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統雄、桑慧敏、王銘宗

原刊:2012年09月19日 蘋果日報 A17版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20919/34518057

美國兩位教授每年都對大學新鮮人作一次認知調查,發現今年多數大學新鮮人認為貝多芬是狗狗的名字,只因為電影《我家也有貝多芬》裡面那隻名叫貝多芬的狗。
當台灣學生對美國學生大搖其頭的時候,我們要加問一句:「那你又知道貝多芬什麼?」

貝多芬的作品《給愛麗絲》,除了垃圾車播的前幾句,你有把全曲聽完嗎?有感受到後段貝多芬最著名的變奏功力嗎?有發現他對和絃進行轉調與高低聲部節奏的對比,其實是當前爵士樂技巧的始祖嗎?有恍然大悟:好聽音樂的表面呈現方式 有變、能夠好聽的因素古今皆一致嗎?
對日常生活需求與就業而言,確實不需要知道貝多芬是什麼,只知道是個音樂家的名字或誤認是條狗,差別是不大的。

但如果我們被貝多芬啟示而思索:為什麼音樂能夠好聽的因素古今一致?發現音樂其實與物理和數學連通,當我們看小S在螢幕上大跳恰恰時,同時可以看見阿 基米德螺線的實踐。當你看見她伸展出美麗的前腿時,其實她並不是在用力伸出前腿,而是完全相反的,前腿放空,用後腿全力推出身體,她正應用牛頓所發明的反身運動法。

分科早喪失自信

一位藝術表演者,擁有科學的自信與嚴謹的知識基礎;一位科學數學家,具備美感的領悟與愉悅,把抽像的思考實踐到物理、生理、人類行為上,這個過程就是「道」,使人類不僅能具備反覆相同的作業能力,更有培養創意、創新的基礎。

「傳道與授業」,兩者有以下具體的差別:
第一、教學目標:「多元學習」對「分流學習」。孔子杏壇是全科式、六藝並進的「多元學習」,而希臘學園是不分科式、漫步自由談的「多元學習」。近代分科教育興起,將年輕人在十幾歲時就分割成理工或人文的兩型,喪失了平衡發展的自信。

第二、教學方法:「重過程(獨立好問)」對「重結果(編序背誦)」。當前幾乎都是將教科書當成「聖經」,考試會考貝多芬、亞里斯多德、牛頓……的名字,書上會講他們成就的結果,卻沒有提到他們曾有許多嘗試錯誤,如何解決問題的來龍去脈。

第三、教學雙方的關係:「親子關係」對「主僱關係」。學生是教育的「產品」還是「市場」?如果是產品,那麼就要盡心雕琢,不論原料為何,都要堅持一定的製程與測試;但如果學生是市場,那麼就要全力迎合學生的需求,避免給學生學習壓力。

就業教育的形成,其實是全球社會多數必然的選擇。不過,也始終有少數的存在:從孔子、亞里斯多德的一人大學,到現在日本有「佐籐學─學習共同體教育改革」,美國也早有「大學改變人生」聯盟推動以「教育學生」,而非「壯大學校資源」為中心的理念。
美國著名大學雖不得不重視資源取得,但也容許5%以上,願意「求道」的師生生存空間。

台灣在教改以後,在生態上推進大學商店化、教師業務員化,尤其是以書店商業索引作為評鑑大學績效唯一指標,形成教師放縱學生、相互引用、競求五日出版形式。求道的意識已被壓縮到極小,這才是我們引以為憂的。

吳統雄為世新大學資訊管理系副教授、桑慧敏為清華大學工業工程與工程管理學系教授、王銘宗為台灣大學工業工程研究所副教授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相關主題 Go to related pages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

時事評論
公共評論
選舉評論
社會評論
媒體評論
知識評論與科普
科技評論
教育評論
法律評論
萬象現代
參考資料


美語樂學
美語樂學 語音篇
美語樂學 文化意涵篇
學美語糗記
灰姑娘計畫‧美語變身
真實美語/生活英語選_美語樂學實例
統雄美語神掌易筋經
大任務‧小使者:擔任國際客座學者的故事
看媒體‧講美語
統雄私房美語笑話
中英對照 笑話中的文化
視覺影音幽默

文學作品
統雄小說選
統雄散文選
統雄詩選
統雄戲劇/影音作品選
統雄文學批評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