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批評品析:文心雕龍

古中華寫作理論/知識美學先聲:通變論

寫作理論是基於文學美學的一種發展,古典美學定位美是因「天才與靈感」而產生的。在文學批評、寫作理論方面,這種抽像的取向尤其明顯。

知識美學是建築在知識論與方法論上,認為經過「瞭解美-創作美-實現美的感動」,就是實踐科學知識產生的過程。知識美學是一種機率‧可以靠理論建構研究方法而產生美的可能。


劉勰(465?-522?)的《文心雕龍》,是我目前最欣賞的中文文學批評著作,歷久不衰。

我年輕時代讀他的「通變論」,有可能影響了我對「知識美學」「統一與變化論」的醞釀。

劉勰南北朝時代東莞莒(今山東)人,早孤,依當時和尚僧侶十多年,所以受到佛教影響。

約在齊朝末年,他三十幾歲時,寫成《文心雕龍》,是中華最早的一部文學理論和文學批評的巨著,前人評它為「體大而慮周」。

梁以後,劉勰因到東宮工作,深得太子蕭統器重。晚年出家,更名慧地。

《文心雕龍》的命名

劉勰說:「文心者,言為文之用心也。…古來文章,以雕縟成體,豈取騶奭之群言雕龍也。」意思是寫文章必須用心,就像刻鏤龍紋那樣精雕細刻,最終才能創作出美的作品。

《文心雕龍》的組織:2 篇 4 論

《文心雕龍》分10卷,每卷5章,共50章,按照劉勰的說明,《文心雕龍》分作上、下 2 篇,上篇為「論文敘筆篇」是前25章,當時有韻為「文」、無韻為「筆」的說法。談論寫作的思想與體制,體制指:詩、樂府、賦、頌…等表現與應用型式。

下篇為「剖情析采篇」是接續的24章,研究寫作的方法;最後 1 章,名《序志》,敘述自己的志趣,作為全書的總結,其實是「以跋作序」的功能。

從統雄老師「知識美學」的觀點,上篇「論文敘筆篇」就是討論寫作的「意涵」;下篇「剖情析采篇」即為分析寫作的「結構」與寫作的「變化建構元素」。

民國以來的 《文心雕龍》研究,幾乎都採取《文心雕龍》內容為 4 部分論,包括總論、文體論、創作論、批評論。唯華人常不重視引注,且習於子孫引用,不知這4論的命名,源出於誰。

總論

總論為前5章,說明《文心雕龍》的基本思想,是以道為根本、以聖人為老師、以儒家經典為主體、以緯書為參考、以《離騷》為變化。

文體論

文體論包括從第6的《明詩》至第25《書記》的20章,考察文體的源流演變而知本知末,解釋文體的名稱而確定其含義,選擇各種文體的代表作品而予以分類,敷陳各體寫作之理而總結共同的寫作美學基礎。

創作論

創作論是自第26的《神思》到44《總述》的19章,也是歷來受到研究者最重視的部分。從作者感情之產生到一篇作品之完成,在過程中如何建立風格,以及應用各種修辭技巧。 

批評論

批評論是第45《時序》到第49的《程器》,共5章。分別以時代盛衰,作家才華,評論能力,道德品質和政治修養對作為文學批評的影響因素。 

吳統雄的《文心雕龍》知識美學詮釋

劉勰原文的優點是細膩,當然,如果從現代科學理論建構上來說,就瑣碎了一點。

所以我將他的原始講述單元,與「吳統雄知識美學 3 論」結合,再歸納分析如下特色:

-擬人化、擬生命化的取向

-破古典美學的「有氣無力」論

-立知識美學的「創作建構」聲

擬人化、擬生命化的取向

《文心雕龍》從「文章擬心」而起,作品以「龍」為象徵。

而章名多取生命現象,如:神思、體性、風骨、情采、聲律、養氣等,故在推論過程中,有 擬人化、擬生命化的取向。

破古典美學的「有氣無力」論

美學一詞雖是歐洲近代產物,但美學的實質研究,自古已有。

古代東西隔萬里‧古典思維一點通

統雄老師曾歸納西方古典美學思想為:「美」的產生與傳播是個人化的、自由聯想的,歸結創作的基礎是「讀書破萬卷」、依靠「天才與靈感」,亦即只能意會、不能言傳。

而人類認知與行為的一致性,使得古代的中華創作者,也有相近、乃至相同的看法。

劉勰在《文心雕龍》的文獻研究中, 評論了 6 篇當時史上的著名文學批評論著:曹丕的《典論·論文》,曹植的《與楊德祖書》,應場的《文論》,陸機的《文賦》,摯虞的《文章流別論》,李充的《翰林論》,以及其他的次要寫作理論,認為他們全部都「未能振葉以尋根,觀瀾而索源」,也就是比較淺薄,不夠完整。

他對當時寫作理論基礎的「古典美學」是不滿意的。

曹丕、陸機代表的中華古典美學

劉勰評論的對象, 其中只有《典論·論文》,《與楊德祖書》,《文賦》流傳至今,而曹丕、陸機的著作,更被認為代表了中華古典美學的寫作理論。

他們的觀照是什麼呢?劉勰只有結論,沒有分析,所以由統雄老師來補充說明。

曹丕《典論·論文》的「有氣無力」論

曹丕《典論·論文》的核心是:「 文以氣(先天的才氣)為主,氣之清濁有體(個人化的),不可以力(後天學習工法)強而致。」

正好與西方古典美學不約而同:「美」的產生與傳播是個人化的、依靠「天才與靈感」,是不可說、不可傳授的。

曹丕這篇短文,留下了許多歷史名句,如:

「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

「貴遠賤近,向聲背實」

「闇於自見 ,謂己為賢」

「文人相輕,自古而然」 

另外,他也首先訂出了文體四科:「奏議宜雅(奏章、公文應典雅),書論宜理(論說文應講究邏輯),銘誄尚實(碑銘及頌文應真實),詩賦欲麗(純文學要求美)。」,更區別了應用文與純文學的不同取向。

陸機《文賦》的創作過程論

陸機《文賦》是以「單篇」型式出現, 中華史上第一篇完整而系統的文學批評與文學理論作品。

他最主要的貢獻是提出創作過程論:

「游文章之林府,嘉麗藻之彬彬」、「觀古今於須臾,撫四海 於一瞬」、「罄澄心以凝思,眇眾慮而為言,籠天地於形內,挫萬物於筆端」。

就是多讀、多看、多想,以產生對創的靈感。和西方古典美學所認定,創作的基礎是「讀書破萬卷」、依靠「天才與靈感」,只能意會、不能言傳,又是跨文化的雷同。

陸機自己的寫作方式是純「賦」體,講究對仗、用韻、用典,非常華麗,但難免有「勉強」之感。統雄老師覺得曹丕以散文為基礎,但「對句」因境況需要而出,感覺更自然有力。

劉勰雖然評陸機「巧而碎亂」似乎仍受他影響不少,《文心雕龍》似為《文賦》的完整專書版,行文也近賦體,風格大約介於陸機和曹丕之間。

統雄老師也認為,如果一定要挑《文心雕龍》的毛病,也是劉勰自己的評語「巧而碎亂」。

立知識美學的「創作建構」先聲

劉勰的最重要貢獻,就是提出了「如何建構好文章」的觀念,也就是在古典美學的主觀褒貶外,有了知識程序、研究方法的「潛在」認知,所以可視為提出知識美學的先聲。

從「知識美學3論」觀察,第29章「 通變」:就是劉勰的總論。

通變論的核心訴求:「設文之體有常、變文之數無方」,就是美學建構的2向面:「統一與變化」。

在「統一向面」的「意涵元素」,有:原道、徵聖、宗經、神思、體性、風骨諸篇。劉勰的理論有可以擬人化之處,這些篇都是討論「思想」,前 3 篇偏重「理性」,這部分反映劉勰具備「文以載道」的理念,而後 4 篇強調自由想像力的「感性」,他的寫作理論也包括抒情與議論,是載道工具與純文學並重的。

「統一向面」的「結構元素」,主要是章句、鎔裁、練字 3 篇,也分別表現了科學知識:觀照、一致、簡單的 3 條件。 就擬人化而言,這幾篇就是人的「骨格」。

劉勰討論「變化向面」的「意涵元素」,主要是各種修辭技術,包括:辭采、 比興、誇飾、 宮商、聲律等 5 篇。擬人化處,前 3 篇是描述「肌膚」,後 2 篇是呈現「聲氣」,也反映出他對「韻文」的關注,以及溝通文字與音樂,及於歌曲的努力。


劉勰, 文心雕龍全文


寫作理論的比較分析

王國維「人間詞話」導讀

寫作理論的應用寫作理論的應用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