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學習評鑑方法的探索與變遷

統雄老師建議的「快樂學習」方法是和「多元學習」的目標相呼應。

「快樂學習」是為了興趣、同時達成生活需求而改造自己,不是為了和別人比較高下,學習和成績宜分開。

所以,我的成績評鑑都是客觀的學習項目有沒有作,而不是主觀的成果好不好,只要有作,項目一律給滿分,達成非壓力下的學習。我每次都建議同學,要因對課程有興趣、享受自己潛能的發展而來。

「多元學習」是我對自己就學經驗的檢討,再加上任教前在產業界的長期服務經驗,深感學校分割式、個別式、考試為主的教育,實為對老師方便的制度,從而構思整合式、群體式、實作為基礎的教學改革。

假如你不願參考統雄老師的建議,則請跳過去看看哈佛大學推薦20個快樂的習慣

文創教學?還是軟體教學?

問題解決式學習方案工具獨立性‧能否認知?

以當前的文創教學為例,其實都是「軟體」教學,就是根據軟體教科書按章節講授,再上機考一下習題。課程名稱是文創類型,但師生都以為是教一個軟體操作。

我設計的教學常是一個作品實作,整合「設計‧技術‧管理」,要把抽像的設計創意程序、群體合作管理融入學習行動中。這種教學少見於過去,同學難免欠缺認知。

我理解一個社會現象必有其成因,人類結構就像一個金字塔,單一軟體教學適合下方多數人的習慣。但臺大學生既然站在頂尖的部分,就應嘗試不同的方法。

我提出「多元學習‧群體實作」,是覺得當前的教育「沒有鞋穿」。

在實施多年後,我發現有些同學習於過去經驗,其實是「不喜歡穿鞋」。

我因此年年調整教學與評鑑的方式,希望引導同學探望到我的目標,願意參考我的學習方法。歷年來重大的變遷、理由,與檢討如下。

跨校、跨國群體合作階段

由臺美兩國三校合作及良性競爭,結合彼此的資源與人力,將各方的創意與活力,共同製作「大學青年.網路雜誌」。並經過「校際群體專案評選」,透過群體專案的審查與競賽,將兩校同學的企畫案透過開放式網路,以多媒體影音的方式發表、宣傳,並透過網路投票,票選出他們理想中的「最佳企畫案」,最後由幹部領導實作。

這個方式的評鑑,其中80%是團體實作成績,20%是個人成績,包括出席與幹部推薦,目的是授予實作幹部「管理工具」。

這項方案非常辛苦,但也非常「真實」,更能增進感情。許多曾在相同分工小組合作的同學,雖然不同系,畢業後還因這個經驗而保持友誼與聚會。

但每班總有少數幾位,不喜歡與人共事;而臺大「缺席文化」又相當盛行,在群體作業中,發生天窗,非常困擾。

幹部最早向我反映時,我總向他們唱一首歌回應:He ain』t heavy, he is my brother。建議大家鼓勵落後同學,幫助分擔他的工作。

可惜這樣的情形年年有,且落後的同學,經常並不感激協助他的幹部,反而將情緒很不公道的發洩在幹部身上。由於作品規模大,也會發生彼此勞逸差別太大的情形。

實作幹部只是服務的學生,我覺得很不忍心,而決定修改。

班內分群體合作階段

第二階段方案不再製作大規模跨校、跨國作品,而在班內自由組成群體。

但落後學生仍然存在,作品規模變小,發生可能一個群體最後只有組長和一、兩個人在作。

我本來希望,作品內的每個部分,都有組內競爭機制,相互選出。但結果,卻沒有發生。分工之後,反而變成:「某些部分我不管、不學、不作」。

譬如在學習方案中,有異於一般教科書可見的單元:

「視覺設計」:視覺識別標誌系統。

「長效群體平臺」:媒體範本分析與設計製作。

我發現,有些同學在學期結束時,仍不知有這樣的單元,沒有實作的能力,但因為團體成績的關係,還是拿高分,又加深了組內心結。

自由實作與降低實作負擔/比例階段

第三階段我改為鼓勵、而不限制群體實作,也可以製作個人作品。

原來的教學實作計畫,是從無到有。在「大組」時代,總有幾位高動機的學生,可以擔任幹部,完成所有實作項目。

到了「小組」,每人負擔加重,學期結束時,總有一些小組或個人作不完。

我只好逐年減少實作項目,至今,已經減到初始的1/3不到。

在成績分配上,實作配分也相應降低,逐年降到現在的50%。

另外,則慢慢增加了「心得分享」,並逐步提升到現在的30%。目的是使擅長考試、寫報告,而少實作動機的同學,有可彌補之處。

同時,也讓缺勤的同學,可多寫幾題「心得分享」,以研究功力彌補平時成績。

然而,雖經一再調整,仍有2項設計目標與實施效果不符的現象。

實作「自評制度」未完全落實

「快樂學習」強調勇於嘗試的「作」,而不是和他人比較。所以,實作的評分採用「自評制度」,老師提供「自評表」,明列每個要評鑑的學習單元與配分,只要會,該單元就以滿分計;而單元名稱又連結到實作講義與範例,如果不會,可在作品發表前增補。

我教學二十餘年,也曾擔任行政服務,像這樣明確、客觀、具自主性的評分方式,是極罕見的。

不幸的是,年年都有一些組別,並沒有自行逐項檢核,甚至有高比例沒有達到學習單元目標,但還是自評一個攏統的分數。

我並不責怪學生,因為當前很少老師讓學生自評,學生沒有深思我這樣的用意。

同時,當前的「社會相信」是各種計畫常為一種儀式,各界許多「評審表」內容也都是抽像項目,而非像本課程可有具體「有、無」的評鑑,所以沒有養成逐項認真對待的態度。

「心得分享」的獨立研究與彌補機制未發揚

「心得分享」目標是期望學生進行獨立研究,或認真彌補學習有不周之處,仍能有理想的成績。

唯有不少同學,「心得分享」完全只是「複製-貼上」相關講義,一個字都沒有加寫。再比較實作上的表現,無法排除在剪貼過程中可能連內容都沒有看。

「快樂學習」希望學習和成績分開,但也不宜變成所謂「營養學分」,其實是沒有學習過程而空有妨害成長營養的分數。

擬恢復部分考試配分

我回憶我是學生時,當時的名師為鼓勵我們學習,經常的口頭禪就是:「這個要考!」

那時我頗不以為然,所以設計了我的實作教學。

但在長期考試領導教學的生態下,我是否應折衷,才能讓所有同學,注意我建議的學習事項呢?

所以,我計畫從2015年起,恢復30%的考試成績。

在「穿鞋改革」與「草根赤腳」之間

我的教學與評鑑方案,是檢討自己求學經驗的改革,與當前頗不相同。

但也許不少同學還是習慣於一般的方式,感覺有草根性的自然。

我認為理念不可輕棄,但要盡量照顧所有孩子,所以也在調整。而像我這樣年年都在觀察調整的老師,其實也不很多。

往往落後的學生反應比較明顯,所以我的調整也多是為了落後學生。

每年也都有很滿意的學生,但常是畢業了以後再告訴我。

我還有一些教學方法如「搶答位置」等,都是鼓勵發言分享、主動學習,而非填鴨式上課。

希望同學能夠利用這個機制,即時討論調整,如改革方案有益,就放大,若確有不習慣之處,就再收斂。

當然,年齡的代溝,也許會造成潛意識的交流障礙。

如有機會,未來希望也能邀請一些畢業的校友,以和同學相近的年齡、經由對真實社會的認知、與對老師建議的再認識,和同學一起討論教學與評鑑的改革。


附錄

哈佛大學推薦20個快樂的習慣

統雄老師應邀在哈佛大學演講時,獲知哈佛大學推薦20個快樂的習慣如下:

哈佛大學推薦20個快樂的習慣

1. Be grateful. 要學會感恩。
2. Choose your friends wisely.明智的選擇自己的朋友。
3. Cultivate compassion.培養同情心。
4. Keep learning.不斷學習。
5. Become a problem solver.學會解決問題。
6. Do what you love.做你想做的事情。
7. Live in the present.活在當下。
8. Laugh often.要經常微笑。
9. Practice forgiveness.學會原諒。
10. Say thanks often. 要經常說謝謝。
11. Create deeper connections.學會深交。
12. Keep your agreement.守承諾。
13. Meditate.沈思。
14. Focus on what you’re doing.關注你在做的事情。
15. Be optimistic. 要樂觀。
16. Love unconditionally.無條件的愛。
17. Don’t give up.不要放棄。
18. Do your best and then let go.做最好的自己,然後放下它。
19. Take care of yourself. 好好照顧自己。
20. Giving. 學會給予。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相關主題 Go to related pages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