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純的愛國而已

楔子

新浪部落格作者 園丁提到:
〉陳(憲良)是因為在臺青上的一篇文章觸怒了學校與當局,如果他不從軍,會不給他畢業的。他的從軍,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不知出自何處?但絕對不是事實。

倒是另一位作家黃河所言
〉我能夠非常客觀,而且非常正確地說出他當年從軍的心態。很簡單,兩個字─愛國!〈

我百分之百贊成,而且可能更有資格背書。

陳憲良比我高一屆,我在進大學的第一天,就被何君樂和他拉進颱風社。

不久,臺大法學院院刊「法言」,因言論事件惹禍,全員解散,學校「遴選」(當時的政治社會氣氛,學校對言論性社團,雖然沒有形式的管控,但實質的介入,已達到遴選的效果。)憲良擔任社長,他拉我進去,以文學院學生身份,擔任起法學院院刊的總編輯。

我大二時,「臺大青年」也因言論事件全員解散,學校循例再「遴選」憲良擔任社長,他又拉我進去,先擔任總主筆、作企畫、辦活動,後來也擔任過總編輯,更使臺青成為我大學生涯中的社團活動重心。

他也介紹我參加救國團,擔任輔導員,是我人生非常重要的學習經歷。
憲良對我大學時代的成長,可以說影響深遠,我非常感激!

另一方面,我也是他和妻子邢禹倩的實質媒人。我大學剛畢業時住中和,憲良休假來我家聊天,正好禹倩打電話找我問個事情。我心中一動,就在電話中介紹他們認識,並當場叫憲良去找禹倩,果然促成了一段好姻緣。

由於我們3年的社團生活,畢業後也不時往還,我和他有非常多次團體、或個人的密切接觸,或工作、或深談、或交心、或通宵達旦、甚或在山野服務、共度一個寒暑假。

但是,我對他以下的看法,與我們的私交無涉,不是溢美,而完全是客觀的觀察。

陳憲良兩度接收因言賈禍的社團

憲良兩度接收因言賈禍的社團,可知他的黨政關係不錯。
所以所謂「陳是因為在臺青上的一篇文章觸怒了學校與當局,如果他不從軍,會不給他畢業的。他的從軍,也有不得已的苦衷。」絕無此事。

憲良主要從事行政,其實很少寫文章,無從觸怒學校。反而我這個「老黨外」,偶與訓導人員有軟性折衝,不過,我個性柔軔,也不會有硬性衝突。
他的從軍與行事,基礎因素,就是「愛國、愛黨」。

不過,他的「愛國、愛黨」,和我們常聽見、看見的「愛國、愛黨」,很不一樣!

黃河說得好:
〉我沒見過一個人的愛國情操超越 陳憲良。陳憲良的家世不差(比我家好了 非常多),他父母若要送他出國留學,絕不是難事。他脾氣很硬,絕不會輕易流淚。他更不會後悔。若要我來形容他,我認為他的行 事作風與個性類似明朝的徐弘祖,是那種一旦決 定了什麼,必定勇往直前、永不後悔 的那種人。所有有關陳憲良的傳言……,尤 其是那些負面的傳言,全是錯誤的。或許他有一點小毛病,但整體而 言,他是一個值得尊敬的人。最起碼,他做了一件從來沒有人做過的事。即使是林正義,無論是道德操守、動機心態,都無法和他相比。非常可惜,絕大部分的同仁都不 相信他,陸軍官校的同學也不認同他,至於長官則多半抱著「既不惹他, 也不用他」的隔離原則。明明是一個愛國的青年,本著一片赤誠投效軍旅,為什麼大家都提防他,也沒有人相信他──這些年來我一直在思索這個問題。
最近終於有了答案。
簡單地說吧,就是標題的那句話 ──假作真時真亦假!
陳憲良的不公平待遇,就是如此。
想當年,所有投考軍校的青年不都是說從軍報國、熱愛國家、效忠領袖?
真正抱持這種心態投考軍校者,又有幾個?
假如家裡很有錢,會進入軍校嗎?
假如考上一所名校,會進入軍校嗎?
假如生命中不是有那麼一點缺憾,誰會進入軍校?
明明是講一講的口號,然而,不管長官也好、同學也好,大家都這麼講。
講來講去講多了,從開始的不信,到後來的懷疑……,最後人人真以為自己是優秀的愛國青年。可是,心底又有一個細微的聲音,悄悄地說了什麼。
以至於,當真有這麼一個愛國青年加入我們時,誰會相信?〈

憲良不獨在軍如此,在黨似乎也一樣。
當年大學裡的國民黨黨社,非常公開盛大。但我注意到,憲良在黨社裡,似乎也屬於邊緣。

從前在臺大國民黨社內的活躍分子,許多現在繼續在「各個黨」內活躍,有些當年為黨盡力的學生,現在卻以民主人士自居,十分有趣。這些很紅的人,似乎沒有人想拉憲良一把。

黃河的觀察與評論,其實是我所發現「人類取用行為」的一個註腳:
大多數人在從軍的時候,其實只是找工作的需求,基本是為衣食、如果能有名利更好。但要進入「軍」這個「領域社會」,就要跟隨「軍的社會相信」-「愛國」,而且發展成喊口號的集體行為。但自己知道,自己的需求與「愛國」沒有關係,一旦碰到真正愛國的人,也不相信有人會單純的愛國。

同樣的行為模式,在「黨社會」內也是一樣,入黨的真正需求也是先衣食、再名利,同時「黨的社會相信」就是愛黨,所以喊著愛黨的集體行為,但自己卻不真正相信。

每一個領域社會,其實都是一樣,包括教育學術界,「界內的社會相信」是「學術、教育」,但不一定是界內人士-不論地位高低-的真正自我追求,甚至不相信有人會有這樣單純的追求。

愛國,一般人的口號‧陳憲良,簡單的去實踐了 

憲良畢業的那一天,也是他正式宣佈從軍的那一天。
那天,我到了畢業典禮陪他。我看到了:
愛國,一般人當成「社會相信」,只存在教科書、考試、集體行為的口號中。

而他,簡單的去實踐了。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