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絕形象審查‧推行SIG制度

對當前論文審查的共同建言

論文審查的制度與生態,對於「框架知識」內、「演化發展型」研究的評鑑,有積極正面的效果。
但對於「突破框架」、「革命創新型」研究,可能反而發生壓抑作用。自然科學之父伽利略、牛頓,生物統計之父皮爾生…他們改變歷史的著作,全部都被當時的主流評審否定。這種現象至今不變,今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謝西曼,在30年前提出現在得獎之革命性創見時,也被立刻退稿。所以,評審不一定永遠是對的。

回溯西方學刊源起,是小型研究社群,對專門主題,共同興趣與經驗的分享。
但論文發表,也有變成資源分配依據的狀況,使得知識探險的樂趣,有可能變成工作謀生的壓力。

學術刊物定位可以是成果發表,也可以是社群內研究分享的論壇。甚至將評論與本文一同刊出,使評論本身也成為被評的對象,形成真正知識學習的互動。
學刊的定位與取捨,是編委會的決策,外審是難以置喙的。

杜絕形象審查‧推行SIG制度

最近國內陸續發生重大學術抄襲案,引起大眾對學術審查的關心。然而,學術審查會發生的弊端不僅於抄襲而已,審查如果有「青白眼」,對劣質的研究放水並獎助,由於資源有限,同時會排擠優良-尤其是後起之秀-的研究,嚴重打擊國家科學發展的未來性。
國科會是當前學術資源分配與學術審查最高、影響也最深遠的機構,如何加強學術審查,不應只是口號或訴諸道德,而應有具體的方法,更應是國科會責無旁貸的任務。

國科會經由評鑑研究計畫而達成獎助學術活動的目標,頗有成績,值得肯定。但在實施的過程上,似不時有「形象審查」之處,具體而明顯的後果,可分「厚以待己」與「草菅他人」兩類:
對「圈內人」(時論廣場鄭興弟教授語)或已站在有利地位的人,其有違學術基本嚴謹要求的計畫,明明看得出來,卻也可以獲得通過,甚至進一步獲得優良獎勵,例證包括:

1.內文的引注,不在文末的書目中;書目中的文獻不在內文中。引注的形式、書目的格式不統一,顯示由資料拼湊而來。

2.大幅採用他人著作,在內文不註明引用的位置、始末的段落,只在書目中列出引用著作名稱。

3.在A著作中,引用某甲的著作;在其後的B著作中,就引A著作,變成自己的著作。

4.報告的數據,有違學術研究經驗。

這些或不是抄襲,但其惡質不遜於抄襲。
相對的,對「非我族類」則草草打發,不提出任何具體審查事實,也可以屏除應合格的計畫,即使發生誤認、誤判,由於核心評審人員只有少數的「圈內人」,也非常不容易平反。
以上違誤的比率有多少?尚未得知。但從學術「求真」的立場來說,有一個前例,已嫌太多。

國科會聘請的評審,應該都是有一定地位的先進,為什麼還是有以上的違誤?從旁觀察,可能有以下兩種因素:
第一,是評審個人因素,包括學術日益分工細密,評審未必具備相關專長;由於忙錄,沒有時間細心核閱;曾有輝煌成就,但近年已逐漸疏遠;或是評審在尊榮之中,逐漸失去存疑與查證的精神。
因此,評審結果變成著眼於人脈、校系關係的「形象取向評審」。
其次,則是「葉公好龍」意識型態的因素。近年大家都在鼓吹:打破明星學校、發展各校特色、學術要有整合性質、研究要有應用價值、要能發揮多元化的創意…。
大家一方面扮演「葉公」,有這樣的理想,期待「一條龍」。
但是「龍」真正出現了,大家又在懷疑:這不會真是「龍」吧?
於是:私校的教師、「血統不夠純正」的主持人、「不夠主流」的題目、重視應用的計畫,有可能未審先敗,在意識型態上先屈於不利的地位。

如何避免學術審查流於形象評審?由於學術評審領導研究的品質,不僅是榮譽,也宜有一定的責任,不必總是麻煩少數萬能先進盡這項義務,因此:

1.評審宜在被評審計畫方面有1篇以上相關著作。
2.似可不必麻煩太忙錄的、或最近3年已無研究計畫的先進。
3.評審結論如果是負面,應該一定要有書面意見,並敘明事實違誤的部分,宜避免價值判斷。
4.評審如果發生違誤,且經申訴成立,宜在適當年限內,不再麻煩他。
5.當前評審制度的英文是peer review-「對等評審」的意思,而非以上凌下,因此學術「大老」的計畫,也不妨提供後進借評審機會觀摩。

在積極作法上,可建議採用國外已實施的SIG (Special interest Groups)審查制度。
SIG就是專業研究群,也就是將研究的資源與審查分散給真正專業的人,而不再集中在少數人、或與專業不相干的人手中。
國科會各學門接受SIG申請,以聽證會或其他足以避免專業歧見的方式審核、通過設立SIG。

SIG的數量不限,有具體、區隔、專業特色、適當人力的研究團體即可申請。個別研究人員,則可申請加入各SIG。
每一個SIG的成立,相當一個具體發展策略的確立。
國科會只管SIG的設立,不再管研究專案;將資源適當分配給各SIG,不再分配個人;亦即國科會只管研究政策,不再管研究事務-事實上也不容易管好,還可節約行政程序、減少行政資源浪費。

近年管理上強調的「再造工程(reengineering)」就是要在程序與方法上尋求改變。學術審查如果方法不變,只在口頭呼籲加強,審查不嚴謹、扭曲研究資源的情形預料將持續發生。
筆者歷年每年均獲得一個以上的國科會計畫補助,個人對國科會非常肯定,更非常感念,揭露學術審查中隱藏的問題並無批判意圖,而是期望經由提升學術審查、促進科學發展,更實踐科學「求真」的精神。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