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x Courses of Ancient Chinese Education

孔子全科式多元學習
Confucius's Universal Model
of Interdisciplinary Learning

統雄社群-相關主題

孔子-或古代的大教育家-的教學內涵「六藝」(或稱君子六藝)包括6個科目:禮、樂、射、御、書、數,反映的是一種全科式多元學習、平衡學習、以全人發展為中心的教育理念;與當前大多數強調「分流分科」、以就業為中心的教育理念、教育制度是相當不同的。

如果從當前大學的分科來比較,六藝包括自然科學與數理學門1科(數),生理健康與體育2科(射、御),人文社會與藝術3科(禮、樂、書),涵蓋了「知識光譜」中的自然物理、生理健康、人類行為的學習,完整性與綜合大學無異。

又若從教育的類型來分析,則智育有3科(禮、書、數),體育2科(射、御),還有性靈陶冶1科(樂),形成非常有趣的配當,也反映了知識應有的多元性與身心發展的平衡整合性。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六藝的排序:人與社會第一、音樂性靈居次、體育第三,然後才是文史、數理。

人與人相處之道、人的各種社會行為與規範,即今日的各種社會學科、管理學科、傳播學科、法律學科、行為學科。

孔子將「禮」置第一,也可見他「以人為本」、重視「倫理法制」、發展「社會行為」為學習基礎的旨意。

人類的學習與成果,除了以上可形諸文字、見諸形體者之外,還有存在而不可見的「性靈」。音樂可能是可以探觸性靈,溝通心靈層次最深、最抽像的學科,是一種不須要特定語言,而可以普世溝通的語言

從古籍記載可知,孔子的教學「詩樂」本來是合一的,只是歌詞部分-詩經仍存,可惜樂譜-樂經已經亡佚了。從詩經「風雅頌」的體制內容,反映了孔子關懷的多元性,包括:流行文化、室內雅樂、國家慶典音樂等等。

音樂不僅不與科學互斥,更屬相輔相成。除了伽利略、普朗克、愛因斯坦均擅音律的例子之外,發現天王星、成為新太陽系、天文學知識開拓者的Frederick William Herschel,在44歲之前,其實是職業演奏家、作曲家。西方數學的開創者畢達哥拉斯,同時是樂理的奠基者,音樂與數學,實在存在著巧妙的內在相通。

射御新解

論語中有一段有趣記載:
達巷黨人曰:「大哉孔子!博學而無所成名。」子聞之,謂門弟子曰:「吾何執?執御乎?執射乎?吾執御矣!」-《子罕第九》

射御新解達巷這個地方的人說:「人們都說孔子很偉大!說他什麼都會;但是也從來沒有聽說過,他在哪一方面專長特別出名啊!」意思應該是暗諷孔子「樣樣通、樣樣鬆」。

後來這段話傳到孔子的耳中,於是,有一天上課的時候,他就對著門人弟子們笑說:「那我就選一項專長吧!選駕車呢?還是射箭呢?嗯,那我就選專長是駕車吧!」

一方面這是孔子自嘲式的幽默,另方面,孔子自己挑一項專長優點,他的選擇竟然都是體育,實在很值得玩味。

不過,在孔子心中,射御應該已經昇華超越體育的境界,他另有一段話:

子曰:「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八佾第三》

孔子說:「君子不會主動爭贏鬥勝。假使必不得已要有所競賽,就比賽射箭吧!比射時,升堂及下堂都相互行禮作揖,禮讓對方先行。勝負確定以後,互相舉杯敬對方,這才是君子之爭!」

所爭的是自己本身全力以赴的運動精神,而不是一時勝負。

射、御

狹義的「射」是射箭、「御」是駕戰車;廣義而言就是體育、運動、強身、健美。而在當時春秋戰國、經常兵戎相見的背景下,也有自衛與戰鬥技能的應用意義。

從古籍記載的內容,射、御的實施不僅強調體魄的鍛鍊、技巧的嫻熟,同時非常講究身體線條的力與美。譬如,在賽車時有一條規則「舞交衢」,就是強調動作要有節拍,使運動有如舞蹈,包括身體藝術的追求。

在古文化史中,似乎僅著墨希臘重視體育與身體之美,其實在孔子的學校裡,這方面的發展並不遑多讓!

狹義是識字教學、讀寫教育、語文學、教育學。

不過,「書」的定義也包括「書經-尚書」學,亦即歷史學。所以,「書」就是廣義的「文史哲研究」,涵蓋現代的文學院教育、各種人文科學、與Liberal Arts

計量方法解決實務需求和知識探索,一般認為即「九章算術」所討論的9個主題:

方田章:主要是田畝面積的計算和分數的計算,是世界上最早對分數進行系統敘述的著作。
粟米章:主要是糧食交易的計算方法,其中涉及許多比例問題。
衰分章:主要內容為分配比例的算法。
少廣章:主要講開平方和開立方的方法。
商功章:主要是土石方和用工量等工程數學問題,以體積的計算為主。
均輸章:計算稅收等更加複雜的比例問題。
盈不足章:當前數學術語中雙設法的問題。實則為「公約數、公倍數」的進階倒數運算,已知若干除式的餘數,而探求其原始父母。
方程章:主要是聯立一次方程組的解法和正負數的加減法,在世界數學史上是第一次出現。
勾股章:勾股弦定理,亦即三角/多角形面積的各種計算與應用。  

我注意到:九章從方田、粟米入手,幾乎和西方古文明開始研究數學的問題一樣,可以反映人類不分文化,在基本行為需求上是極為接近的。

中華其實古早就注意到了計量知識與教育,尤其「方程章」對一次聯立方程式的研究,更可能是人類文明之創建,可惜後世衰落,終於被近代西方所超越。

除了直接的「數學」意義外,古代「數」也包括了「數術」的意義,又分為天文、歷譜、五行、蓍龜、雜占、形法六類。

其中天文、歷譜、五行、形法就是研究天象、宇宙學的內涵,也就是物理之學、自然科學之源起

另外蓍龜、雜占雖屬迷信作品,但也反映人類在尋求解釋自然界之原理時,當理論推導遭遇抽像障礙時,就容易與宗教或地方性的民間信仰結合在一起。

從宇宙學開啟自然科學的研究,從宗教解釋改革向科學解釋,這樣的理性源流與發展,和西方幾乎是一樣的。

Confucius
前人所詮釋的孔子形象,和他的教學真實內涵並不相配。

孔子形象

以吳道子的《孔子行教像》為藍本的眾多孔子圖像,都是駝背、長眉、合掌,看來很學究古板,反映了前人心中對孔子的詮釋。但在孔子的學校中,有一半時間都在唱歌、作運動,上課則社會、人文、數理科學兼修,提供的實在是個充滿活力的多元學習環境。

教育並非陽春白雪,就業實務與人性發展必須兼顧。但教育的功利需求愈來愈凌駕求知的興趣,民國版的「三字經」,已經有:「禮樂射、御書數、古六藝、今不具」的感嘆!

近代美式分科教育興起,形成「分流分科」的制度,與「兩種文化」的社會現實,將年輕人制約成理工、或人文的兩型。更糟的是,年輕人很容易把這種外在「社會相信」,內化為自我認知,喪失了平衡發展的自信。我願意提醒:學業「專長」是為了分類「職業」,而不是分類「人性」,從而喪失了學習的興趣。

不過,國際上已經有一些大學注意到這個問題,譬如以理工聞名的MIT麻省理工,現在已規定全校必修課共17科,數理/生理/科技占9科,而人文/藝術/社會占8科,這個理念與政策,可以說是「多元學習」的復興。

註:就嚴謹考證而言,六藝出自〈周禮〉,不一定是孔子學校的具體科目,但孔子教學注重〈周禮〉,且在論語言行錄中反映了對六藝的實踐,所以,以孔子與六藝象徵東方古代的教育思想,應該還是成立的。

 

六藝教學摘要表

課程
內容
學院
類型
人與人,人社會相處之道。
社會,管理,傳播,法律
群,德,智育
普世性靈溝通的非語言。
音樂,藝術
美育
運動,健美,自衛與戰鬥。
體育學院
體,群育
同上,兼儀隊舞蹈功能。
體育學院
體,群育
讀寫教育與文史哲研究。
人文,教育
智,德育
宇宙學,數學,自然科學
理工學院
智育

Six Courses of Ancient Chinese Education

The six courses of ancient Chinese education are: Human relationship includes rites/social/law/management/communication sciences, Musicology includes music performance/popular culture/ceremonies/rituals/spirituality, archery stands for martial skills/sports/gentleman's competition, chariot riding stands for martial arts/physical culture, liberal arts include reading/writing/literature/history/philosophy, and Cosmology stands for physics/arithmetic/mathematics.


柏拉圖七藝

在古希臘時期,柏拉圖提出了「七藝」,或稱為「自由七藝」(Liberal arts),今則譯為「博雅教育」,是歐洲中世紀學校中的基本課程:文法(包括拉丁文和文學)、修辭(包括散文與詩的寫作,以及歷史)、邏輯(即形式邏輯)、算術、幾何(包括地理)、天文、音樂。聖伊西多爾又將前三科定為初級學科,稱為「三藝」(trivium),後四科定為高級學科,稱為「四術」(quadrivium)。

柏拉圖七藝在數字上超過孔子六藝,但內涵上只有:書、術、樂三藝,未及孔子同時關注的禮(群育、德育)與射、御(體育)。

柏拉圖在多元學習的投入與實踐,不如其弟子亞理斯多德的不分科式多元學習模式

不過,古中華強調的群育,經過數千年的發展,在群己關係的分辨、合理與實踐處理上,似乎反而不如歐洲。


txc延伸閱讀

學園漫步:亞理斯多德的不分科式多元學習

腦半球論:分工而非互斥的多元學習

數學與舞蹈的共同性

九章算經
周髀算經

數學與天文、宇宙學的整合。


互動百科的補充資料

以下這篇來自大陸學者的評論,似乎是先肯定階級史觀,再詮釋六藝的內涵。其中提到「射、御在孔子的教學中已不佔重要地位」似非事實,而「九數即九九乘法表」的說明,我也覺得過於簡化。

但我基於容納百川-尤其與我看法不同者-的立場,特別附錄如下。

中國奴隸社會時期學校的六門教育教學課程,即禮、樂、射、御、書、數。內容包括五禮、六樂、五射、五御、六書、九數。五禮即:「吉」禮,用於祭祀;「凶"禮,用於喪葬;「軍」禮,用於田獵和軍事;「賓」禮,用於朝見或諸侯之間的往來; 「嘉」禮, 用於宴會和慶賀。 六樂即: 「雲門」、「大鹹」、「大韶」、「大夏」、 「大濩」、 「大武」等古樂名。 五射即: 「白矢」、「參連」、「剡注」、「襄尺」、「井儀」。白矢即箭穿過鵠的,要用力適當,恰中目標,剛剛露出白色箭頭。參連即先發一矢,後三矢連續而去,矢矢中的,看上去像是一根箭。剡注即箭射出,箭尾高箭頭低,徐徐行進的樣子。襄尺的襄讀讓,臣與君射,不與君並立,應退讓一尺。井儀即連中四矢,射在鵠的上的位置,要上下左右排列像個井字。 五御即: 「鳴和鸞」、 「逐水曲」、「過君表」、「舞交衢」、「逐禽左」。鸞、 鳴都是車上的鈴鐺,車走動時,掛在車上的鈴鐺要響得諧調。逐水曲即駕車經過曲折的水道不致墜入水中。過君表即駕車要能通過豎立的標竿中間的空隙而不碰倒標竿。舞交衢即駕車在交道上旋轉時,要合乎節拍,有如舞蹈。逐禽左即在田獵追逐野獸時,要把獵物驅向左邊,以便坐在車左邊的主人射擊。六書即六甲,是古代學童練習寫字的材料。因十天干和十二地支依次相配,其中有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所以叫六甲。九數即九九乘法表,古代學校的數學教材。
關於六藝教育的實施,是根據學生年齡大小和課程深淺,循序進行的。並且有小藝和大藝之分。書、數為小藝,系初級課程;禮、樂、射、御為大藝,系高級課程。大藝中的禮、樂代表奴隸主階級意識形態,樂的作用主要是配合禮進行倫理道德教育,禮重在約束外表的行為,樂重在調合內在的情感。射、御,明顯屬於軍事性的,因為戰車在當時戰爭中是主要武器,要掌握戰車的技術,必須學射、御這兩種武藝。而禮、樂和射、御又有密切聯繫,在進行射、御訓練時,要配合禮、樂的活動。禮與樂除配合射、御的訓練,還配合對鬼神的祭祀,即所謂「國之大事在祀與戎」。可見禮、樂、射、御的訓練,是為奴隸主貴族培養統治人才和軍事骨乾的教育目的服務的。
關於"六藝",還有另一種解釋,即指《詩》、《書》、《禮》、《樂》、《易》、《春秋》等「六經」。六藝與六經的混稱, 始見於司馬遷的 《史記‧滑稽列傳》:「孔子曰:六藝於治一也,《禮》以節人,《樂》以發和,《書》以道事,《詩》以達意,《易》以神化,《春秋》以義。」夏、商、西周的六藝基本屬於軍事技藝性的,而儒家六經主要是理論知識性的。例如射、御在孔子的教學中已不佔重要地位,傳統六藝中的禮、樂富於鬼神迷信色彩,而孔子所講授的古代禮樂著重在理性的闡述。因此《周禮》所謂六藝是春秋以前貴族學校的課程,和孔子及其後儒家所傳授的六經已有很大區別。但六經與六藝有一定的繼承和發展的關係。

參考書目
鄭康成注、賈公彥疏:《周禮註疏》,四部備要本,中華書局。
鄭司農(鄭眾):《周禮解詁》,見《玉函山房輯軼書》,長沙瑯嬛館刻。
戴德:《大戴禮記‧保傅》,四部叢刊本,商務印書館。
司馬遷:《史記》,中華書局,1963年6月,上海。張政烺:《六書古義》,見《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商務印書館。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