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6日中午看到電視報導:陳雲林訪臺,民進黨動員澈夜抗爭,造成了流血事件,不禁心中一陣絞痛。

剛好日前在「四年級部落格」看到關於推打張銘清的討論:一位沒沒無聞的地方議員,突然爆紅成全國性知名人物,這次一定會有更多政客加碼跟進、打得更凶,果然成真了!

臺灣50年來不斷進步,克服過許多經濟和政治的難關,相較於歷史上許多國家的發展,臺灣的方法始終是勤勉的、和平的。而這種珍貴的經驗,卻似乎在近年有被刻意破壞的趨勢。

我當時即將心中感觸寫成1篇短文「勇於流汗‧不必流血」貼上部落格,徵詢部落長02和格友,是否願意連署,如果在1天內超過10人以上,就向媒體聯名投書。

10月7日傍晚,合我在內共有12人連署(後來又加1人,為13人),標題經由討論改為「歡喜流汗‧拒絕流血」,並從02建議:分投蘋果日報、中國時報、聯合報。結果都沒有被採用,而中國時報有客氣的回電,表示報社政策不接受連署投書。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就政治事件呼朋引伴表達意見,所以將事件的過程與感觸記錄如下。

歡喜流汗‧拒絕流血

格友連署來函與相關討論

我為什麼心痛與軟弱?

媒體為什麼不刊登?

非線性的行為‧線性的認知

參考文章:憶杜鵑花學運


歡喜流汗‧拒絕流血

四年級部落格-臺大、北一女、建中校友會員

民國四十年代出生在臺灣的朋友們,一起走過臺灣發展最重要的十字路口,我們經歷過最壞的日子,也參與過最輝煌的時代。我們有一個「四年級部落格」讓我們延續過去五十年、低頭耕耘與收穫的記憶。

部落格中的臺大、北一女、建中的會員們,也因此有機會在近年陸續召開大型校友會,重燃奮鬥人生的熱情。而我們正是各系各班的會員與連絡人。我們沒有資格代表全體校友,更不能代表全體「四年級生」,但我們應該是一群有參考意義的樣本。

我們的母親曾經在加工出口區,一天打一件毛衣,賺取二元工資送我們上學,使我們有能力到美國,擠在狹小的宿舍中,向RCA學半導體技術,然後回到臺灣流汗打拼,建立了全球頂尖的資訊王國。我們中的許多人,也曾經參與過被封鎖的、臺大第一代杜鵑花學運,打開鉗制思想的第一道枷鎖,當我們被從傅鐘下抬離的時候,也讓出了後來開放的空間,敲響了至今不絕的自由民主鐘聲。

我們多數在臺灣的各個角落,擔任認真運轉的機件。也有一些比例散佈全球,把我們的學習與成長經驗,分享給全人類。我們中有一些人,應邀在美國大學教書,當我們講述臺灣如何從一件毛衣兩元起家,到不流血的完成民主政體的故事後,美國的年輕朋友們都哭了,他們流著淚說:我們要向臺灣人民學習!

我們曾經走過,所以我們知道不論是經濟或是政治的果實,不會自動從天上掉下來,當年有困難,我們努力;有障礙,我們也不迴避抗爭。
臺灣在進步,抗爭的訴求也進步了,提升到更理性、追求尊嚴的層次,值得欣慰。但這兩天的抗爭手段,卻出現了最原始、最不理性的流血後果。檢視我們所有可以看得到的證據,我們沒有辦法找出有流血必要的理由。某些政治人士,事前一再譏諷對訪客維安程度過高,卻一再用激化抗爭手段的方式動員,流血之後反而嚴厲指責他人。

當年我們坐在杜鵑花前,是希望變成「被解放者」;但我們同時清楚知道,也有人站在陰影中,希望我們被抬走之後,他就出來扮演「解放者」。我們無法否認有「把自己的利益,永遠放在大多數人利益之前」者的存在。
五十年來,我們深深體會:一定要有制衡、才會有進步。我們必須珍惜、擁護制衡的力量!所以,我們要誠摯的向主要的制衡力量建言:制衡的主要團體,必須要深思:要用什麼樣的人物、代表團體的核心價值?當前要用什麼樣的手段、預告團體未來如果掌握權力時的作事方法與責任感?

流血-不論故意引導、或明知其可能而放任其發生-確實可以在看得見的現場、拉攏更多的人、更提升現場領袖形象的張力、打響現場領袖的知名度。相對的,和平說理、相忍為國,反而不容易獲得媒體的青睞、甚至在表面上沒有人理睬。但在螢光幕後、在更多看不見的臺灣角落,還有許多長期沉默背負著重擔的螺絲釘們,我們知道。

(共同建言人:戴勝益、鄧森文、林莉、顧宗鏞、關雪寶、黃秀美、胡孝光、周明台、陳韻珊、嚴翔勇、王安祈、王巨中、吳統雄)


格友連署來函與相關討論

(先發言者在前)

請02和各位同學賜閱、參與、轉寄

1.請02賜閱,如果同意,請領導以下事項;如果不同意,請即告訴我,我就把文中「四年級部落格」有關字句刪除。(如果02不同意,以下事項我就和第一位回信者洽商)
2.請各位同學賜閱,如果同意,敬請回信給02或我,如果臺灣時間明天(11/7)下午18時前,有10人以上同意,我會和02洽商,如何投書媒體,而同意者名字會加在文末「
共同建言人」中;如果今天(11/6)就能達成,也許今天就作。
3.如果對於標題或內文有修改意見,請不吝告訴我,我會和02洽商後修正,但限於時間,可能無法再一一反覆諮詢。
4.我的電話0921807365,歡迎來電。但上課時必須關機,所以請務必留話。
5.歡迎他校同學參與,但我沒有任何他校同學連絡資料,這方面要請02裁奪。

統雄 敬上


我是安祈
我同意
請加入我的名字

非常佩服統雄


我同意你的觀點, 但可否請你在文末加一段,說得再直接,明白有力度一些, 謝謝,
我在大陸, 有許多不便之處, 分外珍惜我所生長的台灣那不易的民主之路, 當美國勝出一位混血兒的年輕總統, 可否給我們更多一點寬容尊重的啟示. 謝謝你的努力

韻珊


統雄 :
我同意 時間緊迫, 先不多說.
辛苦了!

黃 秀美


同意「勇於流汗‧不必流血」。

重視民主, 更重視民主的風度.
台灣有泱泱大度的國民, 不要受政客們的煽惑,
流汗為生活, 流血為那樁 (政客們正在笑納!) ?
Best regards,
Sharon Kuan

關 雪 寶 (北一女59級忠班)


不怕流汗,拒絕流血。

同意「勇於流汗‧不必流血」。

02


剛剛下課,收到同意回函共6位。

最高興的是02公開簽名同意,我本來最擔心02不便表態。
因為當你公開中立的立場時,兩極人士都會懷疑你的立場,使主持人最難為。

盼望最好現在由02接手、轉寄,並加上鼓勵簽名同意的一句話,有02的背書、效果才會顯示。2天內要有愈多人同意簽名才有意義。

來函一位建議:「可否請你在文末加一段,說得再直接,明白有力度一些」

我理解來函的意思,原稿對制衡力量是一種正面期許,而不是負面抨擊。也不希望因太直接,使一些中立的同學不願簽名,所以目前我還是偏向含蓄。

但請繼續給comments,我彙整後會和02確認如何修正文稿,如果明天人數達到有意義的數字,就投書媒體反映我們的建言。
(02已建議修改標題為「不怕流汗,拒絕流血」,我贊成。歡迎更多意見)

統雄


「不怕流汗,拒絕流血」,我贊成。

顧宗鏞


吳兄:

1.會收到您的信的人,大概沒有人會不同意您的觀點!(問題在那些不會上網,不會看報,但會嚼檳榔的人)
2.寫的太文謅謅了(不是說您寫的不好),你若瞭解這些人,就知--秀才遇到賊兵,有理講不清!
3.我想像的標題是:

請不要讓我們懷念『戒嚴時期』

(那時的治安比較好,穩定的社會,經濟才會發展,教育才會紮根,台灣才有未來)
(目前的自由民主(苦笑),不知台灣會是下一個菲律賓,印尼還是韓國?)
祝福您,多保重!

(作者不願引起誤會,要求保留姓名)


同意

鄧森文


還有17小時,請踴躍簽名。
如果同意者超過10人(目前9人),就找1家媒體投書。如果衝過30人,就乾脆對所有媒體發稿,變成新聞。

統雄


Dear Sean Wu,
I certainly agree upon.
Shiaw-Guang Hu
Professor, National Taiwan U of Science & Tech


不知為什麼? 標題讓人想起「九條好漢在一班」的歌詞.
時代變了, 不知軍歌旋律變了沒有? 軍歌的歌詞改了沒有?

有時流點血也是必要的代價, 好比民俗療法中的「放血」.但放太多成為「失血」就不好了. 如何訂定「停損點」要經驗也要智慧, 很可惜台灣人缺乏這方面的經驗, 而智慧又正在
培養中.

也覺得它太文謅謅了, 建議直接借用海角七號的開場白.
僅將台北人改成台灣人就好, 然後加上一句, 「要作愛不要作戰」. 請加上一票.

蠟燭


統雄兄鈞鑒:
今天打開e-mail時已經10:50pm,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已經參加共同建言人,希望沒有耽誤你投書媒體,唯一的意見是編排上請再做加強。
我高一高二18班,你是高三18班,你當年讀甲組班,考上台大中文系,已經變成傳奇故事,看到你站出來我很高興,如果多些建中校友投入政治,中華民國台灣社會未來會更好。

周明台


戴勝益於11/10來電,說明剛剛才收到電子郵件,表達「是你號召,我就同意連署。」


我為什麼心痛與軟弱?

格友評論我的擬稿「太文謅謅了」,是客氣用語,其實就是「太軟弱了」。

我為什麼軟弱?為什麼心痛?和我為學生心痛的基礎本質是一樣的。痛,不是突然發生的,而是長期累積,而在一個定點爆發出來的。

我在世新大學專任教職,從前讀過臺大、建中,教過臺清交、美國好大學,應該有資格評鑑我世新的學生「才華、潛力並不遜一流大學學生」;但又必須承認「當前學習成果和一流大學學生有一段差距」,而這個差距是由「一半社會資源不公」「一半自我努力不足」所造成的。所以我常以「其實,每個人都可以唸臺大」來鼓舞我的學生。

很欣慰,有些學生願意參考我的建議;但始終也有些學生自暴自棄,經常自陷於被當邊緣。

對這樣的學生,我一貫都請來面談,我說:和你談,就不是要罵你、否定你、放棄你,而是希望為你辦理補救、幫助你再站起來。

雖然,有老師警告過我:「需要補救的人,根本就是不值得補救!」我還是一再提供學生補救的機會

在這樣的基礎上,我的話聽起來一定是格外軟弱的。

曾經發生過:被我救過的學生,隔了1學期,又因為作弊被抓了。

當發現「又是他」的時候,我心痛了!

然而,當我又請他來談時,我想到他的前途、想到他的自尊、想到教育的目標、想到一堆其實他不在乎、而我在乎的事情…我的語氣又軟弱了!


媒體為什麼不刊登?

這篇投書沒有被媒體採用,應該也是太軟綿綿、甚至是褒貶不夠清楚、用詞不夠簡單。

我寫「政治團體」不寫「民進黨」,因為我不想類化民進黨。寫「政治人物」不寫「陳水扁、蔡英文」,因為人性實在是有很多面、不是單一張面孔。

如果沒有民進黨,大陸政府對我們的風格可能不是現在的鴿派、而是對西藏的鷹派。

但,歷史和文化、民族和現況,臺灣和大陸、西藏和大陸是完全不相同的關係、不能這樣猜測。

但,臺灣和大陸即使應以和平為長遠目標,也不表示臺灣應走回威權體制。

但,…。兩岸關係沒有政客說的簡單。

有新接黨主席,宣稱要走沒有陳水扁的路的蔡英文。

有見識到陳水扁依舊風光,可能擔心自己反而被邊緣化而不再敢談切割的蔡英文。

有上了戰車、又下了戰車;想走回正常政黨政治、不知未來能不能堅持下去的蔡英文。

有…各式各樣的蔡英文。

還有,我們現在看到以臺獨政治犯自居的陳水扁。

與其實才不算久以前,我在1994年預測他會終結國民黨政權的陳水扁;那時,他是與「民進黨路線」不同、不談臺獨、另舉中道路線的陳水扁。

以及,我心中期待能夠立下一個政治人物願負起碼責任的典範、事實上可能不存在的陳水扁。

有…許多陳水扁自己可能都無法控制的陳水扁。

當人類評論、觀測一個事件的時候,就好像把真實的人生搬上舞臺,而猜測她的劇情發展。

但不同的導演,為了激動他的觀察,必須簡化事實,把灰色的真實、甚至是不存在的幻影,故意扭曲、甚至創造成黑白分明。

而我時常在想,如果我不是一位在追尋票房的導演,而是希望協助激情忘我、被類化的演員,走下舞臺、走回血肉人生,我應該是把黑白再復原為灰階。

媒體文章要短,而又必須處理複雜內涵的時候,我常恨自己能力不足,就很難達到文字上的曲折周延。


非線性的行為‧線性的認知

多年來我一直思考,知識光譜中的「行為端」能不能成為科學知識?

我體悟到,如果有這麼多優秀的先行者都失敗了,那麼我們就必須放棄常見的取向,必須要有不同的思想方法。亦即,必須改變模擬「物理端」的觀察、測量、與計量方法。

科學知識必須是可預測的,而被預測的行為必然是非線性的。

經過30年的實證經驗,我發現當前所有的行為測量工具,其效度都是極微薄的。真正有效的測量工具,其實是人類的「認知」。而我發現人類本性的「認知」,卻是線性的。

亦即,被觀察的變項是灰階的、非線性的,而測量後的資料卻是黑白分明的、線性的。亦即,這種測量工具的效度與測量「物理對像」不同,是subjective的,而非 objective 的。

因之,發展出一種基於認知測量工具、特殊的模式建構(如 Adoption Modeling)而得以預測人類行為(如電子商務使用行為選舉行為…)應是可能的。

但又因測量工具、即其測量對象,而人類的本性又是可發展的、可變遷的。所以我們需要一種不同的數學理解,才能更精確的發展「行為端」的知識。

本文在此已達「退稿」邊緣了,我就在此打住吧!有興趣想一想的,就請看接龍實驗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