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龍實驗簡介/程序/贈獎/討論/學習金字塔/21點必勝?

統雄老師向國科會評審請教統雄老師向全球先進請教:(1)先進本人會不會解接龍?(2)據先進所知,全世界有無其他人會解?(3)是否願意指導研究生參與這項工作坊實驗並討論。

接龍實驗工作坊,討論以下問題。

(1)什麼是科學知識?  

(2)什麼是創新性知識?  

(3)什麼又是知識光譜

(4)什麼是機率知識?如何區別知識與運氣?什麼又是「非等機率知識」。

(5)真正的創新容不容易被看見?當前包括管理學在內的社會科學教科書,是科學知識?還是中世紀的聖經?


科學知識=可實證、可預測

創新=別人不會,你會!

知識光譜: 物理‧生理‧人類行為, 取向完全不同‧計量基礎相通

人類認知天性:依社會相信為多‧靠實驗證據較少

如何面對人類認知天性,統雄老師提出了以下的建言。

 

專而能精?博而能精?
統雄社群-相關主題

「專而能精」?還是「博而能精」?統雄老師覺得可能兩者都有道理。

但「專而能精」指的是在已知領域中的深化,貢獻是 Evolution

「博而能精」,才可能探索未知的領域,創造知識的 Revolution

 

搞音樂詩劇的人,怎麼能夠作統計分析方法?

作統計分析方法的人,怎麼會去搞音樂詩劇?

這是最常見的直覺反應,也是最遵從社會形象認知的作法。

不不過,Galileo, Einstein 都沒有受到社會框架的限制,他們最大的才藝都是音樂。

同理,Saint-Saëns 也沒有自我封閉,他雖然以音樂家身份聞名,他對數學、物理及其他科學也有貢獻。

 

在不斷向歷史學習的過程中,統雄老師似乎感到:學習是建造金字塔的過程,可能要從4面基礎作起:

第一、人文的:包括作為人的信仰、熱忱、性靈、藝術、健康、體能、表現、溝通、和學習方法。

第二、科學的:這裡是指知識光譜左側、相對狹義、相對比較容易量化、物理的、生理的因果關係。

第三:社會的:人與人的關係,人際的倫理、權力產生、階層結構、正義公理、合作互利與仇恨俱傷的因素。

第四;經濟的:人與物質的關係,生產方式、生產程序、生產與行銷、產品與有價服務的消長、交易與其財務結構。

 

回到「大學教育的目的為何」?

當前大學教育已不可避免的走向「買賣業」模式,「專而能精」是較必然的選擇。

但統雄老師還是期待,大學裡能夠有一小塊空間,留給「博而能精」的追求。

知識光譜與框架知識

知識可能是一道光譜,,從最左側的物理知識(因果型知識)經過中間的生理知識,到最右端的各種行為知識(機率型知識)。 在:http://tx.liberal.ntu.edu.tw/~PurpleWoo/chinese.htm

統雄老師觀察到:似乎當前的教學與研究制度,可以深化已知的成熟研究領域,鼓勵研究的 Evolution;但可能不足以發現、甚至反而抑制尚在發展中研究的 Revolution

那麼行為研究是成熟還是待發展呢?其實不用大掉書袋也可以輕易觀察到:

以當前認為最接近科學的經濟研究而言:即使是獲得諾貝爾獎(Myrdal et al.,1974)與不少中央銀行奉行的貨幣理論,對世界上相對少數國家有部分效果,但對於大部分國家並沒有作用。甚至有人整理出,在2008全球金融風暴發生前,也無人預測出這個災難。

管理:如何促進組織進步發展?有人用X 理論大成功、有人大失敗;有人用完全相反的 Y 理論,結果反而大成功,但也有人大失敗。

市場:許多教科書與論文的內容,藝術性多於科學性;對於重要產品的成長,除了統雄老師十餘年的研究實證外,國際上長期觀察、並能相對預測穩定的例證不多。

選舉:雖然有幾項重要具啟發性的理論,但國際上除了統雄老師近30年的研究外,一樣缺乏長期、相對預測穩定的例證。

上述各領域教科書、著作內容,都還沒有「普遍性」解釋、預測各領域內問題的能力,都是在相對甚小的空間、時間、社經框架中,才有相對局限的作用。如果我們已經滿意當前可能並不成熟的框架,甚至還被限制在框架中,我們可能失去尋找真正基礎答案的機會。
真正的知識應不是各自分離的框架,可能是像光譜一樣,形成「物理-生理-行為(人文社會)」的彩虹狀,彼此分散不同,但又有由「基礎知識」連通之處。
如果存在「基礎知識」,它應該能夠解釋、預測較普遍的現象,甚至能夠連通相鄰領域的知識。(譬如可連通應用在:電子商務、選舉行為、數位內容…,因為它們都共同建基於「人類如何取用」。)

人文、社會端的測量工具
數理與計量-統雄社群-相關主題

當當前的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有2大主流,一派是絕對不碰數字;另一派則是使用計量方法,或泛稱的行為研究法。

後者是全盤移植、完全套用物理或生理科學的數量方法。統雄老師在這方面長期學習後,終於領悟到,物理科學的數學基礎:認為不證自明的「反身率」「等加率」…等,在觀測人類一般經驗中的物質時,是經常成立的;但在觀察人類行為時,是經常不成立的。

生理計量就是推論統計,使用前提是測量對像具備常態分配。人類行為相對於線性解釋,固然更接近常態分配,但究竟仍然不是常態分配。所以,現行的數學、統計體繫在測量人文社會現象時,工具「效度(validity)」是相當有限的。

有鑑於此,另一主流則是全盤「反量化」,完全不用數字的。但完全不使用測量工具,研究理論將始終停留在藝術層次,而不能達成可驗證的科學知識。

所以,統雄老師建議尋求一種新的測量方法,所謂「新」,不是在計算方法,而是對測量的「不同的思想方法」。

針對人文社會端、與人類行為研究的計量思想、所需的測量工具,統雄老師特別提供以下系列講義:

統雄數學‧神掌系列

這個系列命名的原因是:

 

統雄:這裡是我的學習建言,不敢奢言創新,至少是嘗試。包括教學的、更是研究的。

數學:包括廣泛的計量方法,含微積分、統計、與對第3類知識-行為計量法的追求。

神掌:以打通任督二脈為目標,所以強調以簡馭繁、資訊系統系統輔助,以SPSS為例。

一般大學SPSS教學與講義3~4單元,收費$6400~$8000元,統雄老師完全免費提供給對計量研究有熱情的人士。 

還有:選舉、電子商務、取用與抉擇…

統雄老師討論知識與創新的時候,常從個小遊戲「接龍實驗」談起,請不要誤會統雄老師的學習建言,就是玩遊戲。

 

他在1999年度,國內外正高唱電子商務的時候,就公開預測出了2000年春季的大崩盤

在:http://tx.liberal.ntu.edu.tw/SilverJay/index.htm

 

他在1983年就發現了臺灣選舉行為有循環的趨勢,在1994年就明確預測出政黨將輪替1循環,更明確預測出了2008年完成循環時的得票率。

在:http://tx.liberal.ntu.edu.tw/~BlackPool/chinese.htm

 

但統雄老師深知:他沒有能力在非常短的時間內,讓人們瞭解他學習、思考、嘗試錯誤30年以上的思想歷程。(他不是「一直作得完全正確」,而是「一直不斷發現錯誤」而「一直在實驗、改正方法」。所以,他的成果呈現很簡單-如果具備科學基礎知識,也必然簡單-但過程極為複雜,非三言兩語能夠帶過。)

所以,接龍實驗是相對比較容易、趣味、能夠請人們稍微正視的例子。也希望若能發生稍微正視的效果,而進一步檢視統雄老師其他的學習心得與建言。

 

在行為研究中最抽像、最機率化的美學領域,統雄老師仍在積極研究中,希望在未來有機會證實,連這種極難量化的領域,也有相當程度的科學可預測性。

 

以以上這些,確實是圍繞著統雄老師的核心學習心得:希望在全世界、人類歷史上可能提供更重要參考啟示、尋找基礎答案的 Adoption ModelingCultivation Effect

不過,這2項知識太基礎、Time frame太寬、規模太大、不易複製。如果統雄老師的Adoption Modeling理論是正確的,也就是愈正確(尤其改正過去錯誤概念)的創新知識,愈難讓人們很快相信。

 

在過去多年的學習過程中,統雄老師體驗到2項主要學習過程:

第一、尋找「人文、社會端」的「基礎知識」、建立「知識光譜」取代「框架知識」。
第二、尋找適合「人文、社會端」的「計量工具」,探索「不同的思想方法」。

挫折、堅持、與多方嘗試

統雄老師在過去多年介紹學習心得時,雖然曾經受到國內外極少數頂尖學者的鼓勵,大多數情形並不順利。可能的原因是:
1.統雄老師是因多元學習而慢慢累積起來的領悟。而當前的教育、研究制度卻是分科、分流的,使大多數人較不易感受「知識光譜」的存在與相關問題。
2.當前的數學,在自然科學應用的工具性非常完足,對它的信任已經成為堅定的信仰,想要挑戰它,比15世紀Galileo要挑戰聖經更困難!
3.統雄老師的「Adoption Model」發現人類的認知程序,「形象」是先於「證據」的,統雄老師的學習與心得和主流的「形象認知」並不相符。統雄老師並非不知社會形象肯定什麼,但統雄老師就是對主流理論有所疑惑,才另尋答案,正如統雄老師在懷疑聖經,就不可能以闡述、讚美聖經的方式去取得紅衣大主教的資格。這是統雄老師的兩難。
4.統雄老師的「Adoption Model」同時發現,「創新」固然是人人朗朗上口的口號,人類的真正認知結構,對「真正創新( revolution 而非 evolution)的反應是:65%以上漠不關心,30%以上強烈反對與抨擊,不足5%半信半疑,不足1%樂見其成。
5.瞭解「不同的思想方法」需要強大的興趣與時間,統雄老師雖然在網站上放了統雄老師對電子商務十餘年、選舉行為二十餘年成功的預測與分析,但一則可能很少人有耐心看完;再則,歷史上、國際上能夠對這些領域作堅持觀察、長期預測的極少,也許有人覺得只是統雄老師「運氣好」。

6.最大的障礙還是統雄老師自己,統雄老師沒有能力使用大家習慣的語言、習慣的符號、在大家還有興趣的短暫時間內,說明與大家習慣完全不同的思想方法。

所以,統雄老師未來的努力是:
第一、繼續思考用什麼表達方式,邀請大家指導統雄老師的學習。
第第二、用行銷、選舉、美學…等例子,很難快速讓大家複製,所以很難令人信服。所以統雄老師要想一些參與門檻較易的例子,像Galileo的滾球實驗或金星實驗,大家可以容易參與而感受。「接龍實驗」就是統雄老師想出來的一個例子。
統雄老師在2009年向國科會提出一個「接龍實驗-不同思想方法工作坊」的計畫,巡迴挑戰國內排名前20的大學系所數量研究課程的師生,希望爭取更多的參與實驗者。


多元學習與知識創新

 

統雄老師對「多元學習」的檢討與實踐,很可能被認為是吹噓、狂妄、神經病、樣樣通、樣樣鬆;但從另一個角度看,是否「金字塔式的學習」更有可能在廣博的基礎上,創造歷史的高峰?

 

統雄老師在學生時代,聽到老師提的一個主張,想起胡適與梁啟超有一個相關的辯論,就舉了這個例子,建議不妨有不同的看法,結果被老師痛罵「自以為是胡適」。使得統雄老師在往後數十年,為了避免誤會,不太敢公開強烈建議不同的思想方法。

 

不過,統雄老師現在年事已高,社會顧忌或能略為減淡。這種老仍好學、就是單純的好學興趣,盼能與人分享。

 

人性有如「潘朵拉的盒子」,極大部分是負面的、被動的、依賴權威的;創新知識只有經過實證,去逼迫人們相信。

所以,他用了以上這個實驗,證明只有以創新的思想與統計方法,才能解決超難的機率知識問題。

幸而,「潘朵拉盒子」的底部,也一定有積極的、主動的動機,如果願意放空成見,每個人還是都能啟發出追尋創新知識的興趣。

經過這項實驗,也許會有人終於覺得:統雄老師主張的「人人都可以、也都應該多元發展」論,也許可以參考吧?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