老師這太重要了 我可以轉嗎
37分鐘 · 讚

Optima Tsai 吳老師,您還是先參考黃老師的說明,再做評斷吧...
http://homepage.ntu.edu.tw/....../con....../20130725_2_1.pdf
26分鐘 · 讚 · 1

TonyHsu Hsu 吳老師,我對法律不了解,不過因為老師研究方法的論述,其實我一直都有一個疑問,為什麼一定只看美國的法案模式,難道德國的就沒有其他的貿易協議模式可以參考,或是其他國家的,只拿美國的參考,會不會陷入不合理也不科學的論述
5分鐘 · 讚

張中一 因為黃教授自己引用美國的法案
4分鐘 · 讚

Optima Tsai 錯了,黃教授是指出政府想援引美國的TPA這條法案來審查服貿..建議您從這段影片第3分鐘開始看起...

re: TonyHsu Hsu: 我本篇不是研究服貿,只是應網友Ke 先生讀「戰神影片」的讀後感,而黃教授只提TPA,所以我就去讀TPA。
上次「草率‧震驚」一文事件也是一樣,也是網友要我「好好讀」,所以我才去讀。本來只及於翻譯,因又有網友補充意見,所以我才再去查證真偽。
其實,我對「服貿」本身,到現在一直沒有立場。因為讀了原文條文後,實在很事務性,提不起興趣。
不過,既然接受網友委託,我就一定盡力學習了解。
連接讀下來,說不定未來被動會產生意見,也說不定。
****
我對「研究方法」的建議,請參:
http://tx.liberal.ntu.edu.tw/Jx/Methodology/Method_!.htm

尤其「文獻研究」方面,請參:
http://tx.liberal.ntu.edu.tw/Jx/Methodology/Paper_LiteratureReview.htm

Optima Tsai 先生:如我復樓上 TonyHsu Hsu 一樣,我沒在談服貿,我只限「戰神影片」的讀後感。
你給我的資料,我會細讀,再看是否有新的心得。
影片3:00開始處,他說的如果就是他後來舉的(我聽起來,或任何無立場的人聽,應該是)“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 act”,那麼他說的內容,就是和該文件內容不同、甚至接近相反。
附件是美國國會出版的法案,與背景說明。謝謝。

Optima Tsai 先生:啊,附件是Pdf, fb 不能傳,我稍後有空時放到網站上。

Optima Tsai 先生:你給我的資料,我快速看了,非常詫異!
黃教授明明知道「快捷程序」的存在,也知道美國快捷程序的實務。
為什麼,他對事實,導出相反的結論呢?
你早給我這些資料,我不必熬夜,也不必寫信到美國找議員了。

我猜,還是李淳教授給的解答:
服貿之爭,根本不是經濟、國貿、程序…之爭。
就是心理層面、反馬、反中、意識型態之爭。

在意識型態的邏輯中,不論什麼證據,都是同一個結論。
結論不是因事實、證據決定;而是因意識型態而決定。
****

以上是快捷推測,或許不周延。
如果有其他的領悟,再來報告。


林拉拉〉我不是嗆軍,只是路人,研究了一下,為何"TPA以無法源之快捷程序來包裹審查貿易協定"這點可以理解,但說穿了那也只是方便法門,面對需要謹慎處理的國際關係還是應該立法監督、逐條表決才能安民心,何況美國經濟體和台灣經濟體規模不同,更應該謹慎行之。

...另外我只是覺得強調客觀卻不斷使用話術來引導讀者立場有違吳先生您的客觀論。〈

• 吳統雄答:

林拉拉小姐:
1. 天下不是全有全無。我贊成審慎。我反對以不實、或黑箱(說一部分)達成目的,即使是善意的目的。你說〉何況美國經濟體和台灣經濟體規模不同,更應該謹慎行之。〈和我意見相同。我已重複說了多次:黃教授若也是訴求不要學美國TPA,我支持,但他相反操作,以美國TPA壓臺灣,而內容不是完整事實。
2. 非事實的評論、推論、看法、猜測、認為、「我覺得你是怎樣」…都是言論自由,不必耗時解釋,各自領會。
3. 有無「社會責任」,只看對事實的反應。

Yee-Chung Fu〉如果是國與國或多國之間的談判,一定是像TPA,整體表決,絕不可能做逐條表決,留下有利的條文,否決不利的條文,這個原因不難理解。但是台灣與大陸是特殊關係,有兩岸關係條例,說不定是可以逐條表決。〈

• 吳統雄答:

Yee-Chung Fu 先生: 贊成,同上。本事件最可笑的事,發動者是以「程序」訴求,而領導者的各種言行,幾乎都違反程序正義。打擊魔鬼,就不能使用魔鬼的方法。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相關主題 Go to related pages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